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57

第六章:鬥智-爾虞我詐!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六章:鬥智-爾虞我詐!

「你的情況非常特殊,照理說,心魔的反應應該不是如此的。」

天機子也同意說道:「是啊。你會不會看錯了?確定那是你的心魔?」

我搖頭回道:「不,是不是心魔我很清楚……算了,以後我一定會把事情搞清楚的,
何況它也說過,到時候它會跟我說的。」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就這樣,在得到了心魔的力量後,我的境界一下子就跨越了大乘後期,甚至隱約的可
以感覺到天劫即將來臨。

就算是負面的力量,也是屬於我自己的,所以也花不到多久的時間便熟悉了這股力量


下山後,一直等待我的小雪與小白看到我的身影後,飛快的跑了過來。

「桃……沒事吧?」小雪不再像以前一樣撲進我懷裡,反而是握住我的手關心的問道
,臉頰上還多出了以前不會出現的微紅。就像是以前的她是屬於什麼不懂的小女孩,
而現在就屬於是懂了很多事情的女人,就算我們已經有了多次的親密接觸,但也已經
讓她不好意思再隨便做出以前常做的大膽舉動。

這種感覺也讓我莫名的害羞了起來,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她真的已經大轉變了,感覺有
點那麼的陌生,想抱她又不敢,連被她握個手都害我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看到我尷尬的表情,她似乎也知道了現在的處境,要是以前,她一定是撲進我懷裡,
但是現在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所以原本打算讓我主動抱她,想不到我居然什麼動作
也沒有。人家都說女人的心是很細的,這不,馬上她就知道她的轉變已經讓我也變的
尷尬了。

小白歪著頭看著我們兩個木頭人就這麼呆呆的站在那裡,眼睛一下瞄對方,一下看地
板的,讓牠也不曉得現在我們到底在演哪齣。

「主人……你們怎麼了?你們好幾個禮拜沒見面了,如果是以前不是都會抱在一起嗎
?」

小白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又更尷尬了,我真恨不得把牠給煮來吃了才好。

倒是小雪就直接瞪了小白一眼,那犀利的目光讓小白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閉起嘴巴不
再說話。

難……難道小雪已經從蘿莉長大成少女甚至是御姊了嗎!?

想到這裡,我腦袋馬上就把御姊這兩個字就對號入座去了謎之影片裡的那個角色扮演
……

照那影片裡的奇怪『規定』來說,御姊都是那種『倒推』的生物,與蘿莉是相反的…


不---!!難道我的小雪以後會把我給『倒吃』了嗎!!!

「桃?你怎麼了?」小雪的一句話把我從那齷齪的幻想中拉了回來。

「呃!沒、沒事,呵呵,只是太久沒看到你們,突然高興的說不出話來而已,呵呵…
…哈哈哈……」我滿身的冷汗。

「對、對了,我們那群會修真的士兵呢?」我試圖轉移注意力。

「主人,有件壞消息必須要告訴你,你的無名軍團已正式被廢除了,那些士兵也都解
散了,錢萬試圖花錢盡量留下一些優秀的士兵,但最後也因為面臨破產危機而……」

震撼!我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應聲倒地,幸好小雪即時的扶助了我。

「那……那我的黑店勒?之前聽錢萬說他又靠著與雷城主的關係又恢復了在洛鄴城繼
續開了不是嗎?」我聲音有點顫抖的問道。

「是的,但是收入已快入不敷出了,無名鎮被毀後,我們就沒足夠的金錢去開發新礦
坑,更別說要開發新裝備了。現在金裝備已是普遍狀態,目前有人開始在做大馬士革
鋼、奧里礦類的裝備,甚至還有些人已經在開發更高級的玄鐵礦……」

