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5
GP 302

【心得】マツリカの炯-kEi- 天命胤異伝 全通感想

樓主 豆子 iamkido
マツリカの炯-kEi- 天命胤異伝(茉莉花之炯 天命胤異傳)



◆平台:NS
◆語言:日文
◆分級:D(17+)
◆評價:★★★★☆
◆建議攻略順序:ルヲ→ゼベネラ→青凛→燕來→二角獣→フェイ
*ルヲ和ゼベネラ調換可,其餘建議按攻略跑,劇情體驗會比較好
◆個人攻略順序:ゼベネラ→ルヲ→青凛→燕來→二角獣→フェイ
◆角色喜好:ルヲ>フェイ>二角獣>ゼベネラ>燕來>青凛
◆結局喜好:ルヲ的春前終節、ゼベネラ的明前終節
◆造型喜好:フェイ(另一款立繪,懂的就懂XD),但ルヲ和二角獣的畫風也很得我心。
◆系統/音樂/美術
˙系統與音樂都算中規中矩,有章節回顧設計,方便回收結局與觀看劇情
˙美術部分十分精緻,連CG圖的呈現方式都有設計過;女主的立繪更是隨著劇情有多套髮型和服裝。
˙沒有進度百分比這種磨人的指示版,但也沒有全通CG或後日談SS
˙每個角色有三個結局:春前終節約等於BEST END;明前終節約為GOOD END;雨前終節則為BAD END。沒有中途BE。
˙有綁角色路線,ルヲ、ゼベネラ和青凜第一輪就可以跑,二角獸須至少攻略一人才能開啟;燕來須攻略青凜;フェイ需除二角獸以外都攻略才會開啟。
˙ルヲ、ゼベネラ、フェイ、二角獸(隱藏角)一組;青凜和燕來一組,各自有部分共通路線劇情。
 
◆故事背景
這是一個有著仙虹(仙人)、妖魔和聖獸的中華風世界。東方有繁榮的月下國,祭祀四聖獸,而女主ナーヤ(以下稱娜雅)則是出身封閉小山村茉莉花村(マツリカ村)的村姑。

村裡有諸多禁忌與風俗,例如祭祀螢聲大人、不准與外人通婚、認為混血兒會帶來不幸、村裡無法生火,必須與外人三個月一次進行「火貿易」,以村裡開採到的寶玉原石作為交換等。娜雅就是村裡唯一的寶石鑑定士,傳承了「炯眼」,有鑑定原石是否為寶石的能力。

娜雅從小就沒有父親,母親生下她後就去世了,族長アゲド收留了她,聲稱她是螢聲大人賜予的小孩,從此和族長之子フェイ(以下稱費),青梅竹馬般地長大。大家都早早意識到費對娜雅的心意,因此一直期待費會在景星節前贈送茉莉花給娜雅,向娜雅表白。但費不知為何一直沒有表白自己的心意,娜雅也一直沒有收過他人的茉莉花。

景星節那天,娜雅是混血兒(凶子)的事實被揭發,從此開啟了不一樣的人生與各種故事……

———以下開始劇色路線劇透,警報注意線———

  

◆ゼベネラ(賽貝捏拉)/沙漠之王超展開

娜雅成年那年的景星節,帶著狼群的陌生男性賽貝捏拉突然出現在祭典上,表示自己奉娜雅父親,白狼族的郡主之命,前來迎接自己的新娘。並以娜雅母親千佳的首飾為證。村人得知娜雅是混血後,立刻對娜雅丟石頭,族長趕來跟男子溝通後,暫時勸退賽貝捏拉。但娜雅也被厭棄她的村民關進地牢,討論是否殺掉娜雅以便讓炯眼給其他人繼承。

幸好青梅竹馬費趕來救娜雅,但兩人才出地牢,就發現村莊陷入火海,不知名的士兵攻入村莊燒殺擄掠。為了幫助村人,娜雅想起賽貝捏拉,騎著飛迅馬找到賽貝捏拉求援,賽貝捏拉帶著手下來幫助村人,事後村人感念賽貝捏拉的大恩,也發現村莊還是可以生火的,不需要娜雅的炯眼,所以就把娜雅當作禮物送給了賽貝捏拉。

娜雅跟著賽貝捏拉回到白狼族的聚落,得知白狼族目前只有三個大人,剩下都是無血緣的收養的小孩。其他的大人都因為妖魔窮奇的肆虐殞命了,因此賽貝捏拉想著要復興部族,積極地想與娜雅生小孩,因為目前只有他和另一名近親的女性バオ(褒)有白狼族血緣,可以聽懂狼語。

在這大雪山,若不通狼語,與狼群協力狩獵,會很難生存,但賽被捏拉和褒血緣太近,不能結婚,而褒和外人的小孩,不曉得是否血緣太薄,聽不懂狼語。所以他們很期待娜雅和賽貝捏拉的孩子,認為兩人的後裔必然聽得懂狼語。

娜雅像是被獻祭般來到白狼族村莊,因為才剛失去前一個容身之所,所以格外想知道自己的任務、想要建立新的容身之處。白狼族的大家對她都很好,她也希望自己能早點有孩子,不只完成使命,更能堅定她終於有個「家」的心願,緩和她被前村莊拋棄所帶來的不安感。所以娜雅和賽被捏拉積極做人,卻一直沒有受孕。

