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72

第三十八話:第四隊

樓主 伽娜 Pokemonyan
第三十八話:第四隊

在一處空曠的平地中

六百名獸人軍團的成員跟三百名政府軍人打算互相衝突。

雖然人數上獸軍比較多

但是政軍持有遠程射擊武器,而這些武器也擁有破壞甚至封鎖魔法的力量。

由亞克羅馬所研發的「對靈獸」專用武器。

被擊中的獸,這些「封魔彈」將深入肉體內,並釋放出阻隔魔力的能量。

除非強行拔出子彈,或等待子彈能量耗盡。

不然就無法解除不能用魔法的狀態。

政軍的連續槍擊,於數分鐘內已經令獸軍大部分獸失去戰鬥力。

「連防禦魔法也擋不住!?」帝月眼下接近五十名隊友被射中。

「隊長!前線的成員全部也用不了魔法!」其中一個隊友回報前線的情況。

「是封魔彈啊,帝月!要保留戰力必須利用中彈的成員當盾牌!」端特站在他的身邊,如此地警告他。

帝月聽到之後非常生氣地咬緊牙齒「用中彈的成員當盾牌?!你瘋了嗎?那可是我們的隊友!」

之後端特伸出纖瘦的貓手,捉住了帝月的浴衣,並強而有力地拉扯!

端特把他拉到面前,以嚴肅帶不滿的表情地盯住他「要麼繼續前進,要麼立即撤退!」

「一但我們全員也中了封魔彈的話,就任由敵人蹂躪,不管你前進還是撤退,都得犧牲中彈的人!因為我們根本防禦不到!」

平常如此沉默、害羞的小貓正太端特,在帝月的任性之下終於忍不了而爆發。

「……」帝月沉默了起來。

「你想打頭陣我們大家也不介意,因為我們也受不了大和失去可絲之後的轉變,我也想借這次頭陣告訴大和『沒有可絲、星卡依的我們依然能勝利!』」端特放鬆了捉緊浴衣的爪子。

「但是你那天真的想法實在太超過!不犧牲什麼的話,是不會勝利的!第四隊所有成員的命也在你手上!」

「快決定!要麼踏上同伴的屍體繼續爬上去,要麼背起同伴的屍體逃走!帝月隊長……!」端特放聲地向他吼叫,大概大家早就抱住這樣的決心而來。

「……」帝月依然沉默了一會。

「傳令去前線成員,已中彈的成員緊排一起,負責當中央成員的盾牌,之後拉近距離,讓近戰型魔法使用者進入敵方範圍,遠距魔法使用繞於敵軍左右方作夾擊,並負責撤退支援!」帝月嚴肅地回答。

「如果情況不利再考慮撤退!」

聽到回答之後端特笑了一笑,「嗯!這才像樣啊!」

於成員的傳令之下,在數分鐘之內,獸軍前方組成了一排不能用魔法的獸人。

展開了扇形的陣容。

前排的牠們也背向敵人,曲下上半身向後倒退,避免頭、胸等要害被擊中。

而中央的成員也蹲下前進,減少被射中的可能性。

雖然封魔彈能破壞及封印魔法,但是子彈的結構關係,所以擊發出來的威力沒有像火藥槍那麼強。

雖然也能射入身體,但是不射中要害的話,基本是不會致命。

大家也抱住必勝的決心前進。

即使背脊已經傷痕累累,也依然要為同伴擋住子彈,繼續向前進。

慢慢地,前排的獸一個一個地倒下,之後中彈的獸也會自覺地立即站起來,為後面的同伴擋住。

大概十分鐘之後,前排的成員已經站在敵軍面前,前排的成員們一個轉身,用拳頭把政軍前線的人打倒!

下一刻,中央的獸人也跳出來,乘勢混入密密麻麻的敵軍中。

之後後方的獸人也站在能遠程攻擊的最遠範圍內,分左右邊及分散位置,並包圍敵人的左右方!

負責遠攻的牠們用來作撤退支援,假如要撤退才讓牠們行動,因為有大量同伴進入了敵方陣營,免得攻擊而誤傷自己人。

「不要用槍!改用魔法壓制!」零小聲地向掛在頸邊的小型麥克風道。

因為獸人們已經鑽入政軍的人流中,如果亂開槍一定會射到自己人。

留意到這點的零選擇立即切換攻擊模式。

之後全體政軍也展開了數多魔法陣,向身邊的獸人攻擊!

其中一隻獸人向毛茸茸的軍人抓擊時,他用手臂擋下,令他手臂的毛皮破裂了。

但是並沒有流出血

而是暴露了內部的機器結構!

