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239

第五十二話:絕望的開始

樓主 伽娜 Pokemonyan
第五十二話:絕望的開始

「Nice combo!」洛克懷著勝利的笑容說道。

葛雷雙爪緊握的刀,把夜神身邊那個防禦罩切開,而且斬斷了他黑色龜甲所覆蓋的玄武之軀。

在那一剎那,竹子上所儲存的那個能量也被葛雷所切開,能量失控導致的自爆,炸出一股黑色的爆炎,吞噬了在他身邊的葛雷!

同時已經破碎的地面也向外噴發,爆炸的力量把地面再一次炸開,引起大約三級的地震之餘,還引起了強勁的風壓,把附近所有人鎮住。

幾股氣流的波動一次又一次地向外擴散,同時爆炸所噴發的黑炎之中,羅塞之刃從裡面彈上天空!

大和、碎、虹葉、威特諾比斯、酷克、小寒、雷納爾、暮羽、月路、蒂蕾娜、夜明、日道、日暮……

大家也把注意力放在於天空飛翔的那把刀。

它散發出金色的微光,飛翔的路線落下金色的粉末,如流星一樣地不停於半空的旋轉。

最近變得沉靜的亞古馬也不經意地望向天上的刀。

躺在遠方的索娜,受到夜神重擊的牠似乎還有一點意識。

可絲、星卡依也愕然抬頭,注視天空那把刀。

夏洛特看到葛雷劈斬夜神的身姿,她翠綠無神的瞳孔也漸漸回復光澤。

她望住黑色的爆炎之中,葛雷從裡面被推出來的他滿身傷痕地跌落在地上。

羅塞之刃飛往大和的上方,往他身上跌落。

大和提起了右腳,把羅塞踢向遠方的洛克那邊「大家一起把這把刀傳給洛克!夜神的九命已經完全消耗了!」

現在的準確時間是夜晚22:00時,離夜神回復九尾的時間還有很多時間。

但是為了趕在包圍夜神的煙霧消散之前,要盡快把羅塞之刃傳給洛克,才向其他隊長下達這個命令。

因為羅塞太沉重的關係,所以大和這一腳並沒有踢很遠。

正當它準備跌落在地上時,比較近的碎伸出他兩根黑色而又毛茸茸的狼尾巴,把它的刀柄綁住然後向天抛出「靠你了洛克!」

之後羅塞被傳到威特諾比斯面前,他手握一把巨大的劍,護手是十字形,而且劍身的末端有一個紅色的大寶珠,上面的紅色紋路延伸至劍身之首。

「來吧!」他用力地揮動大劍,不顧一切地劈斬在羅塞的刀面上,把它彈開至另一邊,這個行為代表他深信羅塞不會因自己的攻擊而損毀。

羅塞繼續不停在半空旋轉,傳向小寒面前!

小寒一拳地打向規則性旋轉的劍面上,令它繼續飛向洛克那邊「上吧!」

雷納爾眼見羅塞要飛到眼前時,他那黃色的瞳孔一直盯住它的去向,他把雙拳壓於胸前,架好了動作的他一下子提起了腳,把它踢過去!

「拜託你了!洛克!」雷納爾把羅塞傳過去,同時也高昂地呼叫。

羅塞飛向暮羽面前,距離送到給洛克還有一段路,所以暮羽跳躍起來,他一個倒勾踢把刀加速地踢向比較近的蒂蕾娜那邊。

「要上娜!」蒂蕾娜握緊住手上的木棒,似乎是跟木棒說。

「明白了!媽媽!」木棒也發出聲音來回應她。

蒂蕾娜舉起木棒,瞄準飛過來的羅塞,於木棒前端展開了一個紅色光芒的圓形魔法陣,裡面噴湧出的火炎把它推向天上,讓它飛得更高的同時,也保持它的前進速度!

月路看到劍快將傳到自己面前,他嚇得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如何接下不停旋轉的刀,一個差錯也可能會被斬中,在如此高速旋轉的情況下,被斬中可是會沒命的!

「鳴嘩!」月路閉上眼睛,向前伸出雙手展開了一個有新月圖案的防禦罩於前,把羅塞擋住之後彈起來!

