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94

第十一章:豪華婚禮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十一章:豪華婚禮

「呵呵,真是抱歉了,獨步。其實那個背叛我的『錢萬』是我故意安排的。小白,可
以現形了……」

在場所有人都已經腦袋打結了,獨步天下更是腦袋一片空白。

當我說完後,「錢萬」的身形慢慢的起了變化,才一下子的時間就變成了小白的樣子
,而一直趴在我身邊的小白則是變回錢萬的樣子……果然是聰明人,都不用我說就自
己變了,省下口水。

「這……這……」一些人在那這這這的,就是放不出個什麼屁。

不理那些人,我看著獨步天下說道:「你很聰明,要是你腦筋太差,我還真不知道該
如何把這齣戲演到這裡呢。」

獨步天下顯然已經了解個大概了,臉色要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但他是有大腦的人,
知道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

看著獨步天下精采的表情變化,害我差點忘了繼續說下去:「看大家還是搞不清楚狀
況啊?都到這個時候了,也沒必要繼續隱瞞了……其實呢,這並非什麼一石二鳥之計
,而是更進化的『一石三鳥』,其中最精采的就是這第三計啦,怎麼說呢?就只因為
前兩計只是為了第三計而鋪的路。」

「第三計?你不是說第三計已經無法實施了嗎?」翼德打斷我的話。

不只翼德,玄德和雲長這幾個人都是知道的,第三計就是要小白吞了獨步天下的元嬰
,只不過不是說已經失敗了嗎?

「第三計?第三計又是什麼?」獨步天下勉強鎮定自己。

一邊的PK王已經不安到一個極限了,現在的他已經後悔跟神上桃也為敵了,如果獨
步天下這時候輸了,那他將第一個被牽連,廢話,屠殺無名鎮一役他可是有份的。

而毒犯雖然臉色也不太好,不過看的出來他算是裡面最鎮定的一個,感覺上好像已經
決定了什麼事情,視死如歸。

「第三計嘛……當然就是讓小白吞了你的元嬰啦。」

一句話,震驚了全場。

除了玄德等人。

「放屁!你他媽的以為你是什麼人?有神獸罩就了不起啦?有種的我們單挑!」聽到
這裡獨步天下再也忍不住的破口大罵。剛剛一直隱忍是因為沒正當理由,如果生氣只
會讓人以為他輸不起這場鬥智,但是現在大家都攤牌了,不管我計謀再如何了得,這
句話的意思很顯然就是因為我有強大的靠山才有辦法贏得這場鬥智的。

在場的人都用著不屑的眼光看著我。

我當然是毫不在意的說道:「有神獸當然沒什麼了不起的,我才不屑靠神獸贏得這齣
戲呢。」

「這麼說,你還有後招了?」

「當然。要小白吞了你的元嬰還不簡單?但是我才不想靠這種方式,所以才會繞了這
麼一大圈呢,不過這一大圈也是值得的,因為你的實力壯大,讓小白可以有更豐盛的
餐點享受……」

「哼,不要說就為了讓我實力壯大,你才讓自己瘋的。」

「沒錯。」

嘩的一聲,房間裡又開始七嘴八舌了起來。

「閉嘴!」獨步天下大喝一聲。全場安靜。

我點點頭說聲:「多謝。」然後又繼續說道:「我知道你都會因為我的關係而影響了
修練,為了讓你安心的修練,我所幸就讓自己發瘋,結果雖然不太滿意,但也勉強可
以接受了。」

「哼,這樣說的話,你是故意讓錢萬……不對,是你讓你的神獸扮成錢萬假裝叛變,
由於錢萬一直是你的心腹,這麼一來,你的發瘋就可以減少我對你的疑慮了,對吧?
神獸啊,難怪我會看不出來呢……哼哼哼……」

「別瞎猜了,小白身上的結界可是我放的,牠只負責變身而已,這應該還算是沒『作
弊』到吧?」

獨步天下不相信的說道:「胡說!即使你的實力大於我,你施的結界也不見得能完全
隱瞞我!」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了……」說也奇怪,明明我就坐在房裡,但是我的聲音卻是從門
外傳進來:「那為什麼你卻看不穿我的分身呢?」

