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83

第十章:渡天劫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十章:渡天劫

自從玩過頭後到現在已經又經過一個月的時間了,這段時間也讓我從沮喪的心情中恢復了過來,但這只是在說身為白影的我而已,黑影的我已經化悲憤為力量的又增強了實力。

「你怎麼了?」

「看了不就知道。」原來黑影的面積居然比白影還大上了好幾倍,正得意的呢。

「還不快點動手?別浪費時間了,我們必須要重新開始呢。」

「不了,太危險了,你就能確定這一下去後就不會白費時間了?」

「嗯……說的也是。」

我們都不知道,這是真的重新開始,還是重第十次開始,深怕黑影好不容易得到的力量又白費掉,所以我們決定等我們更了解氣吞九天的練法後再說。

「好了,我想我必須要回去了。」

「回去?你是說你要回你身體裡了?」

「沒錯,我的計畫還沒完成呢,這齣戲真正的『高潮』才正要上演呢……」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小白,你怎麼了?」玄德看到小白突然起身就要走出去而好奇的問。

但是小白卻只是打個哈欠後,什麼也沒說的走了出去。

「上廁所吧。」翼德猜測。

「唉,實在是看不出來啊,牠居然是個神獸。」

「是啊,神上那傢伙實在太好運了,帶著神獸在身邊,打怪都沒在怕的吧?」

就在玄德他們還在聊些五四三的時候,小白已經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熟悉的人影後出現在里里村的街道上……

 

而在另一邊昶月城不遠處的天空中,正產生了奇怪的變化,整個天空突然慢慢的灰暗了下來。

「哈哈哈哈,終於來了!終於來了!」獨步天下興奮的大叫。

「獨步,小心一點,天劫可不好應付。」PK王在不遠處傳音給獨步天下。

「你放心,我早有準備。」

轟隆隆的雷聲,比起一般的打雷還要大上千百倍,要不是受到遊戲系統的保護,早就一堆人耳聾了。

「這就是天劫啊?看起來很厲害呢。」

每個玩家都在注意這件事情,尤其是修真者玩家,全都躲在方圓百里外觀察著,以便增加自己以後渡天劫的經驗。

「域靈封陣!」獨步天下大喝一聲,身體內突然出現一個半圓的保護罩正在往外迅速的擴大中,嗯……應該說是類似另一種空間領域,獨步天下所創造出的專屬於他自己
的領域,凡是被「域靈封陣」所籠罩住的地方通通都形成了真空狀態,所有有形物體都在一瞬間內消失於無形。

「百靈避邪陣!」接著獨步天下又大喊一聲。這次的只是純粹的防禦陣法,但是聽說是蜀山派最強的防禦陣,傳說是由七千七百四十九個「百靈除煞陣」所組織出來的陣法,其複雜程度也可以說是天下第一。

然後獨步天下又快速的打出成千上萬個陣法,有的是增強「域靈封陣」與「百靈避邪陣」的防禦力,有的是增加它們的反擊力與吸收力。除了「域靈封陣」和「百靈避邪陣」以外,其他陣法皆用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完成了。

「天箋!」最後獨步天下又拿出一個細長的針握在左手邊,而右手還是繼續打著手印,雖然速度變慢了許多,但他還是絲毫不鬆懈的盡量增加能對抗天劫的「成本」。

劫雲越長越大,雷聲也越發的大聲,似乎在嘲笑著獨步天下所做的一切……

「天哪,這機會實在太難得了,趕快出現吧,天劫。」所有的修真者都興奮的看著眼前難得一見的一幕。

轟!

「靠!有沒有搞錯?只是個不小心落下的小雷居然就去掉我十多個陣法了?」獨步天下暗自心驚,但他還是沒停下手邊的工作。

一些像是示威性的「小雷」不小心打到其他地方,就能看見地上會突然多出了一個無底洞……

「太誇張了,這真的只是不小心落下的雷嗎?」所有的「觀眾」心裡都一起出現了這個疑問。

轟--!

