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89

RE:【攻略】CHAOS RINGS II 全劇情攻略 連載更新中

樓主 蔓珠紗華 anson1005
——第四章 儀式——
回到大廳,萊西卡已經等候多時:看來已經奪回了結晶之核了,這麼一來通往儀式台座的通路也能夠打開了。是時候進行封印的儀式了。

受神祝福的孩子們啊!現在正是進行儀式的時刻了!巴克斯再次來到眾人面前,選定者,請你為了新的世界選定人柱吧!
等等!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嗎?難道真的……只能這麼做嗎?達爾文不願成為如此殘酷命運的執行者。
愚蠢!除了再次封印,沒有別的辦法能夠拯救世界。能將世界化為灰燼的力量、連神都難以抑制的暴威。如此放任不管的話會導致如何嚴重的後果,我想你們也看到了現在世界的慘狀。
在災難的事實面前眾人無力反駁。
來吧選定者,是抉擇之時了!
“……讓我再和大家說幾句話…”面對別無選擇的命運,達爾文也滿是無奈。
等等!這種方式太奇怪了!面臨如此痛苦的抉擇,瑪麗也明白達爾文的難處,如是對巴克斯說。
不需要抱有任何疑慮。或者說,是懼怕死亡而想爭取一點殘喘的時間麼?巴克斯的話語猶如奪命判官。
當然了,我不想死。我們都活的好好的,這裏的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啊!瑪麗對巴克斯的無情感到憤怒,你是Da1L1人的話就跟神說,一起努力尋找其他的方法!
這個再封印的儀式是神的旨意,你難道希望哥哥的犧牲白費麼?
哥哥不可能希望發生這種事!!他最明白生命的沉重!!瑪麗極力否認哥哥的犧牲
“……沒辦法。為了讓儀式順利進行,必須在這裏讓各位明白一件事——神的意旨是絕對的!!巴克斯的強硬也絲毫不減,一旁的守衛吹奏者揚起了雙手,直指眾人。

住手!巴克斯!!達爾文挺身而出。
請你們明白自己的立場吧。巴克斯的語氣略帶一絲輕蔑。
此戰在戰鬥前就已經分出了勝負,吹奏者不愧為神的貼身護衛,聖光劍揮過,達爾文瑪麗雙雙倒地……
好了,選定者,該選擇人柱了。巴克斯的冷靜卻夾雜著幾分無情,如果你不做出選擇,恐怕瑪麗還會受到傷害喲。
“……可惡…”達爾文沒能結束這場悲劇,“…我知道了。
達爾…”
終於還是到了這個時刻,無論選擇誰,達爾文都明白,自己才是奪取他們性命的儈子手……
李華……奧蘭多的戀人她還有孩子…”
康納……家鄉慘遭如此劫難那裏還有他的父母…”
荒木……還沒弄明白他和奧蘭多到底什麼關係……而且還有一堆的問題想問他…”
瑪麗……不可能……我做不到……”
幾經糾結,達爾文實在不願做出如此殘忍的選擇,但在強大的威嚴面前,自己卻無路可退……
最終,他還是狠下心……
選定結束了。下一個人柱是你,殉教者康納。巴克斯凜冽的目光盯著眼前這個瘦小的孩子。
“…!怎麼會………………不要!!康納幼小的心靈實在難以接受如此殘酷的命運,他轉身逃離了大廳。
嗯,對還未成熟的他看來還是太過嚴酷了。巴克斯竟然也感到同情,但是,沒有人柱的話世界就會走向滅亡,這也是事實。選定者,就由你來說服他吧。去履行你的職責。
達爾文追著康納走出大廳,而康納從身後竄出,獨自使用傳送裝置逃跑到地面上了……
現在應該優先找到康納,而達爾文只會讓他更加害怕,於是李華提出由她前往……
寂靜之森,李華一路往西北方前進,不遠處終於找到了康納。而康納正被一群螞蚱圍困,正值此千鈞一髮之際,李華及時的搭救總算讓康納撿回一條小命……
雖然平安回到了空中城堡,但等待康納的似乎差別不大。
“…哎哎,這幅模樣恐怕也沒法走到封印臺了。巴克斯見此狀況說,選定者,請你選擇別的人柱吧。
無奈,達爾文只好再次做出選擇。
選定結束了。下一個人柱是你,殉教者李華。
“……嗯貌似是呢……”李華歎了口氣,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呐巴克斯,成為人柱之前我想去一個地方,沒關係吧?
“……好吧。神是寬大的,為了你們他應該願意做出一時的讓步。只是,請別忘了時間有限,快去快回。
知道啦。隨著巴克斯的消失,李華轉向達爾文,達爾文,陪我走一趟吧。
兩人再次來到那美如仙境的山湖之地,走著走著,李華在半山腰的那塊巨石面前止住了腳步……
是這裏了。言罷李華三拳兩腳即打碎了那塊擋路的巨石。兩人走過這條小道,展現在達爾文眼前的,竟是此番美景……