然後妖魔窮奇出場,妖魔告知的事實讓她與賽貝捏拉絕望,白狼族是仙虹白君為了守護炯眼而刻意人形化、製造出來的種族,因為一族的使命已經結束,所以白君離開,白狼族也將滅族,再也産不出通狼語的下一代。

且妖魔窮奇對娜雅的炯眼虎視眈眈,夜晚就來騷擾大家,還聲稱他的目標只有娜雅,希望誘使娜雅為族群犧牲。娜雅因此一度想不開離家出走,被賽貝捏拉撈到,賽貝捏拉表示要去山頂拿郡王的槍來打窮奇,途中兩人再次確認感情纏綿親熱,但快要到山頂時,娜雅被窮奇捉走。
 
【春前終節】
娜雅醒來,發現自己在窮奇的地下老巢,四周是一堆屍骨,窮奇解釋了一堆廢話,娜雅為了不讓窮奇吃了她的炯眼恢復全力,打算自殺。關鍵時刻,賽貝捏拉趕到,窮奇召喚郡王的屍身附帶郡王的槍,來和男主戰鬥,娜雅抱住爸爸的腰,讓賽貝捏拉有機會「擊敗」郡王,解放郡王。賽貝捏拉並拿郡王的槍幹掉窮奇,最後兩人回地面上,決定繼續在雪山一起生活,HE。

【雨前終節】
娜雅被挖眼殺死,窮奇恢復力量,眾人下山另覓出路,賽貝捏拉找不到娜雅,最後化為狼,終生在雪山找尋娜雅的BE。

【明前終節】
打不過窮奇就逃。賽貝捏拉放下對雪山的執著,一行人先是到山麓,發現已有盜賊,於是前往東方無人居住的沙漠,在那裡的綠洲定居,收養孤兒,靠孤兒及眾人的智慧,發展成一座繁榮的沙漠之城,作為第一代的王與王妃,即使終生無子,其偉大傳說仍長遠流傳。HE
 
˙個人還蠻喜歡明前終節這個ED的。本來世界上本就難以完美,背負著不得不離開祖先的故土的遺憾,守護自己應守護的人,以另一種形式實現自己的驕傲,也是一番美好。
 

◆ルヲ(路歐)/單眼海賊超展開

路歐是唯一獲得許可,可以進入茉莉花村進行火貿易的商人,因此也認識娜雅。因為察覺到這次交易的火種似乎被做手腳,還事先給過娜雅旅費和地圖,提點娜雅有事可以找他,算是對娜雅相當友善的商人。

娜雅在莫名的士兵跑來滅村後,體認到倖存的居民對她的排斥,茫茫然中來到了村外,遇見因為看到硝煙而前來查看的路歐。路歐知道狀況後,對娜雅伸出手,幫忙她度過人生最茫然無措的時期。

路歐發現自己漸漸習慣娜雅在身邊的生活,但路歐有自己的人生目標要做,那就是蒐集鳰船的設計圖。他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加上得知設計圖的消息,所以他欺騙娜雅,帶娜雅到東方的沙漠商城ヌーヘラ(奴黑蘭),將娜雅賣給當地富商作為碧血的新娘,以換取設計圖。原本以為是樁不錯的婚姻,沒想到竟是作為生祭的新娘。

娜雅被沉入湖中,以為自己要死了的時候,被一名叫做季苑的男子所救,隨即路歐也趕到,直嚷著要娜雅遠離季苑,自己卻不敢靠近。季苑嘲笑路歐並指出他欺騙娜雅的事實,隨即瀟灑退場,此時富商也發現娜雅被救走,要來抓捕娜雅,路歐忙不迭拉著娜雅逃跑。

娜雅沉浸在路歐的背叛,對路歐滿滿的懷疑,但因為不想死,還是跟著路歐一起逃離了沙漠。在前往南方海岸的途中,娜雅從一開始的針鋒相對,到漸漸釋懷、原諒路歐,兩人的感情也逐漸加深。路歐表明了自己的身世,表示自己是風之一族的人,風一族是駕駛舵風商船「鳰船」,替國家帶來諸多異國商品的一族,幼年時父母及族人被海賊所殺,因此立志重建鳰船,復興風一族。

但路歐沒有說幼年父母族人均身故後,他後來是怎麼活下來的。不久,兩人到了海港,搭上前往月下國的船,途中經過被喻為鬼島的虧月島,還遇上暴風雨,兩人逃難游到附近的虧月島,路歐發現這裡其實是他出生的舵風島,正在回憶童年之際,兩人被壞人抓住。

來人正是季苑,他關注路歐很久了,並從季苑的口,得知路歐之前沒有告訴娜雅的過去。路歐被當時正準備收山轉正的海賊拉達收養,聲稱路歐父母都是壞海賊,要路歐好好做人,季苑則作為養兄,取代了路歐原本的身分。也就是說,路歐認賊作父,養父冒了他爹風夏苑的名,紅髮的養兄則冒了他的名,成為「風季苑」。

但季苑不喜歡這樣無聊的生活,所以殺了拉達,告訴路歐真相,還百般虐待路歐,逼他行惡事當海賊,但路歐堅持著不殺人的底線。某次季苑逼他殺害商人,他實在忍不住,反手就挖了季苑的眼睛,趁隙帶著商人逃出,聯絡官兵逮捕了季苑,自己因為商人的庇護,因此無罪釋放,來到月下國成為商人。