「什麼!?」全場所有人的細胞又一次的死了一堆。

眾人全體往門外一看,發現我居然真的從門外走了進來,然後又看向坐在房內的我正
在揮著手慢慢消失中,像是在跟人道別似的……

一根「頭髮」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的到的安靜。

「別以為同樣是大乘後期的修真者就會相差不多,你現在的實力不過就是當時我的實
力罷了,你會看不出來是理所當然的,你是聰明人,多想想吧。」明明我就是個圈內
人,但我卻表現像是圈外人一樣毫不在意眾人的眼光繼續說著。

聽了我的話後,獨步天下已經開始冒汗,並不是因為我的話,而是他居然無法看透我
現在的境界。

「難怪……難怪小白的舉動都變的怪怪的……原來他是錢萬變的……」翼德現在才冒
出這句話,大家又把眼光放在翼德身上,這次的眼光也是驚訝的眼光,但驚訝的內容
是怎麼會有人到現在才明白小白是錢萬變的……

我簡直快不想承認那是我認識的人,假裝沒聽見翼德的話:「怎樣?到現在你明白我
們之間的差距了嗎?告訴你吧,我瘋掉的這段期間可是實力大增呢,要不是……唉,
算了,別提了,現在這樣也算有增加實力了……」

也算有增加實力?這是哪國的話?現在的境界已經讓獨步天下看不透了,居然還不滿
意?

「話說回來,這一石三鳥的第三計居然只為了讓小白能吃到更高檔的元嬰,害我都覺
得有點小題大作了,不過算了,現在都真相大白了,你準備好受死了嗎?還是你還想
跟我單挑?」

獨步天下說不出話,毒犯還是那副模樣,最慘就屬PK王,一臉像是死了全家一樣的
表情,只能說他也是演技派的吧?

「等等,那天劫是怎麼回事?」玄德突然問了這個問題,也是大家都想問的,天劫到
底怎麼了?是我幹的?我強到可以面對天劫到輕鬆自如的程度了?

「當然是小白做的啦,我可還沒厲害到能什麼都不準備的就有辦法對付天劫。」

「小白……奇怪,小白不是錢萬嗎?」翼德的腦筋還轉不過來呢。

看到翼德的樣子,我還真想看看他的腦袋是否是光滑到發亮的一片,我只能無奈的解
釋:「難道錢萬就不能去通知小白嗎?雖然錢萬變成小白,但是聲音可沒變,為了不
露餡,能盡量不說話就不說話囉。」

「原來如此!」

「我說獨步阿,你別不說話阿,你不是要跟我單挑嗎?」我發誓再也不理那個二百五
了。

「不過,你們現在都身處在我的『時之聖界』中了,我看你還是直接認命好。」

時之聖界,是我在腦海中自創的結界,是一個空間系陣法,陣法共分為攻擊系、防禦
系、輔助系、幻象系以及空間系,攻擊與防禦這兩系顧名思義,就是以攻擊或防禦為
主的陣法,其中耳熟能詳的「八門金鎖陣」就是擁有攻擊與防禦兩系功能的高級陣法


輔助系,通常是用來加強其他陣法用的,也可加諸在自身身上或是在裝備上都可以,
很少有人拿來當主陣。

幻象系,用處廣泛,大,可以用來迷惑困住的人,你想讓他有置身於宇宙的感覺都可
以,這種陣法非常可怕,如果你破解不了,那就只能永遠困在無邊無際的陣法世界中
了。其中大家最熟悉的「八陣圖」就是屬於幻象系的,但它是由攻擊、防禦加幻象所
混合出來的頂級陣法。小,就是當障眼法了,小白變錢萬,錢萬變小白就是使用幻象
系的陣法,也可放在自家門口,讓小偷在原地繞圈子走不進去,像蜀山派就是如此,
整個蜀山派被幻象陣給籠罩,使一般上山運動的凡人無法發現。是範圍最廣,最多人
用的系列。