這裏是……”
在這兒咯,和奧蘭多相遇的。李華輕描淡寫,往日的回憶在腦海中如走馬燈般閃過。
這裏……真漂亮啊。
呵呵、可不是你想像的那種浪漫的邂逅哦。李華忍俊不禁,準確說嘛,雖然是在這相遇的,但是那時還是戰爭中,甚至都沒意識到孰敵孰我就大打出手了呢。
!怎麼……”
他最終在我面前收起了劍,眼裏夾雜著迷茫和悔恨看著我。李華繼續回憶,被那眼神給打敗了呢,我。
“……奧蘭多離開之後已經過了4年了,明明覺得沒有他也沒關係……”
“……
然而看見你殺死奧蘭多的那一瞬間,眼前卻是一片空白……如果荒木沒有刺你那一刀,或許就是我對你做那種事了。……不,可能會想殺掉你呢。不過呢,後來想起他談起你和瑪麗時候那開心的樣子所以我想,不如就相信你一次吧。
……這樣啊……”面對李華的告白,達爾文心情複雜,迷茫和悔恨那個奧蘭多竟然會……”
“……那傢伙也有煩惱覺得很不可思議麼?
嗯。我從來都沒見到他為何事苦惱過。
不。他曾經煩惱,曾經迷失,但一直為了成為你們的依靠而努力著。
“……是這樣啊…”
聽好了達爾文,不要因為害怕後悔而停止你前進的腳步,誰都不希望那樣子。挺起胸膛勇敢地走自己的路,不要辜負我們的希望。這是活下來的人的義務,明白嗎?李華的口氣變得嚴肅。
“……活下來的人的義務……”
閒話就不扯了,回去吧~”李華走過來,拍了拍達爾文的肩膀說道。
好了~準備出發吧~”李華在命運面前並不打算退縮。
等等李華!別去,我們一起想想別的辦法吧!瑪麗仍然不願放棄。
呵呵放心吧,我有個想法。
聽到李華這麼說,瑪麗和康納也都安心下來。
是什麼想法?達爾文問道。
不可能在這說吧?路上慢慢跟你講~”
我知道了。
殉教者李華。你偉大的犧牲將再次換來世界的和平……”
兩人再次來到冰雪之原,前往封印的台座……
終於到了前往台座通道的空間之門,達爾文停下來想問問李華剛剛所說的想法:差不多可以告訴我了吧?
跟瑪麗說的事?抱歉呵呵,那是騙她的。要是再出現之前的情況,她不是又得受傷害了?
那!那你不是就……!!最後的一線希望還是破滅了。
“‘你們不犧牲的話世界就會毀滅,真是難以抉擇呢。李華自嘲到,拒絕的話世界搞不好就真的完了,但死了的話卻又沒辦法親眼確認這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一切都是夢的話……多好……”
是呢。呵呵不過夢裏的話被打也不覺得痛了吧?我的拳頭滋味如何呀?
“……”
為了世界我可沒有那麼偉大。我只想,保護自己的孩子罷了。李華微微一笑,而且我也不想讓奧蘭多的犧牲白費呢。
李華……”
好了!走吧!我的鐵拳也該休息休息了呢!
眼看就快走到盡頭,李華停了下來……
達爾文,可以拜託你一件事麼?
“…嗯,儘管說吧。
我的孩子叫曉,本來和他說好了過節陪他去玩的。
“……”
雖然說我們國家戰爭不斷,不過平時倒是很熱鬧的。特別是過節的時候,很飄亮呢。李華輕閉雙眼,仿佛在回憶節日的點點滴滴,豪華的衣裝、優美的燈籠,奢侈地放著煙花,一整天都熱熱鬧鬧的。
真壯觀呢。我們國家從來沒有那麼大型的節日。
呵呵不錯吧?這可是我引以為傲的地方。不過我已經沒辦法帶他去玩了,想拜託你可以嗎?話鋒一轉,李華的眼角略顯濕潤。
李華……”
可能會讓你遠行一趟呢。或許只知道名字是挺難找的,不過也沒有別的人能託付了。
“……我知道了。我保證一定找到他,一定帶他去玩。
謝啦。真的是很大型的節日呢,你也會很享受的。
啊!……我會的…”達爾文堅決的眼神接過了李華最後的牽掛,言畢二人向著台座前行,而究竟是世事難料,眼前這高達熟悉的身影……

