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6
GP 186

第四十二話:朋友

樓主 伽娜 Pokemonyan
第四十二話:朋友

在一個下雨天的日子。

和平的街道上充斥著很多手持雨傘的人逛街。

在這片黑暗的大街道,唯一照亮身邊的,是掛在建築物上的帶燈招牌以及街燈。

雨頻密地下著,大家也舉著雨傘,非常普通、非常安穩地跟自己的朋友、情人聊天。

有獸人,也有人類。

對於目前的狀況來說,大家也活得非常平常,沒有爭鬥、沒有一絲惡意。

大家也衹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繼續自己的生活。

而這樣一個和平的地方,卻有一名約九歲的小女孩。

這名小女孩有一頭中碎的黑髮,劉海於前額比眉毛長少許,鬢角長過耳朵,而她的後髮不及肩膀。

她的衣著都帶童話風的外觀,她那紅紅而又沾濕的外套披在肩膀上,她頭上那紅色的小小圓頂硬禮帽,都給人一種蠻可愛的感覺。

這樣的一個小女孩獨自靠在旁邊的牆壁,她沉默地站立,她那修長的眉毛皺起,清澈的啡黃色瞳孔裡彷彿衹有失落,她臉上掛住的表情顯得像是被人罰站一樣。

她被無情的雨水打擊著,她的外套早已因沾濕而變深色,但是身邊的人也沒有管她,沒有一個人主動去幫助她。

也許大家也不想有麻煩,路人經過時也會望她一眼,但是全部也衹是看看而已,沒有一個人停下自己的腳步去關心女孩。

忽然一個龐大的黑影吞噬了小女孩的影子,雨水沒有再落在她的身上,一對紅毛的獸腳爪進入了小女孩的視線,似乎是有獸人站到她的面前。

她慢慢抬頭,看到佈滿紅色柔毛的小腿、大腿,以及肉色毛髮的八塊結實腹肌,向上延伸的是兩大塊堅硬的胸肌。

他一身也是紅色柔軟又凌亂的毛髮,衹有腹部及前胸是肉色的毛髮。

小女孩由剛剛的失落,慢慢地開懷微笑,也許是認為自己等待到想要等待的人。

當她抬頭看到臉時,發現這是一隻紅色毛髮的雄犬人獸!

但是他有對狼一般的耳朵,因為犬跟狼的差別也不大,所以不排除他是狼的可能性。

這隻雄性的犬狼有著寬大的吻部,他的右眼上有一條長達五公分的疤痕,但是他的右眼睛似乎如正常一樣,那個傷口應該衹是皮外傷。

他頭上的毛髮也非常鬆散,他的臉孔看上去一點也不年輕,感覺非常成熟的他散發出一股大叔味。

「小妹妹,你迷路了嗎?」他蹲下來迎合她的身高,他的左手握住雨傘為她擋雨,以少許低沉的聲線問道。

一臉笑著的小女孩聽到他這句話之後,她的笑容保持了一會,她呆呆地望著他,笑容也隨之漸漸消失。

她知道這隻狼人不是自己想找的那隻狼,所以她又變得失落地垂下頭。

這隻狼人歪了一下頭,剛剛她的反應令他感受到小女孩在期待著什麼。

「你在等待什麼呢?」他伸出了有黑色肉球的爪掌,並溫柔地在她黑色的頭髮上搓揉,把她的頭髮弄得更亂,似乎是在關心她。

小女孩並沒有對他的行為感到抗拒,但是她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衹是繼續保持沉默。

