LV. 28
GP 214

RE:【討論】異想體故事文本翻譯_「末日土偶、末日日曆、巷弄的看門狗、金黃蘋果」

樓主 白鴉華翎 ariel0104
末日土偶:
在此紀錄從與實體的接觸中獲得的情報。
<公司規章>依據第十一條第二項的內容,我將其歸類為異想體。
<公司規章>依據第十一條第二項,附錄三的內容,我將其歸類為石盤狀異想體的附屬體。
它戴著一個面罩,外觀形似製作粗糙的潛水頭盔。
面罩看起來是由堅硬的石頭所製成,外表經過妥善地打磨。
更正:面罩似乎並非是經過打磨,而是「原本就長這樣」。我並未觀察到任何人為加工過的跡象。
它的身體看起來由肌肉纖維構成。缺乏皮膚或其他保護層使其顯得非常脆弱。
但若是同時出現大量實體,情況可能會變得相當難以應對。
報告完畢。
我將在下次紀錄中報告與其正面衝突時觀察到的結果。
>觀察等級1
我在戰鬥中遭遇了此實體。
<公司規章>依據第十一條第三項的內容,我在此將其的危險等級認定為TETH級。
我將描述它於戰鬥中的行為。
這些實體會使用他們瘦小而靈活的身體快速地進行攻擊。
它們經常會衝向罪人們並緊緊抓住他們的目標。
想從它們手中掙脫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它們堅持不懈的攻擊使我們損失了數名人員。
正如之前的報告中所述,此實體似乎與石盤狀異想體具有非常密切的關聯。
當這些實體被殺死,並「獻祭」給石盤狀異想體時,可以觀察到石磐的形狀產生了變化。
於此同時,這些實體的面罩也會逐步發生異變。
浮士德對此感到好奇。我應該把變化的過程列為下個研究目標。
報告完畢。
➝呃,你好,請問你是不是忘了提到它們會抱緊我們並噴出火焰的部分?其中一隻還燒光了我的頭髮。
➝嘿,浮士德!我們能把這些傢伙的頭賣給古董商嗎?它們看起來值不少錢!
>觀察等級2
我對完整的變化過程進行了觀察。
它的面罩具有兩種型態。
雖然與能呈現出四種型態的石盤狀異想體相比起來較不起眼,但它們之間毫無疑問地有著某種聯結。
它們似乎能從面罩內部產生火焰。
在戰鬥後對其屍體的檢驗顯示其內部並沒有可燃物質儲存,這意味著火焰並非是透過物理方式產生。
除此之外沒有更進一步的發現,
……真令人遺憾,浮士德原本期待能學習到更多東西。
➝在你解剖屍體的時候我可是幫你站了好幾個小時的哨,你總該知足點吧。

末日日曆:
我奉命對事實進行詳細的描述。
因此我進行了觀察。
彷彿是用肌肉纖維編織而成的木質台座上放著一塊巨大的石盤。
當我接近時,磚塊間的縫隙便開始發出嘎嘎聲。
出於好奇,我本想靠近一點觀察……
但我的同事們極力勸阻我的行為,因此我掉頭返回。
根據石塊上雕刻的文字來判斷,我能確定這很可能是用來預測某項日期的工具。
我能說的只有這些。
➝這些文字出自某種古老的語言。如果李箱的敘述屬實,那就幾乎能肯定此石盤是某種日曆。
>觀察等級1
我在戰鬥中獲得了與它交戰的機會。
作為一名觀察者,看到研究對象遭到破壞雖然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但從對象在戰鬥中表現出的行為或許能找到更多發現。
它召喚了許多帶著石製面罩的血肉人偶,我認為它們所戴的面罩是由與盤子相同的礦物製成的。
藉由將人偶「獻祭」給石盤,我觀測到盤狀物的型態發生了變化。
嘎嘎作響的石塊逐漸向外展開,還能看見鮮紅的肌肉纖維及奇怪的空間不斷擴張……
我無法確定這股變化會產生多劇烈的影響,但能觀察到的是它的不祥感正逐漸增強。
我能說的只有這些。
➝你幹嘛把我扔過去,怎麼不丟那些戴面罩的傢伙就好?你這個天殺的時鐘頭,我要#%^&@[剩餘的句子被人用修正帶整齊地刪去]
➝但丁的決定是正確的。依我所見,那些血肉人偶,或者說「土偶」,沒辦法在它們還活著的時候被獻祭,犧牲罪人是我們唯一的選擇。
➝那為什麼非得挑我@(##$[剩餘的句子被人用修正帶整齊地刪去]
>觀察等級2
我獲得了一次被獻祭的機會。
我將在此描述這段令人不安、潮濕且異乎尋常的經驗。
這是個合理的抉擇,是故我向前邁開了堅定不移的一步。即使死亡也會被喚回人間,因此我並無懼怕的理由。
可以這麼說,我並沒有產生死亡的實感。縱使我在戰鬥中曾多次殞命,但這次並沒有出現那種通常會伴隨死亡而來的痛苦或一閃而逝的混亂。
那感覺就像我只是被傳送到了另一個地方。
可能是宇宙,抑或是其他維度。
我自身的身體與聲音均無法被我的感官感知,或許我早已失去了眼眸,成為了那個空間的一部分。
在那裡,我看到了終結。我用雙眼見證了末日。
不也許我即是終結我將在終焉帶來末日而非存在雖說它存在可能會造成誤導但我仍目睹了人類天空與大地被撕裂成萬千碎片
[剩餘的句子被人用修正帶整齊地刪去]
➝我讓李箱跟善後小組的人談了一下。他的理智似乎被侵蝕得相當嚴重。但丁,我認為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避免讓紀錄者親身體驗這些事件。