愚蠢的人類,此路可不准通行!支配騎士碩大的身軀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和之前的樣子不一樣呢。李華發現。
如今吾乃完全體。休做無謂的抵抗,熟手就擒吧!你們的一切都會為吾所滅,僅是早晚之差罷矣!
哼!開什麼破玩笑!你還真不是一般的煩人呢!!
愚蠢……此次爾等就好好品嘗吾的支配之力吧!
來吧!!讓你也嘗嘗我最後的鐵拳!!李華的氣勢毫不遜色。
又是一場惡戰,二人費勁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打到了支配騎士,通往封印臺座的路,總算打開了……
好了,廢話不多說,做你該做的事吧!李華走到台座的中央,那是奧蘭多被殺死的地方……
“……我做不到。我下不了手。沒有誰生來就是儈子手,更何況心底善良的達爾文。
都到這兒了還說那種話啊?李華反而開始著急了,巴克斯說的一點不錯,我的手占滿了太多人的鮮血,這也是我應得的報應吧。
不行!就算這樣,你的孩子也還需要你!而且你也不知道沒有父母的孩子是多麼痛苦!
“……原來這樣你是孤兒啊……”
你死了的話,孩子一個人……那種感覺,我……”達爾文過去的傷痛,也都寫在了自己臉上
“……真是的,和奧蘭多說的一樣呢,你。李華無奈地笑了笑。
李華……”
但是達爾文,如果你不殺我,奧蘭多就白白犧牲了不是麼?
“……
我不是神,也不會想著什麼為了世界。但是你我不都有想守護的人麼?對我來說,那個人就是我的兒子。為了讓他活下去,我需要這個世界!
“……”李華的一番話,字字真情。
我想賭一賭,看看我的這條命能不能真的挽救整個世界,讓曉繼續活下去……所以拜託了,達爾文,我的孩子,還有這個世界,都交付與你了。

要說有什麼欲望的話……可能就是還想再親眼看看曉的成長吧……”
手起刀落,伴隨著達爾文沉痛的呐喊……
李華的聖獸靜靜的佇立在那裏,似乎不願意對達爾文出手……

但不管怎樣,這都是達爾文必須做的事情——制服聖獸,帶著死者的靈魂結晶,肩負著他們的意志,繼續前進!
聖獸的身體逐漸消散,化作一縷縷光輝,凝聚成了李華的模樣……
我的這雙手,什麼都沒能抓住。
緊握的雙拳,除了破壞什麼也不會。
不斷地掙扎、掙扎,用我這雙占滿鮮血的雙手……”
然而,這樣的一雙手,竟也能夠迎來新的生命…”
溫暖的小手……你是我一生的驕傲
對不起孩子。請原諒母親的任性先去和父親見面了…”
我會一直守護著你。你一定要堅強地、好好地活下去。
願世界的新生帶來永遠的和平……”
回到大廳的達爾文,自知無顏面對瑪麗,更無顏面對康納。面對康納的怒駡,他默默地承受……
然而,武士的一番話卻讓達爾文重新振作起來:聽著,奪走他人生命的人,你能做的就是背負著死者的犧牲繼續向前。
第二個封印終於是成功了。如此一來世界將會趨於安定,相信能夠爭取一些時間。但是,不能就此高枕無憂,我們找到了新的具有結晶之核反應的地點。那麼就請選定者和殉教者康納一同前往吧。剩下的封印還有三個,請務必不可大意。巴克斯的宣言讓眾人意識到一切仍未結束。
康納聽完,暗暗下了決心:我一個人也一定行的。
康納來到大廳達爾文和瑪麗身邊,準備和達爾文一同出發。而瑪麗卻非常擔心康納,在康納的堅持下,瑪麗還是打消了代他出戰的念頭。
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眼前的狼藉讓康納為之一震。
“……這是那個街道……原來是那麼漂亮怎麼會…”驚訝、恐懼、焦慮交織在康納心裏。
康納,真的沒問題麼?達爾文關切地問道。
沒問題的!我們出發吧。
康納的決心令達爾文倍感驚訝,亦或者欣喜,亦或者夾雜著一絲悲傷……
一路上看似熟悉的景象,昔日美好的回憶卻在這無情的廢墟中痛苦掙扎……
這裏原來應該是食堂吧。每次放學經過這兒的時候都會聞到飯菜的香味居然變得這麼…”眼前食堂早已面目全非,血腥充斥在空氣中,把康納緊緊地抗拒在門外……
康納!振作點康納!看到康納的神情並不穩定,達爾文也開始擔心少年幼小的心靈如何承受如此巨變。
“……啊?不好意思我完全我沒事的。
“…先回去吧,這對於現在的你還是有點…”達爾文提議。
“……說了沒事啦,你真是愛替別人操心呢。誰都能看出少年故作的堅強,面對康納的決心,達爾文也決定不再堅持己見。
好了!繼續走吧!康納催促著達爾文。
在大廳看著二人的瑪麗卻心情無法平靜。
真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麼……?去資料室看看吧…”她暗忖道,邊想變來到了書庫門前,而傳入耳中的,竟是動人的歌聲……

