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6
GP 1k

【心得】萬惡之源:維塔女神

樓主 紳士Ltw ltw99999
 聽聞劇情不錯,於是半路入坑。
 結果一路SKIP幹過去,三天冒等25單通,玩是玩得爽了,補劇情就很蛋疼。
 (復活技能基本要無傷才能放,但能無傷的人根本不會落到要放復活技能,這個設定根本是給魂玩家廚的,不得不說書主的敏捷手感超棒!)
 想找一下劇情帖補個大綱,結果沒有人做......真沒想到我有寫這玩意兒的一天。
 由於敘事結構非常蒙太奇,要讓人看懂這是個什麼鬼故事屬於蛋疼級別,以下的故事概述將依照時間闡述,雖說遊戲內的時線也很亂就是了。

 太古時代

 太古時代,星球自「黑暗子宮」孕育出了兩個大咖,其一名為巨人、另一個叫做龍。
 巨人統領下屬的奴隸種族人類,龍則統領下屬的奴隸種族魔獸。
 由於不知名的原因,人類和魔獸開始了幹架,這戰爭幹得天昏地暗,連龍和巨人都下場,最後以巨人和人類的勝利告終。
 結果這時候外來種的「維塔女神」降臨,支持人類成為天地主宰(發放12書),把龍和巨人和魔獸都趕走了。

 迷之時代

 女神因不知明原因暴斃。
 猜就是被人類給陰了。

 同樣在時間不明的時代,躲起來的龍偷偷的把血脈混入了人類之中。
 四捨五入就是兒子皇上老子太上皇,維塔女神我幹不過,不代表我不能當太上皇。

 霓扎蘭王國時代

 英雄瑪格努斯發跡,擁有女神十二書之一的死亡之書,瑪格努斯堅信自己能夠成為十二書偉人,推翻暴政,帶領人民走向幸福生活。
 然而某天路過一個峽谷,誤入魔物三魔女所在的空間。
 三魔女是樂子人,最喜歡劇透別人的人生,然後看別人拚也不是、不拚也不是的窘態。
 下屬馬泰爾想阻止魔物放屁,但被瑪格努斯制止,自傲的瑪格努斯讓魔物暢所欲言。
 於是魔物道:「我看到了,你就只是個半王,因為你統領的終究只是人類,但你的兒子不一樣,巨人之血、背叛之血、魔獸之血,三血合一的他將會是統領全世界的王。」
 瑪格努斯果斷大怒,直接幹爆樂子人。(樂子人臨死之際詛咒馬泰爾的命運不得安寧,你倒是直接詛咒瘋王啊。
 但心裡終究有了疙瘩,於是在建國之後,決定親手幹爆命運。
 第一步就是夥同人類聯軍幹爆「舊時代之王」的龍。
 結果被無情反殺,別說打了,光是龍的氣勢他們就不敢動手,如果不是看在12書的面子上,這群人連回去都做不到。
 更糟糕的是,由於瑪格努斯的自大,深信可以直接根除魔獸之血的他不僅沒幹掉龍,直接攤牌的他還從龍口中得知龍很早就把自己的血混入人類之中。
 也就是說,姑且不論瑪格努斯幹不掉龍,就算幹掉龍也根本斬不掉他「半王」的命運。
 而同行的法王廳在得知了預言(世界主宰)後,也開始著手研究「古代(魔獸)的血脈」,爭取站隊從龍之功。