「你走失了嗎?你的家人呢?」盡管小女孩不回答,他也依然以溫柔的語氣道。

「……我沒有走失,我家在附近。」這個小女孩以不像女孩的聲音,低聲地道。

「我在等待大灰狼,衹要我打扮成小紅帽……牠就會來找我。」小女孩壓下頭,聲線變得很高,像是有點泣不成聲的感覺。

狼人留意到她的肩膀輕微地顫抖,有水珠從她那圓滑的臉頰上滴下。

因為他手上握住雨傘為她擋雨,所以能確定那些水珠不是雨水。

「這些事情待天氣好的時候才做吧,我來送你回家。」

狼叔叔握住了她嫩幼的小手,「好嗎?」

他的放鬆臉容,看上去顯得有少許溫柔,而他這份溫柔也令女孩放下戒心,她衹是點頭地回應。

狼叔叔站了起來,他把雨傘握穩,並開始拖住小女孩的小手向前前進。

……

這就是洛克一生的轉折點之一。

現在的時代,正是娜娜死後,靈獸降臨於世界的一年後。

小時候的洛克在跟月路失散後失去了記憶。

而這段時間也是他重遇月路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那一天天氣晴朗,有少許微風又不是很熱,是一個極舒適的日子。

一個身穿著得像小紅帽的女孩,她獨自一個跑到家旁邊的一個公園。

「紅狼哥哥!」那個身穿小紅帽服裝的女孩,她臉帶笑容地奔向那個全身紅毛的狼人那邊。

這天是他們相遇的第二天。

她能笑得如此開心,也代表這個叫紅狼的獸人最後有好好地送這個女孩回家。

「你又打扮成這樣啊洛克?真是想不到你住在我家附近。」紅狼他高興地大笑著,似乎非常高興。

他坐在公園的木板凳上,彎曲的上半身被撑在大腿上的手肘支撐,如此地等待眼前的洛克的到來。

看來紅狼跟洛克也已經互相了解大家的名字,而且目前正在流浪的紅狼也居住在附近的無人公園。

「因為……我覺得保持這個打扮能找到我所期待的狼。」洛克走到他的面前,對他低下頭,眼神似乎非常迷惘,因為他忘記了那些回憶。

紅狼沉默了一會,「你說的那隻狼是怎樣?也許我認識啊。」

紅狼似乎打算幫助他,畢竟昨天已經幫了一次,也不介意繼續幫下去。

「我忘記了。」洛克保持失落地回答,這也確定了他自己對於那件事情還保有一定程度的記憶。

「忘記了?靈獸降臨這個世界才剛一年,你卻完全忘記他?」紅狼對於這點感到疑惑,因為實在不合常理。

「不是的……我記得是約兩年前左右遇到,但是這樣我也依然忘記了,唯一記起的衹有那個時候還沒有靈獸出現。」洛克閉上眼睛,皺起眉頭及按壓自己太陽穴的他很努力地回想。

紅狼驚呆了,他張開了收不合的嘴巴,全身僵硬地盯住洛克,好像受到什麼刺激一樣。

洛克看著他這樣的反應也不自覺地歪頭,用雪亮的大瞳孔盯住他。

「你叫洛克嗎……原來是這樣啊……」紅狼那看上去比較穩重的臉容一下子甜蜜地微笑,彷彿記起了有關洛克的事情一樣。

洛克疑惑地歪着頭,「什麼?紅狼哥哥認識我?」

之後他立即抬起雙爪,並不停揮動來表達他並不認識,「不不,衹是想起某隻貓對我說過的話而已。」

「貓?」洛克把頭歪向另一邊,表示他的疑惑變更了。

「嗯,是隻被稱為全知的貓!」紅狼一說起那隻貓的事,他就不自覺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洛克呆滯地望着他,大概是不知道如何接話。

