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62

第七章:鬥智-贏家、輸家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七章:鬥智-贏家、輸家

里里村村長辦公室內,

「進度如何?」我一副輕鬆的問著錢萬。

「效果很好,大約有兩萬多名以前的士兵前來。」

不虧是我看中的錢萬,他做事永遠都不會讓我擔心。

「那你之前說那個要做我保鑣的士兵呢?」

「哦,他說他也想要等學會那心法後,再來保護您,畢竟他知道老闆您的實力,他可
不想當個花瓶。」

「唉,難得有個這麼忠誠的人,要是失敗……」

看我嘆氣的樣子,錢萬馬上又說道:「既然老闆這麼擔心,我去把他叫來吧?」

「不,不用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把他們集合好。」

「是的,我現在就去辦。」

等錢萬一走後,玄德羨慕的說道:「難怪你會這麼性任他,還把他當心腹,他簡直就
像你的分身一樣嘛。」

說到他,我當然驕傲的說:「廢話,不管要交代他什麼事情,都只需要點一下他就了
解你的意思了,完全不用浪費精神和時間在那裡解釋半天……」我一邊說還一邊看著
其他人。

「看、看什麼看?又不關我的事!」漢升和翼德兩人最先喊道。

「幹嘛?我又沒說什麼,你們緊張個屁啊?」嘴上雖這麼說,但心裡卻快笑死了。

「哼……」



「來了嗎?」

「嗯,獨步,我還是有點擔心。」

「擔心個屁,這次派出去的都是我的人,就算會損失,又不是損失你的。」

PK王怎麼會不知道這句話是在嘲笑他沒種呢?

「不……我們畢竟是站在同一陣線的,不管是誰的人,有所損失都是不好的。」

「好了好了,我都沒在怕了,你怕什麼?我真是等不及要看看最後結果了……」

又一次的譏諷,但PK王卻還是不吭聲的默默承受。

「嘿嘿嘿,算了,看你這麼擔心的樣子,我就直接告訴你好了。」

「什麼?」

「我猜,神上那小子大概也想到我會找西方的朋友幫忙這點。」

「什麼!?」PK王顯然非常驚訝:「那你還……」

「嘿嘿嘿,你就不問問為什麼他知道這一點還敢繼續玩下去嗎?」

「這……」PK王這可糊塗了,計畫都被對方知道了,他怎麼還能這麼不在意?甚至
還要自己擔心對手為什麼還敢繼續玩下去?

「這裡啊,可是這遊戲最高潮的地方,他所算的每一步早就都被我解讀了。他之所以
會繼續演這齣戲,是因為他還有個……王牌……」




「王牌?」玄德等人疑惑的問。

「沒錯,這才是這遊戲最高潮的地方,嘿嘿嘿……」

「到底是什麼王牌,你就別弔人胃口了。」翼德一副興奮的表情,似乎忘了這是「正
事」。

「嗯,事到如今,戲都已經開演了,在隱藏下去也沒意義了,我就說了吧。

其實我調查過了,獨步這個人從沒使用過NPC的士兵,就這點,不管他計畫再好,
一切都是白搭!」

「什麼意思?」眾人完全不解的問道。

「其實呢,NPC士兵只要對著他下達命令,他就會有系統選單的出現,衝著這一點
,我根本就已經贏了,現在只需等待結果罷了。」我得意的往大椅上一躺,享受接下
來的勝利捷報。




「NPC?」

「沒錯,他肯定調查過我不曾使用過NPC的士兵,所以他才能毫不在乎的繼續跟我
玩下去。嘿嘿,往往事情就是這麼的巧妙,那西方的朋友早就告訴過我了,要不是我
有找到他,這回我肯定就栽了!」

「到底怎麼回事?他跟你說什麼?」

「他有接過一個任務,那就是偽裝……他必須偽裝成NPC才能過的了任務,理所當
然的也就學會了可以讓玩家變成NPC的障眼法。我當然就問他啦,變NPC幹嘛,
反正只要他們沒發現不就好了?誰知他說了一句話,讓我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是……什麼話。」

「變成NPC可以更能讓人放鬆警戒。就這麼一句沒什麼意義的話,反而讓我想到某
些NPC會因為有對話選擇而有視窗系統的出現,這點讓我意識到,會不會NPC士
兵也會有視窗出現呢?畢竟遊戲一開始你並不曉得NPC士兵會幫你做哪些事情,所
以大概會有系統來讓你選擇……」