空間系,是最高級最難學習的陣法,在這陣法所籠罩的空間中所有有形無形的東西通
通都可以由布陣者自由操控,在這裡,布陣者可以說是神的存在,但如果裡面有實力
大於布陣者十倍以上的人,那可能就沒辦法很輕鬆的去操控此人了。「域靈封陣」與
「時之聖界」都是此系列的陣法。

「雖然我的時之聖界只有方圓一千米的範圍,但我想應該足夠了吧?獨步,同樣擁有
空間系陣法的你,應該知道現在你是處在什麼樣的情況吧?」

獨步天下從驚訝到失望,從失望到絕望,一直到現在,他幾乎又回到渡天劫時的心情
了。開玩笑,剛剛分身的事情不說,一直處在人家的陣法還不知覺,這還需要單挑嗎
?自殺比較不會痛吧?

「對……對不起,神上,是我的錯,希望你能放過我,你要什麼我都給你……」說話
的是PK王,此時的他已經忍不住了,原本就一直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現在他是
真的知道什麼叫絕望,也幸好他平常就沒小看過神上桃也,不然肯定就要發瘋了。

我不屑的撇過他,眼光落在毒犯身上,雖然他表情有變化了,但還是很快的就鎮定了
下來,彷彿一切都是應該的一樣。

「怎麼?你是毒犯吧?記得當初啊,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現在還想歷史重演嗎?還
是要像那個廢物一樣跟我求饒?」

「我們……」

「嗯?」

毒犯深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我們應該沒什麼深仇大恨吧?從以前到現在都贏不
了你。唉,本來我對你是恨之入骨,但是我們之間的差距卻越來越大,直到現在……
這個差距居然已經大到讓我無法再恨下去了……我可不想拿生命開玩笑啊……」

這回輪到我愣住了,原本一切都掌握的很好的,直到毒犯說出了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
話……

「你調戲過小雪,也屠過無名鎮,還敢說我們沒深仇大恨?哼哼,在我看來你是比P
K王這廢物還不如啊……」

「你要怎麼想都行,一開始調戲她時,你應該還不認識她吧?況且我們也都被你殺了
,你還有什麼可恨的?再說,其實無名鎮那一次我們並沒有加入屠殺,只是假裝衝殺
,砍那些已經死去的NPC屍體罷了,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唉,說這也沒用了,算
了,你如果非要殺不可,還請保留我的元嬰,我可不想『死』……」

毒犯最後那個死字加重了口氣,讓我心中跳了一下……

他肯定知道些什麼!