第一道金雷就在毫無預期的情況下打了下來,「域靈封陣」正面承受到天劫的威力後,瞬間黯淡了不少……

「他奶奶的,才第一道而已,就把我的『域靈封陣』打掉六成的能量了!」獨步天下哇哇大叫著,手底下的速度更是越打越快。

但是金雷卻不想給他太多的休息時間,馬上又打下了第二道金雷!

轟--!!

「域靈封陣」就在第二道天劫的威力下瓦解了,而第二道防禦的「百靈避邪陣」也被消去了六、七成防禦能量!很顯然,百靈避邪陣並沒有域靈封陣來的有效。其他的陣法也被去掉了剩下幾百個……

「有沒有搞錯?這麼快就要我拿出押箱底的寶物了?太扯了吧!」

就在獨步天下還再大吼大叫的同時,

鏗!!

第三道金雷又落下了,「百靈避邪陣」就這樣應聲破碎,連同上百個陣法一起消失了……

「哇啊!」獨步天下大叫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這可不是一般的鮮血,修真者的鮮血內都含有很多的真力,所以鮮血也是他們的力量來源,這一下子就吐了一大口鮮血的獨步天下就這樣白浪費了一堆真力了。

獨步天下心驚的馬上又重新打出了「域靈封陣」。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第四道天劫居然不像前三道一樣,居然讓獨步天下布陣成功,正常來說,域靈封陣所需的時間可不短啊。

「奇怪?這次天劫怎麼這麼慢?」獨步天下心中一喜,馬上又打出「百靈避邪陣」。

但是接下來他可沒時間在布其他陣法了……

轟----!!

「這是什麼東西!」獨步天下瞪大著眼睛大叫。

 

在遠處的某個地方,有兩位施了障眼法的黑影,

「靠,這是啥東西啊?」

「是天火劫。」

「天火劫?」

「是的,剛剛前三道是金雷劫,這次的是天火劫。」

「哦,原來天劫還有分哪。」

「主人,我怕他……」

「你放心吧,他絕對不會這樣就失敗的。」

「是。」

 

火紅色的天劫才剛接觸到域靈封陣後,域靈封陣與百靈避邪陣就這樣不堪一擊的被消滅了……

「呃啊--!」獨步天下又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雖然那兩大陣法已經幫他抵擋掉了大部分的威力,但是天劫的威力還是有絕對的殺傷力。

轟--!!

第二道天火劫在不到數秒內又落了下來……

「媽的!金剛不壞陣!」獨步天下一手摸出一張符紙,一手打了個手印後就往上丟了出去,接著那符紙出現了一輪類似魔法的魔法陣。

鏗的一聲,那魔法陣也被天火給燒毀了,不過天火居然被那些化成碎片的金剛不壞陣給吸收了!一絲不漏的完全吸收了!

「他媽的,那可是我辛苦找來的仙人才能煉製的符,而且就只有這麼一張……浪費啊……」

不等獨步天下抱怨完,第三道天火劫已經出現了,不過獨步天下卻像已經準備好了的舉起左手,被握著的那根「天箋」突然大盛光芒,接著一道光束往天空衝了上去……

轟----!!!

白光在空中與天火互相碰撞後產生了一個大爆炸,周圍數百里的空氣瞬間被燃燒完畢,形成了真空狀態,附近的弱小動物與小妖魔通通被燒成灰燼,其他實力較弱的玩家也都化成白光飛回村裡了,甚至連練神期實力以下的修真者也都受到了嚴重傷害……

「哈……哈哈哈,這實在太厲害了,想不到這『天箋』如此的厲害,連天劫都能消滅啊!哈哈哈哈!」獨步天下興奮異常的大笑。

 

「那是啥東西啊?這麼厲害?」

「那是『天箋』,在仙界的法寶排行中是排名前五十的攻擊型法寶。」

「前五十名?這麼厲害?」

「主人,你也不用羨幕,你的『鏡』戒可是排行第五的法寶呢,可是儲物型法寶中最厲害的,而且聽說它還有其他功能。」

「哦?這麼厲害?那是還有哪些功能?」

「這我就不知道了,沒有人知道是哪為仙人前輩煉製了這法寶,但卻聽說這法寶是萬能型的,只不過沒有人曉得如何使用,通常拿到的人都只把他當儲物用的而已。」

 

就在這兩個人影還在說話的同時,天空突然又起了更大的變化!

