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563

第二章:血雲劫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二章:血雲劫

要說我準備好應劫了?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目標不是飛升,而是兵解。沒辦法,這
幾天下來連一件低等的法寶都沒有,好不容易找到一顆度劫丹,居然要賣台幣一百萬
!賣家還說只賣錢不換物,即使我用仙石也打動不了他。

度劫丹聽說可以增加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度劫成功機率!不要說百分之五十了,就算只
有百分之五也會有一堆修真者搶破頭去買!尤其是看過獨步天下那次度劫情況的玩家
……

「只能從新修練,我不認為以我目前擁有的法寶可以讓我稱的過去。」

雖然小白一直開導我,但我始終還是那句話,這倒讓小白受不了了。

「你不覺得獨步天下的金雷劫跟當初七爪神龍的金雷有點相似嗎?」小白這是在透露
天機呢!

我的心突然的往上一提,腦袋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但是瞬間後又消失無蹤了。

好幾次我的口張了又闔,闔了又張,就是說不出半句話來,像是想到什麼,話都到了
嘴邊,卻又突然像失憶般的忘了一乾二淨,到頭來半個字都吐不出。

小白也不吵我,任我像隻金魚一樣在那開開闔闔的。其實不是牠不吵我,而是牠不能
透露太多天機,這對我是沒有好處的。

小雪在一旁笑嘻嘻的看著我,好像我就真的是魚缸中的魚一樣……

「……哎呦!煩死了!」最後我還是被小雪看到不好意思了起來,畢竟那一開一闔的
舉動有夠蠢的!

這種一閃而逝的靈感通常都是最有用最精華的「資訊」,要是無法在那一瞬間捕捉,
是很難再次感應到的。

目前我們所在的位置是里里村的一間民房中,雖然里里村已經可以升級為「鎮」,但
就是沒那個多餘的錢可以升級。這間民房雖然才十多坪大而已,但已經是最豪華的一
間房子。

六天的時間很快就過,自從那次之後,就再也沒出現過什麼靈感,現在只能硬著頭皮
渡劫去……

我們來到一個偏僻無人的無名山區,為的就是不想要讓有心人士來搗亂。

「小白,幫我把這整個山區完全的與外界阻隔開來。」

小白點點頭,然後開始飛到各個角落布陣去。只是布個幻陣而已,不會干擾到我渡劫
成功與否,所以小白沒有拒絕的幫了我這個忙。其實我也是可以讓小雪幫我的,只是
她實力還不夠,即便她已經大乘後期了,但難保與她同級別的玩家不會注意到,所以
小白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小白所布的只是單純的,沒有任何名字的「迷幻陣」,這是最基礎的幻陣與迷陣組合
出來的陣法,就像遊戲中一開始最常出現的沒有名字的基礎拳法、基礎劍法一樣,但
這也是最重要的,畢竟任何高級的武學都要有基本的知識才能學習吧?總不能你還沒
學會走路就要學跑一樣。

這種最低級的迷幻陣或許沒人會故意去熟練它,但如果你本身能力高了,這種低級的
陣法通常也會隨著增加它的威力,尤其是由小白這種神獸級別的高手來布陣,就算是
一個剛升仙的玩家站在它面前也不一定能察覺的出任何異樣。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在下一秒後突然快速飄來一大片的紅雲,那血紅色的雲瞬間將
整片藍天給覆蓋住,整個大地也像染上了紅色墨汁一樣的變的一片通紅。