「隊長!有隊員回報資訊!」一隻獸人跑到帝月的面前,如此地道。

「説吧!」

「敵方全體也是機器人!不過也有發現體內有血與內臟的情報!」牠道出剛獲得的情報。

「我就奇怪為什麼政府還有軍人支援夜神……那傢伙早就與亞克羅馬把軍人改造成自己的傀儡嗎?」帝月自言自語地道。

政軍的魔法大部分也強過獸軍。

畢竟那是科學融合魔法的力量,機器之軀的他們不懼怕一切,體力上、力量上、魔法上

一切也在於大部分成員之上。

經歷了半小時的戰鬥之後,獸人們開始一個一個地倒下。

另一個成員負傷地被其他獸扶持到帝月面前,「隊長,我方成員處於劣勢……已經無法進攻,拜託撤退吧……!」

帝月非常吃驚地喊道「什麼!?通知外圍負責遠程攻擊的,叫牠們開始準備!」

「外圍的成員……早已被敵人清除了!」牠低下頭失落地回應。

帝月的瞳孔也顫抖地收縮,「真的?怎麼沒有人通知我?」

「打算回來報告的已經被殺……所以未能報告!」牠低下頭,害怕得肩膀也顫抖著。

「快通知所有成員撤退!背住同伴的屍體撤退!」帝月立即呼喊,可能預料到撤退時敵方會換槍械射擊而這樣命令。

「鳴……!」瑞特忽然站到帝月面前,背著帝月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帝月愕然地向下看

看著那把刺穿瑞特胸口、由他背脊刺出來的長劍架在自己的肚皮前……

放眼一看,剛剛那個負傷的獸人站了起來,牠手上握住的劍,正刺穿了瑞特的胸口。

如果瑞特沒有擋下,被刺傷的應該是帝月……

「你到底是誰……!?」瑞特痛得皺起眉頭。

然後那隻看上去負傷的獸人,牠的樣子慢慢溶化,並成為了原本那咪著眼睛的樣子……

他是零!

「反應真快呢,原本打算是殺隊長呢,不過能殺他身邊的手下也好!」零笑咪咪地道。

「我不是手下……是副隊長!!!」瑞特以雙爪捉住插於胸前的劍刃。

「那也一樣是手下……」他以諷刺的語氣道,並用力拔出劍,割斷了牠的部分爪子!

下一刻,帝月拔出了神器秋風,往零斬去!

零以劍刃擋下!

強烈的碰撞氣流也引起了一陣狂風!

「第四隊所有成員聽著!」帝月大聲地吼叫。

同時大部分人也分開注意力去聽牠的話。

「全員!帶著加賀美與瑞特逃走!!!」

「這是隊長最後下達的命令!」

「走……!!!」他全力地吼叫,空氣也彷彿震動起來!

加賀美愣住了,「那帝月你呢……?」

「我負責擋住他們!」帝月背向他,繼續用刀跟零比力氣。

「這樣的話我也要留下!」加賀美走到帝月的身邊堅決地道。

之後帝月向零揮踢,但是他立即向後跳開,當他落地的時候他旋轉揮劍,把身邊包圍他的獸人斬殺!

