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417

第十四章:BOSS屠城!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十四章:BOSS屠城!

「南門!多派點人去防守南門!」

「報!西門的人手不夠!城門防禦剩下百分之二十五,城牆防禦也下降了大半!」

「報!東城門被攻下了,進行巷戰的士兵已經快支撐不住了!」

「報!北門……」

「停!停停停!」一個滿頭金髮的西方玩家正滿頭大汗的看著沙盤,一連串的壞消息
不斷傳來,他實在想不通還在冷兵器時代的東方玩家是怎麼把他們逼到如此絕境的。

另一邊的副指揮官意示要那人繼續回報,廢話,現在可是在打仗,不馬上掌握第一手
情報怎麼行?

「北……北門……北門遭到……怪怪……怪物的……襲擊……」這名士兵明顯是驚魂
未定。

「放屁!打仗期間是不可能有怪物襲擊的!」指揮官聽後,破口大罵,心情又降到了
最低點。

一旁的副指揮官雖然臉色也不好看,但還是鎮定的說道:「不管如何,我們先去看看
再說吧。」


才剛一踏出門口,兩位指揮官馬上就被眼前的東西給愣住了。

照理說,現在這裡不管離哪個城門都是有好長的一段距離,或許能看的到城牆,不過
那宏偉的城牆從他們這裡看上去也頂多是一條線罷了,而現在他們卻能清清楚楚的看
到城外一隻大到不行的「龍」正在噴著火焰,時而從空中落下幾顆巨石,時而從地上
冒出一大片的火海,一切都是如此的明顯。

要知道,那城牆可是有十五多米的高度,很明顯,不說那隻龍,光是那片火海冒出的
高度至少有百多米!更不要說那不知哪來的龍……

「北門……淪陷了……」眼看著那隻龍正一步一步的靠近,每走一步就是一個地震,
身形也明顯放大了好幾倍,守在「行政大樓」的士兵一個個心灰意冷,所想的都是如
何逃命。

另一邊,也是戰火連連,情況並沒有比較好,一隻飛的不高的巨龍在城牆上不時的吹
出颶風、龍捲風,管他什麼號稱「固若金湯」的城牆通通都支撐不了一分鐘就塌陷了
……

更慘的是另一座已經升級成大城市的戰爭,那二十多米高的牆也已經從「石牆」升級
為「銅牆鐵壁」了,當然這是科技較發達的西方才有辦法升級的。

在其他人看來那絕對是不倒的城堡,不過在一隻「大鳥」的眼裡卻如同擺設,直接從
高空飛過直達中央,以破紀錄的時間攻下那號稱亞洲大陸中最難攻下的城堡。

官方論壇上一堆抱怨文,寫的自然都是英文,經過官網的翻譯機翻譯後才知道寫的都
是守城時遇到怪物襲擊,大罵這是個大BUG,不過官方人員卻解釋目前系統毫無錯
誤出現,也不說明原因。


「上人,目前東方這裡已經有人飛升多時了,還不開放讓飛升的玩家能有機會下凡的
系統嗎?對方那邊的天使都已經能自由下凡多時了……」一名穿著夢幻之境工作服的
開發人員恭敬的問道。

「再等吧,很快,就快可以了。」一個身穿連身白長袍的「年輕人」靜靜的看著夢幻
之境裡的世界。聲音是如此的熟悉。

「哈哈哈,上人都不急了,你急什麼呢?你跟你老爸還差的遠呢,哈哈哈……」進門
的是一個面貌蒼老,身上穿的盡是名牌西裝,名牌首飾更是一個不少,容貌雖然經過
歲月的摧殘而顯老態,但氣勢卻不同凡響。

「沈叔叔說的是……」此人果然不是普通「開發人員」,竟然是在遊戲中的徐元直-
陳葛。

那被叫「上人」的人顯然不想打擾他們說話,身形一閃,居然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上人果然身藏不漏,可惜性子卻怪的很。」那沈叔叔感嘆一聲。



卻說到戰爭還沒開始時,神上和毒犯這邊。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你想錯了,雖然我知道一些夢幻之境的事情,但是僅在於東
方罷了。」客棧中,毒犯說道。