「這是什麼?怎麼跟獨步天下的黑雲不一樣?」我看著天空喃喃自語的說道。

「居然是血雲劫!」小白明顯愣了一下。

此時小白已經跟小雪站在遠出觀看中,牠也順便在這裡施展了防禦陣法,當然,就算
是血雲劫也破不了的。

「什麼是血雲劫?」小雪似乎也是感受到那血雲劫無比的壓力,擔心的問道。

小白嘆了口氣說道:「唉……看來主人要嘛就是成功,要嘛就是失敗,上天似乎不給
主人兵解重來的機會了……」

「什麼!」小雪一聽,馬上驚叫道:「那怎麼行!神上說他沒多大的希望可以渡劫,
正準備兵解重來的!……不行!我要去幫忙!」

小雪說完,抬腿欲走,馬上就被前面一道看不見的防禦陣給擋了回去。

「不行的,妳去了也只是送死,我可不想被主人天天罵我保護不周。……血雲劫是給
惡毒無比的修真者渡的天劫,為了懲罰這種喪盡天良又想升仙的修真者,所以血雲劫
將會不死不休的攻擊渡劫者,要嘛就是渡劫者在血雲劫的攻擊中提升了實力,直到無
法給予死亡的懲罰後才結束,不然就只有等到渡劫者筋疲力盡後死亡才結束,當然,
兵解也沒用,元嬰跑到哪,血雲劫也會跟到哪……看來主人是因為跟心魔融合的關係
才出現血雲劫……血雲劫顯然是把主人當成喪盡天良的修真者了。」小白慢慢的解釋
著,此時的牠已經不能再給牠主人任何提示了,只能默默祈禱:「主人,想起神龍給
的提示啊……」

小雪聽了後,只能邊哭邊喊著我的名字,她知道,我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我吃驚歸吃驚,防禦還是要做的,一開始我先放出「時之聖界」在最外層,接著裡面
又放了五層「百靈避邪陣」,同是蜀山派的我自然也要會蜀山最強的防禦陣了,而我
所施展的又比獨步天下還高了幾層境界。最後是無數個強化類的小型陣法施放在自己
身上。

這是每秒都不能浪費的,此刻的我已經不能把這當成遊戲在玩了,這完全是關係到我
的生命的!

我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那血紅色的劫雲,那滾滾翻騰的紅色閃電,再加上發出陣陣雷
鳴聲,猶如紅色蛟龍所發出的龍吟,絲毫不敢大意,即使我現在很驚訝,但手中的動
作還是沒有停下,用那快到無法用肉眼看清楚的速度打著各式各樣的手印,一道道陣
法也從我手中擴散出去。

轟的一聲,大地搖晃猶如十級以上的地震,沒有徵兆,一道紅色巨雷打在百里遠的山
邊,就那麼一下,整座山就消失了,原本連接那消失的山的其他山頭也跟著慢慢崩塌
,而我所在的這座山也塌了三分之二,幾乎同一時間,「鏗」的一聲,我的時之聖界
與四層百靈避邪陣也瞬間崩潰,剩下的那一層百靈避邪陣也發出了一閃一閃的光華,
那是面臨快崩潰的邊緣的徵兆!

心中浮現出無限的絕望,已經沒有任何形容詞可以說明我現在的心情,因為我的心情
是如此的平靜,像是一個壽命到了盡頭的老人一樣,沒有一點恐懼,有的只是說不完
的,對親人的思念與不捨。


「不要……哇阿阿阿……不要阿!嗚嗚嗚……不要……」小雪像力氣被抽了空一樣坐
在地上哭泣著,嘶喊著……只是現在她已經哭啞了喉嚨,這種情況是絕對不會出現在
修真者身上的,但是小雪已經什麼都不管了,她已經知道,再一下,那恐怖的血雷劫
再轟一道下來就結束了……她心愛的男人將真真實實的消失了,不再有重新遊戲,不
再有靈魂,不再有輪迴……一切將會只剩下她孤單的一個人……

小白此刻也是震驚無比,雖然血劫對牠還是造成不了威脅,不過牠還是低估了血雲劫
的威力,牠原本還以為主人可以撐個幾道雷劫,想不到才一道就幾乎破盡了主人的陣
法,更何況那一道還只是打在百里遠的地方……牠心中也是無限的掙扎,是否要出手
收了這血雲劫……

「求求你……救救神上……求求你……嗚嗚嗚……」

小白看著自己的主母向自己求救,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沒有平常那調皮、溫柔可人的模
樣了,那語氣也完全變成了以下求上的態度,小白已經感受不出這位主母原本熟悉的
氣息……現在的主母……是如此的陌生……


「血雲劫!他媽的居然是血雲劫!」紫天在實驗室中大叫著。

「上人,千萬別激動,不要去破壞了遊戲的平衡,不然後果不堪設想。」沈成山在一
旁苦勸著紫天,深怕他一忍不住就進去把血雲劫給滅了,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可就不
好辦了。

紫天自然也是知道,但是裡面那個正在渡血雲劫的可是自己的兄弟阿!