轟隆隆----!!

一整片天空全都被黑雲籠罩,如果說剛剛的雷在百里遠的地方看只是一根手指頭粗的大小,那現在這個紫色的雷光光是「示威」性的小雷就有一整個手臂粗了!

「哇啊啊啊!!」才一個小雷打下來馬上就有一堆旁觀者變成白光飛走了,要知道大家可都是離了百里遠的地方在觀看啊,這劫雲的大小居然已經擴大到這種程度了!看到這幾個犧牲者的情況後,哪還有人有心情繼續觀看了?

幸好這時候城內、村內都是安全的,即使雷打到了城裡也會被系統保護。但是還在其他地方人可就遭殃了……

「這還要不要給人活啊!」獨步天下在紫雷還未到來之前已經又做了好幾道的防護,但是都在一瞬間被消滅了,真正的天劫可還沒打下來啊。

 

雖然說旁觀者大部分都逃掉了,但那兩個人影還是無動於衷。

「這太變態了吧?這種天劫誰過的了啊?」

「主人,這是紫雷劫,威力之大,就算是散仙也不敢正面去硬接的,被它打到而燃起的火焰可不亞於三昧真火阿……」

「果然不是『人』在玩的……我可要好好看看這紫雷的真正威力。」

「主人……」

「放心啦,到時候他撐不住的話你再去幫他不就得了?」

 

沒多久,一道大的誇張的紫雷就這樣出現了,如果就這樣打下去……不要說十個金揚城都不夠它打了,要說它能把這大陸四分五裂都沒人會不相信。

此刻,在紫雷的正下方突然傳出一陣大吼,

「天箋--!」

一道渺小的白色光束就這麼往紫雷正中央打去,這種就像一個是大腿般的粗大,一個像是頭髮般的細小,任誰都會賭白色光束穩滅的,不過事情一切都是這麼不可思議,那道白色光束一碰到紫雷並沒有產生爆炸,反而正在吞噬紫雷,紫雷的能量正在被迅速的吞噬中,只是那能量實在是太大了,儘管白色的光束如何快速的吞噬,還是感覺不出有什麼變化。

「這是天箋的絕招之一,可以吸收對方的能量化為己有,如果使用者是散仙級別以上的人物,想吸收掉天劫的威力,絕對沒問題,不過現在它的使用者只是一個修真者,是不可能。」

「嗯,我也可以感覺到他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了,在這樣下去肯定會被天劫打散的。」

這黑影才剛說完,另一個黑影馬上就一個手勢後消失了。


「媽的,難道老子就要失敗了嗎?花了這麼多的金錢和時間,最終還是要失敗嗎!」獨步天下已經絕望了,雖然紫雷距離還很遙遠,不過照天箋這樣的吸收速度來講,紫雷絕對還有九成以上的威力可以將他轟成粉末。

「獨步,我們來幫你!」一個訊息傳入獨步天下的耳裡。

「不行!你們別來,憑我的實力,應該有辦法保全元嬰,頂多就是做散仙了,至少總比灰飛湮滅來的好!」

是獨步武林與獨步江湖等人,他們也是少數旁觀沒逃跑的人,當然了,應劫的可是他們的頭兒,能不幫忙嗎?

但獨步天下深知天劫的威力,別說他們全來幫忙了,就是和神上桃也合作也絕無成功的可能。實力銳減的獨步軍團,此時更不能再犧牲任何人了。

眼看紫雷已經到達獨步天下不到百米的距離了,絕望的獨步天下還是下意識的拼命抵抗,畢竟沒人會毫不抵抗的接受死亡吧?