我心中浮現出這句話。

毒犯,不是個單純的玩家……

我手一揮,除了獨步天下軍團的人以外,全部都被我傳出了陣外,隨後對著獨步天下
說道:「不服氣的就上來,我讓你們心服口服後才讓小白吃掉你們的元嬰。」

聽了毒犯的話後,我實在也想不到什麼理由非要他「死」不可。

PK王屠殺無名鎮是真,但只不過是個遊戲,如果現實中他也會「死」,那我可就真
的造業了。想報仇,方法多的是。

至於獨步天下,要不是小白在當臥底的時候不小心聽到他們說的話,我肯定現在把他
殺了後就放過了……


「大哥,這口氣我絕對嚥不下!不過就摸個手就把神州殺了,還讓他因此瘋掉,這絕
對不能這樣就算了!我他媽的不把那小妞抓來當性奴絕不罷休!」

「別亂來,神上雖然現在瘋了,但他身邊還有小白,不要輕舉妄動。」

「難道就這麼算了?」

「當然不。」說到這,獨步天下突然小聲說道:「你知道嗎?我在現實中居然也能夠
修真……」

「什麼!?」獨步武林和獨步江湖等人驚訝的叫了出來。

「噓--別那麼大聲……」

眾人馬上雙手摀住嘴巴。

獨步天下這才又小聲的說道:「我已經查過了他的地址,憑我在現實中擁有練神初期
的實力……嘿嘿,到現在我還無法抑制我的興奮,想不到現實也能擁有這麼強大的力
量……」

其中一個較陌生的聲音興奮的說:「嘿嘿,老大,到時候也要讓小的嚐嚐那小妞的滋
味阿……」


獨步天下倒沒什麼表情變化,另一邊的水夜已經是汗流浹背……

「他媽的,憑這破陣就想殺光我們?真把我們當病貓啦!」水夜再也忍不住的出手了


瞬間光芒大盛,一道凌厲的真氣撲面而來,「刷」的一聲,一個殺豬般的慘叫聲傳遍
千里。

我冷冷的看著斷了兩條手臂的水夜說道:「我說過了,在我的『時之聖界』中你們是
無法抵抗的,這裡所有的規則通通都是由我說的算。」

原來剛才水夜發出的那道真氣居然砍向自己的主人,水夜自以為剛剛是衝向敵人的,
但在別人眼中他只是在自殘而已,根本連動都沒動過。

水夜從一開始慘叫到現在已經痛的叫不出聲音了,只能惡狠狠的瞪著我。

「小白……」

我還沒說完呢,小白早已經撲了上去,前腳對準水夜後用力的踏了下去,一道代替馬
賽克的白光飛走了,不過水夜的元嬰還在,肉身可死,元嬰不能滅啊,但是小白那飢
餓的大嘴一張,就這樣把水夜的元嬰給吞了……

「水夜」算是在這遊戲中消失了,想玩?那就重新創人物重練吧。前提是在現實中還
活著……

意猶未盡,小白犀利的眼光馬上就瞄準了獨步天下,那才是主菜。慶幸的是我還沒下
指令,獨步天下還可多活幾秒。

「有什麼遺言要交代?」

「多謝好意,你就等著我東山再起吧,這仇我非報不可。」

我嘆氣的搖著頭,看來他還不曉得,他在這遊戲中一死,現實世界的他也要掛點了。
這可是間接殺人啊,雖然是在遊戲中殺的,但是我是明白,明知道現實中也會死……

「對不起了,你查到我家地址,為了保證生命的安全,我是一定要殺光你們的。」

「哼,死也不過如此,關你家有啥關係!」

我不願再這方面多說,看了小白一眼後,獨步天下與他的同檔通通成了小白的滿漢全
席。


事後,獨步天下軍團由遊龍在天接團長之位,我並不感到意外,獨步天下本就是很小
心的人,即使勝算在大,他一定都會留後著,他只是個非常有自信的人,並非自大,
自信與自大只有一線之隔,如果說獨步天下是個很有自信的人,那那些一般網路常見
的只會「動口不動手」的小白就是自大之人,要是跟他動手贏他倒還好,頂多就是烙
人或耍自閉,但是跟他動手還輸的話,那就準備每天照三餐外加宵夜點心的被他嗆「
嫩逼」吧。

獨步天下究竟是個能管理大軍團的團長,即使他死了,也不見獨步天下軍團有什麼異
常的現象,這點就讓我相當佩服。

當然,能這麼有效管理一個大組織的人,現實中絕對非等閒之輩,這不?新聞馬上就
在報導著欣揚企業的公子死在夢幻之境遊戲艙內的新聞……乖乖,欣揚企業可是台灣
之光啊。台灣大型企業很多,但是能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的就只有三大企業,一個是
育華企業,一個是崴銘集團,另一個就是欣揚企業了,不說其他的,光是欣揚在世界
的排名也是擠進前十大的,全世界沒人不曉得這前十大企業的名氣的。

這回可熱鬧了,想抓兇手?怎麼抓?難道要說兇手在遊戲中殺人?在這種以科學為主
流的社會,鬼才相信在遊戲裡能殺人。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死在遊戲艙的玩家是越
來越多,製作遊戲的幾個知名遊戲公司也免不了被質疑,但是無論記者如何逼問,他
們的答案都是不知道,不關他們的事情。

屁股想也知道,誰會承認是自己做的遊戲出現什麼缺失才導致玩家死亡?