我疑道:「什麼意思?」

毒犯說道:「這遊戲是東西方合作做出來的,對於設定的平衡是很講究的,但又不希
望對方知道自己這邊的秘密,畢竟人都有私心,所以到後來又演變成自己各自做自己
的,遊戲平衡就靠好幾台超級電腦來計算,所以就算是深層工作人員,也無法知道對
方的設定是如何,更不用說我了。」

傻眼,遊戲玩家就算了,就連做遊戲的也在耍心機?看來想知道西方那裡的消息是不
太可能的了。

毒犯又說:「當然,如果是不影響的遊戲系統,那大家會很願意一起分享,而我要說
的就是這個……」

一聽,我馬上就明白了,從一開始他就說我運氣好阿,一開始就有神獸阿等等的,這
再明顯不過了。

「你是說寵物系統?」

毒犯給予欣賞的眼光說道:「沒錯。寵物系統是個隱密到不能在隱密的系統,就連我
也無法知道要如何才能達成擁有寵物的條件,但是寵物有的功能我倒是知道一點。」

「寵物的功能?」

「是的。寵物是唯一可以帶上戰場並不會扣到牠任何能力的外物!」

毒犯說完後就看著我的臉,似乎想要看看我的臉上會出現幾種變化,不過他卻失望了
,他不僅沒看到我興奮的表情,反而還皺起眉頭。

毒犯不解的問道:「怎麼了?目前我知道的,西方似乎還沒有誰有寵物呢,而我們這
裡除了你也沒有人有寵物,你可以說是唯一能主宰戰場的人阿!」

毒犯從不解的眼神說道後面是越變越興奮,但我始終還是沒有反應。

「你的消息恐怕要失靈了。」

「怎麼回事?」

最後,我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以前也有試過讓小白上戰場,但是卻被系統拒絕了。


毒犯聽了之後反而放鬆的噓了一口氣,這倒是讓我更疑惑了。

「呼,還以為你說什麼呢。告訴你吧,除了凡獸以外,不管是什麼神獸還仙獸的都無
法參與凡人的戰場,不然還不亂了?」

也對,但是凡獸?那有跟沒有一樣阿,就算讓你帶上什麼獅子老虎的,被亂刀砍個幾
下或亂箭射成刺猬的還不只有趴的份?

「嘿嘿,小白是神獸當然不行,但是你的四大龍王可是凡獸阿……」

我驚道:「什麼?你怎麼知道我有龍……王!」

毒犯不在意的擺擺手:「知道有什麼了不起,你當我這『工作人員』是白當的啊。」

「呵……呵呵,是我失禮了,呵呵……」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繼續說道:「但是那
四大龍王哪是什麼凡獸,除了修真者我還真不知道有那個凡人可以宰掉牠們的,對他
們來說,那簡直是超神獸了。」

「凡人玩家宰不掉是因為他們無法渡過牠們的巢穴所以才沒辦法,但牠們要是出了巢
穴,靠人海戰術還是有辦法淹死牠們的。」

「如果真如你所說,那這戰場我們不就贏定了?四隻超級BOSS阿……」

「沒錯,但如果他們靠人海戰,就算是BOSS也會有倒下的一天。」

我不在意的說道:「倒就倒吧,他們要嘛就人海戰,我們玩家便會輕鬆點,要嘛就為
了擋住我們玩家而讓BOSS當點心吃,怎麼算都是我們有利。」

毒犯卻搖搖頭說道:「我有一點要告訴你,凡獸不如神獸有元嬰,死了就是死了,而
你想要再去抓刷新的王,那難度將會更高,甚至抓不到。」

「呃……那怎麼辦?」雖然我不在意,但要是以後西方大陸又打過來可就要辛苦點了


「現在需要的是還要有會飛的寵物,如此一來便可以從空中騷擾,當然,颶風龍王也
許能飛,不過那太沒機動性了,而且體型太大又飛不高,會被弓箭手當靶子射的,至
於岩火龍王就更不用說了,那翅膀純粹是裝飾用的,主要是要帶給玩家壓力的。」

