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411

第十三章:隱藏系統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十三章:隱藏系統

「是誰,膽敢擅闖岩火洞!」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整座山幾乎都在晃動。

「岩火龍王,別來無恙啊。」小白一口氣的越過重重火山口,直接來到了岩火龍王的
老巢,並且聽牠說話的樣子,似乎牠們是認識的?

洞穴裡沉默了好一會,隨後出現一個巨大的龍影,是四條腿走路的,背上長著一雙巨
大的翅膀,全身冒著炙熱的火焰。

等牠走近後,我眼珠子都瞪的快掉出來了,一個人站在那裡還不及牠一個爪指甲的一
半大小,如果不是可以修真,這哪是凡人打的贏的王阿?

「原來是哮天犬,你來這裡做什麼……咦,還帶了一個修真者……」這隻岩火龍王才
剛被刷新出來,但是怪物的記憶並不會消失,牠還記得剛被一個大乘後期的修真者給
殺過呢,現在恨也不是,怕,又太窩囔,好歹牠也是個龍王啊。

「怎麼了?我哪裡不對勁嗎?」雖然一開始我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習慣了,要比,也
比不上小白的最大化阿。

岩火龍王先是沉默了一下,之後嘆著氣說道:「罷了罷了,說出來也不怕你們笑。其
實在不久之前我才剛敗在一名修真者手上……正想要發洩一下的,沒想到來的一個是
認識的,一個又是實力更強的修真者……唉。」

我聽了之後倒是沒覺得什麼,畢竟只要是大乘期的高手應該都能殺的了這隻岩火龍王
的,這算是給修真者打的王吧。

反而是小白驚道:「有人來過?這怎麼可能?」

「一開始我也很困惑,但是當我看見他身上泛著藍藍微光後我大概就曉得怎麼回事了
,唉,我收藏千百年的寶物就這樣通通被搶光光了,他要是再多來幾次,還不把我的
皮都拔光了?」

小白釋然道:「原來,看來是有仙器的保護,要不然光是岩漿的熱氣就是個天然屏障
了,更不要說這裡到處都是岩漿了。」

看到岩火龍王這說話的口氣我還真嚇了一跳,怎麼一點都沒有王應有的氣勢……

「奇怪,這不過就普通的岩漿,只要是修真者,隨時都能進來吧?」

小白說道:「主人,這可不是一般的岩漿,它的熱度僅次於三昧真火阿。現在你因為
待在我的結界裡才感覺不出來。」

「喔。」

岩火龍王一聽小白喊我主人後可就驚訝了:「主人?這是怎麼回事?哮天犬,你喊他
為主人?」

「是啊,你可不要小看主人了,主人的潛力發揮出來後可是無窮的喔。」

岩火龍王嘆道:「我可沒小看他,只是看到你會甘願認他當主人,讓我有點驚訝而已
。對了,你來找我有事嗎?不是來找我聊天而已吧?」

「當然,找你只為一件事。」

「什麼事?」

「主人,你說吧。」

說的這麼輕鬆,即使我的實力比牠強,但哪有那麼簡單的?

「呃……那個……我是想……想收服你……」

岩火龍王明顯愣了一下,猶豫過後說道:「行,連哮天犬都這麼看中你了,我沒理由
拒絕,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今天還真是個驚訝的一天,你驚訝完換我驚訝的,一個說的比一個還要意料之外。我
想大概除了我的實力強於岩火龍王外,大概就是魅力的關係了吧,我想小白八九不離
十也是被我的魅力所影響吧,不然為什麼除了我和比我魅力還高的小雪以外,小白都
很少對其他人有親密的接近?

