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7

RE:【其他】小說─因你延續的旅程

樓主 沃肯 BCarlN54
大家好~我又回來囉0w0!這次因為篇幅稍長,所以我將第二章分成上下兩篇。除了新增角色外,也嘗試讓每位人物的性格凸顯出來,若有疏失或待改進的地方還請獸友們指正,你們的建議對我非常重要喔>口<~
    那麼,故事繼續囉!
 
Chapter2─被詛咒的童話(上篇)
   也許是嚴冬的緣故,近來街上人潮銳減,導致部分商家跟著歇業。即使要出門,無論獸人或人類都一定穿上厚重的保暖衣物,把自己包裹得像團雪球後才感到安心。根本沒有人會在這樣的鬼天氣逞強──
    因為現在醫院可是大排長龍,而且幾乎所有的病例都是流行性感冒。一定有人覺得奇怪,感冒怎麼是去醫院呢?根本在浪費社會資源嘛!可是今年特別嚴重,普通的診所早被擠滿,因此其餘的病患只好轉向這裡就診。等候室裡,醫護人員們不斷在人群中來回穿梭,他們的微笑早就被忙不完的工作抹得一乾二淨。病患們不時傳來咳嗽、打噴嚏的聲音,偶爾也有孩子的哭鬧以及等得不耐煩的咒罵聲,讓整個場面更加混亂。如果有誰說自己很體貼別人的,在這種環境下待個半天絕對會表現出真實的自我。
    幸好我的工作不在外頭,牙野暗自慶幸地瞄了一眼櫃台的方向。更多的病患湧入掛號,他看見護士們的臉色更加的陰沉。喔喔好可怕呀~獅人露出無奈的苦笑。最近每位醫護人員都忙得半死,待到半夜才下班已經是常態了。而且連稍作休息也會被罵,醫院的工作還真不輕鬆!牙野將目前手上最後一批藥草裝箱後,發出疲憊的嘆息。
    他的職業是藥學家,專門將數百種藥草調配成供病患服用的藥劑。雖然以現代的技術來說用化學製藥並非難事,但有些民眾認為藥草比較不傷身,再說療效也沒差多少,因此藥學家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仍然是不可或缺的職業。
    要是有人能適時給我一點安慰就好了……,牙野環視著空曠的藥品室,內心感到十分的孤單。由於才能突出,一整天下來的工作就算只有他一人也能完成,而這替獅人贏得比常人多兩倍的薪水,卻總讓他在繁忙之刻體會到身旁沒有同事互相加油打氣的空虛。一想到這裡,他又為了另一件事憂愁了。
    身為藥學家,整日與藥草為伍的情況下,身上難免散發出各式各樣的藥草殘留的氣味,對於某些嗅覺靈敏的獸人來說相當刺鼻。沒錯,即使他條件不差,有著和同族雄性相較之下毫不遜色的體格、堅持不用洗髮精而保養得非常柔軟的鬃毛、擁有高學歷外加優渥的薪資,就因為如此,牙野踏入社會八年,到現在還是交不到女友。
    「……該不會我會孤單到死吧?!」他恐慌了。天啊,職場情場都一個人,我根本被排擠到社會邊緣了啊啊啊啊─!
    「你在鬼叫什麼?」
    「我…咦?!!!」牙野吃驚地轉頭,他明明沒察覺到有人進來呀!
     一名人類少女正靠著前門,帶著淺笑向獅人打招呼。她有著一頭及肩的烏黑直髮,在稍嫌凌亂的髮絲下是一張脫俗甜美的面容,而標致的五官習慣性地掛著微笑。少女穿著白底翠綠條紋的短袖上衣,搭上一件天藍色的七分褲。厲害厲害,都不怕成為外面那群病患的一員……不對,這不是重點!
    「我說妳!不要用開門以外的方法進來啦!」鬆了一口氣後,牙野指著少女叫道,她的行動模式不管幾次都無法預測啊!!!
    「看你一副工作很累的樣子,我就先幫你請好半天假了,等等會有人來代班,所以就放心的出去吧!」無視剛才的指責,少女拿出牙野的請假單笑笑地交給他。
     ……效率也太快了吧?該說不愧是這傢伙嗎?牙野無言地看著少女一會後,抱起桌上的兩大箱藥,跟在她身旁走出藥品室。「妳又要做什麼了?居然會特地來找我。」獅人邊走邊懷疑的問道。
    「說的好像我都不關心朋友一樣。」少女噘了下嘴,「等你放完東西,我們再找個地方談。」
    牙野完全同意,因為他們漸漸引起旁人的側目(有些是針對他提早下班而不滿的怒視),這讓他感到渾身不自在,外加一點暗爽。連忙把藥箱交給櫃台小姐,請她幫忙送到指定醫師那裡後,他便提起公事包趕緊閃人。
    少女名叫黎月,和牙野是朋友關係。附帶一提,她才十八歲而已,和一頭相差十四歲的獅獸人走在一塊,難怪造成不小的騷動。
 
