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2k

┌《幕末戀華新選組》齋藤一路線心得:重情重義,始終如一 ※多圖有捏

樓主 Nil*夜*はじめ Nyx17
【目錄】
1樓:齋藤一的生存之道
2樓:齋藤一與新選組的羈絆
3樓:男人可愛的一面




【前言】


  自十年前接觸《薄櫻鬼》的齋藤一路線,對齋藤好奇到開始找各新選組作品來看,因此那時已經知道《幕末戀華新選組》,還記很清楚齋藤是三木真一郎(薄櫻土方)配音的。當時本來想著,2004年的作品,應該沒機會中文化吧?沒想到今年一月D3公布要移植到NS和Steam,並且中文化&英文化。

  當時又高興又害怕,像這樣數位上傳到Steam的翻譯品質是否穩定?某A款乙女遊戲的中文讀起來能懂,但語感不是熟悉的台灣中文,某B款英文翻譯也不是全翻譯完整,這兩款都出自有名的日本遊戲公司。直營的翻譯的中文語感詭異,代理的繁體中文藏有簡體字,雖然都不是D3的遊戲,仍忍不住對日本遊戲公司經營海外市場的態度打上問號 。玩這類文字冒險遊戲,誰想被奇怪的中文破壞氣氛

  好在D3的《幕末戀華新選組》的繁體中文翻譯沒有讓人失望,至少閱讀順暢是熟悉的台灣中文語感。就是要這樣的翻譯,才能安心跑歷史遊戲。新選組相關的著作翻譯成中文的量仍遠遠無法滿足飢渴,這時移植中文化的《幕末戀華新選組》,天降甘霖

  古早少女漫畫風阻止不了吃糧!男性向、女性向幕末漫畫通吃十年,對畫風沒有太大的要求,不管是《神劍闖江湖》瘦削尖臉、《淺蔥狼》野獸臭味、《銀魂》橘色爆炸頭,還是《賊軍 土方歳三》硬漢肉感,目前還沒遇過嚇跑我的畫風。個人首重的還是劇情與角色塑造


  尤其齋藤一在歷史上留下的紀錄不多,多為口傳或他人印象,因此他的性格在眾多新選組作品中沒有定位。這時,就會看看《幕末戀華新選組》的齋藤一會符合以下幾點呢?

  • 無口屬性
  • 劍豪
  • 身分認同(武士、脫藩、父親購買御家人株)
  • 生存信念
  • 留守會津的關鍵
  • 對會津的認同感
  • 與土方在會津的別離的過程

  以下是三番隊士專心史都卡日誌發言。



【正文】


  跑完《幕末戀華新選組》的齋藤一路線,我覺得我要深深反省,以為玩過《薄櫻鬼》,就沒有能匹敵的新選組乙女遊戲……對不起,我錯了……《幕末戀華新選組》這款比《薄櫻鬼》早四年發售,簡直是大前輩,看不到尾燈那種。若說《薄櫻鬼》的2008年的無印本傳是糖分少到讓人懷疑的O社乙女遊戲,那麼,《幕末戀華新選組》是和硬漢一起吃大鍋飯生出情感的歷史遊戲。

  要比喻的話,有點像高中女生一個人跑去念男校,完全不用期待在臭男生堆中有什麼浪漫戀情:校長到處拈花惹草;老師沉迷發明到屢屢炸掉學校實驗室;同學A把打架當兒戲玩耍;同學B愛露肚子疤痕;同學C時不時嗆人跑步比他慢;同學D愛開下流黃腔……照姬大人,為什麼您要把主角送進臭男人窩……實現主角以劍立志的夢想呢……製作組讓遊戲進行主角待得下去的辦法,就是在第七章使出殺手鐧:動主角者,切、腹、謝、罪。好吧,在這個遊戲時空,至少這群男人求生慾望很高,依照主角的OS來看,應該沒人不要命……吧?


  總之男主群,沒有一個人在主角面前收斂或保留形象。朝夕相處中,主角逐漸意識到,撇去缺點,其實人滿好的,有擔當的有擔當,教會她戰場生存的超大方,劍術指導從不吝惜,至少在腥風血雨的京都有同伴互相支援,還活得下去。也因為如此,第一印象超級差的缺點,看久沒想到有可愛的一面(嘛,同住屋簷下好幾年,還有什麼見怪不怪 ;就是這點拿捏得恰到好處,一進入個人事件,攻略角不自覺散發反差萌令人意外得姨母笑(關愛眼神)。吃不吃這種反差萌見仁見智,大部分的表現都在我的接受範圍,有的甚至很喜歡,但也有不在好球帶的幾位讓人殘念。

  齋藤一的路線應該是八人之中,以顏值、戀愛體感、個人結局來說,比較接近王道乙女路線類型,畢竟以刪去法來看,第一印象既沒有輕浮、開黃腔、壓迫感或幼稚傲慢,頂多話少到讓人不清楚在想什麼,職場表現優秀又盡職,不愛練劍也不成觀感扣分,加上以歷史來看注定存活。或許放在其他乙女遊戲,戀愛遲鈍的反差萌不是少見的設定,齋藤也不是多會說情話的人,至少相較其他人,我可以感受到我的少女心還在