原來是萊西卡,而她聽到身後的開門聲,也停了下來。
抱歉,打擾到你啦?瑪麗不好意思地問道。
不沒有,請別在意。
“……真美的歌啊。這是什麼歌?
一首離別之歌,獻給離別的友人。過去一名人柱教給我的。
獻給離別的人……有這樣的規定嗎?
不。這只是根據我個人的喜好採取的行為。曾經教會我這首個的人,沒當他人獻身為人柱之時他都會唱起這首歌。
這樣啊~謝謝你……”
“……為何要感謝?萊西卡不解。
萊西卡不是說了為了我們而唱的嘛。
一直我都抱有一個疑問,難道你不恨我嗎?萊西卡似乎不明白瑪麗的想法。
為什麼要而瑪麗同樣也搞不懂萊西卡。
儘管我的存在是必要的,但是實際上實在強迫你們的犧牲。根據以往的平均統計來看,我理論上是會成為憎惡的對象的。萊西卡的解釋依舊符合她生硬的措辭。
……為什麼呢……我覺得或許是因為……萊西卡和達爾文有點像吧。
我像萊西卡越發不解。
覺得……你們的眼神好像迷路的孩子一樣。
迷路的孩子……”
而且我也不喜歡憎恨誰討厭誰呢。
“……”
“…呐,那首歌,能再讓我聽聽嗎?
萊西卡微微點了點頭,再次放聲高歌……
鏡頭回到了達爾文和康納這裏,終點並不遙遠,但想取得結晶之核卻絕非易事……
目的地前的回廊,也是康納熟悉的地方而出乎他意料的卻是,母親的玫瑰花胸針居然掉落在碎石堆中……
為什麼會在這裏……為什麼不要……不要!!!!!!!!!!!!!!!!!想到母親的安危,康納的情緒已經完全失控,他轉頭拼命地跑,試圖逃離這宣告噩耗的場所……
等等!!康納!!此時單獨行動是非常危險的事情,達爾文深知此事,但卻沒能留住康納。
無奈,達爾文只好也追上去,在盡頭除了康納,還有他們追尋的東西——靈魂結晶之核。
達爾文你看!在這裏!結晶之核!康納轉身對追上來的達爾文說到,拿了這個趕緊回去吧。他已經一刻都不想呆在這裏。
不行!一定有陷阱!達爾文不能失去判斷。
這前面,我的家在這前面!我一定要去看看!一定要!康納焦急地想去確定父母的安危,而出其不意的是康納背後突然伸出的觸手……
!康納!!達爾文沖上前去拔劍為康納擋住了觸手的攻擊,而兩人卻被結晶之核發出的能量彈開。
愚蠢的人類啊……”這令人不寒而慄的聲音將空間撕裂,一名手執天平、身形饑瘦的怪物站在二人面前。

你是!!達爾文的身體因剛才的震懾而不能動彈。
吾乃四騎士之一,饑餓騎士。你們已經無法動彈,那是利用結晶之核的力量束縛了你們。就用你們追尋的結晶之核讓你們朽爛吧!
意識開始……不行了我怎麼會在這裏……”達爾文的意識逐漸遠去……
你總是考慮得太多呢。眼前的這個人竟是奧蘭多!?
結果反而被對手利用了,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吧?動不了的話,我的力量借給你吧。
達爾文可不能在這裏屈服,有了奧蘭多的支持,他奮力掙脫束縛,向著結晶之核側揮一劍……