原本以為跟季苑的恩怨到此告一段落,他來到月下國,接下了之前風一族的火貿易,與茉莉花村有了交集。但季苑早早逃獄,一直在等著復仇的機會,利用妓院桃夜樓的眼線觀察路歐的一舉一動,並刻意放出東方沙漠商城有設計圖的消息等,設計路歐落入陷阱,就為了看他痛苦的表情。

季苑挖掉了路歐的一顆眼睛,打算讓他作為自己的身代「獨眼的海賊」交給官兵獲賞,而娜雅,則打算交給一直在找尋炯眼的玖家,並燒掉路歐苦心蒐集的鳰船設計圖。路歐裝作喪失鬥志,趁隙帶著娜雅逃出,利用退潮來到海中的小島。

兩人在島上互訴衷曲,確認了彼此的心意,但利用退潮躲來小島也只能獲得一時的平靜,此處無路可逃,等到退潮,季苑就會派人來抓他們。

【春前終節】
路歐因為認賊作父,又被逼當海賊,覺得自己愧對父母,罪孽深重。娜雅鼓勵了他,他想起了當年他埋在這小島祠堂,象徵風一族宗主的手環,挖了出來,利用小時候在島上生活的智慧,和娜雅跳出海中,故意被有毒的海魚螫傷,陷入假死狀態。

隔天季苑看到的,就是兩人一動也不動的「屍體」,季苑只好調整計畫,將「獨眼的海賊」屍體獻上,且因為娜雅已「死」,也不好交給玖家,就隨便聲稱是海賊的女人。隨即他改變衣著,等待聯絡的官兵到來,他轉手將過去的海賊同伴出賣給了官兵,自己則搖身一變,變成皇族後裔胡紫惺公子。

路歐和娜雅醒來,從棺材偷偷轉移到裝貨的木箱躲藏,路歐觀察到季苑的衣著,猜出季苑的目的,也有了應變的草案。他藉著昔日交好的船長避開官兵耳目回到月下國的居處,起出珍藏的昔日風一族衣裝,透過玖家,前往謁見皇帝,表示有人意圖頂替冒名皇族。

另一方面,季苑也從空無一人的棺材得知路歐還活著,正興奮不已,想像自己進入廟堂高位,要如何玩弄路歐。但眼下當務之急,是先讓自己皇族的身份得到確立,在外祖父的擁戴下來到皇宮,卻沒料到,路歐早他一步來到這裡。

路歐以可以卸除染髮的藥劑,揭穿了季苑冒名一事,眼看大計被阻,季苑露出真面目,在殿堂上就和路歐打了起來,最後被路歐殺害,一如他曾經教導路歐的,「不徹底殺死是不行的」,了結了他的野望。

皇帝認為路歐除掉海賊是一大功業,賞賜大筆金銀,實現路歐復興風一族的願望。昔日交好的商人等來到虧月島(舵風島),協力重建,並舉行婚禮。一年後,路歐透過記憶中的設計圖和工匠反覆討論修正,造出了新版的鳰船,與娜雅一同出航。

【明前終節】
兩人逃到小島後,路歐體會到只說漂亮話是無法獲得真正想要的東西的,放下了過去不殺的堅持,利用幼年知道的海流通路,秘密潛回虧月島,殺了季苑,成了新的海賊首領。從此帶著娜雅四海遨遊,但心中的空虛卻一直無法滿足,娜雅與路歐相互慰藉。

【雨前終節】
路歐沒成功對抗自己心中的恐懼,看到設計圖被燒後就崩潰,眼睜睜看著娜雅被季苑強制性交。娜雅後來被賣到妓院,深陷無盡的黑暗中,早已心死,直到聽說路歐拋下自己逃跑了,頓時湧現恨意,作為支撐她活下去的信念。手裡握著季苑給的短劍,想著如果再見到路歐就要給他一刀。

˙某意義上,季苑真是天才,海賊出身,卻可以懂得貴族禮儀。照理來說,那應該是刻在骨子裡的東西才是,居然可以說演就演。

˙因為路歐過去的身世實在太悲劇了,讓我後來非常祈禱他後半生的幸福美滿。

◆胡 青凜/變身應龍超展開

胡青凜,是胡氏王朝目前唯一的皇子,被稱為第一公子,玖燕來則是他的公子太傅,擔當教育之責。但因為青凜的髮色哞色與胡家慣有的黑髮有別,因此被皇帝疏遠。

娜雅因為在市集上幫了青凜一把,被當成恩人對待,在得知娜雅因為混血被村人厭棄後收留娜雅。但娜雅因為歌聲技能被皇帝看上,賦予宮廷歌師之名,要求她在皇帝和妃子做愛時唱歌,以驅逐皇宮的黑影怨念。

後來皇帝想直接逼娜雅幫他生兒子,幸好青凜出手扮女官使計救了娜雅,為了保護娜雅不被皇帝侵擾,娶了娜雅當妃子,皇帝竟也意外地同意婚事,催促兩人盡快生子。娜雅喜歡上溫柔的青凜,和青凜成了真正的夫妻。

本來以為皇帝承認青凜的血緣、認同青凜,但突然出現一名自稱胡紫惺,是多年前落水失蹤的第一公子,皇帝竟然也承認他,使得青凜原本不穩的立場再度動搖。青凜看似笑著接受一切,但其實很難過,娜雅陪在他身邊,安慰著他。