「我知道了!」PK王這才恍然大悟。

「沒錯,神上那傢伙肯定就是想用這一招……高招阿高招……要是那位西方朋友沒有
點醒我,我現在肯定還像個傻子一樣被矇在谷底裡呢……」

獨步天下心中的興奮似乎已經無法再隱藏了,看他笑的連嘴都合不攏的樣子就知道了




「神上,你太大意了。」玄德這麼一句話讓我心頭一跳。

「吼,幹嘛嚇我啊?怎麼了?」

「你就認為獨步他不會上網查嗎?遊戲這麼多年他會不曉得某些NPC會有選單系統
的出現?」

「放心吧,這張王牌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情報確認,我是不敢把它當王牌的。」

「情報?你確定可靠嗎?」

「廢話,我所派的臥底可是……」當我話才說到一半時,我所等待的「捷報」終於來
了。

「不好了不好了!老闆!事情嚴重啊!兩萬多名士兵當中……沒有查到『間諜』!」

我的心用力的一跳,我馬上眼光落向小白喊道:「小白!」

卻只見小白也搖搖頭。

這重大的打擊讓我整個人像洩氣的皮球,攤在了大椅上……




「哈哈哈哈,真是大塊人心啊,獨步,想不到最後神上會敗在他所信任的『情報』上
,啊?哈哈哈哈……」

「哼哼哼哼,他作夢也想不到,他的『心腹』所給他的『情報』會是他失敗的原因,
哼哼哼……哈哈哈哈!!」




「情……情報有誤!他媽的情報有誤!」我像發瘋似的大喊著。

錢萬看似冷靜,背後卻早已濕了一大片……眼看我眼睛瞪向他時,他便隨即告退了出
去。

「……小白……殺……最後的殺手鐧……」我兩眼無神的說出最後還有理智的一句話


「是。」小白說完後就消失在原地了。

「神上!神上!神上!!」看我再度暈倒後,玄德的緊張叫喚。




「報。」一名玩家從門外走了進來。

「講。」

「聽說神上瘋了。」

「瘋了?確定無誤嗎?我要正確的消息,確定的消息!不要聽說的!」獨步天下吼道


「是!」那名玩家說完便退了出去。

「怎麼?你不高興?神上居然瘋了,這可是好消息啊。」PK王不解為什麼獨步天下
會這樣怒吼。

「哼,天曉得他是不是在裝瘋賣傻,我可不想重蹈他的覆轍……」

PK王聽後,心中暗驚:想不到獨步天下居然這麼的小心,把神上弄瘋了還這麼的…
…唉,神上阿神上,曾經是世界第一的你,居然就這樣瘋了……




「他怎麼了?」

「他受了很大的刺激,醒來後可能……可能就……」一位修真界的『神醫』級的玩家
嘆氣道。

「還……還有救嗎?拜託你了,如果連神醫都束手無策的話……」玄德此時就像熱鍋
上的螞蟻一樣擔心緊張了。

但是那位玩家還是搖搖頭走了出去。

「怎麼會……這樣……」玄德撲通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哥,神上最後那兩句話……他說,情報有誤,我想這會不會是什麼人故意給他假
情報,或是……給他情報的人本身就有問題……」

雲長此話一出,玄德馬上起身叫道:「對啊!當時……當時……」

翼德此啊的一聲:「我想起來了!那個錢萬!」

「錢萬!!」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




「錢萬,你做的不錯,哈哈哈……倒是你確定神上那傢伙真的瘋了?」

「不會有錯的,連修真界的神醫都說他真的瘋了。」錢萬恭敬的回答。

「好!哈哈哈哈!好!你先出去領賞吧。」

「是,謝老闆。」

錢萬一走,PK王擔心問道:「不會有問題吧?錢萬他之前可對神上忠心的很呢。」

「這就不用擔心了,他只不過是個NPC,況且還完全被我的幻術迷住,就算他想跟
我玩花樣,嘿嘿,以我修真後期的實力……我還怕他玩不起呢!