「撐住……一定要撐住阿!兄弟!」紫天心裡憤恨著,只因為當初設定這個血雲劫的
就是他自己,那時候他還得意的看著那與現實的血雲劫有著百分之九十以上相似的虛
擬血雲劫呢,想不到這第一個應自己「傑作」的玩家居然是自己的兄弟!心中那個懊
惱阿!


「……」

「大哥怎麼了?」翼德看著皺眉頭的玄德問道。

「沒事,只是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大哥想太多了吧,這幾天你為了里里村已經忙的太過頭了,你先下線休息一下吧,
這裡有我們呢。」

「唉,希望如此。」說完,玄德的身影漸漸變淡,直到消失。

不能怪翼德少根筋,只能怪小白的陣法掩飾的太完美了,即管血雲劫威力再大個幾十
倍也影響不到外界,從外面看都是始終如一的景色,除非附近有仙人,不然是不會被
發現裡面有人在渡劫呢。


我靜靜的看了小雪一眼,露出幸福的微笑,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我只想在死之前
能讓小雪知道,跟她在一起我真的很幸福,已經心滿意足了,雖然還是有那麼點遺憾
……畢竟我還是想跟她一起廝守到老。

看著小雪滿臉淚痕,一臉驚慌、擔心的在那裡張著嘴巴像是在說些什麼,小手還一邊
敲打著「透明玻璃」。

沒別的原因,我知道,第二道紅雷打下來了,但是我沒去看,手中也不再結任何手印
了,我只想把剩下所有的時間把小雪的樣子給看個仔細,至少我想看著她死亡會讓我
減少一點心中的不甘。

轟!

一道紅色巨雷無情的將整座山給轟掉,甚至還出現一個無底洞,絲毫不輸給當初神龍
的威力。

小雪在那紅雷罩下來後就僵住了,還按在「透明玻璃」上的小手也慢慢的滑落了下來
,眼中再也看不到任何一絲生氣,可以說她已經是個沒有任何感情的傀儡,所有的感
情都在血雷打下來的那一瞬間消失。


「以後這種小事別再叫我了。」

這句話的背後代表著什麼意義?當時神龍到底要跟我說些什麼?

在紅雷打下來的前零點幾秒內,我的內心突然又閃過了一絲念頭,接著是一幕幕的畫
面在我面前閃過,從召喚出七爪神龍開始,一直到最後神龍留下的那句話,這之間所
發生的事情到底是想要跟我說些什麼?

沒等我想通,又出現了師父「旻彥文」,是當初他帶我進入絕頂高手的境界時的畫面
……

絕頂高手!

泥牛入海!

神龍的……

我內心狂震,在最後不到零點幾秒的時間內我想到了神龍想告訴我的東西了!不過還
沒等我想完,眼前淡紅色的世界瞬間就變成了血紅色的世界……


紅色的煙霧瀰漫在空氣中,其實也不是什麼煙霧,只是被紅雲給染了色的灰塵罷了。
小雪還是呆呆的望著前方,身邊的小白卻是顫抖著身體。

灰塵慢慢散去,無底洞的中央上空也慢慢顯現出一個影子……

小雪茫然的雙眼漸漸明亮了起來,身體也慢慢的動了。

「噗」,一口鮮血吐了出去。

「我沒死……成功了嗎……我成功了嗎……」

我迅速檢查全身的狀況,似乎只有剛剛的一陣胸悶而吐了一口鮮血而已,並沒有其他
較嚴重的傷害。

「咦?」我的身體怎麼好像變白了?