「不能,你要活著離開……」帝月以沉重的語氣回答。

「帝月……」瑞特痛苦地躺在地上,胸口血流不止。

「你的任務就是救活瑞特……明白嗎?加賀美……」帝月回頭凝視他。

加賀美沉默了一會。

其他獸已經掉頭逃走,大家已經連背起同伴屍體的力氣也沒有……

「砰砰砰!」

槍聲的響起,那些沒有任何防禦而逃走的獸人也一一倒下。

慘叫聲開始傳遍這個地方……

帝月凝視他沉默而困擾的表情

帝月把臉靠過去

往他的嘴上吻了一口。

「拜託你……快走吧。」帝月低聲而溫柔地用爪子為加賀美擦掉淚水。

加賀美嘴唇顫抖著,但是他點了點頭,並轉身抱起瑞特,往反方向奔跑……

其他成員也陸續跑過帝月的身邊,但是能跑過他身邊的衹有二十多隻……

對面的那個男人,零。

他沒有刻意追殺那些剛跑在他面前的獸。

「我會放過那些雜卒,但是我身後的軍隊卻很難說囉?」零張開雙手,同時身後那約一百名的軍人也前進。

「也就是代表你不出手嗎?」帝月低下頭,嚴肅地道。

「是呢!我出手就會很快完結啊!我想看你掙扎的樣子呢!」零笑咪咪地道。

「對了,以防萬一,所以剛剛我叫了更多軍人來!」之後一個又一個毛茸茸的軍人四方八面地圍繞帝月

大量的人流圍住中間的帝月,形成了一個圓形……

「好像叫了九百人來著?共一千名戰士呢!!!」零飄浮於半空,於上方往下觀摩。

帝月笑了一笑「那麼多人來招呼我嗎……」

他閉上眼睛,抬頭看向天空

回想起過往的事……

那是……當初帝月還在幻界的時候……

帝月作為星卡依的軍隊首領之一,他經常在國家的邊境中工作。

某天,他帶領的軍隊不幸遇到黑龍王。

那天他的軍隊被滅了

雖然他保留生命,但是左眼留下了七公分的割傷。

之後他選擇退役,因為他為曾經的伙伴的死十分懊悔。

結果不久後,黑龍王攻打星卡依國。

迫至自己也要逃去現界……

一開始,他也去相信人類。

但是收養他的人一直當他做玩物

常常被鞭打

甚至洩慾。

在機緣巧合之下

大和帶同加賀美發現了那個人對靈獸的虐待,從而發現了他……

「跟我們走吧……?」一個看上去就像是模範學生的男人,他就如有著一股學霸的風範,向傷痕累累的帝月伸出了手。

「不要……」帝月的目光已經毫無光澤,像是沒有希望一樣。

「我們來救你的。」大和叉住雙手於胸前,俯視坐在地上的牠。

「救我?我恨不得想死呢!」帝月一臉憤世地把頭扭開。

「啪!」的一聲巴掌。

加賀美揮出的手已經打在帝月那污髒的毛髮上。

之後帝月二話不說地化為大狼隻,直接撲向加賀美那邊,把他壓倒了!

「你以為我真的不會反抗嗎!人類!」帝月向他露出尖銳的狼牙,以針一樣幼小的瞳孔盯住他。

「來啊!咬我啊!」加賀美完全沒有害怕地回應。

「如果咬我能令你心情變好,你就盡情咬吧!」

「但是你不要再說什麼我想死這些話!」

「因為我們是來救你的!我想幫助你!除了死之外!」加賀美大聲地喊叫,直視住他的眼睛。

帝月慢慢地放鬆了嘴巴。

加賀美伸出手,擁抱住帝月。

「已經沒事了……我們會給你幸福的。」

如果真的是壞人

是不會這樣做。

因為帝月感受到溫暖。

因為我感受到溫暖。

……

「大和!你怎麼給帝月吃煙!教壞他了!」加賀美於基地中,跟大和討論這個問題。

「煙可是好東西!是人生的樂趣!」大和高興地拍打桌子,有笑有淚地道。

「對啊!你也要一口不?」帝月向他遞出了一根。

加賀美用手推開他,一臉不爽「不要!」

過了幾天後……

「大和!你怎麼又給帝月喝酒!?他又上癮了!」加賀美氣得拍打桌子。

「不是酒上癮,衹是為醉而喝哈!」帝月拿住酒瓶,臉頰也通紅地道。

之後加賀美肩膀也氣得炸起來,「我禁止你喝吼……!!」

……

帝月慢慢張開眼睛

把抬起的頭放下

目光放在面前包圍自己的一千個軍人……

他不急不忙地往浴衣裡翻找。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煙盒……

一打開

裡面空無一物……

「唉……?居然忘記抽光了……」他的神情裡帶出少許憂傷。

之後他伸手至腰間上的布袋,拿出了一瓶酒壺。

他扭開了蓋

把酒壺往自己的嘴上倒

卻一滴也沒有出來。

「嘛……我真是大意呢……」他抛開了酒瓶,失落地自言自語。

他忽然靈機一觸,想起有根煙放在另一個口袋中。

他伸手一找,找到了一根煙,「太好了……還能抽一口呢」

他微笑地把煙放入嘴中。

這時他才記起

打火機一直也被加賀美保管著……

「是這樣嗎?原本是這樣啊……」帝月低下頭,失落地道。

「那我必須快速解決你們……之後痛快地暢飲一番……!!!」帝月架起了秋風,充滿志氣地咬緊煙頭。

……

與此同時,在遠方的大和、所有隊長、所有副隊長、葛雷、洛克一行人也正乘坐數百輛機車往政府方向前進。

「能用傳送魔法過去嗎大和?」虹葉如此地問道。

「不能,我無法定位,這邊的區域被施加了結界,一定是夜神的力量,他不可能想得那麼週到,可絲那傢伙早就預料到這個情況。」大和咬緊牙齒,不甘地道。

不久之後,他們也看到加賀美走路的身影……!