羅塞的旋動力大幅減弱,而且令它失去了原本飛翔的速度。

大家也吃驚地凝視月路,眼見羅塞快要跌落在月路面前的地上。

此時,一個黑影高速地接近月路,牠伸出了暗紅的腳爪把羅塞踢飛,令它重拾旋轉力與繼續傳遞去洛克那邊。

「真是的……你沒有我就衹是個笨蛋。」

月路張開了眼睛,看著索娜站在自己的眼前,牠滿身血漬、傷痕,光是站立就已經快暈倒的牠身體開始傾斜。

月路上前接住牠、抱住牠,索娜已經閉上眼睛,帶住微弱的呼吸休息。

假設夜神在十二點鐘方向,洛克就在時鐘的在中央,隊長們大概偏於十一至八點的位置之外。

刀由夜神那邊炸飛去十一點大和那邊,之後一直由那邊向九點傳。

經索娜這一踢,可能牠沒控制好角度,所以刀飛向位於六點後方的夜明那邊。

這時她的哥哥日暮走到她的面前,「由我來替你傳給別人吧!」

日暮揮出他黑色的拳爪,把它打向站在五點位置的亞古馬那邊!

亞古馬看著羅塞飛向自己面前,他此刻想起了自從亞克羅馬一戰之後,自己就被洛克所無視。

就像自己被討厭了一樣,他與洛克的關係也早已破裂。

他什麼也沒有做,他刻意的無視使羅塞打擊在地上,然後失去旋轉力地彈向可絲那邊,停頓在她的腳前。

「!?」大家也嚇得不成聲,眼見羅塞越傳越遠,反而傳到敵人面前。

同時包圍夜神的黑色爆炎也在此刻向外驅散,露出他猙獰又嚴肅的面容,他以人的外貌緊握住長竹,身邊散發出黑色的氣場。

大家也把目光放在可絲身上。

「我第一次看到夜神這樣的表情……」大和皺起眉頭,他感到非常不安,希望也付諸流水。

一但夜神真的認真起來,這個世界就沒有人能抗衡。

羅塞之刃平躺在地上,一對穿著黑綠色軍靴的腳站在它的後面。

那對軍靴貼在地上,露出一條黑綠色的軍褲,作出一副蹲下的動作。

之後有一隻黃色毛髮的貓爪伸出,黑綠色的衣袖穿套在外,爪子緊握住羅塞的刀柄,然後隨著站立而拿起了刀。

她的背影右手拿住刀,左手按住頭上的軍帽。

「羅塞,洛哥就交給你了。」

她向洛克抛出了刀,而大家也看著她把刀抛給洛克。

「洛克!」她大聲地呼叫面前的他,同時羅塞也正飛往他的面前。

洛克愣住了一下,把注意力放在可絲身上。

「我相信你能超越一切,所以……請殺了夜神吧。」可絲微笑地說道。

在洛克眼中來看,她的意思就是「我們依然是朋友。」

這句話給予洛克很大的決心。

他知道自己現在必須要去做的事,就是聽從軍師的指示去行動!

而且獸人軍團的大家、自己的朋友也把希望投放於自己身上。

這個傳遞不衹是為了傳刀,而是把大家的心連在一起,一拼傳達!

洛克腳下燒起了金中帶藍色的火炎,把他的衣物燒毀,而且由腳至上地開始獸化、長出金光閃閃的毛髮,尾龍骨上竄出一條大大又鬆軟的狼尾。

一股熱氣流從下至上地吹起他臉上的毛髮及頭髮,同時他的鼻也變成小小的犬鼻,嘴鼻衹突出小許,而且金色的頭髮上也彈出一對狼耳。

洛克因氣流而抬頭閉上眼睛,之後他立即放下頭,並張開他那清澈的藍金瞳孔。

同時那些火炎也向外消散,他金光閃閃的毛髮也噴發出如金粉一樣的東西,展露出真正的水藍色毛髮及頭髮!

之後金色的紋路一條一條地刻印於他的毛皮上,成為了獨特的紋身!

他舉起了右手接下大家傳給自己的羅塞之刃,然後衝刺到夜神面前「大家的心意!由我來回應!」

夜神握緊黑竹向接近的他揮動,羅塞之刃跟黑竹碰撞起來,引起強大的風壓!

大家也被波及至退後數步。

洛克把所有魔力盡用,這個形態大概可能衹能維持數分鐘。

所以洛克以零點數秒的速度不停揮斬,同時夜神也以相同的速度用竹身防禦!