 瑪格努斯則開始瘋狂造人。
 在與法王廳的互相利用下,知道了伏爾坎人就是魔獸血脈的後繼者後,以聯姻的方式娶走扎雅,同時只要是個伏爾坎雌性他都要幹。
 同一時間,不甘成為和親政策的籌碼,想要自由戀愛的扎雅公主偷偷的幹了鳥事。
 她跟自己的侍女沙奈爾互換身分,以期躲開成為王妃的命運......當然結果不只是華麗的失敗,還不敢說出來,怕故國因此遭殃。
 但故國遭殃的真正原因,扎雅王妃絕對想不到是忌妒。
 她的侍女沙奈爾夥同法王廳的實驗室成果,乾脆俐落的滅了祖國,原因單純到恐怖--這樣就不會有人認出我不是真正的扎雅。
 祖國破滅的狀況下,大神官西克帶著僅存的宮廷侍衛前往霓扎蘭帝國迎接王室以求復國,才驚覺祖國爆炸竟然有沙奈爾的一份!
 但此時真正的公主扎雅危在旦夕,離被賣去法王廳只有一時之差,怒歸怒,直接硬幹沙奈爾不合算,西克直接殺向碼頭救人。
 就在西克和衛隊紛紛掛彩與法王廳殺不死的實驗結晶的危急情境之下,扎雅因憤怒引動了體內的魔獸之血,當下鎮住了以魔獸之血製造的實驗結晶。
 西克趕在扎雅憤怒出手以前制止了她,否則制御不了這股力量的扎雅絕對會出事。
 同時,因為扎雅的氣勢,西克等人找到了最好的逃離時機。
 逃離後的西克知曉了沙奈爾開始清剿殘餘族人,便讓兩個侍衛去聚集族人避難,自己的帶著扎雅逃走。
 近乎同一時間,瘋王時代......瑪格努斯的計畫開始實行。

 瘋王時代

 瘋王開始仿效克羅諾斯食子,引發后宮危機感,紛紛將子嗣送出。
 這也是瘋王計畫的第一步......
 愛德華在法王廳的渠道下,順利的於阿里亞大陸立足,成為了泰坦茲帝國的頭號超級打手,說起圖梅倫騎士團,那是大家都說讚。
 而扎雅的小兒子運氣就沒那麼好了,由胡拉帶著逃難的「伏爾坎˙克勞恩」直接被霓扎蘭王國的部隊給追上,跳到海裡不說,居然還飄到了阿里亞大陸,直接失憶。
 在被撈上岸後,成為了某個騎士的侍從,並在之後的際遇中加入了圖梅倫騎士團。

 反抗的時代

 瘋王倒行逆施,民眾苦不堪言,大量民間義勇紛紛伐王。
 其中最厲害的是文森特三英雄(開局御三家),止步於霓扎蘭王國首都吉甘特堡。

 悲慘之日

 遠在國外的愛德華雖然只是泰坦茲帝國的頭號超級打手,理論上跟霓扎蘭帝國應該是毫無瓜葛了,但架不住愛德華母控泰坦茲帝國有想法。
 於是以解放軍為名的帝國混合部隊便出發了,順利攻入吉甘特堡的愛德華迎來瘋王最後的反撲,巨大的死亡之樹直接野蠻生長,同時噴發大量的有毒胞子。
 瘋王的計畫只剩下時間來完成最後一步了。

 女神之劍

 女神選中了伏爾坎˙克勞恩做為自己的劍,並賜下了第13本書,讓他復活自己。
 第13本書有著神奇的力量,能夠獲取身為維塔騎士之人的力量,並將之附加己身,要說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就是很耗費一種叫做「結晶」的資源。
 領著女神的啟示,書的主人踏上了旅途。

 來自法王廳的過期信件

 機緣巧合之下,書的主人開啟了在托德堡的打工人生,意外的接應到了來自法王廳的信使。
 聽起來很唬爛實際上也是假的,但擁有維塔騎士的隊伍居然死到只剩一個祭司把信送到,一問之下居然出現了超級強的魔獸。
 身為超級打工人,不得已之下,只好去討伐這玩意兒。
 結果討伐錯品種,再出發後直接被路過的維塔騎士給救了下來,瀕死之際,書主回憶起過往曾為解放軍的記憶。
 作為訊息交換的一環,書主把這事告訴了品奈爾,然後再度出發討伐魔獸。
 這次還沒仆街就遇到了上次的維塔騎士山薩爾,接著就是被一頓「屬性教育」,並言明書主弱就不要出來現。
 然而裝逼會遭雷劈,山薩爾前腳剛教育完書主,後腳就被魔獸教育,直接打一個兩敗俱傷,還心心念念的魔獸優先、先別救我。
 見此,書主也不多說,直接追上去把魔獸給幹掉。
 回頭卻找不到應該重傷的山薩爾......原來救援騎士團早就依照「某個預言」守護在書主週圍,並順手救下了山薩爾。
 討伐結束後,托德堡城主這才給出了相對的報酬,也就是女神可能要給的「啟示」。
 根據法王廳這個過期信件所言,要求品奈爾「控制黑太子」,但若書主的情報無誤,黑太子早已沒於吉甘特堡,而恰好這封信的時機與你跟黑太子的淵源,或許前往吉甘特堡一探究竟會是個好主意。