「說吧。」

「幫我報仇,我絕對不原諒搶了我苦心積來的寶物的人!」

無言,還以為是因為被殺所以不爽想報仇,結果居然是被搶才不爽……財寶居然比不
過自己的命阿……

「可以是可以,但你知道那個殺……搶你寶物的人是誰嗎?」

岩火龍王低著頭苦思,很明顯的不曉得對方到底是誰。

「這目擊者也只有你一個,連你都不曉得我要怎麼幫呢?這樣吧,你先跟著我吧,到
時候遇到那個人你再告訴我,如何?」NPC怎麼可能會知道哪個玩家殺的,除非是
工作人員扮演NPC去看玩家的名字,不然一般NPC是不會知道玩家名字的。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岩火龍王說完後,一道系統提示就跑了出來。

「火龍族龍王『岩火龍王』要認你為主人,願意嗎?」

哈哈,心中爽快到爆了,先是神獸小白,現在又是一隻火龍王……嘿嘿嘿……至於報
仇嘛……裝裝樣子唄,世界這麼大,真要是遇到再順手解決好了。

然後我又把岩火龍王取了一個名字-打火機。

不管「打火機」的抗議,我興奮的查看打火機的資料。

這打火機的素質全部是問號,只有技能有寫出來而已,

龍息:十級,龍族特有技能可回復生命與狀態並且大幅追加額外全部素質,到達頂級
將可完全回復。
黑焰地獄:十級,大範圍的地面魔法攻擊,召喚地獄之火燃燒所有生靈。
火炎流星:十級,高級法術,能召喚天外天的隕石攻擊。
流星雨:十級,召喚群體的隕石攻擊敵人,範圍極大,殺傷力驚人。
三昧真火:一級,最高級的火焰,一沾即焚,修真者也靠近不得。

在我看來只有三昧真火有用而已,其他都是沒什麼用處,當然,如果是對一般人來說
,這些技能是絕對的變態。

「打火機,能把你的子子孫孫都叫過來嗎?」

看到主人完全不給牠機會抗議的打火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這個新名字了:「可以的
,主人打算要做什麼?」

「當然是挖寶囉。」

打火機一聽到挖寶,馬上興奮的吼了幾聲龍吟,要不是我並非普通人,早就被震聾了


「靠,叫那麼大聲幹嘛啦!」

打火機無辜的說道:「當然是召集阿,我們都是這樣召集大家的。」

打火機的聲音傳遍整個大陸,所有火龍族的不管大隻中隻還小隻,通通都飛往阿萊爾
火山去,這大到誇張的龍吟聲與一群又一群的火龍將天空都給遮蔽了起來,並不是龍
的數量很多,而是每一隻都非常的大,雙翅一開,最大的都可延展到一公里的長度,
最小的龍翅膀一開,也能遮蔽有一百多米的範圍。

現在不管是打怪打寶還是PK殺人的,通通都仰望著天空,像是集體被放了定身術一
樣,大家動都不動的。

「這是怎麼回事?要世界末日了嗎?」跟龍打過交道的都知道,就算是隻普通的幼龍
小怪,沒十幾二十個人還殺不了呢,運氣好死個七、八個人就打的死一隻幼龍,運氣
不好,能有一兩個活著逃離牠的攻擊範圍就算不幸中的大幸了。更不要說那些已經是
小王、中王以上級別的龍了,那是要整個軍團,甚至好幾個軍團聯合去打才有機會贏
的,而現在居然一堆龍集體出現,還往特定的方向飛去,是龍要報復玩家,所以才正
在聚集然後一口作氣的滅掉玩家嗎?

大膽的玩家,專門冒險的玩家當然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有些玩家甚至還在懷疑說
不定是什麼寶物出現了呢,畢竟大家都知道龍的習性了。


「開……開什麼玩笑?居然就這麼正大光明的飛過來?」現在我已經是急的像熱鍋上
的螞蟻了,這麼一大群的龍毫不掩飾的飛過來,代表的是什麼?

我已經快冷靜不下來了,要是我收了龍王當寵物的事情被發現該怎麼辦?