“……!!人類居然吧結晶之核給……!!不可能,這和主的意旨相悖!!連四騎士也為達爾文憤怒的一擊而感到驚愕萬分。
達爾文可不會理會你的驚愕,下一劍可就是在你饑餓騎士的脖子上劃過!
就算是饑餓騎士也無法阻擋達爾文的意志,要知道,他的肩上可是肩負著死者的生命!經過此役,康納的二級覺醒技能也終於覺醒。
……”饑餓騎士無力地謾駡,毫無殺傷力可言,隨機消失在二人面前。
“……幹掉他了……但剛剛一戰達爾文身上的傷勢卻不輕,終於體力不支倒下了……
回到空中城堡後,達爾文已經被送到房間休息。眾人在大廳集合,等待巴克斯的出現。
巴克斯!達爾文怎麼樣了?瑪麗見到巴克斯立馬問。
肅靜。萊西卡正在試著治療。但是他中的是四騎士的毒,光憑萊西卡的力量恐怕難以痊癒。
那不就……”
如此下去選定者的性命或許不保。
怎麼會……都、都是因為我……康納對自己的衝動感到自責,但是……”
你想說因為你是孩子就想逃避全部的責任嗎?康納面臨的卻是巴克斯嚴厲的指責,不過這樣是沒辦法。不明白痛苦的人不會察覺到自己的過錯。甚至連無知既是罪惡都沒有意識到。一直享受著幸福的生活,不願意思考,不斷地放任自己……”
……啊啊啊啊啊啊!!年少的康納似乎確實如巴克斯所說。
別再責備康納了巴克斯!這樣不是辦法啊!現在要怎麼才能就達爾文!?瑪麗為康納辯護到。
方法當然是有,利用靈魂結晶之核的力量的話,即便是四騎士的毒也能夠完全治癒。剩下唯一一個結晶之核的地點已經確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四騎士也必會在那裏守株待兔。權宜之計,先把希望託付於聖杯吧。人選你們決定,為了完成使命,請拯救選定者的性命。言罷,巴克斯再次消失在大廳。
在場的人,除了瑪麗就只有康納和武士荒木。而康納在受到剛剛一番譴責,現在一定非常脆弱,瑪麗也不願意再讓康納冒險,遍向一旁的荒木求援。
無聊透頂。荒木雙目輕閉,全然沒有幫忙的意思,旋即轉身便要離開。
等等!!瑪麗攔住了荒木。
滾開,女人。荒木睜開眼睛,目露凶光。
求求你!幫忙一起救救達爾文吧!
我不是說了無聊透頂了麼。武士竟然拔出了太刀,架在瑪麗的脖子上,為什麼我要幫那個沒用的傢伙?而且你真的想救他?這個殺死你哥哥的男人,也會殺死你還有那個小鬼的男人?
“……”
說啊。為什麼要救他?
因為他……是比我性命還要重要的人。瑪麗並不畏懼武士的威逼。
哼,那用你的小命做交換的話我就幫你。
那也沒關係!所以求求你!
“……嗯。武士點點頭,收起了太刀,無聊的理由。不過你倒比那個沒用的傢伙強上百倍。好吧,大爺就陪你去一趟。
謝謝你,荒木。
嗯,快去快回咯。
為什麼你能那麼堅強?康納對於瑪麗的言行,除了敬佩也夾雜著不解。
康納?瑪麗轉過身。
為什麼?為什麼能那麼勇敢?為什麼不害怕呢?!為什麼……為什麼……而我……”康納似乎依舊在想剛才巴克斯的話,我卻逃跑了!!放著爸爸和媽媽不管!嗚嗚嗚啊啊啊啊啊!!!!
…………
冷靜點了嗎?瑪麗問。
“…嗯。對不起瑪麗,都是因為我……”
康納……”
我真是沒用………”眼中的淚水也似乎是弱者的痛訴。
哼,你除了哭就不會做點別的事麼?一旁的武士卻沒那麼好脾氣看小孩哭。
荒木!瑪麗多少還是覺得這麼說有點過分。
你給我閉嘴!喂小鬼!自己的性命別老讓別人保護,你的路是在你自己決定的。如果連這都做不到,就算你活著,和死了也沒什麼兩樣。
“……”武士卻意外的有著自己的人生哲學、生存之道,令康納不禁深思……
瑪麗在荒木的陪同下,來到了古代遺跡。這裏已經多年無人問津,百年前年的蒼天大樹這貼蔽日,龐雜的樹根纏繞著殘垣斷壁……
長途的奔波讓瑪麗倍感疲憊,趁著休息的時候瑪麗問起了荒木和兄長的關係。原來兩人實為勁敵,在4年前一戰之時還未決出勝負,從那以後就再未相見。荒木所追求的,是戰鬥時那瞬間的快感,是生是死卻不當回事。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短暫的休息之後,兩人繼續向著遺跡深處前行,等待二人的是……