 啟程-伏爾坎遺民

 聽聞書主要前往吉甘特堡,僅存的法王廳祭司決定與書主同行,然後路上就沒了。
 書主與路過的山薩爾再度重逢,合力將弄死祭司的魔獸解決,之後山薩爾便道出了自己的身世,原來她是伏爾坎遺民,為了追尋自己的族人而遊走於大陸,並不斷殺死魔獸洩憤,因為她的國家就是被魔獸所亡。
 說完人又走了,反正就是沒要同行。
 書主繼續孤獨地踏上旅途,然而沒多久就好運的遇上了伏爾坎遺民,原來亡靈越來越多,山洞實在難以繼續藏人,於是他便是要尋找侍衛來解決這個問題。人家藏好幾年,主角一來就炸開。
 這時候山薩爾又路過了,得知此處有伏爾坎遺民十分高興,更高興的是得知了父親的可能去向,原來山薩爾是大神官西克的女兒,雖然知道遺民被王妃追殺的消息很難過,但都比不上找爸爸重要。
 山薩爾如風來去,尋找村長未得答案,又尋侍衛......於是又仆街了,直接被法王廳的實驗結晶給抓走。
 主角救之不及,只能從沒死透的侍衛口中得到一些西克當年的秘辛。至於為什麼在這邊沒口述出沙奈爾的事卻有演出,屬於表現手法的神秘BUG,吐槽就輸了
 接下來就是想辦法救出山薩爾了......靠命運去救的腳本是真的敢寫

 幕間-雷之峽谷

 神秘的劇情節點、直接打斷劇情節奏。
 書主來到了佈滿雷電的峽谷,遇到了黃金騎士團的維塔騎士奧力克,原來奧力克是來此了結與舊友、同為黃金騎士團的前成員馬泰爾的約定而來。
 路途上順手救了馬泰爾的書記官,從馬泰爾的日記中得知了三魔女的預言與詛咒,也明白了奧力克與馬泰爾的約定是啥。

 外城-夜玫瑰

 幾乎根本忘記要救山薩爾的書主終於到達了吉甘特堡的外城區,然後就被魔物給崩進了護城河差點往生,陰錯陽差之下遇到了在此行動的夜玫瑰亞琳。途經暗示主角長得很像瘋王的劇情,但他媽的這個是女神體啊!性別髮色外貌都不一樣了你是在抖屁?
 兩人一起遇到了變成魔獸的沙奈爾,並從其口中得知了法王廳四處抓捕「遠古血脈者」的事實,於是驚覺山薩爾可能也在這裡。
 同時,由於亞琳的好奇,沙奈爾向他們講述了關於瘋王伐龍失敗的過往與法王廳實驗室的淵源。
 作為交換,亞琳放出了變為魔獸的沙奈爾。
 循著沙奈爾的線索,亞琳與書主成功的救出了「遠古血脈者」,同時也除去了使伏爾坎滅國的法王廳實驗結晶。
 在得知大仇得報,也得知父親下落,並認知自己超嫩的情況下,山薩爾決定跟著亞琳回去阿里亞大陸。