金色的劍氣與黑色的竹氣在他們的身邊瘋狂向外擴散,把地面打裂,令夜空明亮。

他們兩個也衹有高速的殘影,完全無法看清,更不用說介入。

風壓與劍氣已經令大家一直迴避退後。

「吼啊!……」洛克每一擊也是全力地斬。

「吼呀!……」夜神也不甘示弱地邊防禦邊攻擊。

短短數秒間,他們已經作出共了五千次攻擊,三千多道劍氣、竹氣向外噴發。

金黃與黑暗的力量舞動,地面、空氣也震撼起來,這樣的場景令人感到懼怕。

互相也不相上下,洛克的劍割傷了夜神的臉,而夜神的竹也擦傷他的毛皮。

他們兩個表皮的傷口也越來越多,血液橫飛。

而且他們兩個也莫名地懷著相同的笑容。

「真高興!這才是我追求戰鬥!」夜神的竹子全力地向他突刺。

洛克用刀刃面撞開它,格擋了這一擊「我也是,運動一下整個人也快樂起來!」

「哈!對我來說衹是熱身!」夜神不甘示弱的回答。

「騙人,剛剛明明說了這是你追求的戰鬥。」洛克乘住他的竹子被撞開的空隙反擊,把刀沿住竹子滑去他的身上!

夜神立即化成白虎而且高速退後迴避,他化成一道黑雷光亂飛,「有本事就追上我!」

「好!羅塞之翼!」洛克手上的劍化成一道光,並於秒間依附在他的背上,成為一對白色的天使巨翅!

下一刻洛克化成一道藍光追上黑光束!

兩道光束於空中不停碰撞,完全無法看清他們的動作。

但是撞擊的氣壓令大家也躺在地面無法動彈。

他們由聖宮打到地球的另一邊,一秒也不用就跨越大海大陸,戰場由聖宮變成地球,全球的夜空、晴空也能看到他們兩個的光束於一秒內不停碰撞!

因為太快,所以根本沒有很多人看到。

最終他們飛回聖宮,最後的碰撞停在聖宮那空地的中央!

「真利害!居然追上全速的我!」夜神的兩個拳頭也被眼前的洛克抓住。

「這個你又能擋下嗎?」夜神變回原形並向後跳,他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之後他身邊憑空鑽出數隻外貌像龍獸人一樣的能量體。

它們全身黑色而且半透明,有惡魔一樣的角、外表有強壯的肌肉,而且包覆混濁的氣場。

「哼!」洛克也伸出右手的食指與中指,之後他身邊憑空鑽出數隻外貌像狼獸人一樣的能量體。

它們全身藍色而且半透明,外表有強壯的肌肉,而且包覆金色的氣場!

「!?」夜神吃驚到不成聲,同時龍獸人們也向前突擊。

狼獸人與龍獸人互相身體碰撞時,引起能量的爆炸,把附近的地面炸出一個大深坑!

藍色的能量、黑色的能量也如煙花一樣向外噴發,如下雪一樣地落下。

之後夜神化成黑色龍鱗的青龍形態,他撲向洛克那邊,打算全力攻擊!

「羅塞之盾!」洛克伸出的左手指揮,背上的翅膀立即化成浮於半空的盾牌,隨著洛克左手的移動而飛向前方,保護著他!

「碰!」夜神於爪尖上引發破壞世界的力量,其波動震傷洛克令他吐血。

而且羅塞之盾也因而碎成碎片!

大家也非常吃驚,深怕羅塞受到破壞。

但是成為碎片的它化成光粒,並重新聚集一起,變回大刀刃!

洛克握緊羅塞,向他作出近距離突刺!

他於那一瞬化成全身也是龜甲的玄武,並以胸膛正面接下這記突刺!