是來找結晶之核的吧,人類……”眼前手持鐮刀、全身蒼白的怪物,連聲音也讓人不寒而慄。
四騎士……果然如巴克斯所言。
確是在下……吾乃執掌生死的騎士……死亡騎士。妨礙吾主複生的人啊,在吾死亡的鐮刀下沉睡吧!
哼有意思。你倒是試試!武士卻異常興奮。
不能輸……絕對!!
死亡的鐮刀沒能收割走二人的性命,反倒自己倒在了武士無情的太刀之下……經此一戰,瑪麗的二級覺醒技能終於覺醒,拯救達爾文的希望——結晶之核也終於入手。
回到城堡後,萊西卡立刻對達爾文進行治療。在靈魂結晶之核的幫助下,達爾文體內的毒也終於被排出。
呐,哥哥他果然不是達爾文殺死的吧?瑪麗問道。
!?為什麼會知道……”
萊西卡告訴我了。於是瑪麗說起剛才和萊西卡的談話……
達爾文怎麼樣了!?
沒事了。治療順利完成。
太好了……謝謝你,萊西卡。心裏的石頭終於落下了。
區區小事不足掛齒。這是我的本職。比起這個,你不陪陪他嗎?
“……”但瑪麗卻另有所思。
“……你哥哥的死,並不是他自己的意志所採取的行動。萊西卡似乎看出了瑪麗所想。
是怎麼一回事?
“…具體尚未清楚。不過那時候可以看出第三者介入的痕跡。可以推測選定者的身體是為某物所抑制才採取了那樣的行動。
怎麼會……”瑪麗感到驚訝,或許另有一分喜悅。
因此,你不需要猶豫是否去見他。
“……為什麼告訴我呢?之前問你卻不肯告訴我。
因為你們剩下的時間已近不多了。這是為了讓你們無悔地成為人柱。萊西卡的回答卻不如瑪麗所想的那麼有人情味。
“……這樣啊。謝謝你萊西卡~”
“……我應該說過不足言謝。萊西卡轉身下樓……
原來是這樣,萊西卡她……”聽了瑪麗的解釋,達爾文也略有所思。
等下一定要好好謝謝她哦,她也很努力地為你療傷呢。
是啊……”
“……呐,為什麼不肯告訴我真相呢?你覺得我會不相信你嗎?瑪麗問到。
不是這樣的。……我從來沒那麼想過。達爾文解釋說,我只是哎,我只是不想被你原諒。
“……”
無論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時我沒能阻止自己,這是事實。我犯下的罪,這也是事實。
就因為這樣所以說不想被我原諒嗎?哥哥的死我已經很難過了,你還想讓我連你也憎恨嗎?瑪麗責怪達爾文的好意,責怪他沒能為自己想想。
對不起……”
沒事,我也對你說了那麼傷人的話,對不起。
錯不在瑪麗,是我……”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那種話了好不?
“…嗯我明白了…”
原來神也是如此殘酷啊,為了守護世界竟然如此犧牲人的生命……不過,你也別再一個人承受一切了,你犯下的過錯,我也想和你一起承擔。
瑪麗……”瑪麗的一番話讓達爾文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
“……我也終於做好了覺悟了。
?那是……”
然而,話剛至此,整個房間開始了劇烈的震動。兩人趕緊跑到房外,竟然整個空中城堡都在強烈地搖晃著。
來到大廳,眾人也聚集於此,沒多久,巴克斯再次現身。
巴克斯!這到底是……”
看來是災厄之手穿破了弱化的封印觸及此地了,言畢又是一陣強烈的震動,週邊的部分q1an9壁看來也被破壞了呢事態緊急,現在只能借助在做各位的力量。
…”
老頭,就是叫我們去打架是吧?荒木問道。
我和萊西卡立刻開始嘗試強化封印。請各位為我們爭取一些時間。
“……我知道了。走吧,不管怎樣,這裏要是被破壞了我們也會死。達爾文決定出擊。
感謝你的理解。那麼……”邊說著,大廳右側的房間內出現了新的傳送裝置,請盡力爭取一些時間。
事不宜遲,達爾文立即趕往眺望台。剛剛傳送到通道,卻遇到了雷吉翁。兩人三下五除二解決掉了這傢伙,但卻耽誤了寶貴的時間,必須加快前進的腳步。
眺望臺上看到的,是浩瀚的宇宙和我們美麗的家園……

見此美景,眾人不禁感歎萬分。但伴隨著一陣強震,一條全身遍佈赤紅鱗片的巨蟒從瞭望台下一竄而出!
這就是……引領世界走向滅亡的……災禍!