這一般玩家好奇前來倒還好,如果遇到修真者可就不好解決了……

我命令打火機將牠們通通叫回去,然後讓小白跟著打火機用最快的速度去找寶物。

而我是馬上聯絡了所有能聯絡的人,大致上快速簡單的說明了一下後,要他們一起去
論壇當「消毒員」去。這個消毒藥就是這次龍集體出現是因為「習性」關係,每幾百
年就要搬遷一次等等的。


「那些龍怎麼回事啊,神上?」等到稍微壓下熱度後,一堆訊息馬上爆滿我的訊息欄
。我當然是敷衍了一下後,馬上又自己放了其他八卦、假情報等等去轉移大家的注意
力。

雖然有暫時壓下來了,但還是有五、六成的玩家還是不放棄的去查明真相,只是最後
還是什麼都沒查到。

但那只對一般人而言,如果是修真者,那又不一樣了……

「到底是誰,居然能召集那麼多的龍族!」忍者無敵,是一名日本玩家,一開始就是
玩忍者的職業,直到修真還是脫離不了,所學的法術都是偷襲專用的。

遊龍在天說道:「不管是誰,對我們都沒好處。去查!」

忍者無敵應了聲後就原地消失無蹤了。

查歸查,能不能查到就是另一回事了,要說召喚也不是不可能,只是目前學會招喚的
玩家大都是「普通人」,龍族是非常高傲的,怎麼可能會甘願屈服於普通人呢?

修真者就更不用說了,龍族在他們眼裡根本就不值一提,更不用說還要召喚龍族來幫
忙了。

當我還在煩惱要怎麼解決這麼麻煩的事情時,突然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把大家的注意
力全都移走了。原來是劉玄德的大蜀王國軍團帶領著十多團前百名軍團成功收復兩座
城池,這簡直是個奇蹟,不要說攻城方的人數需要守城方的三、四倍才有機會攻下了
,還必須用血肉之軀去硬拼火槍?這怎麼想都是個奇蹟!

相對的,這個消息一傳開,士氣頓時大振,不管是其他人受到激勵,還是大蜀王國的
仇人受到刺激,各各都是拼了命的也想闖出點名聲,攻城的不要命的狂衝,守城的也
豁出去的展開奇襲策略,在現實中學過點兵法的,老一輩還打過戰爭的也都熱血沸騰
的把所有現實的兵法通通都帶進了遊戲中,為的就是那麼點面子。

而我也在這段期間中成功的收服了四大龍王,只是有一點我還是很疑惑,明明在官網
都沒看到有關寵物的系統說明,甚至連提到寵物一詞都沒有,更不要說現在除了我以
外,還沒有一個人有寵物了,怎麼自己一下就擁有了五隻呢?

除了打火機,我還給其他三大龍王也取了名字,分別是寒冰龍王-「冷氣機」、大地
龍王-「推土機」、颶風龍王-「吹風機」。

小白從原本還不怎樣的態度,一直到後面已經開始不敢多說話了,深怕我一時性起也
把牠改了什麼奇奇怪怪的名字,直到看到我收完了四大龍王後還沒有想幫牠改名字的
想法時才鬆了一口氣……

「小白,我總覺得『小白』這個名字跟你太不搭配了,應該換點威風點的才行,你認
為呢?」

原本還在暗自慶幸的小白聽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牠嚇的差點尿了出來。

「不……不會阿,怎麼會呢?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呵呵,這個名字好……呵呵……
」一身冷汗,牠感覺到給我換名字絕對比面對一個高手還要來的恐怖。開玩笑,要是
給換成什麼機什麼機的,那還不笑掉別人大牙?堂堂一個哮天犬怎能讓人隨便開玩笑


此時突然一個系統提示,原來是有人傳訊息給我了。

「神上,我毒犯,有興趣一起吃個飯嗎?我在金揚城『金揚客棧』等你。」

毒犯?這小子是在搞什麼玩意,居然邀我一起吃飯?

說吃飯是說的客氣,修真者通常修出元嬰後就不用吃東西來維持生命與體力了。看來
應該是有什麼重要事情……難道是我收四大龍王為寵物被他知道了?

不管怎樣,反正自從毒犯上次被我放了之後就在也無法威脅到我了,所幸就去看看他
到底在玩什麼花樣吧。


金揚客棧,是金揚城最大的客棧,那不是玩家所經營的,而是官方經營的,相對的自
然就豪華許多。

跟掌櫃的說出身分後只見他叫了一個小二帶領我到毒犯安排好的「貴賓室」。

當我一進去後,看到毒犯一人坐在裡面喝著茶,平凡在不過的舉動讓我詫異了一下,
毒犯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不像我記憶中的那個毒犯,就像脫胎換骨般的,猶如
……唉,這是見鬼了……這感覺一點也不像以前的毒犯嘛。

「好久不見了,神上。隨便坐,別客氣。」雖然嘴裡說著別客氣,但他還是站起身子
,禮貌的一手拖出一張椅子比了個請坐的手勢。

他是吃錯藥了?還是另有陰謀?但是我感覺不出有什麼不對勁阿?