夜神毫髮無損,而且紋風不動。

盡管如此,洛克依然沒有放棄,並繼續施力「吼……!!!」

「……」大和沉靜地凝視夜神,也許是替他感到不安。

「洛克!差少許而且!」

「上啊……!!!」

其他人支持洛克之類的這些話語,也迴響於他的身邊。

大家也希望能刺入這刀,之後完結這場戰爭。

……

「你根本沒有打算殺我……」那一刻,夜神目無表情地向他說道。

時間對他們兩個來說也變得緩慢起來。

「你的目的我早就猜到,亞克羅馬、零、可絲,你們都是為了訓練我才會弄到自己像敵人一樣……」洛克沉住氣,有少許失落地道。

「我怎可能殺自己的師父啊……」

夜神皺了皺眉頭「喂喂……我什麼時候成為你的師父啊?」

「嘛……算了。」

「沒有我這個主角之後的時代,你這個新主角要好好替我守護這個世界……」

之後洛克的刀慢慢刺入他的胸膛,洛克非常吃驚,因為是他放棄維持玄武形態,而令刀刺入!

他身上的龜甲由胸膛開始退卻,他被羅塞所刺穿身體,而且吐出第一次的鮮血。

也是最後一次吐出的鮮血……

大和以難以置信的面容凝視夜神,畢竟終究是自己的親弟弟。

也許他開始反思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

「為什麼你要跟亞克羅馬一樣自殺……?」洛克不敢動手上的刀,怕會繼續傷害到他一樣。

「我們衹要存在於世界,時代就會永遠保持停止……命運什麼的,真是令人討厭……」夜神推開了洛克,使插在他身體的劍拔出來。

「總之……未來就交給你……」他身上的洞口不停流血,他的雙目也開始無神了。

「洛哥……」夜神閉上眼睛,無力地倒向他的身上。

可絲也不禁拭擦眼淚,但是她擦一下就振作起來,她知道整件事的起因,同時她也回想起之前的事情。

那天,洛克跟可絲也在烏托邦中跟亞克羅馬交戰。

「告訴妳一件事,如果妳願意幫助我們,公主與你們大家也可以得救。」亞克羅馬忽然這樣向可絲說,當然大家也已經暈倒,沒有人聽到這個對話。

「你知道現界與幻界已經開始分離了嗎?」

可絲聽到之後,她吃驚地倒吸一口氣。

「如果幻界與現界真的分離的話,就沒法殺黑龍王,也沒法送幻獸回幻界」亞克羅馬繼續道。

現界、幻界、冥界就如三張重疊的紙,而四名「幻界神」就如四個釘子一樣固定三個世界的連繫。

如今幻界神也離開了自己所屬的地方,使世界之間的連繫沒有固定,而且開始分開。

就好比是三張重疊的紙,如果沒有釘子釘在一起就會被外力分開,無法保持重疊。

如果世界分離了,世界之間將沒有通道,現界的獸永遠無法返回幻界。

而目前佔領了幻界的黑龍王將永遠在幻界為所欲為,而一心想殺黑龍王的夜神也無法報仇,可絲、大家也無法返回幻界。

幻獸無法返回幻界不是件好事,就算能留在現界跟人類共存也一樣。

因為問題在於現界沒有神力、魔力。

長期留在現界的獸,會每一代也漸漸失去魔力、智慧。

最終變成現界無法說話的「動物」。

不會魔法與說話的獸們會成為了人類的食物與玩具。

人類曾經把幻獸之名去除,改以動物或寵物來稱呼,完美地抹殺了幻獸的存在。

不能回幻界就代表「幻獸將要絶種」。

「夜神知道這件事嗎!?」可絲心急地問。

「當然知道,但是沒辦法,衹要夜神依然有一口氣,牠(黑龍王)也不會出現於現界。」亞克羅馬知道自己的存在也會令牠感到害怕。

「為了殺死牠,夜神希望自己能被有能力的人殺死,之後那個人替代他報仇。」

可絲愣住了。

「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幫他考慮一下呢!」亞克羅馬以輕鬆的語氣道。

黑龍王曾經打算佔領現界,但是無奈有亞克羅馬、夜神這兩個絕對強大的存在,所以牠留在幻界放棄對現界的侵略。

黑龍王掌握自由出入世界的力量,而幻界神卻已經無法干涉世界的通道,想必是牠做了什麼手腳,封鎖現界去幻界的方法。