一聽到那什麼奧什麼的和玄鐵礦的我,就已經進入幾乎昏厥的狀態了,後面小白說什
麼我都聽不到了……


客棧裡,

「嗯哼……」不知道什麼時候昏過去的我,一醒來就覺得頭非常的痛。

「桃,醒了嗎?好點了沒?」小雪在一旁關心的問著。

「嗯……還好,只是頭有點痛,就算我運功也無法消除……」

「哈哈哈,當然無法消除,所謂心病還需心藥醫啊。任你實力再強,這種病還是無法
輕易恢復的!」門一開,漢升高大的身影馬上就佔了五分之四的門的面積。

「你……好傢伙,想當初我是如何照顧你的……想不到……想不到你一來就是來笑我
的?」

這也難怪,一向運氣好到不行的我突然變的一無所有,才讓原本忌妒我到死的漢升心
情平衡了起來……真是誤交損友……

「神上,別聽他在那胡說。我聽說了,想必你現在是遇到瓶頸了吧?」接著的是玄德


「唉,別說了,反正錢乃身外之物,只要我的元嬰未滅,什麼都還可以重來……」

說完,外面又傳來一陣笑聲:「什麼時候我們的錢奴神上居然會說出『錢乃身外之物
』這句話了?」原來是翼德也來了。

我搖了搖頭嘆道:「真是誤交損友了……交了你們這群來笑話我的傢伙。」

「那你就猜錯了。」接著翼徳的是一個連進房裡都要彎著腰才進得來的雲長。

進房後,雲長繼續說道:「我們已經做出決定了。」

「什麼?」

「還記得里里村吧?就是你第一個發現的那個村莊,我們決定分百分之十的股份給你
。」玄德解釋說道。

「什麼!?你們知不知道百分之十有多少啊!你們自己人不分紅就算了,底下兄弟也
要發薪水的啊。」

「當然知道,我也問過底下兄弟了,他們一至認同你有資格拿這一份股權。」

雲長點頭說道:「嗯,要不是你,我們人這麼少,肯定到現在還找不到半座村莊的。
而你是第一個發現它的人,如果不是你願意讓給我們,我們現在肯定還在喝西北風呢
。所以再怎麼說也該給你至少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份。」

「這……」

「別推遲了兄弟,原本他們還說要分你一半的股份呢,但是在我的勸阻下,才勉強答
應給你百分之十,這不是我小氣,而是每次守村所損失的也都要從裡面扣的。」漢升
拍拍我的肩膀說道。

這傢伙……

即使我心裡已把漢升全家大小罵個上萬遍,但嘴上還卻說著:「這怎麼好意思,百分
之十我都怕太多了,一半的股權那我還真不敢要了。」

「不會不會,這是你應得的。」雖然漢升嘴上也這麼客氣,但我知道他心裡肯定也在
咒罵我。

「好了好了,既然神上願意接受了,那我們也就更能安心的接管里里村了。」玄德聽
我說完後,也知道我答應收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

「安心?」我疑惑問道。

雲長回道:「是啊,那里里村因為大哥都說是你先發現的,所以都一直不敢直接管理
,都是讓那裡原本的NPC村長繼續管理。說起來也真是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要是
大哥好好管理,現在肯定想升級為城市都沒問題了吧?」

我聽了之後大嘆道:「玄德啊玄德,你腦筋真的是直的嗎?現在如果是『里里城』了
,那我現在分的紅不是又更多了嗎……呃,不是,反正你遲早不是都想分我股權嗎?
那何必等到現在才能安心的管理呢?」

「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

「唉,平常看你這麼聰明,怎麼這種事情就這麼固執?以前玩其他遊戲你都不會這樣
的啊。」

「這……這我也不知。可能因為其他遊戲是都太死板的關係吧?」

「算了算了,總之現在開始要加倍發展了。我已一無所有,可以說是完全回到起點,
而你們又落後別人太多了,現在賺錢這一條我們已經無法超越別人了。」

「不,在這裡我們的確落後別人很多,但是其他方面可就不一定了……」難得翼德也
搞起了神秘風?

「難道是……」突然間,靈光一閃。

「想到了嗎?沒錯,就是……」


「仙界!」房裡,大夥異口同聲的喊道。


我大腿一拍說道:「是啊!該死,我怎麼沒想到?我的天劫快來了,就算我不是第一
個升仙的玩家,至少也才排在前幾個吧?靠著這一點,就可以比很多人早點開發仙界
上的東西了。」