沒等我回神,一道血雷又落了下來……

回憶起當時神龍破壞城鎮的樣子,明明四周的一切都被破壞殆盡,偏偏就只有我還完
整無缺?


「怎麼,不能來?我感覺到你的天劫將近了,我是特地來提醒你的耶。」

「啊?我知道我天劫快來了阿,還要提醒什麼?」

「天劫……不可反抗……」


當初大哥也事先提示我了,要不是大哥和神龍……還有小白最後的提醒,我可就真的
要灰飛湮滅了。

紅雷剛從我頭頂打下,我就已經運起了「泥牛入海」,紅光一閃,我的皮膚又更白了
一點……不對,與其說是變白,不如說變透明了?

比起剛剛第一道雷,我的胸口似乎沒那麼難受了,不過還是嘴角還是流下一絲鮮血。

接連兩三道紅雷瘋狂的向我劈下,此時我已感覺到一陣舒適,身體漸漸透明了起來,
體內的真氣與元嬰也跟著改變了起來,元嬰的情況跟我一樣,從金黃色變成了透明無
色,由元嬰掌管的真氣也開始了質的變化,從氣化開始變的濃稠,又從濃稠化成如水
般的元素,接著又是氣化,就這樣一直不斷的循環……

紅色雷劫連續不停的轟了整整半天,我的身體幾乎快透明化了,元嬰不僅也慢慢透明
化,還跟著巨體化。


「他成功了……哈哈哈!血雲劫正在幫他改造身體呢!哈哈哈!」紫天在銀幕前興奮
的手舞足蹈,一點仙人的風範都沒。

「改造?不懂,天劫不就是為了懲罰逆天而行的修真者嗎?怎麼還會為他們改造身體
?」沈成天不解的問道。

「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你能善用一身神力,幫助天下黎民,那還用的著懲罰嗎?」

「但是得道升仙的人多的跟現在幾乎跟地球人的數量有得比了,也不見他們幫助凡人
啊。」

紫天嘆了口氣:「這就是天劫的矛盾了,總之是一言難盡……」

「嗯……還有一點我也不懂,一個費盡心力成功抵擋天劫而升仙的人跟接受天劫的洗
禮的人有什麼不同嗎?這樣看起來接受天劫的洗禮似乎比較輕鬆吧?怎麼從前都沒聽
過有誰是這樣升仙的……」

「當然有很大的不同,至於有多大我也不曉得。接受洗禮比較輕鬆?嘿嘿,就算是讓
我重新修練,讓我遭遇跟他一樣的事情,我也不見得能接受天劫的改造,那是連我都
摸不清楚的問題。至於有沒有誰是經過改造而升仙的人,我的答案是有,而且還是大
家都耳熟能詳的人,其名氣可能還會比我大很多。」

沈成天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比他的名氣還大?這位上人可不是什小咖啊,他可是詩
仙李白啊!名氣還有誰能比他高的?最多能平起平坐就不錯了,還會比他有名更多?


小雪一邊聽小白的解釋一邊笑得合不攏嘴,只是臉上的淚珠還是不停的落下,這半天
所發生的事情是她這一生中最高興的時候,看見自己的愛人幾乎是死而復生,比起她
自己的生命,似乎還更看重遠處那個男人的生命。

一道又一道的紅色雷劫,真氣已經不知轉換了幾遍,那反覆循環的次數多的已經無法
計算,直到現在已經變的緩慢了許多,紅雷打下來的頻率也變少了……轟!最後一道
紅劫落下,天空的紅雲瞬間散去,我的身體和元嬰幾乎變成了透明一般,只見我的元
嬰也成了一個五、六歲孩子般的大,並且慢慢脫離身體,這種感覺就像靈魂出竅一樣
,我看著我正在離開我的身體……

等到完全脫離後,天上突然閃下一道強光,心中暗道不好。

「小雪!別抵抗天劫……」

我的話還沒說完,強光一罩,只留下了我的軀殼……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