想要返回幻界,必須先打倒黑龍王。

雖然黑龍王在幻界,但是他似乎非常了解現界情況,之前就試過襲擊洛克他們,還因為知道星卡依在洛克家而沒有在家偷襲。

所以如果要找一個遇到牠的機會,必須要亞克羅馬、夜神不在世上,牠才會願意再侵略現界。

同時再重新訓練一個能超越夜神的人,讓那個人捉緊殺牠的機會來殺牠。

而且夜神也希望遇到一個能令他全力對抗的人。

「這的確是勝利的唯一手段,我……願意協助你們。」可絲低下頭,失落地道,她對世界分離一事感到煩惱。

根據亞克羅馬計算,今年年尾將完全分離,分離情況已經持續十年,因為獸由十年前來現界,那時候幻界神也一起離開。

現在就算幻界神返回幻界,分離也已經無法阻止。

「那麼你認為能殺死夜神的人是誰呢?」亞克羅馬依然沒任何表情,但是他向可絲伸出了手。

「……洛克。」可絲如此回答,並捉住他的手,借力站起來。

「嗯,那就這樣吧。」

之後亞克羅馬自殺,對黑龍王少了一個威脅。

可絲到訪聖宮,告訴夜神自己的願意協助夜神一起「想辦法找人殺夜神」。

當時世界直播,夜神當全世界面前定下毀滅世界的期限,向黑龍王暗示自己要敵對世界,增加牠對夜神之死一事有一絲希望。

而且可絲的離去有助洛克自立的作用,如果可絲在洛克身邊,他一定不會有成長,之前赫卡特一戰、亞克羅馬那戰,也是可絲的消失才令他能獨自戰鬥。

那天,大和獨自來聖宮,但是被夜神送去地球另一邊的那個之後……(第三十九話)

可絲跟夜神說了以下內容。

「如果不是這麼遲才發現,時間也不會那麼緊逼……」可絲大概是指世界分離一事。

「我真想當初直接把他(洛克)交給你,由你令他變強……」可絲失落地道。

之後夜神把手拍在她的肩膀上,「就算當初你把他交給我,我也不會教他唷,因為我不會教人!」

他面對可絲的時候笑得非常燦爛。

「不過亞克羅馬那傢伙也是的……那麼重要的事居然最近才說。」夜神小小地抱怨。

可絲看到這樣的他也不禁重拾笑容,「嘻嘻,是亞克羅馬引導了我們,沒有他的話,我們也許就這樣傻下去呢!」

她形容的傻下去,大概是指如果亞克羅馬沒有發現世界分離一事,大家知道之後也就什麼也做不到。

「這次真是難為你了,我永遠也會……記住你的!」可絲再次低下頭,帶少許失落,因為夜神必須死亡才可以引黑龍王來。

夜神聽到她這番話,感受到她的用意、安慰,所以他把手拍在她的頭上,輕輕地撫摸她的頭髮及貓耳。

「傻瓜……這也是我所渴望的,我想知道那傢伙(洛克)在這期間裡有沒有超越我。」

……

回到現在,眼看夜神倒下的身姿,可絲也不禁拭擦眼淚。

但是她知道戰爭沒有完結,「洛克!你聽我說,黑龍王牠很快……」

未待可絲語畢,她便顫慄了一下。

大家也凝視可絲身後那個一頭純白頭髮、黑色瞳孔的少年。

他身穿寬鬆的純白色T恤,深藍的寬鬆長褲,以及一雙白中帶黑的運動鞋,他的左手手臂上有一個爪子造成的傷疤。

他的身邊就像有一股黑色的氣場一樣,令人感到噁心,而且他展開了巨大的惡魔翅膀,上面蓋上黑色的龍鱗……

「夜神終於死了……這場戰鬥看得我心也跳出來!」那個長著龍翅膀的少年露出了猙獰的邪惡笑容。

「十年前沒能完成的殺戮……今天要了結這回事!」

當他如此一說之後,他的身後出現了一群人。

他們也是身披烏黑又硬直的外衣,以及如西裝一樣的黑長褲以及黑鞋。

他們還戴有如特務一樣的黑色太陽眼鏡,就如隱藏自己臉皮底下的殘酷一樣。

唯有那頭髮色不一。

大家也清楚地知道這個裝束代表着什麼。

是『靈獸獵人』!

但是大家的目光也不是放在他們身上。

因為背住那個少年的可絲口吐鮮血,她的軍衣沾染了鮮血……

一根粗大的龍爪由背後刺穿了她的胸膛。

「可絲!」洛克悲痛欲絕地呼喊。

第五十二話完
板務人員:

267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