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0

【創作】無冕二創《二王子的最後一夜》

樓主 酒紅燈綠 alan30010
原始文章

午夜,無眠。

銀光瀉滿地,紅酒卻婉拒了嬋娟。杯在手中搖晃,漩渦為月色添香,帳中人卻心不在然,畢竟光華無法普照每處晦暗角落。

要逃走嗎?

軍營戒備森嚴,帳外卻空無一人。騎士同盟心思昭然若揭:若一走了之,恐怕輿論就會倒向騎士,誣蔑伊利亞王室救了叛國賊。

是最後一夜了。按捺不住顫抖,由指尖、到指腹,然後沿血管一路回溯,流在血液中來回滾動。

還有許多事要完成,可再沒機會了。念頭繁雜,沒心思嘗酒,放下這杯沒喝過的佳釀。

閉上眼,整理心思,愁緒卻剪不斷理還亂。輕嘆一聲,再嘗試推敲明天細節,浮現的卻是一堆瑣事。

強忍思緒,青鋒出鞘,持劍輕拭,寒光逼人。然而,劍芒及不上月華,毫光只留於劍上,武力始終不得人心。

棉花清理前膛,晶石填入藥室。對月鳴鎗,鎗火眩目,巨響震碎月下恬靜。武力雖然不得人心,卻輕易奪人性命。

拭劍抹鎗、拭劍抹鎗、再拭劍抹鎗……

情思豈是鎗劍,淨心難於掃物。萬千思緒終於決堤並連同回憶一同奔襲心海,點點絲絲片片段段過往紛湧浮現眼前。

往事恍然若夢,不禁閉目輕輕喃喃:伊利亞、妹妹、哥哥、父親、母親、誓言……

現在,只餘苦澀於心間,仿若也滲透了唇齒間,舌面生澀。舉杯淺嘗,紅酒和內心一樣淒惶,放下徒然對月。白月光會顧念這杯紅酒嗎?

簌。帷幕拉開,回首向來者,陌生的臉不是心中的答案。

「鈴蘭之劍團長?怎麼來了?」

「第一王子殿下讓我帶你出去。」

生澀地笑笑,不置可否,「來一杯?」

團長點頭示意。

「苦嗎?」

團長搖頭。

再嘗一口,現在不苦了。

「殿下…」

悄悄一瞥明月,輕輕一笑置之,「我有自己打算。」

團長良久不語、目不轉睛、欠身退去,「祝君安好。」

重重吐氣,還好把持住。

月下重歸恬靜,手中的酒卻不再澀口。舉杯向明月,絳紫色酒杯卻隱隱含光,幽婉但沁人心脾,原來這裡有光。這是月光使者﹙仙子﹚的光顧嗎?

不覺間已經不再顫栗。就算再惶恐,死亡不再讓人折服。總是說着要讓伊利亞再次偉大,只是冠冕堂皇的說辭罷了,但說着說着卻忘了更深的原因——不就是要重視的人珍惜自己麼?讓伊利亞再次偉大,能使他們掙脫桎梏,能給他們美滿生活,能讓他們正眼相待,最後這些貢獻會轉化為愛重。

有價值才有疼愛,就是這樣卑微。

『棄子』也有價值嗎?原來即使沒價值,也未必會輕意捨棄。大抵這是妹妹的主意——即使再優柔寡斷,溫柔個性也使她挺身而出。

兄長大慨會拒絕救援,說這是意料之中,應已早作準備。然而,口中如此獨斷專行的他,卻默許團長前來——他不是所有人眼中般果決吧,他明天手中劍應也會顫抖。他也會希望『棄子』逃走嗎?這不好說,他總是默默不語來成人之美。抱歉了兄長,這並不好受。成為了劍的兄長冷酷到不得人心,這是他的選擇。最後他應該會獨自強留刀劍在人間,好讓硝煙斷月下吧。其實不必如此,但也沒資格勸阻,畢竟這是大家共同選擇。

沒有團長到來,也沒發現這沒輕易的『棄子』,只有沉重的代價。意料之外,心中還是有不切實際的想法,在帷幕拉開一剎掠過。然後,不在意的樣子是最後的表演,剪掉那些情節讓看上去體面。始終,她沒有作任何為難。

美尼亞的鎗或許能把一切都碎滅,但不能斷絕人們追求美好。平等、包容、協商、自由、公義、幸福⋯⋯就是高掛的明月,會有陰晴圓缺,時常指引前路,亦安人別愁,而始終亙古不變,縱然鎗擊亦不落。只要還在月色之下,父親、母親和誓言總會有合適的位置。

月朗星稀,鎗和劍也不必再拭抹了。

先走了,很快再會,迪塔利奧。

從此以後,都是安睡。

===========

=====原文=====

「這樣就可以了。這樣就…可以完成最後的計劃了。」

團長走進帳內。

「什麼人?」

「你是……鈴蘭之劍團長?」

「魯特菲殿下,我是來救你的。我們……第一王子殿下讓我來把你平安地帶出去。」

「迪塔利奧?哈哈哈哈……你贏了,我活了這麼多年,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是你和王妹想要救我出去吧。事到如今還能惦記着我的安危,真的是,太謝謝你們了。要來一杯嗎?」

團長點頭示意。

「迪塔利奧,已經快要取得勝利了。本以為我不會嫉妒他的。不過,沒有我的情報,他也走不到這一步。所以我確實沒必要嫉妒他,對吧?」

「多虧了你。你提供的情報非常關鍵,拯救了整個王國軍。」

「可惜我幫不了他,幫不了伊利亞一輩子。所有人都覺得王國軍贏了,迪塔利奧贏了。可惜我不這麼想,那些被迪塔利奧牲的『棄子』也不這麼想。」

「……『棄子』嗎?」

「他一貫如此,只知道冷酷的計算,隨意地捨棄『沒用』的人和物。但這樣的統治者,是不可能真正的得到人心的。被這樣的人統治的伊利亞,又會有怎樣的未來呢?可惜,沒有人明白。所有人都覺得迪塔利奧果決,卻不明白他的獨斷專行。所有人都覺得伊南娜溫柔,卻不明白她的優柔寡斷。所有人都覺得法里斯王是開明的英雄,馬格努斯是忠誠的賢良。但誰知道他們的軟弱,無能,和色厲內荏!你也是……對吧?如果當初你幫我,如果你選擇幫我……這一切都會不一樣,一定會不一樣。」

「離開這裡你才有證明這些的機會。我們離開這裡,一切都可以重新開始。」

「真是誘人的提議……可惜,容我拒絕。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這是我最後的機會。我會擊敗迪塔利奧,證明所有人都看走了眼。這比我的生命更重要。」

「可是……」

「你還記得,我曾在鈴蘭小鎮所說的那些話嗎?平等、包容、協商,才是伊利亞的出路,唯一的出路。可惜,沒有機會實現這一切了。」

「有刺客潛入了!全體戒備!」

「你走吧,不要再耽誤了。過幾天……你就能見證我最終的勝利了。」

credit to: Kizashi

========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