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6
GP 409

【原創】神樂獸曲【十八章:光明正大的偷襲者】

樓主 無櫻 ENDRAVE5
【十八章:光明正大的偷襲者】

  哈那和優卡克的戰鬥結束後,赤狐男子再次走了上去。

  「氣氛也逐漸高漲起來了!保持著這股氣勢直到結束吧--!」赤狐男子拿著喇叭大呼:「現在開始新的環節,也就是『旅人』們的戰鬥!」

  「腳踏四方的各路旅人們,在此大展身手吧!」說完,一隻白毛的狼人走了出來,他赤裸著上身,手上握著一把樣貌特殊的劍,雙眸雖然都是紫色,卻有種奇妙的色調差異,從左額一路延伸到臉頰的刀疤讓人怵目驚心。

  「旅人的戰鬥嘛,那就是不隸屬公會的人囉,小椿要不要試試看?」白櫻揉了揉坐在他旁邊的黑椿的頭,黑椿手杵著下巴回答:「可是他看起來好強……我覺得我打不贏他。」

  「試試看嘛,說不定會贏。」

  「嗯……好吧。」黑椿用兩隻手指撐著頭,說:「既然哥哥都這樣講了……就勉為其難的試試看好了。」

  說完,黑椿便走向旁邊的門,而白櫻也跟著走了出去。

  「吶,所以我要跟誰打呢?」場上的白狼向赤狐男子詢問。

  「這個嘛--」

  「那、那個……我……」黑椿有點退卻的走上前去,白狼看見黑椿時不經脫口而出:「哇,好小。」

  黑椿垂下耳朵,背後彷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線條漩渦,他喃喃道:「人家就是長不高嘛……」

  的確,白狼的身高少說也有185公分,跟黑椿整整差了25公分之多。

  「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啦,我是指年紀,年紀。」似乎是怕黑椿哭出來,白狼趕緊揮了揮手澄清,此時,他突然感到一陣惡寒,白狼的眼角餘光瞥到了站在黑椿後方角落、用赤紅雙眸瞪視著自己的白櫻。

  一滴冷汗從白狼的額頭滑過,他趕緊轉換了別的話題:「啊啊……那個,你、你叫做什麼名字啊?我是幻瞳。」

  「我是黑椿,請你多指教。」

  黑椿的手上發出了陣陣金光,一把長弓在他手上形成,有如巨鳥展翅一般。

  幻瞳把手中的武器從護鞘中抽出,金屬製的劍身閃著白光。

  「好特殊的劍喔,是別的國家的武器嗎?」黑椿看著幻瞳的武器問,幻瞳將手中的武器舉起來揮舞:「這不是劍喔,雖然長得很像,可是這是『刀』。」

  幻瞳擺好架式,向黑椿招了招手:「好啦,聊天也差不多了,放馬過來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黑椿拉開弓弦,同時,他的身邊出現了數個金色的尖錐。弓弦一放,金錐和弦上之箭一同朝幻瞳飛去。只見幻瞳游刃有餘的使刀將光箭擊破,眼看攻擊無效,黑椿手一揮,金錐在他身邊扭曲、旋轉,變成了數把光之利刃朝幻瞳襲去。

  「唉,想用多重攻擊的戰術擾亂我嗎?」迴避光刃之餘又要擋下光之箭雨的連環攻勢,幻瞳也感到了些許的不耐煩,手中的長刀用力一揮,銳利的劍風將如雨般落下的光箭吹飛。

  黑椿及時跟幻瞳拉開距離,被吹飛的光箭則形成了光刃砍向幻瞳,當黑椿認為可以稍微喘口氣時,幻瞳卻從口袋裡摸出一把小刀扔了過來。

  兩顆紅色的火球不知從那裡飛了出來將小刀彈開,黑椿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後面,後面卻一個人都沒有。

  當然不會有,因為那個人不在後面。

  「喂,小椿,可以聽到嗎?」黑椿的耳畔突然傳出了白櫻的聲音。

  「哥……」黑椿一出聲便被白櫻阻止:「不要說話,聽我講就好。」

  「我現在人在競技場的死角,我會從這裡輔助你,在你使用箭雨的時候,我就在你的『光』裡面混入了我的『火』,我會不時扔火球出去,你就裝做那是你自己的攻擊喔。」白櫻將臉埋入發出淡淡紫光的圍巾裡,快速地向黑椿說。