    十分鐘後,牙野換了一套乾淨的白襯衫,在院內一家咖啡店找了位子歇息,黎月就坐在他對面,優雅的品嘗著一小杯熱紅茶。少女聊著最近生活發生的趣事,獅人則抱怨工作的繁重和無趣。兩人就這樣閒聊了將近半小時,接著牙野看了看牆上的時間,才進入正題。
    「妳要我幫你什麼?」他單刀直入的問了。平常黎月找他會事先約時間,但是今天明顯不同,少女似乎十分焦慮,就算努力裝出沒事的模樣,他還是多少感受到了一點。
    「哎呀,被你發現啦?」她的笑容消失,原本的性格出現了。一種冷靜的氛圍自她發出並環繞著他們,不帶笑意的雙眼反而更加透徹,彷彿能一眼看穿他人的心思。「對,我想拜託你一件事,」黎月此時突然用真正的性格露出了冷笑,讓牙野稍微打了個寒顫,「不過,這次很刺激喔。」
    「嗯?」牙野放下手中的拿鐵,十指交叉托住自己的下巴。
    「你有聽說過『破覺』嗎?」
    「那不是…童話?」獅人記得這是小時候常常聽到的寓言故事。這跟她要講的到底有什麼關連?
    「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牙野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直覺接下來肯定會有糟糕的事情發生。
    「讓我說明一下吧,關於真實版本的破覺,以及由我的家族造成的悲劇。」黎月深呼吸之後,對牙野訴說一則從她出生便開始的錯誤。
 
    「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們……」
    「求求你,一定要好好的……」
    好熟悉的感覺,是誰?
    怎麼又突然不說話了?
    世永想呼喚那道漸漸消散的聲音,但眼前忽然亮了起來,讓他一時無法適應,只能半瞇著眼。等到終於能看清周遭後,他發覺自己正在一家醫院的病房中。
    「……醫院?」世永自言自語,他不明白自己為何在此,他不是應該在無人聞問的深林中死去了嗎?
 