 內城-救援騎士團

 接近內城後,書主遇到了霓扎蘭的士兵,順勢裝作救援騎士團的成員,好方便行動。
 還好救援騎士團內部因為某個預言,根本書主迷妹,在場的成員大奶妹蘇琳完全沒有揭穿主角的意思。(這個奶不實裝是在等過年嗎?怎麼會先上水大劍?)
 然而在眾人合流迎接駐霓扎蘭王國大祭司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魔獸沙奈爾直接把大祭司給叼走,要問清楚為什麼說好了幫他好好養兒子,最後卻把愛德華送回霓扎蘭?最後得知根本沒有人和她是一夥的,通通都是想著領取最終勝利(喜迎世界主宰)的傢伙。
 氣憤之下,對著大祭司注入魔獸之血,使其化為魔獸。
 之後沙奈爾飄然離去,尋找救出愛德華的機會。
 於是大祭司這爛攤子就交給書主與蘇琳解決了。

 王城-終要掀牌

 留下善後的蘇琳,書主順著樹根繼續前往王城。
 打死守門的以後要坐電梯,結果守門的詐死,直接引發電梯事故,一摔就摔進了星球聖地的「黑暗子宮」,而且還沒摔死。
 幾經尋找,觸發了瘋王的實驗之一,留在黑暗子宮與秘密書庫的巨人頭顱,順利地到達了書庫。
 在書庫得知了瘋王的計畫竟是利用死亡之書的權能,建造出能抽取霓扎蘭王國大量死亡的儀式(死亡之樹),並藉著天時地利,於黑暗子宮活躍之時吸收愛德華重塑己身,如此便能成為世界主宰!
 這個計劃對於法王廳無疑是降維打擊,畢竟法王廳怎麼能猜到死亡之書有這種奇葩功能呢?明明是女神的12書。
 法王廳原本以為培養愛德華就能成為最後贏家的計畫無疑是直接爆炸。
 得知真相後,書主決定要阻止瘋王的復活,於是搭乘書庫的電梯,要前往死亡之樹......結果電梯事故再發。前腳才事故一發,後腳又上電梯也是很勇啦。
 所幸沙奈爾救場,讓書主撿回一條命。
 救起書主的沙奈爾表示時機將至,希望書主能夠幫忙拯救她可憐的兒子,同時懺悔般地將過往的惡事傾訴而出。

 然而想不到的是,以為時間還早,結果瘋王的復活卻前搖極大,不斷地用根鬚阻止主角前行。
 還好救援騎士團到齊,協助主角殺上樹巅。
 然而為時已晚,瘋王復活,並將愛德華化做心臟重塑己身。
 重生後信心爆棚的瘋王直接面臨現實的毒打,這才明白不管是法王廳的算計還是自己的算計都輸給了沙奈爾與扎雅的一時興起,而艾德華也在母親的呼喚下從瘋王體內重生而出。
 跟法王廳勾搭已久的愛德華雄姿英發,感覺自己擁有了世界,結果被趕來迎接新王加冕的龍給嘲笑了一番。
 龍看出了書主才是真正擁有巨人之血、背叛之血(人類)、野獸之血的三血之人,於是慫恿持有大量背叛之力(死亡之書)的愛德華去背叛命運。
 結果自然是失敗告終,反而使書主覺醒出血脈的力量......然後被女神截胡,第13本書的機關直接展開,利用死亡之書的力量將世界主宰直接歸於名下。
 並要直接吃下愛德華這個化人的心臟達成復活的第一步,然後就被書主給陰了,想要讓愛德華直接海葬。
 這還不算完,龍這時候出手把愛德華給撈走,並表示自己會代為保管這玩意兒。主打一個人人有花活,無限超展開。
 此時與法王廳有勾結的泰坦茲帝國艦隊,也掐好了時間抵達現場,準備佔領弗萊尼斯大陸(霓扎蘭王國所在大陸)。
 救援騎士團期許與書主未來不會成為敵人後便道別而去了。(好大的旗子)

 串場-龍的計畫一角

 除了愛德華外,在更早之前的時間裡,他也捕獲了伏爾坎王族的扎雅唷。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