我點點頭表示贊同,毒犯又繼續說道:「所以我們需要的是能飛的高又有機動性,又
有一定的攻擊能力來騷擾玩家,甚至能殺傷玩家那更好。」

「嗯,但是會飛的怪,要快要高又要有攻擊力的好像不多啊。」

「沒錯,當初設定怪物的時候原本要做很多飛行怪的,但是一想到如果飛行怪太強,
還沒修真的玩家可能會抱怨連連,所以就只有降低飛行怪的數量與能力了。」

「這樣說的話,想要能力強的飛行怪就只有BOSS囉?」

毒犯點點頭說道:「沒錯,我已經想好一些飛行BOSS了,就等你有空時就開始抓
BOSS計畫。」

「呵呵,聽你這樣一說,我整個都興奮了起來,擇日不如狀日,今天我們就行動吧。


毒犯聽了之後樂呵呵的笑道:「好好好,這就走,也好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抓寵物
的,不然我都快羨慕死了。」

「咦?你不是說有抓BOSS計畫嗎?」

「對阿,對我來說就是計畫阿,計畫看你怎麼抓寵物好學起來阿,呵呵。」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抓啊。」

「啊?」

兩人瞬間呆若木雞,你看我我看你的。

一會後,毒犯才重重的眨了眨眼問道:「那你四隻龍王怎麼抓的?」

「那是小白幫我抓的。」

「那小白你怎麼抓的?」

「他自願當我寵物的。」

「……」毒犯一陣無語。

簡單來說,神上就是好運到不行,已經有了五隻寵物的他居然還是不曉得要怎麼抓寵
物。看來這寵物系統真的是神秘過頭了,連他自己都在懷疑寵物是否就是BUG。

毒犯的腦筋一轉,馬上又問道:「那再叫小白幫你抓阿!」

聞言,我馬上喚出小白,把剛剛的事情都告訴牠後,只見牠說:「不行,主人你只能
收五隻寵物,不能再多了。」

這毒犯倒是不曉得,畢竟寵物系統的設定他也頂多知道點皮毛而已。正當他們煩惱不
已時,外面突然傳來一片吵雜。

「客人,您不可以亂闖阿,這裡是貴賓室阿!」

隨後傳來又傳來一陣女聲:「不管!裡面的人我認識的,沒什麼闖不闖的!」

一男一女在外面就這樣吵了起來。

此時,房內傳來一個聲音:「讓她進來吧。」

「咿呀」一聲,一個嬌小的身影就快速的竄了進來。

「小雪!?」

還以為是誰呢,這不是小雪會是誰?

門外另一個自然就是店小二了,只見他一臉尷尬的:「大……大爺……」

「拿去吧,這也是我的客人。」只見毒犯順手拋了一錠銀子便把小二給打發了。

店小二一走後,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我關了訊息,小雪只好親自來找我了,但是自
從常常有人在客棧惹事後,官方就把客棧設定為安全地區,任何武功、魔法、修真法
術都不能施展,自然也無法瞬間移動了,所以小雪也只能被關在外面大吵大鬧的。

貴賓室更是被限制住,除了需要訂房主人的答應,自然還要有錢才能進了。

我溺愛的摸了摸她的頭髮問道:「怎麼了?什麼事情這麼著急?」

小雪興奮的眨了眨眼睛說道:「嘻嘻,我也有寵物囉,哈哈哈……」

一聽,我和毒犯彷彿活了過來般的看著小雪,異口同聲的問道:「什麼寵物!怎麼抓
的!」

這時小雪才發現除了我以外還有另一個人,而且還是「熟人」。

看到小雪臉上的表情變化,毒犯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轉頭向我投出「幫幫我」的眼
光。

沒辦法,現在是站在同一條船上,有必要化解這之間的尷尬,當然我也把寵物的事情
都說了一遍。

小雪聽了之後也是搖搖頭說道:「我也不曉得怎麼抓的,是『小紅』牠自已說要跟在
我身邊的。」顯然小雪也沒不在意毒犯之前的無禮了,畢竟我都幫他說話了,她也看
出毒犯今天表現出了不同的感覺與氣質,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

「小紅?」

一說到小紅,小雪馬上又興奮了起來:「是啊是啊,小紅很漂亮喔,我記得牠原本好
像是叫……叫……對了,是叫『火風風』的樣子!」

「火風風?」我和毒犯腦袋裡翻了一遍又一遍的怪物資料,怎麼就沒聽過有個叫火風
風的怪物?我不曉得就算了,可是現在居然連毒犯這「工作人員」都不曉得?