這句話說完的下一秒,我的頭痛神奇的完全消失了……但這不是重點。

「什麼!?」四個大男人一瞬間大喊著。

一瞬間,我還以為我的耳膜不知飛到哪去了……

「幹嘛啊?這麼大聲嚇死人喔?」我揉著耳朵說道。

「你……你剛剛說……說你、你天劫要來了?」漢升結結巴巴的問。

「是阿,最近幾天我的心魔把力量給了我,讓我瞬間提升到了大乘後期的境界,而且
我隱約感覺到天劫將近。」

「心魔!?」又是一次的四大男高音的齊聲吶喊。

也再一次的讓我確定我的耳膜真的在那一瞬間消失了一下子。

我兩手按著耳朵,一副可憐的說道:「大哥,我的耳朵沒得罪到你們啊。」

接著,在他們的逼供下,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訴了他們,當然我也叫出了小白跟著
順便聽。

聽完後,除了小雪和小白一副擔心的表情外,其餘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們呢?我看你們也都大乘期了,怎樣?那仙石夠神奇吧?」

玄德苦笑搖頭說道:「想不到你的好運並沒有真的消失啊。是阿,那些仙石讓我們在
短時間內就達到了大乘初期,但是之後那些仙石就幾乎沒多大用處了。」

「這是正常的,現在就要靠你們自己的努力了。」

「難道就沒其他辦法了嗎?我聽說獨步天下好像也進入後期了,他的幾個手下也都有
中期的實力了。」

「這獨步天下想不到居然練的這麼快……唉,辦法也不是沒有,除非你們肯學氣吞九
天……再不然就是去找看有什麼寶物吧。」

「絕對不學。」四人一致的說道。

我想也是,這失敗的話就是有可能要重練了,況且現在是非常時刻,少一個人都是不
行的。但是寶物哪來說有就有的?

「老闆!老闆!」一條身影飛快的從外面飛奔了進來。

「哦,是錢萬,我記得我不是破產了嗎?應該無法再雇用你了吧?」

「老闆……您怎麼能這麼說?老闆是第一個能這麼信任我的人,在您把許多事情都交
給我全權管理的時候我就下定決心了,無論如何我都跟定您了!」

這句話可感人了,但是聽在某些人的耳裡卻又是令一回事……

漢升用真氣將聲音包起來後傳入我耳裡:「想不到你是這麼懶惰的老闆啊,什麼事情
都丟給別人。」

我理直氣壯的回道:「這你就不懂了,錢萬是我見過最有頭腦的NPC,而他的個性
又是那種喜歡沒事找事做的人,這麼做就是要讓他有發揮才能的地方啊。」

隨後又對錢萬問道:「你果真是我的心腹啊,等我重新站起來後,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哦,對了,你這麼急著找我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錢萬不好意思的說道:「謝……謝謝老闆的抬愛。我來是要跟您說,當初解散的士兵
中有一個人突然跟我說他也不想離開老闆身邊,他說他可以無條件當您的保鑣。為此
,我才知道當初他們都受了您很大的恩惠才會被感動,所以我認為只要去一個個的說
服,說不定都可以挽回。」

聽到這裡,我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不不不,錢萬,你的想法很好,不過我還有另
一招。嘿嘿嘿……」