巷弄的看門狗:
我將以遭遇對象時我所產生的印象進行描述。
它的外型就像將三隻毛色黝黑的狼用精細的手法縫合在一起。
不,實際數量可能大於此數,因為它的嘴遠遠不只三張。
在獸首之上連接著一個面目全非的焦黑人形。
正常來說,人類在被那種火力焚燒後早該化為灰燼,但它的身體卻異常堅固,甚至還能移動它的肌肉。
此外,一根接著一根的木製電線桿就像刺穿囚犯的木樁一樣從狼的身體穿出。
它似乎會週期性的放出電擊,但我無法理解是怎麼做到的。
>觀察等級1
我在戰鬥中獲得了與它交戰的機會。
對方用瘋狂的動作朝我直衝而來。
它的神色與受命作戰的獵犬或渴望填飽肚子的野獸相距甚遠。
撲向我的動作看起來更像是別無選擇。
我看見一道紫色的電弧沿著它的背部流竄。
這讓我聯想到了在實驗室中接受試驗的動物們,
在實驗中,那些動物被迫透過電擊的刺激移動至特定的方向。
我不禁好奇這隻生物是否正在遭遇同樣的事情。
在它的爪子重創了我的同時,我的心中也生出了一絲憐憫之情。
我能說的只有這些。
>觀察等級2
它的咆嘯聲宛若雷鳴。
若要用更詳細的方式說明,那麼它所聚集的雷電就像是天地之間所有的風暴與雷霆同時擊落一般,說它的吼叫聲蘊含著雷電之力一點也不為過。
自然的,我亦辨識出了它的電力來源。
這個生物就像一塊活體電池。它將閃電儲存在體內,將這股能量化作自身的燃料。
但它使用閃電能量的理由並非是為了自我強化這種以自身為出發點的目的。
它體內累積的電力會操縱它的動作,讓我產生了它彷彿是在遵循天空意志的想法。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浮士德小姐提醒了我對異想體抱有這樣的想法是不適當的。
因此,我將在內容變得過於情緒化之前讓記錄在這裡告一段落。

金黃蘋果:
我上一次寫觀察筆記時還是個孩子,所以我也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好,不過……命令就是命令。
那麼,呃……從描述它的外觀開始嗎?
嗯,好吧,那就是顆蘋果。
一顆巨大,有著四肢的詭異蘋果。
我自己覺得啦,要是食物變得超大或開始自行行走的話看起來不是嚇死人了嗎?還是只有我這麼覺得?
我離題了,總之,那顆蘋果是金色的。
那絕對不是你在普通的果園裡會看到的東西。
噢,對了。那就是你們叫做異想體的東西對吧?
就是這樣,那顆蘋果異想體就這麼自己站了起來。
然後我……我突然產生了一股想要切開那顆蘋果的慾望,就像被它吸引了一樣。很難用言語解釋。
……好吧,應該沒有多少人會像我一樣討厭蘋果,這跟我異於常人的過去有關。
我們決定暫時撤退,因為現在握有的情報太少,不利於嘗試與戰鬥。
大概會晚點再處理它,到時候我會再寫些東西下來。
➝真是一團亂,你在服役期間寫的報告也跟現在這些一樣糟嗎?
➝維吉爾指示我們依自己的想法來寫。但丁也對此表示同意。
➝……如果是經過主管許可,我便無異議。
➝[紙上留下了一個香菸的燙痕] S.P.C.
➝說真的,我不過是小小抱怨了一下。
>觀察等級1
老天,這太累人了。
它不停地在治療自己什麼的,我們用盡渾身解數對它又切又砍又砸,但它還是不肯倒下。
要對付它不難……雖然說不是所有人都毫髮無傷啦。但它只會衝過來用身體撞向我們。習慣了以後就很好處理。
不過在跟打它過幾次以後我覺得我應該我搞懂了。你看,它身邊有一團金色的光暈對吧?
但在蘋果復原了幾次以後,那圈光暈就消失了。
也許那就是它再生的極限。
我會把這件事告訴主管老兄。這或許就是讓我們結束這場無聊戰鬥的關鍵。
>觀察等級2
……[似乎寫了一些潦草的髒話]這就是你讓我負責這次觀測的原因?
你是不是知道那件破事會發生,還有…
是啊。你不可能會知道……
所有人都不可能知道的,這是我們第一次上場。
呃……在我打飛那顆金蘋果以後,它裂開了。然後某些[似乎寫了一些潦草的髒話]樹枝從裂縫中竄了出來,然後……那個東西……那個王八蛋……
它帶走了尤里。
在吸收了養分之後,在它體內不斷堆積的大量蛆蟲……「蛻變」成了一張駭人的臉。
哈哈,很有趣不是嗎。我居然對那東西感生了一種親切感。我想這是因為我們同樣都是害蟲的緣故……
意識到這點後,我便再也無法保持冷靜。直到將那張可恨的臉撕成兩半後才讓我找回了平靜。
然後……然後……
➝格雷高爾努力想在寫作途中保持鎮定,所以我把筆從他手上拿走了。總之,他也沒有更多的資訊可以提供了。
➝在我拿香菸燙這些蛆蟲的時候它們扭得比我預期得更厲害。它們這樣算是有智商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