我也向他笑了笑,然後自己拖出另一張椅子坐了下來。而毒犯卻只是微笑的坐回原來
他的位子,絲毫不為我的舉動而感到不悅。被他這麼一弄,反而我變的幼稚了起來。

好個笑面虎,我居然被擺了一道!

不過當毒犯一開口後我就否定了我的想法。

「我想你一定很疑惑我為什麼會邀你出來吧?」完全沒有心思的一句話,也直接帶入
主題,絲毫不拖泥帶水。

這又讓我尷尬了起來,剛剛我還在心中罵他笑面虎呢,雖然他不曉得,但這是良心上
的問題,人家是毫無異念的來跟自己談事情,而我卻到處疑神疑鬼。

雖然我沒表現在臉上,但同是修真者的毒犯當然也感覺到我那一點點的心思,於是微
微一笑:「神上先生不用這麼拘束,我現在的身分不是『毒犯』,而是以育華企業的
『沈月凌』的身分邀你一起吃個飯。」

腦袋一暈,育華企業……他奶奶的,玩個遊戲居然就一下子認識了三大企業集團的公
子,我這應該算是好運嗎?而且他馬上就先了自己的底牌?

沈月凌是育華企業總裁的獨生子,年紀不過跟自己差不多,就已經接掌了兩個子公司
了,並且還是全國排名前十名,其中一間是遊戲公司也進了世界排名前百名,其能力
絕對比起當年他老爸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聽說他也在製作夢幻之境遊戲時參了一腳
,簡直快接近他老爸的水準了。

看我啞口無言的樣子,又笑了笑:「呵呵,我其實是很貪玩的,外界的那些說法也太
過誇張了,我都把事情丟給有能力的人去做,除了大事之外我幾乎都不管的,比起那
些公司的事情,我還寧願待在這裡呢,輕鬆又自在。」

鬼都聽的出來這是謙虛話。

亂了亂了,全亂了,當初那個又色又膽小又囂張的毒犯居然是育華集團的公子哥?我
的腦袋已經完全打結了。

「有需要驚訝的那麼誇張嗎?我只是想在這遊戲中享受新的人生罷了,呵呵,大概以
前都沒玩過線上遊戲吧,讓我慢慢的出現了那些醜陋的形象,真是慚愧阿……」他絲
毫不在意我的眼光說著以前的事情。

也難怪了,在現實中他這大少幾乎都是呼風喚雨的,一到遊戲中大家都是從頭開始,
誰也沒有誰當誰的靠山,有的只是能當個台幣戰士,當大家都能當台幣戰士時,勢力
似乎就主宰了整個遊戲。

運氣好的,有了實力和金錢,就有讓人服從的本錢,有了服從的人,自然就開始有了
一點的勢力,聰明的人,會開始在遊戲擴張事業,但那是指「有經驗」的玩家。

像沈月凌這種第一次玩遊戲的玩家,即使現實中多厲害,在遊戲絕對又是另一回事,
除非能像獨步天下那樣有經驗的大少……

也因為這樣,現實中當貫少爺的沈月凌自然在遊戲也會想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但天
與願違,才導致不服輸的沈月凌變成那副德行。不過也算他真有兩把刷子,沒有遊戲
經驗的他居然能在夢幻之境中把軍團發展到前五名的實力!要知道,夢幻之境裡光這
大陸的軍團就有十幾萬個軍團,不要說前五名了,能在一千名以內的都絕對不是什麼
無名小腳色!