呼~終於解決掉那難纏的神上了,接下來就要好好的想辦法先控制住這塊大陸,接著
再向全世界進軍,哼哼哼……」

「你說的不錯,不過現在首先就是要增強我們的境界,最好能趕快升仙,不然我們將
永遠會被壓制住。」

「沒錯,為了能安心的閉關修練,我才會這麼積極的想除掉神上。等我們出關後,就
去正式的解決他吧。」

「為什麼不現在呢?就算有玄德他們,我們也不用怕吧?」

「是沒錯,但是為何不想辦法把傷害降到最低呢?好歹他們各各都也是精英,我們還
需保留實力在我們閉關時能有更多的人手可以防範敵人啊。」

「有道理……那好吧,就照你的話吧。」

「報!」那名報訊玩家又衝了進來。

「又怎麼了?」

「不好了!我們派出去的十多名高手全……全死了!」

「什麼!!」獨步天下往桌上大力一拍,整張桌子就這樣灰飛湮滅了。

那玩家嚇得直道:「是是是是……全都是走火入魔而死的!不過……神上桃也的那兩
萬多名士兵也全死了……」

「走火入魔!?」

「是、是。」

「哼!滾!」

「是……」那名玩家像是被赦免死刑似的連滾帶爬的飛奔了出去。

「怎麼會這樣?」PK王一時想不透的問。

反倒是獨步天下重重的哼了一聲:「好你個神上!居然還留有這麼一手!千算萬算,
就是算不到他會這麼狠心的來個兩敗俱傷,這跟我所認識的他不一樣啊!」

「這……會不會是其他人的主意?」

「不可能!有兩萬多名修真士兵,想要都來不及了,誰會傻到全殺光他們?想不到阿
想不到……我認為他自認自己贏定了,所以就算他再小心的擺了個最後的殺手鐧也不
會強硬到哪去的……哼哼哼,好個玉石俱焚啊,哈哈哈哈……兩萬多個練神期修真者
換十多名大乘中期高手的命,這是多麼佔便宜的買賣啊?哼哼哼哼哼……」

PK王心中的震撼,讓他感到有那麼點的不安,並不是怕待會獨步會如何發飆,而是
這時候他才真正感覺到神上桃也的恐怖,表面上看似他只是一個輸家最後的垂死掙扎
。這就像玩象棋一樣,你殺死在多的兵卒,對方只要幹掉你的將帥,那就什麼都結束
了。

不過PK王心中反而沒有這種念頭,而是隱約中有那麼點的不安……但又說不出什麼
所以然……




「小白,這是怎麼回事?神上說的最後殺手鐧就是要你殺光那所有人?」玄德這裡也
收到了那兩萬多名士兵死亡的消息。

而小白只是搖搖頭說:「不是我殺的,是主人最後的安排……」說到這裡,小白就再
也不說話了。

這話可又帶給玄德他們更大的疑問了:「是神上的安排?他安排什麼?殺手鐧?到底
最後的殺手鐧是怎麼回事?」

但不管他們在怎麼逼問,小白不說就是不說,就像一隻不會說話的小狗趴在主人床邊
動也不動的閉上眼睛。

甚至連小雪也一句話都沒說,就只是默默的坐在神上身邊,一對漂亮的綠色雙眸盯著
自己的愛人,透露出無限的愛意。

看到他們的樣子,玄德等人也只能當他們是受太大的刺激才會如此不說話而已,沒辦
法,也只能默默的退出房間了。

倒是細心的雲長和玄德卻又冒起另一個疑問,不過他們也沒多想。


隔天,

小雪和小白帶著神智不清的神上走出了門外。

「小雪,神上怎麼了?有好點了嗎?」玄德關心的走過來問道。

「……」而小雪只是搖搖頭,沒說話。


就這樣,日復一日,儘管玄德找遍「大江南北」的所有「神醫」,通通都是束手無策


甚至連獨步本人也親自喬裝一番後,前往「醫病」,當然了,他是挑小白不在神上身
邊的時候來拜訪的。

經過很長的診斷後,獨步這才真正的放下心。

「唉,他的氣實在太亂了,這根本就比所謂的走火入魔還要嚴重,別說瘋了,他能活
著都是奇蹟了……」『獨步天下』嘆著氣跟玄德等人報告後就離開了。

「我……我下線去幫神上換營養液了。」小雪說完這句後就留下愁眉苦惱玄德他們下
線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