    真是的,自己怎麼那麼愛多管閒事!乘風在病房外來回踱步,而他的堂哥則在附近的長椅上補眠。在疾奔回營地把堂哥挖起來救人後,他們緊急替那名人類進行包紮,接著又花了一天的時間將少年送來離凝峰山最近的醫院急救。雖然命是保住了,然而少年身上除了少許的零錢外,根本沒有任何能證明身分的東西─
    這表示我要幫他付那些醫療費用嗎?!乘風覺得自己快哭了。別開玩笑了!那名人類在這裡躺了兩天的住院費加上診治費可不是他這個普通大學生能負擔得起的啊!但把他留在那座深山等死也不是,忍痛取消了登山探險的代價就是付更多的錢,這叫好心沒好報嗎?人類,快點給我醒來解釋情況!
    就這麼剛好,乘風此時聽到病房內傳出了聲響。他抱著一絲期待直接衝入了裡頭。
    「你醒啦……?!!!!!!!!!!!!」一看到少年醒著,狼人正開口,身旁立刻發出一聲爆響,一陣風壓掃過,颳得他只好以雙臂阻擋衝擊。
    發生什麼事了?乘風往自己身後一看,結果內心造成不小的震撼。
    原本應該是兩張折凳的位置只剩一堆殘渣,空中仍瀰漫著些許木屑,表示他看到的不是幻覺。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呀媽呀媽呀這是怎麼回事啊!!!!!!!!
    乘風瞬間退回門口,驚駭地注視著眼前的人類,他背側的毛髮倒豎著,嘴角露出利牙並警戒的放低身子。
    「對不起,我剛剛嚇到了……」少年垂下頭,露出了一臉歉疚。
    咦?!!!!!這是你做的?還有到底是誰被嚇到啊!「那是什麼,靈異現象嗎?!」乘風懷疑少年已經死了,所以才會這麼詭異的能力。我應該先叫醫生進來的才對!他由衷的後悔著,視線仍不敢離開少年。
    「不是,這是詛咒……」少年答道。停頓一下後,他望著乘風,「請問……你是誰?」
 
    世永看著狼人暫時出去,又推進來另一頭灰狼人,先是讓他看了地上那堆折凳的殘骸,又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表情超級驚恐,而後者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樣。等等要是灰狼人目睹他的詛咒後,一定也會害怕的。少年感到胸口一陣刺痛,但他極力克制住,以免造成狼人的二度驚嚇。
 
    「我叫做乘風,這位是我的堂哥灰徹。我們發現你倒在深山裡,所以把你送來醫院。」乘風簡短的自我介紹,「可以說說你發生什麼事了嗎?」問完,他謹慎地等待人類的回答。拜託別變出厲鬼什麼的出來!他離門只差幾步而已,準備隨時逃跑。
    結果少年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
    ……
    過了五分鐘,還是沒有回應。
    乘風記得,替少年診斷的醫師說過他有些微的腦震盪。所以是因為這樣造成語言障礙了嗎?看來還是再請醫師過來一趟好了。狼人告誡堂哥別做出讓人類驚恐的舉動,「他真的會把你變得跟那堆木屑一樣!」
    「好啦,你快一點回來。」
    然後病房內只剩灰徹和世永兩人了。
    有時候別太相信一個人會乖乖聽進你的忠告。
    因為灰徹閒得發慌,又想給這個都不說話的人類一點顏色瞧瞧。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該這樣嗎?讓我教你什麼是禮貌,呵呵~他的腦中浮現一些邪惡的想法,而他打算付諸實行。
 
    當乘風帶領鹿醫師到達少年房間門口前,他聽見堂哥淒厲的尖叫。那叫聲太過慘烈,而且還在持續中,他的不安立刻破表。乘風請同樣感到詫異的醫師先在外頭待個兩分鐘後,便迅速打開房門──
    「爆爆爆爆爆爆爆炸了啦啦啦──!!!!」灰徹直接穿過他逃向外頭,眼眶盈滿了驚嚇的眼淚。
    乘風大概猜得到是誰的問題了,他面無表情地等堂哥跑到他身後躲好,再鼓起勇氣走入裡頭。灰徹這傢伙居然沒事?也太幸運了吧!乘風小心翼翼的接近少年,他發現這回人類附近的床頭櫃遭殃了,和方才的情況相同,也是被轟成碎屑,想要拼湊起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應賠償物品又多了一項,乘風對於自己的旅遊基金已經釋懷了,應該吧。
    話說回來,乘風現在回想起一件事。當他見到這名人類時,少年周遭並無第二人的足跡。被破壞殆盡的樹林、獨自昏迷的少年,他拼湊著零散的碎片,終於想出一個結論──很有可能,是人類傷了自己。
    少年就在床邊站著,身上的傷勢儘管嚴重,卻不影響他的行動。少年此時回頭以一種無助的眼神望著狼人,讓狼人停下了腳步,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對不起,這就是我的詛咒。」世永哽咽著,他不希望給名為乘風的狼人添這麼多麻煩,早知道自己的能力會造成他極大的困擾,在他被灰狼人威脅要海扁一頓並且掐住喉嚨前就該先道歉。不,在更早前就該跟他們解釋自己的詛咒,才能讓他們明白自己的危險。
 