慶祝紫惺回歸的宴會上,各家送上禮物,但玖家的禮物竟冒出毒蛇要攻擊紫惺。雖然被青凜攔了下來,但聽得懂蛇語的他被皇帝罵是怪物,玖燕來也被懷疑刻意傷害皇族而下獄。青凜利用通蛇語的能力,找到珍稀市的賣家,發現是桃夜樓的妓女透過燕來哥哥燕粹的手購入毒蛇,再伺機混入玖家的禮物中。雖然已經找不到該女性,但至少證明了燕來的清白,救出了他。

皇帝繼續努力造人,青凜和娜雅不明白皇帝的焦慮不安,國師(宮廷易師)麗瓊則建議皇帝可以借助四聖獸的力量,於是皇帝帶青凜夫妻去拜四聖獸的廟,要求娜雅唱歌馴服四聖獸,驅逐平息怨念,但娜雅做不到,所以被皇帝打(當然青凜有出來擋),還殺了一個女官。

月下國重要的龍節節慶當天,兩人看著台下的百姓,湧現使命感。晚上則是皇帝與成人的青凜,舉行口傳之儀的時間,規定只有皇帝和皇子在場,但娜雅也被皇帝傳喚去現場當大悲咒播放器。

皇帝說明開國神話的真相版,原來根本不是胡雲曜和應龍攜手合作建國,而是胡雲曜騙了應龍,利用應龍的靈力建國,導致後世的胡家男丁,每9年都會死一個當祭品。

18年前死的是胡紫惺,9年前照理死的該是青凜,但他落入水中卻被大魚托上淺灘活了下來。加上青凜的髮色眸色和國師的占卜,就像是應龍的詛咒怨念讓青凜活下來似的。當年取而代之的,是第四王妃生的兒子夭折。既然殺不掉青凜,所以皇帝才會那麼急著造人。

講完,青凜本想犧牲自己,但皇帝的劍還沒揮下,就先被黑影啃食至死。士兵闖入,發現皇帝死去,現場還多了不應該存在的娜雅,懷疑娜雅是兇手,將娜雅逮捕下獄。娜雅遭受嚴刑逼供但死不招認,國師麗穹來看娜雅,表示是娜雅沒有妥善運用炯眼的力量,所以皇帝是娜雅間接害死的。

因為麗穹的證言,娜雅隔天要被處死,她被綁在廣場架上,眼見要被老虎攻擊撕咬而死,青凜趕到現場,憤怒之下化身為龍救走了娜雅。

娜雅意識到龍就是青凜,所以並不害怕。兩人互訴衷曲,在樹林睡了一夜,其他應龍來接應,才知道999年前是胡雲曜騙走了應龍的龍珠,作為己用建國,龍珠是龍的靈力來源,沒有它,龍可能因此死亡。應龍當年也因此死了,但其他八龍為了奪回應龍,每9年殺害一個胡家後裔,把靈力補回來救回應龍。

其他八龍認為娜雅代替龍族背了殺人罪,很過意不去,為了幫助娜雅療傷和提供居所,帶兩人來到香珠淵。那是個美好、和平的仙鄉,只有心靈純潔、修練有成的仙虹等居住的地方,在那裡兩人遇見在人間從事花鈿工作的小蝶,原來她也是仙虹。

小蝶補充了當年應龍被騙的細節,側面驗證了青凜好人過度的症候,從千年前就有了。並告訴娜雅可以吃這裡的果實鳳仙紫,那會讓娜雅長生不老,永遠陪在青凜身邊。

但青凜還是很擔心月下國,所以透過水鏡看直播。紫惺即將登基,並想除去玖家,但玖家也不是吃素的,當即舉兵反抗,雙方展開戰鬥。青凜決心返回人間阻止戰爭。
 
【春前終節】
青凜和娜雅回到月下國,青凜化為人身,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和燕來進行「天赦大戰」,擊敗燕來,並斬下燕來的頭髮,放逐玖家,自己登基為皇帝,和娜雅一起治理月下國。

˙估計這個結局大概就是當個20年左右就可以退休返回仙鄉了吧。

【明前終節】
青凜發現以龍身之姿,阻止不了戰事,最後以玖家的勝利作結,紫惺失蹤,燕來登基為皇。但眼見人間充滿血腥貪婪與紛擾,四聖獸放棄庇佑人類,回到仙鄉,大地逐漸乾涸;青凜雖努力留到最後,盡力降雨庇佑人民,但能力有限,反被嫌棄是沒路用的應龍,只好回到仙鄉。娜雅吃下鳳仙紫,和青凜相守。

【雨前終節】
如我所料,就是青凜當魯魯修,集結雙方的怨恨,讓燕來殺了自己,平息了戰火,卻也拋下了娜雅。

˙個人覺得青凜的路線是最無聊的一條路線,就算最後有化龍的展開,但因為前期伏筆算明顯,所以也不算意外之喜。主要就是不吃青凜的人設吧,所以跑起來也很無感。

 

◆燕來/炯眼取得超展開
娜雅被村人厭棄後,燕來撿回宮殿,本來試圖安排御四房的工作給娜雅,但娜雅的性格讓她不是搞砸就是得罪人。娜雅被燕來指責下,一度氣得想自己出去外面自求生路,但被燕來「身體力行」地性教育了一番,理解自己去外面求生,可能要做好賣身的覺悟。最後娜雅選擇女伴男裝當燕來的下僕。化名小雀。
由於娜雅服侍人很貼心,燕來也漸漸習慣娜雅在身邊的生活。但之前燕來身邊都沒有下僕,因此引來哥哥燕粹的懷疑,燕粹利用皇帝召喚並改派他擔任青凜的公子太傅的機會,知道了娜雅的女性身分,並要求娜雅服侍身為「公子太傅」的自己。