他伸出了爪子,撫摸著他的頭髮「雖然她被稱為全知,但是實際上依然有很多事情她是不知道的。」

之後他就忽然大笑起來,洛克一臉呆萌地望着他。

「不好笑嗎?全知的傢伙有不知道的事情,哈哈哈哈!」原來他是在因為自己的笑話而笑,洛克完全沒有感到好笑而一副張開眼睛嘴巴的臉容。

大概是因為他無法理解這個「笑話」才露出這樣的臉容吧。

「洛克……」紅狼的笑容漸漸退下,也許因為他回復到本身的臉容,所以令他看起上來特別嚴肅。

同時剛剛放在他頭上的爪子也收回。

「假如某天,有一個擁有絕對性質、被稱為最強的力量擋在你的面前,而你也必須要與這份力量對抗時……」

「你會如何做?」紅狼與洛克的目光也對上了,洛克愣住了一下。

面對這個問題的他低頭思考着,「最強的話……不是代表無法對抗嗎?」洛克帶着疑問的語氣問道。

之後紅狼不自覺地從鼻腔裡哼出聲,同時他的嘴角也上揚起來,「的確,如果你的心也認定那個力量為最強的話啊……!」

「唉?」洛克又再次呆滯了,他沒有理解這句話的含意。

「這個世界是沒有真正的全知,也沒有所謂的最強,衹有知道更多,以及變得更強!」紅狼溫柔微笑地望住他。

「衹有堅強信念的人才能突破自我,如果自己也不信自己的力量,怎讓別人相信你的力量?」

洛克繼續目瞪口呆地靜心聆聽。

「不論將來你遇到什麼難關,或是尋找你想找的狼……衹要你相信自己,也能做到!」他繼續說道,並又再把爪放上在洛克的頭上拍拍他的頭。

「但是……你的年齡還小,不應獨自一人去尋找牠,你還有很多時間,而那隻狼也應該在找你。」紅狼從木板凳上以左腳跪在地上,跪在洛克的面前。

「我可以陪你一陣子,所以不要再悲傷了,好嗎?」他伸出左爪抱緊洛克那幼小的身體,讓他靠近在自己的大胸肌上,另一隻爪則溫柔地用爪子包緊他那如爪掌一樣大的後腦,並輕輕地搓揉。

洛克依然一臉愣住的樣子,此刻閃過他腦海的是一年前自己一直在街上等待的回憶。

那段時間,不管是下雨、炎熱、寒冷還是刮風也好。

洛克也是身穿那套衣服等待,有時站在大街上、有時遊走著,雖然偶然也有人關心,但是都衹是單單的問候。

第一次被抱緊的他,不自覺地把垂下的手抬起,擁抱住紅狼那健壯及毛茸茸的肉體。

抱上去才發現他毛茸茸的身體並不會令人感到悶熱,而是非常舒適的溫暖,看似強壯又堅硬的肌肉,在摸上去的時候反而有種安全感。

紅狼的手臂看似粗壯,但是抱緊洛克的力度卻非常恰當,而且非常溫柔,此刻也令他不禁落淚,他已經孤獨了很久才會如此傷心吧……

洛克埋頭地抱緊他,開始放聲地哭泣。

「乖……有我在。」紅狼親吻在他的頭髮上,把他抱得更緊。

就是這一天,洛克結束了自己想尋找那隻狼的念頭,也是他交到的第一隻獸人朋友,他們兩個每天也一起聊天,一起玩。

大概過了半年後……

那天天氣比較清爽,樹葉也開始枯萎,因此證明了是秋天的時候。

洛克如常地身穿那件小紅帽,在那個公園跟紅狼一起玩,而且還多了另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有一頭黑色又柔順的短髮,以及那對鮮橙色的瞳孔。

她就是小時候的蒂蕾娜,似乎洛克也早已介紹她給紅狼,而紅狼則陪他們兩個小孩一起玩。

靈獸降臨這個世界之前,蒂蕾娜的媽媽就已經讓洛克返回自己「家人」留下的房屋住,並讓蒂蕾娜照顧他而給他們一起住。

雖然他們一男一女性別有別,但是媽媽依然很放心讓自己的女兒跟一個男生住,彷彿知道一些事情才會如此放心。

「什麼嘛,又說這個地方一定沒有人。」一把小孩聲從遠處發出,吸引了紅狼他們的注意。

他們三個也望向聲音來源,發現是兩個跟洛克差不多年齡的小男孩,這兩個男孩手上也各自擁抱住一隻獸。

一個身高比洛克矮半個頭的小男孩,他皺起黑色的粗眉,以那又大又圓的黑色瞳孔看著紅狼他們三個,「唉?之前一直也沒有人的唉……兩年前。」

他有一頭烏黑又硬直的短髮,身穿白色的短袖衣,以及白帶黃色線的短褲。

他手上抱住一隻全身橙黃色毛髮,疑似小老虎的靈獸,牠身上有很多紅色的虎紋,肚皮上是白色的毛髮。

牠的毛也非常整齊並且順滑,牠那美麗的黑中帶白的圓瞳孔非常可愛,以及那長如雌性的眼睫毛也顯得非常有氣質,配上那一隻露出來的小虎牙,根本就是萌物!