    『破覺』,人們或許對於這個詞出現在幾年前的報版頭條並造成民眾恐慌一事仍有印象,不過讓他們記得最清楚的,莫過於它出現在一則廣為人知的童話故事裡。
    乘風和灰徹不約而同地想到這裡,心底湧起深不見底的寒意。
    童話的內容是一位待人無理的王子在惹怒一名魔女後,憤怒的魔女詛咒每當他生氣抑或傲慢之時,他便會傷到身邊的人們。
    故事的結局如何目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少年所擁有的能力與童話相比之下太過雷同,反而增強了他所謂詛咒的真實性。
    「冷靜下來,剛剛是我們不對,所以能好好談談嗎?」乘風試著緩和少年的情緒。如果再這樣下去什麼都不管的話,情況只會越來越糟。到底該怎麼做?他根本沒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只能先讓人類別失控再想想辦法了。
 
    世永醒來不到兩個小時,便使兩頭拯救他的狼人陷入一片混亂。儘管並非出自本意,他又再度犯錯了。正當自己即將被負面的情感吞噬前,狼人的一句話如同掛在崖邊的繩索,將他緊緊拴住,不再和以往一般墜落至無盡的深淵。
    他愣了一下,眼前的狼人並不向自己期望般的逃掉。好久、好久都沒再看過這種畫面了。
    「……你不跑嗎?」最後,世永這麼問了狼人,而自己是期待還是害怕他的反應,少年連自己也不確定了。
Chapter2(上)<完>
人物設定:
黎月─種族:人類,年齡:18歲,在公眾場合會習慣性地以微笑提升眾人對自己的好感,然而私底下和朋友或是熟人談話時言詞相當鋒利。平時冷漠,但其實是刀子嘴豆腐心。本身家族相當特殊,對於不被世界承認的「魔法」十分熟練。對世永的詛咒似乎有一定程度的關聯,有著無論如何也得見上一面的決心。
牙野─種族:獸人(獅子),年齡:32歲,因為工作的關係,身上常有難聞的藥味,自己對這點十分在意,也超級苦惱,更是他的地雷。如果不知情的路人嫌棄他的味道,除非是女性,不然遭到他凶狠的怒目可是相當正常。性格樂觀,可是高頻率的惡運抵消了這個特質……。曾經想交女友想到發瘋去追黎月,結果立刻遭到回絕,連好人卡也沒拿到。目前徵女友中,對象真心就好(已經絕望了?)。
 
然後主要角色介紹結束(?!)

灰徹─種族:獸人(狼),年齡:25歲,是頭純種的灰狼,乘風的堂哥,超級開朗的個性和大方的態度讓他在同族中受到不少女性的歡迎,雖然偶爾喜歡惡作劇,不過基本上都會適時停手。運氣莫名其妙的爆好,但也許是因為這樣,老是少一根筋,乘風都有點懷疑他腦袋的組成成分。有女友,兩人的感情非常要好,可是從不在意旁人的眼光而公然放閃,已經遠超過普通情侶能及的次數了(!!!),這方面對單身者而言可說是十分殘忍(!)。
 
    先這樣啦~下篇的部分,我會在近期補上,感謝各位願意花時間看完喔~我們下次見!^w^
板務人員:

267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