眾人一擁而上,但這只巨大的觸手卻不斷複生……
怪物高高躍起,如弓上的箭蓄勢待發,突然間向瑪麗沖去!達爾文見勢不妙,說時遲那時快,趕忙閃到瑪麗面前欲為其擋住一擊。
千鈞一髮之際,那巨蟒竟獨自停了下來。不一會,竟然退了回去!
沒事吧瑪麗!
“…………”
看樣子巴克斯趕上了啊……”
“……這種怪物怎麼能讓它復活……”
這就是被封印的……災厄……”“沒錯。那就是毀滅世界的災禍。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巴克斯來到眾人面前,奶龍。這就是那個災厄的名字,被封印在那顆星球的毀滅之王。

相信各位已經明白了吧。你們所感受到的那災厄之力。奶龍如果覺醒的話,世界會變為怎樣……”
“……”對此眾人無力否認。
那麼先回去吧。我們已經取回了一個靈魂結晶之核了。現在必須立刻進行下一個封印。
什麼時候……剛剛傷癒的達爾文全然不知瑪麗和荒木已經取回了新的結晶之核。

回到房間的達爾文,不得不再次面對這痛苦的時刻。
選定結束了。下一個成為人柱的人是你,殉教者荒木。
總算是輪到我了。武士依舊從容,喂老頭,成為人柱總之就是被這傢伙砍死就行了是吧?
沒錯。
……那怎麼個死法就讓我來決定了。你的專橫可對我沒用。
“……好吧。我也相信選定者的力量。
啊啊,那倒是呢。
殉教者荒木。你偉大的犧牲將會再次為世界帶來和平……”巴克斯的聲音迴響在大廳


達爾文陪同荒木再次來到櫻花飛舞之地,有了結晶之核,通往台座的路也暢通無阻……然而……

我等你們很久了,勇士們。眼前熟悉的身影,赤紅的斬首大刀,騰騰燃氣的殺氣,戰爭騎士再次擋在二人面前。
四騎士!
如今吾乃完全體。必將爾等擊潰,於吾之戰火中燃燒殆盡吧!完全體的戰爭騎士果然氣勢非凡,來吧,再來和我一決勝負!!
正合老子的意思!!輪殺氣,武士也毫不遜色。

經過一番惡戰,戰爭騎士再次跪倒在二人面前。
不錯的一擊……勇猛的戰士們…”言畢旋即消散在空中……
兩人終於還是來到了封印臺。
“……好了,開始吧!荒木回頭對達爾文說到。
“……無論如何都要這麼做麼?達爾文並不情願。
事到如今還廢話什麼。你的問題我應該都回答過你了。
“…如果那時的想要的話……我要全力打到你!達爾文終於下了決心,我會肩負著你的死……”
哼這麼噁心的臺詞……算了。來吧,來試著打到我吧!!
荒木!!
來吧!達爾文!!

兩人一番顫抖難分伯仲,而荒木的體力卻似乎略勝一籌,達爾文逐漸不支。
怎麼搞的!?你就這點實力麼!荒木大吼。

給我好好看看你那所謂的覺悟!!
噢噢噢噢!!在荒木的面前,達爾文終於覺醒了二級覺醒技,一記連環斬終於打到了荒木……

荒木……”
“……哼,別一副那種表情……沒想到被你這樣天真的傢伙給……不過這種結局倒也不錯……走上我這條路的傢伙……總會在路途中迷失自我……如果想堅持你的理想……必須有很強的覺悟……”
很強的……覺悟……”
來吧做你該做的事情吧……”言畢,荒木緩緩閉起了雙眼……

冰冷的刀鋒劃過武士健碩的身體……
荒木的聖獸終於來到了達爾文面前,這一次,達爾文把自己的覺悟全部貫穿在刀劍之中……


一瞬間。
一瞬間的輝煌就足夠了。
能滿足我心中的空洞的,也只有也飄散的生命的火光。
但那也只有那麼一瞬間。
結束了,我又再次回到空洞。
追尋能滿足我的火光,而我又何去何從…”
斬殺一切麼?
啊啊,所以,僅此足矣!


荒木…………”荒木最後的一段話,依舊在達爾文的耳旁迴響……

再次回到大廳,餘下的人,也只有康納和瑪麗了……
第三個封印也成功進行了。儀式還剩下最後兩次封印。那麼……為了實施新的封印,我們需要創造出新的靈魂結晶之核,現在就請各位為此走一趟吧。巴克斯給出了下一步指示。
“……創造出新的?瑪麗略感意外。
只要有聖杯和大量的靈魂結晶便是可能。至於誰去,依舊由你決定吧,選定者。那麼就拜託了。

達爾文,我有點事情想調查一下,所以……”
嗯我知道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吧。
言畢,達爾文帶著康納,來到了古代遺跡,為新的封印做最後的準備。遺跡內隨處可見需要康納.打開的機關,有了康納,此行也變得非常輕鬆。