這嘿嘿嘿的笑聲讓房裡每個人都不由自主的起了雞皮疙瘩。

我跟錢萬說了一遍我的計畫後,錢萬什麼也沒問的就退出了房間。

「神上,這樣好嗎?」

「放心吧,只不過是NPC而已,嘿嘿嘿,那有幾萬名修真NPC啊,少說也會有幾
十個可以成功吧?」

「的確,這樣能很快擴充我們的實力,但是這樣會不會太招搖了?要是引起獨步他們
的注意怎辦?」玄德擔心問道。

「嘿嘿嘿,我就是要引起他的注意,甚至要他派人來混入其中。這可是消減對手實力
的機會阿!」

「……原來如此,這樣不僅可以增加我們的實力,運氣好還能消滅掉他們幾個高手。


「是的,畢竟他也知道我是大乘期高手,如果想派人混進來,至少也要大乘初期以上
的高手才有可能躲過我的眼睛,不過就我對他的了解,他大概會派中期以上的高手。


「這招狠,哈哈哈。」

漢升此時也不得不說道:「神上,想不到你這一石二鳥實在運用的太好了。」

正當大家都點頭同意時,我又神秘的說道:「一石二鳥?看來你們還太淺了,這可是
一石三鳥之計,居然被你們說成沒營養的一石二鳥?」

「呃……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別忘了,大乘期高手的元嬰是多麼補的東西啊?」

「神上,你不是想……」玄德皺眉說道。

「不不不,這種事情我還不屑做,但是小白可以啊。」我眼光慢慢的也把他們的眼光
帶向小白身上。

只見那像剛出生小狗般大小的小白正在搖著尾巴還流著口水的貪婪模樣,還真是滑稽
透了。

不過此時除了小雪外卻沒人笑的出來,看著我嘻皮笑臉的模樣反而讓玄德等人流了一
身冷汗,還一邊慶幸自己這輩子投胎不是投在那獨步天下身上……

「……這幾人……是惡魔,絕對不是人!」玄德四人看著我、小雪和小白,心裡一同
冒出這一樣的想法。




幾天後,

「你說什麼?神上那傢伙居然搞這招?」

「是啊,本來以為他已經破產,不用當心他還有什麼手下可以東山再起,結果想不到
他居然用心法傳授來招回那些他以前訓練過的修真士兵。」PK王說道。

「那你知道是什麼樣的心法了嗎?」獨步天下問。

「不曉得,但是聽說是可以讓人實力倍增的心法。神上的境界不是頂多就大乘中期嗎
?聽說他因為那個心法而突破到了大乘後期的境界,甚至還快引來天劫了。」

「怎麼可能!大乘期有多難提昇我是知道的,我花費了一堆人力和投資了現實的大量
金錢才能快速的提升到現在大乘後期的,而他居然只靠著心法就超越我了?」

「怎麼辦?這樣下去他肯定會有一大堆的大乘期高手,這對我們不利阿。要不,我們
也派幾人去想辦法得到那心法的口訣與練法?」

「……不,這恐怕是陷阱。」

「陷阱?」

「是的,你想想,如果你有這麼好的心法,就算真要用這心法來挽回已解散的士兵,
你會這樣大肆宣傳到自己的敵人都曉得嗎?」

「……不會。」

「是吧?說不定他就是要等我們派人去偷取心法時,暗中幹掉我們的人……這是一石
二鳥之計。」

「原來如此,不僅可以增強自己的實力,還可消滅對手實力。但是,難道我們就這樣
什麼也不做?無論如何,吃虧的也還是我們啊。」

獨步天下苦笑道:「是阿,這就是這一石二鳥之計最狠毒的地方。讓你派人不是,不
派人也不是,然後又算準我不是那種會眼睜睜看著自己敵人擴大實力還不為所動的人
……」

「這麼說,你還是要派人去了?」PK王皺眉問道。

「是,但是這次我定要叫他作夢也想不到,最後結局並不是由他所導演的!」獨步天
下瞇著眼睛邪惡一笑。



「怎麼樣了,獨步那裡有動作了嗎?」我向錢萬問道。

「是,但是聽說獨步天下已經識破您的『一石二鳥』之計。」錢萬不慌不忙的回道。

翼德馬上嘆道:「唉,他能算到這裡就已經失敗了吧,騙不到他,這第三計沒被他算
到也沒什麼差別了吧。」

不理會翼德,我繼續問道:「不出所料,果然被他識破,但是他還是會派人來吧?」

「是的,他還是派了十幾個高手前來準備偷取心法。」

這回連玄德都疑惑了:「怎麼回事?既然知道是陷阱還跳進來?」

「沒什麼好訝異的,他就是這種人,派人就掉進陷阱,不派人就眼睜睜的看著我壯大
,兩邊都沒好處,既然如此的話,他大概會寧願選擇派人來,至少還有盜取心法的機
會。為此,他肯定會派超級高手前來,至少要讓我短時間內找不到偽裝的人……而我
最完美的計畫就是讓他本人親自出馬。」