但燕粹手腳不乾淨,想對娜雅出手,關鍵時刻被燕來打斷,救走娜雅。在燕粹還在宮廷找尋娜雅時,燕來已經提前把娜雅帶回玖家,打點好一切,表示是他發現具有雙炯眼的娜雅,要好好對待,以實現玖家復活螢聲大人的悲願。阻止玖家其他人殺雞取卵,挖掉娜雅的眼睛。

燕來並跟娜雅講解玖家的歷史和宿願。原來聖獸應該有五位:應龍、麒麟、鳳凰、靈龜、螢聲。在胡家的月下之國之前,有個叫做雪月花國的王朝,該國傳承千年,代代由女王嬅一族與螢聲大人所賜的女孩繼位(無性繁衍&處女生子),是真正得到五聖獸庇佑的國家。

但胡雲曜竄位,強奪螢聲的力量來建國,為抹消雪月花國的存在遷都西方,並編造虛假的神話,導致現在人民只知四聖獸,不知螢聲。玖家是雪月花國的王族末裔,監督胡一族不走歪路,並企圖復活螢聲大人。茉莉花村開採的寶石原石,其實是螢聲大人的鱗片,在火貿易後被玖家盡數買走,經過999年,如今只差最後2片了。

只要集合了象徵螢聲大人力量的三個炯眼「聲」「瞳」「爪」,加上完整的鱗片和殼,就可以復活螢聲大人。娜雅因為是雪山民與茉莉花村的混血,因此有「聲」「瞳」的炯眼,接下來只要找到「爪」的炯眼和剩下的鱗片,就可以完成一族的悲願。

由於炯眼之間會互相吸引,所以燕來帶著手下和娜雅前往尋找「爪」的炯眼持有者,但因為族人不信任燕來,所以娜雅一路上是被綁住和監視著的。他們順利找到爪的炯眼持有者カルマ(業),卻發現國師麗穹也在,表示玖家的悲願會妨礙她的宿願,指使カルマ解決眾人,燕來趁隙幹掉國師,成功帶回カルマ。但燕來也為保護娜雅負傷。

回到玖家,燕粹趁機提出決鬥的要求,由於這是當主不可避免的要求,燕來只能應允。娜雅很擔心燕來的身體,而玖家的族人則在暗地裡謀劃著什麼。

燕來雖然在決鬥的舞蹈上表現優異,卻在族人的設計下有了爪的炯眼(カルマ被殺),也因此知道族人已經不想復活螢聲,只想利用爪的力量奪回王位,重回昔日的榮耀。燕來表面上遵守族人的共識決定,但也意識到使用爪的力量會侵蝕自己,他遲早也會變成失去意識的怪物。中間穿插國師麗穹騙娜雅回茉莉花村折下神木的樹枝,說會告訴他們解決爪的副作用的答案,但娜雅千辛萬苦拿回來後,麗穹卻食言了。

燕來於是搞了失蹤,娜雅使用瞳的炯眼的力量找到燕來,得知哪怕族人不支持,他還是想要復活螢聲大人。兩人透過炯眼得知最後一片鱗片在雪月花國的遺址的石碑,為了避免追兵,特意繞了遠路,但還是被找到過,燕來只好殺了追兵。期間因為炯眼的吸引,兩人親熱了許多次,多次夢迴千年前雪月花國的美好時光。

經過月下之國都城附近,得知近來大地荒蕪,四聖獸都離開了,皇帝駕崩、青凜失蹤,燕粹自立為王。雖然擔心,但他們目前能做到就是復活螢聲,歸還炯眼。於是繼續旅途。

最後順利來到雪月花國的石碑,取得最後一片鱗片,並在螢蟲的引導下來到地下水路,搭乘螢蛇回到都城,還剛好是玖家擺放螢聲鱗片的房間下。(很想吐嘈,但這遊戲實在太多類似發展就算了)

【春前終節】
由於燕粹跑去王宮,家裡又被盜賊肆虐過,目前空無一人,兩人於是補上鱗片後,獻上在夢中看過的舞蹈,成功復活螢聲。螢聲溫柔地接納兩人,並呼喚四聖獸,擁戴燕來為新王朝的王,正式復活雪月花國。

【雨前終節】
娜雅和燕來無法順利獻上夢中的舞,於是燕來挖了娜雅的眼自己跳舞,雖然也成功復活螢聲並登基,但是只有螢聲一位聖獸,所及的庇佑只限於都城。而燕來則是以「女王」的身分登基,並將娜雅收為禁臠。

【明前終節】
燕來在負傷狀態接下燕粹的挑戰後,得知族人的背叛與真正的企圖(復國),直接帶著娜雅角私奔。兩人跑到月下之國的邊陲,沒人介意炯眼存在的鄉下,燕來當起村莊私塾的老師。兩人過起平靜的生活。
 

˙跑過費的路線後,再看燕來的春前終節,其實就是遠方表親結婚重建國。(笑)
˙個人不是很喜歡「性教育」的那段劇情。(扶額)
˙意外是H數最多的一條路線。
 
◆二角獸/カルマ/業/Karma/森林王子
娜雅被關進地牢後,カルマ(業)挖地道救走娜雅,半軟禁在岩山山頂上,盡力提供食物飲水並打造小屋讓娜雅可以遮風擋雪。但娜雅渡過起初的震驚期,理解到カルマ(業)的善意後,還是很在意茉莉花村,想要下山,但被カルマ(業) 阻止,只好先暫時繼續共居生活。