當初對他的看法讓我從這一刻開始完全改觀了。

「呵呵,不好意思,又偏掉主題了,都是我一直在發牢騷……」

或許是面對世界級企業集團的少爺的關係,讓我不知該從何說起,就像一個乞丐面對
一個富翁在談賺錢之道一樣,就算談的只是今晚的晚餐,乞丐也絕對無法接什麼話。
我只能靜靜的等他自己說出今天邀我出來的原因。

看出我的窘境後,毒犯才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喉嚨說道:「其實我觀察你很久了,你運
氣真的很好,不管是武功、修真,幾乎都是那種萬年難得一見的,甚至是運氣,你居
然有辦法遊戲一開始就收到了一隻神獸,在夢幻之境中,寵物系統是隱藏的,官方不
會給任何相關的消息,因為在這遊戲中寵物幾乎是可以讓你躺著賺錢的道具。像你的
哮天犬,基本上應該是修真之後或升仙之後才有機會收到的寵物,而你卻在新手村就
收到了……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好運,好到我幾乎認為這是系統出錯……」

「那到底是我運氣好還是系統出錯呢?」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我想這完全是你運氣的關係。」

「你想?」

毒犯說道:「是,畢竟我檢查過你的資料,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錯誤的BUG,所以
只能說你的運氣非常的好。」

「只能說?難道還有其他原因?」

「我想是的,不過我在夢幻之境中沒有太多的權限,能查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你今天邀我出來就只是來跟我說這些?」

毒犯愣了一下,從剛剛到現在我的口氣都是那麼的不在乎,他剛剛也說明他有夢幻之
境的一些權限,而我居然也不趁機問些更深入的問題,這倒是讓他有些驚訝。

「呵呵,你果然跟其他人不一樣,之前有人知道我的身分後都是想問些『消息』,而
你好像不在乎阿?」

我淡淡一笑:「我才不這麼做,這樣不就跟玩單機看攻略或用修改器一樣嗎?我只想
靠自己的實力,到時候也不會有人說我是靠關係才玩起來的。」

毒犯笑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況且我這也不是什麼肥水。


聞言,我呆了一下,隨後才笑著說道:「不虧是育華企業的大少爺,說話就是跟人不
一樣。」

「呵呵,能讓神上先生解除對我的心防,那說什麼都不重要了。」

「呃……」

毒犯微微一笑:「我現在才知道,光靠一個人是無法在遊戲中強壯起來的,當然,選
擇的對象更是重要,當初以為跟欣揚的公子能從他那裡學到一點,誰知道他精的跟什
麼一樣,好像一眼就看穿我了。」

「哦?那他知道你就是……」

「不,他並不知道,他只是感覺到我跟一般人有著不一樣的感覺,就像我也是感覺他
與一般人不一樣。」

「他現在離奇死亡,你又要怎麼辦?」

「當然是來『投靠』你囉。」現在的毒犯這面子已經回到現實的「沈月凌」了,拿的
起放的下。難怪有辦法控制著兩間公司。

「那你有什麼『東西』能讓我願意給你投靠嗎?」我饒有興趣看著他,特意的加重了
「東西」這兩個字。

很顯然,毒犯又被我的話說的愣了愣:「你……你不是說不看『攻略』不用『修改器
』的嗎?」

我沒回答的反問:「那你不是說肥水不落外人田?你既不給人肥水,有人還會為讓你
投靠,為你效力嗎?」

毒犯眼睛放光,喜道:「哈哈哈,你果然與眾不同,哈哈哈……」

沒錯,一開始說的什麼不作弊要靠自己的,只不過是不曉得對方的來意而要表現出大
意凜然的樣子,現在大家都攤牌了,也沒必要在掩瞞了,更何況,那種鬼話說給三歲
小孩聽還有可能,現在對面的是育華企業的大少,在刻意下去,只怕會被瞧不起了。

毒犯興奮的說道:「好好好,這次我的眼光不會錯了,我這有一個可以讓現在的局面
大翻盤的消息,嘿嘿嘿……」

果然,我就知道一定有什麼驚人內幕,現在毒犯說的大概就是指我們大陸被侵犯的局
面。

對阿!我怎麼沒想到,既然他有參與製作夢幻之境,那想來必定是有辦法讓我們的科
技快速提升了!

看見我滿心期待的樣子,毒犯神秘的微微一笑,伸出一根食指在我面晃了晃。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