與此同時,另一邊瑪麗則在萊西卡的陪同下,在資料室查閱著各種書籍,卻了無收穫。


搞不懂啊……”
“……”一旁的萊西卡走上前來。
啊不好意思啊萊西卡,讓你陪我來這……”
支持你們的行動是我的工作。另外,你在查找些什麼?
嗯,我在找有沒有能除去奶龍的方法…”
“……”
哎?難道是已經開始煩我了?
不是,你是第一個見過了災厄本身之後還說出這種話的人。
其實當時真的很害怕真的已經覺得根本不可能打敗它,已經絕望了。
那麼為什麼還……
但是如果就那麼放棄了的話那就真的只有絕望了,我還是想盡我所能,如果最終還是沒有任何辦法的話……”
“……”萊西卡或許並不認同瑪麗的想法,“……除了封印儀式,沒有其他抵抗奶龍的辦法——我應該說過很多次了。
果然還是那樣嗎……”瑪麗依舊不願意輕易放棄,再次回到書籍堆裏。
“…你是很堅強的人。見此,萊西卡說道。
哎?你說了什麼萊西卡?
不沒什麼。
……啊如果你忙的話,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我幫你吧,到你滿意為止。
“…謝謝你,萊西卡。
不及言禮。


鏡頭再次回到古代遺跡,兩人也走到了遺跡的盡頭,而這次他們面對的是一頭全身白毛的大金剛。

這是什麼啊……”
說什麼有靈魂結晶的反應指的就是這怪物嗎……!?
儘管是巨大化的怪物,力量畢竟還不及四騎士,對於兩人此戰也相對輕鬆,得到了新的靈魂結晶之後,兩人回到了城堡,選定的時刻再次來臨……
選定結束了,下一個成為人柱的人是你,殉教者康納。
“…死亡對於一個孩子來說還是過於殘酷。
等等!先讓我……”瑪麗想為他做最後的一點庇護。
對於選定的結果不允許有異議。而巴克斯強硬的回復仿佛已經將少年盯上了十字架。
沒關係!康納的眼神卻變得堅定。
康納?
我沒關係的。
但是……”
我現在懂了我也有重要的人,我成為人柱的理由,就像李華、你一樣……”
康納……”
我、我願意成為人柱。康納鼓足了勇氣,第一次抬頭面對了巴克斯。
很好。你的勇氣值得稱讚。巴克斯並不吝惜讚美之詞,殉教者康納,你偉大的犧牲,將為世界再次帶來和平……”
“……達爾文,我們出發吧。巴克斯剛走,康納轉頭就對達爾文說到。
“……啊啊。


上一次來到這裏還是和李華在一起……也是在這夕陽的洗禮下,少年拾起了與怪物鬥爭的信心,而這一次,他瘦小的雙肩,毅然肩負起了整個世界!
來到盡頭,又是饑餓騎士的一次出其不意的偷襲,不過同樣的錯誤他們可不會犯第二次。康納一箭正中紅心,饑餓騎士的觸手也被擊退。
“…謝謝你,康納,救了我一命呢!
不過這可不是歇氣的時候,饑餓騎士果然就在達爾文身後。
我可不會讓你們得逞。這次可要爾等在此命喪黃泉!饑餓騎士乾瘦的手指直指二人。
打倒過一次的敵人再打倒一次也不嫌多,兩人齊心協力還是擊退了饑餓騎士。而封印的台座,就在眼前……
這裏就是……”康納第一次來到這裏,也是他最後一次來到這裏。
來、來吧……什麼時候都可以的。少年走到台座的中央,轉過身說。
“……”
果然還是很害怕我還不是那麼堅強的人……但是我也有……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人…”康納眼角的淚花在閃爍,爸爸,媽媽,我想保護他們我也想為他們做我能做的事情。
康納……”
“…達爾文,等到世界恢復了和平,能請你告訴我的父母嗎?
“……什麼事情?
帶我對他們說聲謝謝,真的謝謝,能做你們的孩子,我真的很幸福…”
“……!!
爸爸、媽媽……你們不會忘了我吧?我也曾經努力過了……”
“…啊啊,那當然了。有你這麼勇敢的孩子,你是他們的驕傲!你的話我一定會轉告他們,一定……”
謝謝你達爾文……拜託你了…”

少年的聖獸,一匹金銀相間的英俊戰馬——達爾文拾起手中的劍,自己的使命仍未結束……


謝謝你們……爸爸、媽媽……”
謝謝你們生我……養我……”
爸爸、我也好想成為爸爸那樣出色的貴族。
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能保護媽媽。
雖然可能沒那個機會了,但我也,努力地保護了保護了大家。
全世界的所有人…”
所以請你們為我感到驕傲吧……”
然後……偶爾能想起我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回到大廳,再次傳來了巴克斯的聲音……
第四個封印也完成了,現在還剩下最後一個。現在距離世界的安寧只有一步之遙。
但達爾文卻黯然走出了大廳,對他來說,這不是什麼儀式,只不過是奪走自己心愛的人的藉口罷了
板務人員:

168 筆精華,12/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