  「要加油喔。」白櫻說完便將圍巾放下,取出了圍巾裡的紫色小球,繼續觀察著黑椿的戰鬥。

  ***

  戰鬥以黑椿對幻瞳發動攻擊、幻瞳就見招拆招;幻瞳對黑椿發動攻擊,白櫻的火球就替黑椿擋下,不斷這樣持續著。

  「唉,一直這樣很無聊耶。」幻瞳不耐煩的揮刀,雙手將刀架在面前,莫名的黑氣從刀身滲透出來。

  「……?」黑椿停下了攻擊,仔細看著幻瞳那滲出黑氣的刀,躲在角落的白櫻也探出頭來看向戰場。幻瞳將刀轉了個圈,奮力朝黑椿揮下,一發黑色的劍氣直朝黑椿襲去。

  「一式.邢天斬月!」

  劍氣速度之快,根本沒給黑椿逃跑的機會,幾乎是直接命中了黑椿。好在後方支援的白櫻反應夠快,及時用了自己的火焰擋在黑椿前面,讓黑椿僅受到了輕微的擦傷。

  「唉呀呀,反應真好!」幻瞳笑著,將太刀在半空中揮了揮,黑色的氣息在幻瞳身邊迴轉成了數個黑色團塊。

  「好痛……」黑椿吃力地站了起來,白光再次在他手上形成長弓。

  幻瞳再次揮刀,他身邊的黑色團塊便朝黑椿飛去,黑色團塊在中途便成了數個張著血盆大口的野獸頭顱,這次的速度超越了白櫻施術的速度,黑椿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被獸頭撞上。

  獸頭猛烈的撞上了黑椿,飛了段距離後又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才停下來。

  但是在黑椿被撞上之前,幻瞳稍稍用手揮了一下,使獸頭的軌道產生些許的偏移,不然大概就不是被撞飛那麼簡單而已。

  「咳……」黑椿踉蹌的站了起來,左手按住受傷流血的右臂,淡淡的金光瞬間從傷口湧出,緩緩治癒著。

  「差不多要結束了呦--。」幻瞳走到黑椿面前,舉起刀來將刀尖對準黑椿的臉,黑椿只是低著頭,發出了猶如啜泣一般的低笑聲,幻瞳還以為黑椿真的哭了。

  「哼呵呵呵……正合我意,我也是這麼想的呢。」黑椿抬起頭來,臉上帶著莫名陰險的笑容,整體散發出了與他的年紀相不符合的氣質:「要不要看看你的腳邊呢?」

  「腳邊?」幻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卻甚麼都沒看見。他疑惑的問:「腳邊有甚麼啊?我甚麼都沒看到耶。」

  黑椿的嘴角上仰,雙手向上一抬,數道金色的絲線從場地的四面八方竄出,纏住了他的手。幻瞳揮舞手中的刀想斬斷金絲,卻被金絲將刀從手中奪去,只見金絲越來越多,將幻瞳頭部以下的身體包的像是木乃伊一樣。

  「嗚啊……甚麼時候放這種陷阱的?」被包成木乃伊的幻瞳晃了晃身體。

  「一直都放著啊,從你把我的光箭吹飛的時候。」黑椿架起了一把巨大的光弓,眸中散發著淡淡的光,他拉滿了弓弦,說:「所以,宣告結束的……」

  「是我--」

  砰的一聲,黑椿整隻狼趴倒在地上,光弓和困住幻瞳的金絲化成淡淡的金色粒子消失,幻瞳疑惑的看著消失的金絲和倒下的黑椿。在赤狐男子廣播時,躲在後方的白櫻便走了出來,趕緊跑到了黑椿旁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小椿?喂?」

  黑椿沒有回應,身體因為呼吸而緩緩起伏著,看來是睡著了。

  白櫻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黑椿抱起,幻瞳對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感到一頭霧水,傻傻地看著白櫻,白櫻也看著幻瞳,赤紅的雙眸散發出了極為明顯的敵意。

  --白櫻對幻瞳發出了幾乎滿溢而出的敵意,其原因僅是因為幻瞳是黑椿的戰鬥對手,然後白櫻是個無藥可醫的弟控,見黑椿受傷,白櫻是可以就這樣幹翻全世界的。

  當幻瞳想開口向白櫻打招呼時,白櫻就已經抱著黑椿,身影消失在競技場上,留著一臉錯愕的幻瞳。

  待續。
板務人員:

267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