「無限,正因為那是兩年前的事……你是笨蛋嗎。」他旁邊那個男孩的眼睛如一條粗線一樣咪起來,但是他似乎還能知道眼前事物的情況。

他也有烏黑的頭髮,身穿長袖的黑色衣服,他頸上圍住又黑又白、像狐毛一樣的圍巾把自己的嘴隱藏起來,還穿著長寬的黑色武士褲。

他手上抱住一隻黑紫色毛髮的狐狸,牠有一對白中帶黑的半圓瞳孔,牠那高傲而不俏的目光就如一個非常有氣質的帥哥,以及牠那如向上的小箭頭一樣的小嘴,根本就是傲氣十足的受。(#

「零,我們走吧。」無限用伸出左手牽住他的右手,似乎打算離開。

但是當那隻狐狸與小虎看到紅狼之後,牠們兩個也從他們的手上跳了出來。

「嗯?是明護與守暮!?」紅狼的語氣中帶有吃驚,並不自覺地向前走了數步。

「是夏加木禦……」那隻叫守暮的雌性小虎也向前走了數步,她這樣稱呼紅狼,似乎這才是他的真名。

「想不到居然能遇到夏加木禦,這個世界真是小。」那隻叫明護的雄性狐狸跟在守暮的身後。

「這句話是我說才對,居然在同一個地方遇到四個幻界神的其中兩個……!」夏加木禦如此地稱呼牠們,看來這兩隻也是支撐幻界的神……

「你們認識的?」洛克、蒂蕾娜、零、無限他們四個也異口同聲地道。

「嗯!」牠們三個也異口同聲地回答。

隨後時間就如靜止了一樣,沒有半點聲音也沒有人有動作,忽然大家也沉默起來……

「唉!?」他們四個孩子也震驚到呼喊,一下子帶回正常的氣氛。

……

洛克、蒂蕾娜、零、無限,他們四個小孩子也在這個廣闊的公園中玩捉迷藏,似乎已經打成一遍。

畢竟他們還是小孩,心裡大概衹有玩吧。

他們的笑聲也為這個曾經非常冷清的公園帶來生氣。

而那三隻靈獸則在遠方的木板凳上坐談,並目視他們玩耍的情況。

「幻界神本應是分居於四個不同的空間,各自管理自己的位置……」夏加木禦沉住氣地,他的目光非常嚴肅,而且散發出令人感到不安的壓力,與面對洛克他們的表情時有一個超大的反差。

「為什麼你們兩個會一起?月路跟太陽神呢?」

那隻黑紫色毛髮的狐狸抬起了前爪,舔了舔自己的前爪,「有人刻意向幻界神出手,為了互相保護,我才跟守暮一起。」

「月路跟索爾娜的神力已經沒有了,索爾娜死了,而且太陽神也選擇一隻叫日道的龍,日道是後補的,太陽神沒有選擇索爾娜的姐姐,可能是因為她自己說放棄神來換取索爾娜的生命。」

「索爾娜……?那是誰?」夏加木禦抓了抓自己紅色又鬆軟的毛髮,皺起了眉頭。

「……對吼,索爾娜死前施放了一個創世魔法,改變了世界對她的記憶及存在,衹有我們幻界神才能免疫其力量,你會忘記也不為奇。」那隻叫守暮的小虎用爪子抓了抓自己的鼻子,像隻小動物一樣。

「月路不知所終,沒有了神的氣息,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露娜可能被封印了。」守暮她皺起了長長的橙色眉毛,似乎非常不安。