娜雅並發現カルマ(業)會被神秘女子麗穹召喚,過了一段時間才回來,並忘了期間做了什麼。娜雅某次在カルマ(業)被召喚的期間做夢,夢到カルマ(業)殺人,並發現カルマ(業)回來時滿身是血,嚇壞了娜雅。

カルマ(業)害怕自己傷害娜雅,送娜雅回村,卻在途中遇到被他殺害的村莊倖存者,被攻擊負傷之下逃回山頂。娜雅悉心照料カルマ(業),卻在傷還沒好的時候又接到麗穹的召喚。
 

【春前終節】
兩人在對抗麗穹的洗腦控制下,得知麗穹的不死詛咒、她過去的罪以及她現在的願望。她當年為了戀情追求長生不老,想修煉成仙虹卻被逐出師門,於是和胡雲曜共謀殺害螢聲,她藉著螢聲反濺的血獲得了「不死」,雲曜獲得了爪之力,成功篡位建國。但現在的她已經活夠了,遭遇了各種苦楚,只想一死求得解脫。

娜雅透過麗穹的說明,知道茉莉花村御神木是螢聲大人的殼,利用樹枝(角)就能真正殺死麗穹,也知道她操控カルマ(業)的咒術,同時也是保護他,讓他保持意識的咒術。娜雅幫忙麗穹,回村折下了樹枝,並由カルマ(業)給予致命一擊。麗穹在死前治癒カルマ(業)的傷,並忠告他們,若想要回復人類姿態,可以找穿著繡有螢聲圖樣的衣服的人。

娜雅和カルマ(業)為麗穹建了形式上的小墓,娜雅還是擔心茉莉花村並想返還樹枝,カルマ(業)則想找尋回復人類的方法,於是兩人分道揚鑣。

カルマ(業) 順利與玖家的人接上線,迎接到府裡被奉為上賓;娜雅則在歸還樹枝後被村人發現,村人本想殺了娜雅,被フェイ(費)阻止,フェイ(費)要求娜雅生下他的孩子,這樣就可以活下來,但娜雅無法接受,憤而騎上飛迅馬逃出村莊。

娜雅感受到カルマ(業)的炯眼的呼喚,循線找到玖家與カルマ(業)相會,表示想歸還炯眼回復人類。在玖家的陣法下,兩人順利歸還炯眼並得到報酬,但玖家的人表示因接下來有事要做,請他們隔天就離開都城。

玖家的人替他們訂了高級旅館,兩人先利用難得的空閒享受了一番市井生活,由於娜雅還是很擔心村人的生活問題,於是兩人來到珊瑚茶館找上商人路歐,希望他能協助傳達生火的方式,表示茉莉花村的生靈討厭火,但不代表絕對不能生火,可以在村莊邊界試試看。

路歐爽快地承諾,而一旁的小蝶在路歐離席後,問兩人之後的打算,兩人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想著找個地方定居,小蝶於是建議往東方走,表示東方的村落正缺人手,且現在都城有很多人都往東方遷移,可以順著大流行動,並熱心地協助旅行裝備的準備。

最後小蝶留下「請不要忘記螢聲大人」就神秘地消失在兩人眼前。

兩人開始往東行動,但即使沒有炯眼,不必擔心眾人的畏懼,但因為遷居的人太多,他們想要尋找落腳處的計畫並不順利。過程中,兩人互訴衷曲,纏綿親熱後,娜雅也變得跟カルマ(業)一樣,可以明確地聽到生靈的聲音。

但隨著麗穹的死,咒術失效,他逐漸想起過去的事,但一直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推測FD才會有XD)。最後終於找到他出生的石陰村,卻發現多年前已被盜賊燒殺擄掠,已然滅村,痛苦之下,他想起被麗穹操控以及在那之前失控的自己,意識到自己是個罪孽深重的殺人犯,逃離娜雅身邊。

娜雅藉著飛迅馬和螢蟲的引導找到カルマ(業),承諾要和カルマ(業)一起擔負罪業。此時,他們聽到螢聲大人的悲鳴,趕到現場,發現螢聲大人被玖家的咒術操弄,淪為戰場上的兵器,於是兩人在生靈的引導下,以己身為犧牲,獻上歌聲化解了控制螢聲大人的金輪,戰事因此平息,但兩人也因此失去了人形。

最後,兩人化身為小獸,在森林間嬉戲,而民間則又多了一則傳說。

【明前終節】
兩人幫麗穹立墓後,嘗試找尋穿著有螢聲紋樣的人,但因為炯眼與異形之姿,可以說是百般不順利,最後選擇遠離人居的生活方式。

【雨前終節】
カルマ(業)在麗穹找來時,沒能成功對抗麗穹的控制,殺死了娜雅,恢復意識後接受不了現實,進一步被麗穹控制,沉浸在夢鄉中,忘卻了娜雅的存在,但覺得娜雅的遺骸有著好聞的氣息,過著抱著娜雅遺骸就寢的生活。