另外,

官網的點閱率已經超出所有能用的單位了,那已經是天文數字,不管是每天的點閱率
、每年的或是總點閱率,更是創造出空前絕後的成績,這可是遊戲界最巔峰的作品了
,「絕後」這兩個字可不是誇張說辭,科學家認為,或許以後還有可能出現第二個「
夢幻之境」,但是由於地球的資源與全球暖化的限制,已經不可能再做出更出色的虛
擬實境遊戲了,否則遊戲還沒出來,人類就得準備面對「世界末日」了。


遊戲中,獨步天下之死已經過了將近一年,這一年中我也成功的將無上冥氣功練到了
第十八重的境界,無限的失望,我並沒感覺到有什麼變化,從第一重到第十八重通通
都是一樣的程度。

不過這也說明了我已經可以隨時渡劫了,因為紫天大哥說過要把無上冥氣功練到頂的
,現在只要把凡間未了的事情都解決後就能準備升仙了……

「呃……小雪,他媽的我居然忘了小雪!從殺了獨步天下後我就忘了小雪!」一時間
我無法原諒自己,因為我吩咐過她暫時不要上線,等我再次下線後再說……

我,已經變成「無情無義」的職業玩家了嗎?雖然是誇張了點,但是我怎麼會忘了小
雪……難道我心中的小雪已經比不上修練了嗎?

心情複雜無比。我下線了。

「啊,你下線啦,對不起,我這幾天回英國探望我家人了,不管怎樣,他們畢竟還是
我的親人……」

聽著小雪的話,心中感覺有塊石頭放下,但是卻又牽動另一塊石頭壓在我身上。

「對不起……其實在上次跟妳一起下線後,到現在這是我第一次下線,我……忘了跟
妳說過的話了。」這是多麼難啟齒的話,但是我不想騙她,光是玩遊戲玩到忘了她這
件事情就讓我無法原諒自己了,如果再騙她的話,我這輩子都原諒不了自己了。

但是小雪卻毫不在意的笑道:「有什麼關係,我也常常玩到什麼都忘了啊,一個人專
注的時候通常都會連自己都忘了的。」

看著小雪的笑容,我相信即使是將死之人也會為之生出活下去的信念。

這些天,我們暫時忘了夢幻之境,好好的出國遊玩一番,為了贖罪嗎?不,如果是這
樣,那才是罪上加罪!


沒有伴郎伴娘,沒有主持人,更沒有雙方家長。有的是一堆湊熱鬧的「見證人」。

「哈哈哈,臭小子,居然真的要結婚啊!這種好事找我來就對啦!哈哈哈……」陸明
笑的眼睛都瞇了起來。張翼德。

「恭喜啊,你還真行阿,英雄救美的女主角還真的成了男主角的新娘了。」張智華難
得的開了個玩笑。關雲長。

「啡啡啡,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這回絕對有苦頭夠你吃的了……」晨文浩還是老樣子
,看到我一臉幸福的樣子就會想法子推我落井,不過他心裡還是會祝福我。黃漢升。

「兄弟!恭喜了!唉,你們一個孤兒一個不被家人疼的……不過你們放心吧,我們這
裡都是你們的見證人,挺你挺到底!」震月始終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雖然是網路認識
的,不過兄弟之情可不比親兄弟差。劉玄德。

「世宏,想當初在高中跟你同班時還不怎麼認識呢,直到快畢業才因為遊戲而稍微聊
在一起的,想不到反而你變成我高中同學中唯一有再連絡的人,而且現在還參加你的
婚禮呢,命運還真是不可思議阿。」許志明感慨的說道,也說出我的心聲。今天,我
們的友誼又更進一步……諸葛孔明。

「靠!有沒有搞錯!難道我就不是三年八班的嗎?算了,大人不計小人過。世宏,雖
然我們只在遊戲中才有常說到話,不過我心中還是把你當朋友,只是你平常都太悶了
,我才不曉得要跟你說些什麼呢。」王任華,許志明的高中好友,很顯然是那種越吐
槽友情就越深的那種。龐士元。