「神可以封印的嗎?而且是那個創造幻界與冥界的露娜唉!」夏加木禦立即變得緊張起來,額頭也流出一滴冷汗。

「沒有其他可能性了,能封印幻界神的……衹有比幻界神更高的存在……」明護沉下氣地,下眼皮也突顯了出來,顯得非常不安。

「是創造這個世界,創造出我們幻界神,在二千年前露娜創造幻界之前的那個被星卡依、四幻神、亞克羅馬合力封印於現界的……」

「世界神。」明護垂下了狐耳,失落地低頭。

夏加木禦的瞳孔收縮得如針一樣幼小,他面上也流了很多冷汗出來,他那粗壯的身體也更堅硬,大概是因為緊張吧。

「虛幻書裡的內容是真的嗎……世界神的事情。」夏加木禦提出了疑問,似乎這是衹有活在歷史的人才確定的事情。

「是的,因為惡而令人與獸分開至不同的世界,而惡是由世界神所控制的東西……」那隻雌虎正面地直視他的眼睛,也代表她並沒有說謊。

「那這樣的話……我們真正的敵人……」

「……」明護跟守暮也沉默起來,大家也明白當中的意義。

……

這一天是洛克他們跟零他們認識的一天。

他們很快就打成一遍,而且也剛搬到來附近。

零跟無限是親生兄弟,哥哥是零,無限是弟弟。

因為認識的第一天,洛克是女裝出來的,偶然他也會穿回男性打扮,當零他們得知他是男之後……

「唉!?你居然是男的!?」

他們倆個吃會驚的表情深深地在洛克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畢竟他一直也保持得很完美。

身邊的人也不會責備他或有什麼眼光。

所以他們兄弟怕爆的眼神,令洛克拒絕了穿那套衣服……

大概再半年後……

洛克跟那隻紅色毛髮的狼已經認識了一年。

「你要走了!?」洛克從聽到這件事之後,就垂頭喪氣。

夏加木禦他為了做某些事,所以他要繼續流浪。

「啊,沒辦法的事,我有我的責任。」他也衹能抱住洛克,讓他送自己一程。

那天,紅狼叔叔,也就是夏加木禦。

他離開了洛克的身邊。

而之後的一年之後,零跟無限也要再搬家。

他們準備離去的那段時間,他們之間什麼也沒有說。

洛克有自己的學校要上,直到出來社會工作。

直到遇到月路……

「嗚……!!!」一把忍受痛楚一樣喊叫的男人聲響遍這個地底層。

在一個空曠的牢房中,牢房裡幾乎一半也堆滿了一堆熟肉。

有數十名雌性獸擁抱住肉堆,大口大口地吃。

當中有一隻坐在地上也兩米高的雌獸人,她全身也是暗灰色、帶有黑色的虎紋。

她身體非常龐大,也充滿了堅硬而又不符合常理的肌肉。

她是虎千歲,她也正把肉往自己的嘴裡掉。

對她而言,每塊肉的大小衹有一個糖果般大,她都直接一把手抓起來吃。

有一隻一身紫藍色的毛髮、衹有穿一條極幼小內褲的雌貓,她的身形比起所有人來說已經算最矮小。

她叫夏目,她坐在一個滿身血的男人身邊,周圍也放了藥水、紗布等治療工具。

她為這個男人拭擦血水,同時這個男人也痛苦地喊叫。

洛克他不停喘息、以及吐出血水,大概內臟也嚴重受創,並不是一時三刻能回復的事。

夏目拿起一塊沾了血而收縮的綿花「那傢伙給這些東西我真的能救到他?我都開始懷疑獸生了!」

同一時間,在另一方面……

在聖宮中,後庭一個空無一物又曠闊的大廳裡……

數十名獸人也立站於一個男人面前。

這個男人有一頭凌亂的銀白短髮,他身穿綠色羽絨,裡面穿著白色的禮服,而且配上白色的寬長印度褲。

他的臉上掛上自信的笑容之外,他那銳利的銀色瞳孔也帶出莫名的壓力。

夜神他所面對的……

是獸人軍團的隊長們、葛雷、以及月路牠們……!!!

第四十二完

次回:激戰夜神!

FB專頁!來讚好支持吧!按我進入專頁

板務人員:

267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