˙個人還蠻喜歡這條路線有兩人恢復人類姿態,愉快逛市井這段;以及編劇沒有逃避業的確殺害大量村民的事實,沒有讓他們過起「正常」的人類生活,雖然這部分的罪業有不少是受麗穹指示所致啦,但在遇到麗穹之前,業應該已經手染鮮血了。

 
◆フェイ/フェン(費/雰)/被本體NTR

娜雅混血身份曝光後,フェイ(費)想透過婚約保護娜雅,並告訴娜雅村落的真相,亦即族長是代代透過削減自己的性命張開結界保護村落,使村莊不被外人所見,族長アゲド叔叔為此獻上最後的生命,而フェイ(費)也命不久矣。但婚約保護不了娜雅,她被排除在族長的葬禮外,婚約也被眾人反對。

堂弟ラーオ(勞)挺身而出,說願意娶娜雅,向フェイ(費)提出比箭術的挑戰,逼出了フェイ的真心話,大家也想起フェイ對娜雅的心意,出現軟化的跡象。最後族長親屬幫兩人舉辦了婚宴,但村裡的其他人拒絕出席。娜雅想著自己雖然對フェイ沒有那種喜歡,但也認為フェイ是很重要的家人,フェイ如此需要自己,她也願意陪フェイ到最後那一天,和フェイ成了夫妻。
隔天剛起床,兩人就面對村民的騷擾,雖然被フェイ(費)阻止,但接下來的每天都遭受村民的不友善對待。最誇張的是拐フェイ出去開會,趁機塞女人給他,並派人來強暴娜雅,關鍵時刻,フェイ趕了回來。但也因此暴走,不願意繼續保護村人了,整理好行囊就要離開村莊。

【春前終節】
兩人在出逃途中被村民攔截,フェイ(費)使出結界術對抗,但也因此削減了生命而墜馬。娜雅則被フェイ的飛迅馬載到溪邊,待再返回時,聽到族長(フェイ)過世的消息,娜雅站在可以眺望村莊的地方觀看,確認被水葬的是フェイ無誤。雖然也到下游嘗試尋找但沒找到,決定以未亡人身分繼續生活。

在旅途中,娜雅稍微了解到外面的民情,例如對炯眼的排斥等,並在回憶中逐漸加深對フェイ的感情與思念。

某天為了躲避大雨,來到一座祭拜フェン(雰)大人的破廟暫避。フェン(雰)是傳說建立茉莉花村的仙虹,也是フェイ的祖先。恍惚間娜雅遇到了跟フェイ一樣長相但氣質、裝束都不同的人。在他的呼喚與說明中,娜雅回憶起自己的前世。

原來她前世是雪月花國的末代女王嬅孔雀,有著雙生弟弟燕緋。

傳說中,在四凶橫行、大地荒蕪的太古時代,一名叫做嬅的女孩用舞蹈打動了聖獸螢聲的心,螢聲呼喚其他聖獸一起協助消滅四凶,大地恢復豐饒,螢聲並幫助少女建立雪月花國並授予子嗣。因此雪月花國的女王代代都是處女生子。和平繁榮的王朝持續了千年。

到了孔雀這代,是第一次產生雙生子的世代,她與弟弟燕緋長大後,姐姐孔雀繼承王位,弟弟則擔任輔佐的重臣。由於兩人是首次出現的雙生子,國內因此出現不穩的聲音,此時,太微真君フェン(雰)與天市真君白君從仙鄉來到雪月花國,守護女王孔雀,穩定了民心,坊間並稱孔雀為紫微真君尊敬著。

但フェン(雰)的弟子麗穹愛慕師父,朝中文官胡雲曜則野心勃勃,想取代嬅家,認為人的治世不應該基於對聖獸的畏懼。胡雲曜利用麗穹,騙取了應龍的龍珠,並在宮中放火,削弱、傷害螢聲,奪取爪之力。螢聲利用最後的力量將孔雀、燕緋、孔雀的兩個孩子(サマヤ和キエネラ)等眾人送到遙遠山林後,化為大樹陷入長眠,並把剩下的兩只炯眼(聲、瞳)賜予孔雀。

胡家順利建立新朝並追捕嬅家一派,孔雀和燕緋因為志向有別,分道揚鑣,孔雀留在山村,守護螢聲大人的殼,也就是御神木;燕緋則是隱姓埋名,改為玖姓,立志復國。但因為胡家的追捕,孔雀為了保護兩個孩子而死在フェン(雰)的懷中。看著懷裡的孔雀,フェン(雰)意識到自己早已愛上孔雀卻為時已晚。

孔雀死後,兩個孩子分別繼承了聲與瞳的炯眼,白君為了分散風險,將有著瞳之炯眼的男孩キエネラ(哥哥)帶去雪山;有著聲之炯眼的女孩サマヤ(妹妹)則留在山村。フェン(雰)為了保護孔雀的後代,也為了再見到孔雀,施展了禁術,想要喚回已死的孔雀的靈魂。他以己命鞏固結界,留下以分靈體做出的嬰孩。嬰孩長大後,說出了自己的使命,並從此成為茉莉花村的族長,代代傳承下來。

而娜雅之所以會是混血,也是他刻意促成的,為了讓娜雅繼承兩只炯眼,真正復活孔雀。

接下來就是你是フェイ(費)還是フェン(雰)?自己是孔雀還是ナーヤ(娜雅)?這類常見的轉世劇會有的葛藤描寫。

フェイ(費)的部分,比較像是1%的靈魂回到本體的フェン(雰)身上,所以基本上還算是同一人,但性格、口吻仍多少會有差異處。娜雅的部分,則大概有95%是孔雀的靈魂,但多少受到其他山林生靈的影響,不是百分百原裝,嚴格來說算新的靈魂。
但娜雅和フェン還是相愛了,並試圖在價值觀差異處磨合,如果娜雅思鄉病沒發作、螢聲沒介入的話,兩人應該可以順利走下去的。