A. 齋藤一的生存之道

  跑齋藤一路線之前,對齋藤的青年時期的印象,無非是居無定所,直到戊辰戰爭後才終有歸處。不論歷史小說《壬生義士傳》和《一刀齋夢錄》,漫畫《忠誠之國》、《浅葱狼》、《だんだらごはん》,還是遊戲《薄櫻鬼》,都給人強烈印象:啊,那個19歲的阿一殺了旗本,擅自脫藩逃走了!加入浪士組的齋藤一就是他的化名。
(註:部分作品會寫明齋藤原本為山口一)

  不過,《幕末戀華新選組》的齋藤一字未提過去,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對過去沉默,執著會津施惠新選組的恩情,進而看重隊務。例如:原田藉由京都房子過於緊密此事,大抒己見,認為做事要圓滑,不要被自己的思想束縛,並順口問齋藤也同意吧?齋藤沉默數秒,專注搜捕隊務的他,毫不保留想法:


齋藤一:「我們的目的……是回報會津藩的恩惠,和守護天子大人所在的京都……那些人與天子大人敵對,絕不能放過他們。所以……要我斬殺他們,我會毫不猶豫。」
(第三章 臥龍震天)

  亦或,第九章永倉帶著伊東等人在國喪之際,舉辦不合時宜的秘密宴會,把伊東引薦給勤皇派人脈的關鍵人物。篠原泰之進問齋藤何謂正確呢?


伊東甲子太郎:「與其成天哀悼天子大人,不如以笑容歡送……這種主意我可想不到。」
齋藤一:「人不能總一直哀嘆下去啊……」
篠原泰之進:「齋藤你覺得怎樣才是正確的呢?」
齋藤一:「不要背叛自己相信和重要的事物就可以了。」

(第九章 國喪之令)

  雖然在這之前,玩家已知齋藤被土方派去監視伊東派動向,他對篠原的回答乍看怎麼解釋都通,不過「不要背叛自己相信和重要的事物」這句,從第三章的池田屋事件的發言,到第十三章的油小路事件抗令圍剿御陵衛士、第二十章的堅守會津發言來看,他有一套生存原則,忠誠於相信和重要的事物,並不是莽撞戰死,而是戰鬥到最後活下去


齋藤一:「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盡全力一戰,已經沒有餘力去想自己會不會活下來了……對我們來說,戰鬥就等同於活下去。即便離開……我們也要繼續戰鬥,留下活過的證據。」
(第二十章 報恩)

  逐一檢視他的話語與行動,他為了會津恩情而報恩,為伊東和其他御陵衛士待他真誠而抗令,齋藤一直將眾人對他的恩義、戰死的夥伴惦記在心頭,包含他們活過的證據


齋藤一:「這座墳墓就是為了祭奠那些壯志未酬便去世的人……」
(進展事件 Date Event 3 供花)

  因為自己亦是為信念不停戰鬥的人,若有一天失去性命,甚至連曾經活著的證據都沒有,那是多麼地悲哀。Date Event 3的【他們的犧牲值得敬佩】和【讓我們記住他們吧】的兩個選項的對話簡短道出,在這亂世中,齋藤對曾經奮鬥的夥伴的敬意:

【他們的犧牲值得敬佩】
櫻庭鈴花:「……他們的犧牲值得敬佩。」
齋藤一︰「……是啊。他們應該也想留下更多事物,證明他們曾在這世上活過。」

【讓我們記住他們吧】
櫻庭鈴花:「讓我們記住他們吧。記住他們的所有……畢竟他們真的活過,若被人遺忘是最難受的……」
齋藤一:「嗯……我就是這麼想的。只要我們曾是夥伴……我就絕不會忘了他們。」



  儘管無法窺見齋藤的過去,尤其19歲時誤殺旗本當時發生的過程和心境(亦未有詳細歷史紀錄),只能推敲他可能早已放下「山口一」這個過去,正視前方活下去,而接納壬生浪士組(新選組的前身)的是會津,使得他擁有容身並戰鬥之處。《幕末戀華》的齋藤如此重視誠義,扣緊呼應了歷史上的齋藤在會津戰爭時的名言

「ひとたび会津へ来たりたれば、今、落城せんとするを見て志を捨て去る、誠義にあらず。」(『谷口四郎兵衛日記』)

  而悼念同伴並謹記他們活過的證明,也詮釋歷史上永倉新八找松本醫生他們一起為近藤局長他們建墓此事,故事在此闡述著為近藤建墓,正是「新選組」永遠是內心歸宿的最好證明
(註:會有齋藤為建墓協力之說,主要在《近藤・土方供養塔の真実》有著「幹事松本良順 同族方中倉、斎藤」這樣的紀錄,後人推論「同族方」指新選組,而「斎藤」與「中倉」(同音「永倉」)為兩人在新選組時期的名字)


松本良順:「說句真心話,我們的心仍與新選組同在……對吧,阿一?」
齋藤一:「是啊……無論時間流逝,我們的立場如何變動,內心歸宿是不會改變的。」
鈴花:「松本醫生、永倉大哥,還有阿一你……在明治之世為近藤大哥他們立了墓碑,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啊。」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