「對阿對阿,牠全身火紅還冒著火焰,在空中一飛就留下一道『紅色彩虹』,好漂亮
的!」

「空中?會飛!」毒犯反應較快,馬上就想到那是什麼了:「是火鳳凰!?」

小雪是英國人,自然不曉得中國的鳳凰,再加上那字體又如此的繁多,她當然就不曉
得那兩個字怎麼念了。

「天啊!你們兩個可真變態,抓的寵物盡是S級別以上的BOSS,這好運怎麼就是
輪不到我阿……」毒犯痛苦的抱著頭,不過卻也只是裝裝而已,畢竟現在他也站在這
一條船上了。


原來,那什麼噴火的龍,吹颶風的龍,還有在空中飛的大鳥盡是打火機、吹風機與小
紅的傑作。

西方玩家是滿肚子的冤,根本還來不及反應就在一天內連失三、四座城,相信不用兩
天的時間就會被對方給收復全部的「國土」了。


終於,在最後一道港口的防線上,西方玩家召集了所有人員專攻那大到不行的龍。不
過這計畫還是失敗了,空中小紅不時的送上天外之火,同是火屬性的打火機更是越打
越猛,被火槍傷著的地方雖然不痛不養,但是幾萬隻蚊子不停的在叮同一個地方還是
會很難受的。不過,只見小紅時不時的來一個生命燎原之火又讓打火機恢復了所有生
命……

此消彼長之下,最終防線終於破了,一個系統提示後,所有西方的玩家全變成一道白
光就被強制送了回去。

「贏了!」一陣歡呼,雖然不曉得那些變態怪物是哪來的,不過既然是「自己人」,
也就不在乎了,這是大家玩遊戲以來最爽快的一次,幾乎都享受到了什麼叫屠城的快
感!


「乾拉!」

「乾!」

各大城市的客棧擠滿了玩家,大家都在慶祝這次的勝利。

「哈哈哈,想不到你居然是育華企業的大少爺,哈哈哈,我敬你一杯!」玄德拉著毒
犯一起乾了一杯,顯然大家都不介意雙方之前是否有過節了。

「哪裡哪裡,玄德之名也早已響片全國,多次都是以少勝多的戰績早讓我佩服不已。


「嘿嘿嘿,不過僥倖罷了,比不上你年紀輕輕就能如此能幹。」

「好說好說,我這也只是靠著我老爸那點名聲……」

不理那兩個互相吹捧也不臉紅的人,我跟小雪多喝了幾杯後就悄悄離去。

現在對我最重要的還是要趕緊飛升……

「不多喝幾杯嗎?」背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你不是跟玄德在喝酒嗎?怎麼出來了?」

毒犯笑了笑,指了指裡面那個已經呼呼大睡的玄德。看來毒犯酒量還真不是普通的大


其實是我不知道,像他這樣的人,幾乎每天都是要應酬或參加什麼重要典禮的,時間
久了,酒量自然也就大了起來,一般人哪會是他的對手。

「呵呵,那現在你是把目標換成我囉?」

毒犯笑而不答,比了個請的手勢,但卻不是要拼酒的意思。我一手拉著小雪一手搭上
毒犯的肩膀,接著三人便同時消失了。


毒梟城,毒犯的領地。

一踏進行政大樓就看到熟悉的身影,人口販子,人蛇集團。

「他們是我的保鑣,之前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我微微一笑,沒說什麼,人口販子和人蛇集團則是像我們行了一禮,以示道歉。

我心裡卻是詫異的,這轉變實在太大了,要不是這遊戲是不能交易帳號的,我還真會
認為他們是換了個人在玩呢。

一進接待室,毒犯就收起了微笑的臉,整個嚴肅的看著我說道:「我們就直接進入真
正的主題吧。」

果然沒錯,那什麼收復失土的只不過是隨手處理的事情罷了,毒犯真正的目的並不是
那種小兒科的事情,對他來說,這是他參與製作的遊戲,遊戲的發展如何對他都毫無
關係,只要能賺錢,領土是誰的都沒有差別,甚至還比一般人更喜歡戰場呢,畢竟戰
爭錢是最好賺的。

「是……關於獨步天下的死因?」

「是。」

看著毒犯如此嚴肅的神情,又想起那離奇死亡的玩家,一顆心上上下下的……此刻我
感覺我彷彿像是在等待自己的死亡證明的人。


--------------------------------------------------------------------------

今天很累 等我睡醒再給GP吧
希望大家能多多回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