其中還有馬孟起與趙子龍等人,雖然並不是太熟,但至少也有過共患難的時候。

突然間,有人大叫:「哦哦!崴銘集團的小老闆來啦!」

「哈哈哈,什麼風把你吹來啦?」震月開心的笑道。

「哈哈,這種好事怎麼可以少了我?沾沾喜氣也不錯阿。」沈育靈,世界排名同樣是
前十名的大企業家的公子,曾經幫過小雪處理家中逼婚的事情。徐元直。

有崴銘集團小老闆加持過的婚禮就是不一樣,一場千萬美金的超級豪華婚禮就在巴黎
舉行了起來。

乖乖,千萬美金的婚禮……

許多政商名流、知名的影星、歌星、導演,甚至連製作夢幻之境的幾個董事也來參一
腳湊熱鬧來了,這種「卡司陣容」絕對是空前的盛況。一些記者、狗仔們還以為今天
是什麼重要節日不小心被自己忘了呢,整條路是被擠個水洩不通的,等到問清事情原
由後他們不僅沒有因為只是普通的婚禮而失望,反而興趣大增。

到底是什麼人的婚禮有辦法請這麼多的「大牌」來當嘉賓的?

說普通,的確很普通,頂多女方原來的家族只是個小型公司的背景罷了,男方就更不
用說了,那是一點背景都沒有的孤兒。不過當記者、狗仔們看到今天的男女主角後整
個眼睛為之一亮,什麼小公司背景,什麼孤兒的通通都丟在一邊去了,那亮麗的外表
與整個人散發出的氣質比起那些明星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果今天不是他們的婚
禮,肯定現場就被那些知名導演或製作人給挖角了。

沒有家人的祝福就不幸福嗎?

今天的新聞一播出後,馬上就受到了廣大的觀眾們的祝福,許多網站也開始討論了起
來。今天的主角被人說是真正的「神仙」眷侶一點都不會讓人懷疑。

「還可以嗎?會不會還太寒酸了一點?」沈育靈認真的問道。

沒人會懷疑他是在說反話,千萬美金不要說普通人了,就算是什麼百萬千萬富翁都付
不起了,但他是什麼人?崴銘集團的小老闆啊!大家只能羨慕的羨慕,苦笑的苦笑,
沒人搭的起他的話……應該說,沒人有興致搭他的話題,那是很無力的。

沈育靈看有些人苦笑的樣子,居然自以為真的太寒酸了,讓他覺得有點對不起新郎新
娘,便暗自下了決定……

他決定讓我們玩夢幻之境都不用擔心營養液的問題,另外還送了一間上千萬的別墅當
「紅包」,這件事情讓大家都傻了眼,其中我更是說不出話來。

「雖然我沒辦法直接決定,但是我會盡我的力量讓你無『後顧之憂』。」原本不怎麼
在意的一句話,在幾個月後,我不僅收到那個大到不行的「紅包」還外加真的在玩夢
幻之境時不會有「後顧之憂」的禮物。

崴銘集團只是製作加贊助夢幻之境的其中一個集團而已,沈育靈也只召開了一場短短
幾分鐘的董事會後,這個「提案」就成功了。這幾乎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因為這
樣他們還必須隱密的行事,要不然玩家知道有人可以免費得到營養液的話,那還不天
下大亂了?

誇張?近十億會員的抗議還不天下大亂?

話說回來,那場豪華婚禮辦完後,還不夠,馬上又是一個環遊世界再加上一趟月球與
火星之旅的度蜜月,這可讓大家羨慕至極……嘿嘿,想跟?都說是度蜜月了,怎麼可
以有第三者呢?


經過了好幾個月的折騰,我們終於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了。

我和小雪互看一眼後,都笑了起來,沒辦法,這幾個月的經歷簡直就像作夢,不,就
算作夢也沒這麼誇張,先是沒有親人的祝福,原本只會是個兩人的小婚禮,誰知道,
事情就這麼戲劇性的越變越誇張,千萬婚禮、豪華別墅、環遊世界與太空之旅……

這一切的一切雖然都親身經歷過了,但是我們現在只覺得好像在作夢。

其實對我來說,能跟小雪結婚才是真的在作夢。


是的,我們真的結婚了,

我真的作了一場醒不來的夢……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