講到這裡,錢萬馬上就潑了我一盆冷水:「不,他沒有親自出馬,倒是派的人都是接
近大乘後期的高手。」

「……是嗎……好吧,算了,十多個大乘中期的高手也夠消弱他的實力了。」

玄德此時卻搖頭:「不,神上,那可是十多個大乘中期高手,就算是你也不可能保證
能一次解決他們吧?」

「嘖嘖嘖,你錯了,獨步自己都大乘後期了,外加這麼多大乘中期高手,你以為他為
什麼不乾脆直接把我圍毆致死?」

「因為你還有我們啊?」

「不,以你們的實力,他們絕對不會放在心上。」

漢升抗議叫道:「屁,我們也是快進入大乘中期的高手耶,頂多也就低他們個一兩個
境界罷了。」

「虧你還是大乘期高手,要知道,每相差一個境界,那實力差距都是非常之大的。」

「這樣的話,你不也是不把他們放眼裡?」

「沒錯,但是他們卻人多,再加上獨步天下也到了後期的實力,所以我才沒輕舉妄動
。而獨步又是比我更小心的人,即使他勝算比我大,沒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是不會輕易
犯險的。現在面臨困境的我更是會如此小心。」

「所以現在才開始計算來計算去的?」

翼德不屑的說道:「哼,搞什麼爾虞我詐,一點也不光明正大!」

「嘿嘿,這我沒什麼意見,畢竟我再聰明也無法讓一個頭腦簡單的人知道這其中的樂
趣。唉,想當初,東漢末年的猛將張飛實際上是個有勇有謀之人,誰曉得一千八百年
後竟出了個有勇無謀的張翼德……」我譏笑著翼德。

「呿,都死了一千八百年,你又知道什麼了?」

「好了好了,別吵了,現在的問題是獨步天下竟然派了十多個高手,該怎麼辦?」雲
長從中做了和事老。

「不用擔心,他們無非就是想要這氣吞九天的心法,嘿嘿,這心法從頭到尾我只要都
以口傳授,量他們也不敢怎樣亂來,最後還是只能照我的話做……」

最後我又叫錢萬再度放消息說道:「此心法一生只能提升一次實力,當然,升仙後,
此心法就不管用了,畢竟這只是修真的道法,不是仙法。」



「獨步,神上這傢伙實在有夠精,那心法竟然沒有實體的東西記載,而是用口頭傳授
。」

「這我早就料到,只是有點疑問。」

「什麼疑問?」

「這心法既然如此厲害,為什麼跟他走最近的玄德等人沒有得到有效的效益?」

「關於這件事,我聽說使用成功的修真士兵說,此法一生只能用一次,而且升仙後就
無效,畢竟這非仙法。」

「原來如此,這樣也有道理,不然他們還不全飛升了?」

PK王倒是疑惑的問:「其實我一直在懷疑這心法是假的,這很明顯只是個單純的陷
阱啊。」

獨步天下搖頭道:「不,神上那傢伙我可清楚的很,如果這只是單純的陷阱,你認為
他真會以為我會掉進去?」

雙關語,一是告訴PK王別小看神上的程度,另外更是告訴他更別小看自己!

「……」

「你放心,這陷阱是真,那心法也絕對是真,現在就看能不能騙過他了。」

「有可能嗎?他也是大乘後期的高手,一眼就能看穿我們的人了吧?」

獨步天下笑道:「你有所不知,最近我在其他國家找到了所謂的西方天使……」

「天使!?」

「沒錯,東方的神明如果就是修真者和仙人,那西方的神明就是天使或英雄了,兩方
所用的法術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想識破?除非他們也有天使幫助!否則,嘿嘿嘿……


PK王一聽,恍然大悟,有了天使施法做障眼法,即使是低級的障眼程度,但也由於
東西方的不同而不用擔心被識破,如此一來,就算心法是假的好了,頂多就是白忙一
場罷了,這場鬥智已經有了不輸的保證了。

但是,獨步天下這麼大費心思的……真的會有白忙一場的結局嗎?




「神上,為什麼你這麼肯定獨步不會懷疑這心法的真假?」

「因為他也了解我……我更了解他,用假心法騙他?我死都不相信他會上當,既然他
了解我,肯定也想到這一點,然而我既然敢出招,這個餌勢必就不能是假……你們放
心吧。」

玄德又問道:「但是他們應該也知道你的實力吧,想用障眼法騙過你,應該是不可能
的吧?他們應該知道這點還派人來,這到底是有多少自信能騙過你啊?」

「我說過,沒八成以上的把握他是不會輕易有所動作。原本我還怕他沒八成的把握而
不出招呢。」

「這,你不是說,他認為的這『一石二鳥』會被他看穿,但無論如何他都會出招的嗎
?」

「沒錯,但是我的最終想法是,他會親自出馬,想要讓我來個意想不到的結局,畢竟
他親自出馬還比較容易騙過我,但是當錢萬告訴我他沒親自出馬後,我只好再度改寫
劇本了……」