即使明知死定了……

「收回天箋!」突然,憑空傳來一道聲音,猶如天地般浩瀚的聲音讓獨步天下瞬間忘了自己還在抵抗天劫,就真的這麼收回了天箋……

「不好!」一收回天箋,獨步天下馬上就意識到無邊的危機正洶湧的向他襲來,天劫的威力壓迫的讓獨步天下絲毫喘不過氣……

天劫,近在咫尺……

「散!」在千鈞一髮之際,那聲音又傳了過來,接著又發生了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紫雷就真的這樣散掉了……

還沒回過神的獨步天下,馬上又見證到另一個奇蹟的出現。

無邊無際的劫雲居然也開始慢慢的散了開來,直到第一道陽光的出現,獨步天下才回過神來。

「我……我升仙了嗎?」這是獨步天下回神後的第一句話。

「哈哈哈,升仙?你要是這樣就能升仙,那我早就當神啦!」一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就此出現。

「神上桃也!?」獨步天下大喊。

「怎麼?這麼久沒聽見我的聲音了嗎?」

說著說著,又一個熟悉到濫掉的身影出現了,正是那瘋掉的神上桃也。

獨步天下驚訝的看著我:「你、你不是瘋了嗎?怎麼會……」

「呼,還是自己的身體好,終於又回到『第一人稱』的視角了。」是的,在我「瘋掉」的這段期間中一直是以第三人稱的方式在看這遊戲的,害我又回到那熟悉的3D遊戲中……果然,夢幻之境的虛擬實境才是王道啊!

「嘿嘿嘿,別這麼驚訝嘛,有話我們換個地方慢慢聊吧?」我露出如嬰兒般天真無邪的笑容,彷彿就真的像見到很要好的朋友一樣。

這段故事和表情也因為被玩家給紀錄了下來,害我常常被所謂的「星探」追著跑,沒辦法,光是容貌,就算要我當花瓶也肯定紅到爆,更不用說那演技了……

這些當然都是後話了。


客棧中,玄德等人與獨步天下、PK王和毒犯等人都擠在了一間VIP房內。

「神上!你什麼時候好的,怎麼都不和我說一聲?」玄德高興的表情全寫在臉上了,連聲音都有點顫抖呢。

我微微笑道:「呵呵,抱歉抱歉,以後我再向你們賠罪吧,現在先解決這件事情吧。

「沒錯,趁現在大家都在場,我們就把一切的恩怨都解決了吧!」獨步天下還是一副吃定我的樣子說道:「神上,就算你病好了……嘿嘿,又能怎樣呢?論勢力,你沒得比,論實力,你也輸我了,論計謀……你還是贏不了我,你拿什麼跟我比?」

我沒有反駁,反而還問道:「那你要我怎樣呢?」

玄德等人在一旁看我沒反駁而不安起來。

「很好,看你還有自知之明,這樣吧,我們的恩怨源自於你殺了我的兄弟獨步神洲,也讓他因為禁不起死亡的痛苦而發瘋,所以我們必須從這點討論……」

「等等,這話不對。」我反駁了。

「哦?怎麼不對?」

「真正原因來自於獨步神洲他想侵犯我心愛的人小雪,才被小雪給殺的。這是正當的防衛吧?這遊戲完全就像現實的感覺一樣,試問,一個女性將被侵犯,她會乖乖就範?」

獨步武林此時卻說道:「哼,誰知道你馬子是不是這麼淫蕩的人……呃……」

獨步武林還未說完,馬上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讓他無法喘息。

「獨步武林!你怎麼了?」一旁的水夜與獨步江湖馬上傳過真氣想幫助他。

但是壓力這種東西就算你實力在強大,心理無法突破都是沒用的。

「這……是什麼……氣……勢……」獨步武林的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恐懼。

當你無法突破心理障礙,恐懼與壓力將會越變越強烈。現在的獨步武林就像在黑暗中看鬼片的膽小鬼一樣,看鬼片就已經會害怕了,而現在又加上在黑暗中,還不把自己嚇死了?