「是加賀美跟瑞特!」雷納爾大聲地通知所有人。

車輛停在他面前,大和立即跳下車,並走到加賀美的身邊。

還有數名第四隊數十名餘黨活著在後。

但是大家也衹看著瑞特滿身血的樣子……

牠的胸口被刺穿了……

牠也已經閉上眼睛,沒有任何動靜。

大和上前用左手捉住牠那變冷的爪子。

而已牠已經斷了好幾根爪指……

「好……溫暖。」

瑞特慢慢張開眼睛,把目光望向身邊的大和……

「大和……」牠有氣無力地道,大家也忍住淚水,閉上嘴巴靜聽牠的話……

「我的雙親都因黑龍王死去……」

「來到現界之後……我非常害怕……非常迷惘。」

「甚至連自己的生存意義也不知道……」

「但是遇到你之後……我開始找到自己的生存意義……我想幫上你的忙。」牠開始流出眼淚,淚珠也滴落於地上。

「我……這次有幫上忙嗎?」牠皺起眉頭,流著眼淚。

牠自己知道,自己這次私下的行動並沒有帶來任何成果。

但是牠依然想得到一個「認可」

「嗯……你幫了我很多!」大和微笑地面向牠,如此地回答。

「嘻嘻……明明我衹是一直添亂,你總是那麼令人感到溫暖……」

「就像遇到你那天……在寒冷的冬天捉住我的手……我真的感到非常幸福……」

「我想跟你十指緊扣……但是我連這個也已經做不到了……」

瑞特的爪子剛被切下,所以已經不能十指緊扣

但是大和張開手指,盡量抓緊牠,與牠緊扣,「我有好好抓緊,不用擔心。」

「多謝你……我想這個幸福感維持一輩子,你能……繼續……捉住……我的手?」牠的聲音越來越小。

之後大和更加用力地捉緊牠的手「可以!我跟你約定!會永遠抓住你!所以……」

大和停止了發言

凝視住張開眼睛躺著的瑞特……

牠已經沒有任何反應,大和所捉住的爪子

也已經沒有任何力量。

大家也沉默起來

大家也明白其含意。

「牠……有聽到我的話吧?」大和沉著氣,低下頭地道。

「嗯……一定,傳達得到……」蒂蕾娜微笑地流下淚水。

「因為牠笑得很安詳啊……」她微笑地拭淚。

大家也能從瑞特的笑容中感到牠的快樂。

「那就好了……」大和沒有留下一滴淚水,但是他的面容卻令人感到嚴肅。

大和用右手為瑞特閉上眼睛。

之後大和左手捉住瑞特的手,伸出右手從魔法陣裡拔出一把短刀。

他用力揮切……!!!

然後他一言不語地站了起來。

「宙斯,給我強跳與瞬步魔法……」之後一個金黃色的魔法陣從上到下到掃過他的全身。

「抱歉各位,我走先一步……」大和如此道完之後,便如殘影一樣消失了。

大家也把目光放在瑞特手上的「手」。

大和的左手

有好好地抓緊瑞特呢……

瑞特閉上眼睛甜蜜地微笑

這份微笑將成為永恆。

……

大和一直快速地長距離跳躍,直到發現一大片屍體堆他才停下。

他發現

幾乎全部也是第四隊隊員的屍體……

天色已經暗起來

大和看上去也已經一片漆黑。

他走著走著……

發現神器秋風在地上

它已經斷毀了

並放在一個靠坐在大石上的狼人面前……

大和一言不語

從腰間的袋裡拔出了一瓶「1487」年份的古酒

他靠坐著這隻滿身血跡

沒有任何氣息的狼人身旁

大和單手打開了酒瓶

開始往自己的嘴裡灌。

「我……」

「我不是害怕敗北而不挑戰……」大和以沉重的語氣道。

「我是害怕失去你們……!!!」大和抓緊自己的頭髮,淚水止不住地流出……

他哭泣持續了數分鐘……

他慢慢地平息了自己之後

他再喝多了一口

然後酒瓶被放到牠的旁邊……

「約定的……一人一半!」

大和站了起來

留意到這狼人的腳邊有一根完整沒有點燃的煙支

他把煙輕放入牠的口中

為牠點燃……

之後這個男人全身一片漆黑,帶住令人不安的氣場。

「那麼……我去了!」

他留下這句話之後

就往政府

往聖宮進發。

第三十八話完
板務人員:

267 筆精華,06/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