「等等,那錢萬不過就是個NPC為什麼他會知道獨步那裡的情況?」

「廢話,當然是臥底啊,雖然不能真正了解到更秘密的情況,但是只要有個大概也能
是增加獲勝的機率。」

「呃,好吧,那你說什麼改寫劇本是……」

「如果照原來的劇本,最後獨步的下場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機率會進入小白的肚子裡
……」

大家聽到這邊都下意識的往小白看了過去,發現小白的尾巴越搖越快,整個舌頭都吐
到外面還滴著一大堆的口水。

但是最後聽到,

「不過,現在他沒親自出馬,所以我肯定他大概還有其他能讓我意想不到的事情,而
且應該是有八十甚至百分之百的把握能騙的過我。」

小白馬上就「嗚」的趴在地上動也不動,儘管小雪在怎麼逗牠,牠也無動於衷……

這傢伙……真的是那哮天犬嗎?

「百分之百!?怎麼可能?那怎麼辦?你有對策了嗎?」

「嘿嘿……我想大概是找了西方的天使或英雄幫忙了吧,畢竟我們所使用的法術是完
全不同的方式與東西,所以只要有他們的障眼法幫助,即使是我也察覺不出來,同樣
的我們的障眼法對他們而言也是無法察覺的。至於對策嘛……嘿嘿……」最後我閉口
不答,畢竟隔牆有耳,這是我的最後王牌,在怎麼安全的地方都還不能透露。

其餘人也會意的閉口不再問了。

這時,雲長突然說了一句除了我以外,讓大家都有了一絲希望的話:「我聽說,對於
西方的法術,如果是仙人以上的級別,有可能可以看穿,另外,我記得小雪不是拜過
西方英雄為師的嗎?或許小雪能幫的上忙?」

玄德一聽,馬上叫好:「對啊!怎麼沒想到,小白就是個神獸了,再加上小雪,肯定
能看穿他們的!」

不過此時小白卻澆熄了他們的希望:「他們已經知道我的存在了,怎麼可能會沒顧慮
到這點呢?我是有辦法用感覺的,但如果對方障眼法的等級太高,我也會束手無策。


小雪緊接著把那還在冒煙的火苗給直接熄滅:「我也沒辦法,我只是被增強了實力以
及拿到一些寶物而已,並沒有學到什麼西方法術。」

「唔……」

「神上,最後還是只能靠你了……」

我是完全不擔心的說道:「那當然……我的劇本可是最完美的,你們就好好看著吧。





「獨步,你別忘了,神上他還有一隻不同凡響的寵物啊?更別說這遊戲目前還沒有寵
物的系統了,能夠抗衡天使的寵物,說不定那障眼法會被看穿的。」

「哼,如果他打算靠那隻寵物的話,那他連百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我請的天使可是
西方大陸的第一高手,可不是什麼無名的NPC。相關情形我早就問過了,或許低級
的障眼法會被發現,但是高級障眼法就算是仙人也看不穿的!」

PK王震驚的喊道:「什麼!?那天使是玩家?我聽天使同等於東方仙人啊,我們都
還沒人升仙……」

說到這裡,獨步天下也嘆道:「聽說是幾年前的那一場攻防戰讓他們大受打擊,所以
給了他們一個教訓後,開始瘋狂積極的練功,說不定是他們天使比較好當吧?唉,天
曉得。」

「……唉,算了,比來比去永遠也比不完,等我們解決了神上這一大患後,就要閉關
了,不能輸給西方的國家了。倒是那天使,他說的話能信嗎?別到時候就被看穿了。


「放心,萬無一失。騙我他也沒好處,我跟他協商過了,成功,大家都有好處,失敗
,大家都一樣,你想他會拿自己的利益開玩笑?」

「也對,誰不想在這遊戲撈到好處……」

獨步天下自信滿滿的說道:「你放心吧,這齣戲的最終導演是誰,我會讓神上知道的
……」

同一時間,

我與獨步天下的心中各自想著自己的完美計畫……



「是該做個了斷了,一決勝負吧!神上桃也!」

「用這齣戲來了斷你我的恩怨,一決勝負吧!獨步天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