但隨著兩人離茉莉花村越近,娜雅就越能感受到螢聲的召喚,並更加地還原回當年的孔雀。原來螢聲也無法接受自己守護的女王那樣橫死,想利用フェン(雰)喚回的孔雀(2.0版),讓一切重新來過。

【春前終節】
フェン(雰)把娜雅體內孔雀的記憶的部分除去,如螢聲所願獻給螢聲,只因為他現在此時愛上的,是現在這個ナーヤ(娜雅)。哪怕因此娜雅會忘了跟他的一切,不會再呼喚他フェン(雰)也沒關係,只要娜雅能在他身邊就好。娜雅再度醒來,看著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男子,喊出了「フェイ(費)」。

˙這根本是變相悲戀吧QQ 我很期待編劇好好處理我喜歡的轉生梗的說,這個結局讓我看得好辛酸啊(哭)
˙這個結局不管是青梅竹馬派還是轉世戀情派都無法接受吧?
˙覺得費根本被前世的自己,或者說是本體給NTR了。

【雨前終節】
娜雅和フェイ(費)要出逃私奔,失敗被抓回村莊,眼見要被處刑,族長的村人和堂弟勞前來說明真相,村人一時舉棋不定,只好先把兩人關入地牢。兩人再次纏綿,娜雅感受到自己受孕,但フェイ(費)的臉色卻越來越蒼白,露出了死相。此時牢裡出現奇怪的光暈,眼見要侵奪フェイ(費)的身體,娜雅表示她已懷孕,請對方多給她一點時間,光暈確認娜雅的確有孕後,同意十個月後再來。

隔天,原本以為要被處刑的兩人,面對的卻是村人的接納,原來昨天大家都被フェン(雰)大人托夢,說要好好保護兩人。因此娜雅順利留在村裡生子,フェイ(費)在看到剛出生的孩子後安心的瞑目了。

˙這個路線,推測下一刻醒來的應該就是雰大人了。

【明前終節】
娜雅徹底變回孔雀,忘了自己也忘了フェイ(費),在フェン(雰)的幫助下重建了雪月花王朝,除了螢聲外的四聖獸也順服娜雅。フェン(雰)並讓娜雅服下自己煉的仙藥,共享長生不老的生命,建立真正永遠不滅的王朝。

˙可以理解被歸在明前(GE)的原因,因為是一方貫徹了雰的宿願,喚回了他心心念念的初戀愛人,讓兩人重新來過,但卻沒有顧及到娜雅的想法。

˙我自己是比較希望看到娜雅認為自己既是孔雀也是娜雅,包容地接受一切,但與其留戀過去,彌補遺憾,還不如好好地把握現下展望未來。以這種方式呈現王者的氣度。

˙雰跟娜雅說把錢花光也不用擔心,他可以隨時弄到錢,這段莫名戳到我笑點。財富自由真不錯。(笑)

◆劇情雜感
˙有很多伏筆(?)感覺沒有徹底運用和解釋到,例如カルマ(業)的本名,還有各個結局的細節,有些講得太隨便,讓我很不滿意。例如費的春前結局,費還是長生不老的神仙啊,女主角若沒有前世記憶,他要怎麼讓女主跟他一起長生不老永遠相守?抑或是他會選擇變為一般人類?而且把孔雀的成分(?)獻給螢聲,具體來說要怎麼獻?記憶是可以這樣剪下貼上的嗎?

˙部分劇情太拖沓(燕來失蹤部分和二角獸起初的相處部分),明明可以簡短帶過的劇情卻硬要拖很長,又或者很希望看到詳細描寫的,卻直接用幾段文字草草帶過,讓我玩得有點悶,只能狂按A。

˙螢聲大人在費的春節結局擔任反派,但也讓我意識到,這傢伙是公的。我可以合理猜測FD可以看到他變成人形嗎?最強聖獸,感覺超有梗的啊(笑)。

˙可以理解被批評的原因,故事世界觀充斥封建迷信、忘恩負義村民讓人想棄療、女主性格太阿信、試圖洗白反派麗穹但洗得很失敗、後期超展開讓人覺得WTF、關鍵要素卻沒有好好處理(那個轉世梗)

˙費的神仙造型實在太香(鼻血),但改穿茉莉花村衣服後,配色和髮型會讓我想到刀劍亂舞的和泉守兼定。

˙麗穹的立繪覺得好香,那個屁屁跟胸部好漂亮。但她的故事沒成功說服我。
˙本來以為白君會有重要戲份,但就只是那樣讓我很失望。
˙H戲份好多都是野戰系列(桌上、山洞、野外、森林)

˙整體評價:個人看劇情超展開看得還蠻樂的,因為女主就是保守村落養大的村姑,所以她的性格我也可以接受,更別說本作的美術了,真的很棒。但費路線真的很悲劇……後半部都是真官配雰大人的場,雖然算是同一人,但還是覺得「萌」要素有差啊!從青梅竹馬變成仙俠轉世梗,也差太多。整體給予4星好評,但覺得喜歡或討厭的會蠻兩極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