「靜!」獨步武林的腦海傳來獨步天下的聲音,那聲「靜」猶如嗡嘛呢叭彌吽的最後一個吽字,讓獨步武林脫離了那黑暗中的恐懼。

「哇啊!!」獨步武林被喝醒後,腿一軟,撲通一聲,整個人就往地上坐了下去。

驚魂未定的獨步武林下意識的往神上桃也一看,馬上又大叫著連爬帶滾的往後狂退。

「武林!」獨步天下又往獨步武林心中喝了一聲,這才讓獨步武林真正清醒了過來。

當然了,獨步天下的大喝只專對獨步武林,其他人是聽不到的。

這時我才冷冷的掃了在場所有人,然後淡淡的說道:「要是誰再敢亂說話,就沒那麼簡單了……」

廢話,獨步武林可是大乘中期的高手啊,旁邊一個大乘初期和大乘中期的獨步江湖與水夜都幫不了忙了,還要讓獨步天下出手兩次才救醒的了的……誰還敢亂說話?

但偏偏就會有一個人會去挑戰:「哼哼,瘋了一年的人還這麼囂張啊?」

這樣的話,在場也就只有獨步天下、PK王、毒犯這幾人有資格說這話,但是PK王從頭到尾始終低著頭也沒抬過,毒犯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你當真我是因為你而瘋的?」我似笑非笑的看著獨步天下。

「再自然不過,你的計算全在我掌握之中,每一步都不漏的,你不瘋才怪。唉,其實我一開始也是認為你會因為這樣而瘋的,直到我親自看過後才真的確定你瘋了。」

「什麼!你什麼時候親自看過的?」翼德驚訝的大叫。

「用不著大驚小怪,以他的實力,想變成『神醫』騙過你們是易如反掌。」我擺擺手說道。

「哼哼,早知道你會懷疑我了,害我逼不得已才把自己搞到真瘋,不然還真騙不過你呢。」

「為了騙我?哈哈哈,你腦袋是真秀抖啦?為了騙過我而把自己搞瘋?當時你實力可比我強呢,有必要這樣躲我嗎?哈哈哈哈,我真該好好感謝你給我這個超越你的機會啊!哈哈哈哈哈……」獨步天下和他的手下也都各各笑到東倒西歪的。

我讓他們笑夠了之後才說道:「是啊,我真該好好感謝你的實力變強了。只不過我還是有點不太滿意,你小看了天劫呢。」

「這傢伙還在瘋?」

每個人心中都浮起了這個疑問,也包括玄德他們。

怎麼會有人希望自己的敵人實力變強的?還因為渡不了劫而不滿意?這是什麼跟什麼啊?

就在大家還在七嘴八舌的時候,門外走進了一個人影,錢萬。

我不理週遭人的異樣眼光,自顧自的緩緩說道:「唉,要是獨步天下能渡劫成功就好了……對吧?錢萬……」

說到錢萬,眾人這才停止了所有舉動而望向剛進門的錢萬,獨步天下看著錢萬,心中更是重重的跳了一下!

但是錢萬卻沒有任何回應,甚至連一個動作都沒有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的,反而是原本對什麼事情都漠不關心的小白突然動了起來。

當大家的眼光又聚焦在小白身上後,我大力的往頭上一拍:「啊,我真糊塗,是小白才對。」

話音剛落,反而變成小白沒有動作,錢萬則是抬起頭來說道,


「是的。」


這是在演哪齣?

------------------------------------

巴哈的發文寬度變了= =?
打亂了我的排版XD

雖然做了調整 不過我不知道有沒有哪個字有被我刪掉
有發現怪怪的地方的大大還請告知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