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49

第四章:紫天的身分、比試、領悟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四章:紫天的身分、比試、領悟

「你怎麼來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看著他們全都跪了一地,我的腳也開
始有點軟了。

紫天沒回我的話,只是微笑著對那五老說道:「都起來吧,今天我是來說明這一切的
事情的。」


大廳上,蜀山掌門人與四大長老皆恭敬的站在底下,而紫天大哥則是坐在掌門之位上
,這畫面看上去是有點格格不入,畢竟紫天大哥外表也不過二十七、八的年齡而已。
但是在修真界與仙界的人來看倒是不會有什麼不妥的感覺,外表對他們來說是完全的
假象,如果用外表來判斷年齡,那你將會得罪非常多的人。

當我聽到大哥的年齡後,我實在很想知道他變回原來的面貌是怎樣的。不過這已是後
話了。

「神上,雖然是我帶他入修真的,不過我已不想收徒了,所以我們以兄弟相稱,所以
,他說的話!」紫天在後面四個字加重了語氣:「就是我說的話。」

底下五老你看我我看你的,個個面面相覷,這是在說他們以後就要聽從這個剛入修真
界不久的小子的話?這誰能受的了?不說年紀,光是說他們是已經在修真界混了上百
年的人這一點來說,就已經是撤徹底底的老前輩了,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放的下身段聽
一個剛入門的小夥子?

但是祖師爺的話誰能不聽?

「是,僅遵祖師爺的話!」

「至於天玄子的徒弟一事……我也做了調查。獨步天下、PK王、毒犯、墮天使等四
人向神上的無名鎮發動奇襲,殘害無數無辜的生命,本就罪有應得,至今墮天使才遭
神上制裁,此事並無不妥。」

天玄子臉色是越聽越蒼白,但是他又不可能反抗眼前的祖師爺。

就在天玄子快受不了的時候,

「放屁!他還不是為了報復也殘殺了一推平民百姓?甚至比當時的我們有過之而無不
及,此事又如何算!」

獨步天下此時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很顯然,他完全不把這位祖師爺放在眼裡。也是
啦,畢竟在他眼裡,紫天也不過是個NPC罷了。

我冷汗直流,想不到獨步天下會來這招。

「唉,這是難免的啊,想想我這兄弟隱忍了一年才出來報復,這口氣要換做別人啊,
不氣死也內傷啦,此事情有可原啊……」紫天大哥搖著頭嘆息著。

這不聽還好,一聽可不得了了,獨步天下是一副氣炸的表情,而那四大長老都不可思
議的看著紫天大哥,連脾氣一向都很好的掌門也露出不悅的表情。

獨步天下大怒:「哼!堂堂一個仙界仙人怎可如此偏袒?」

紫天瞇著眼看著他說道:「仙人怎不可以偏袒?哪來的規定?小子,仙界可不是你夢
想中的樂園,那是一個比凡間還現實的地方,實力不如人,就是一輩子也都出不了頭
,實力強大的,他說的話就是一切。如果你對我剛剛的判決不滿意,那你就拿出你的
籌碼來推翻我啊。」

獨步天下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對著掌門與四大長老說道:「掌門、師父、各位長老,
你們也聽到了,這就是你們一直崇拜的祖師爺所說的話?這肯定是有人故意假扮真正
的祖師爺來演戲的,千萬別被某位奸人騙了!」

紫天仰頭大笑:「哈哈哈哈,我紫天雖說不上什麼大人物,但在仙界還算有一席之位
,膽敢假扮我的人要嘛都被我門人或我朋友給清理掉了,要嘛就是被我的仇家給殺的
魂飛魄散去了,如今還沒人能假扮我活著超過一年呢。」

獨步天下哼了一聲:「誰知道今天的戲演完後,你會在哪被殺掉?」

剛說完話後,獨步天下身體一震,隨後渾身使不出半點力量的跪在地上,氣喘如牛、
汗流浹背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別說他了,就連那五老和我都一樣,雖然沒有獨步天下那麼痛苦,但是至少也要
用盡全部的力量去抵抗。

「這、這就是……仙人的氣勢……就只是稍微被波及到一點而已,就這麼……難受,
好像快……快窒息一樣……」我心裡驚訝的暗道。

幾秒後,壓力頓時消失,我像是虛脫一樣整個人坐了下去,身體靠在牆上喘息著,好
像幾萬年沒碰到空氣似的貪婪的吸著。

五老功力較深厚,雖然沒有靠著牆,但也都一個個靜坐下來調整自己的呼吸,微微的
汗光足以了解他們的痛苦。像他們這種已經練了上百年的修真者,排汗這種事情幾乎
已經不可能會在發生了,快升仙之人,他們的體內幾乎已無任何污穢之物,流汗這等
事情應該是不可能會發生了。

去除體內污穢之物,乃是修真者必做的基本功課之一,有了元嬰後,每天的新陳代謝
便已不再繼續,所有進入體內的髒物都會由元嬰自動化解,而修真者的任務就只剩下
排除體內原有的污穢之氣,這是只要是在凡間的人都會有的東西,除了靠修真之外是
無法除去的。

污穢之氣除去越多,對以後升仙後的發展會更加平坦,如果說心魔是阻礙你修行的無
形之物,那污穢之氣則是阻礙你修練的有形之物。

幾刻鍾後,那五老慢慢的張開眼睛,神情慢慢變的喜悅,也不管衣服的臭味,跪在地
上磕著頭說道:「謝祖師爺!謝祖師爺!謝祖師爺……」

隨後我也醒了過來,第一個感覺是非常的清爽,接下來就是底下傳來一陣陣的磕頭聲
與「謝祖師爺」聲。

獨步天下看上去是夠邋遢的了,地上一堆汗水,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味道是其臭無
比。

最後獨步天下也慢慢的醒了過來,但是他現在可尷尬了,剛剛自己這麼的兇,而人家
卻還是這樣幫他……

紫天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大家,最後目光落在獨步天下身上:「這是送給大家的禮物,
你小子好狗運,看在你有這膽量闖進來大呼小叫的,也順便便宜了你。」

然後把眼光移到五老身上,然後指著我說道:「記住!他的話,就是我的話。」

聽到這話,我知道大哥要走了,但是此刻我卻提不起話跟大哥說句話,只因剛剛的感
覺太震撼了,原本以為大哥是個標準的「好人」,誰知那只是平常對我才會這樣,要
是換做別人,那他可就沒那麼客氣了……應該說,只面對我的話,也就只有對待朋友
的他會出來,面對別人的話,那另一個他也才有可能出來。

就像人會高興會生氣一樣,平常看貫了大哥的「高興」,現在突然見到了大哥的「生
氣」這一面,讓我有點心情複雜。

「怎麼了,神上?」紫天拍了拍我問道。

「呃……不,沒什麼,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有點……有點嚇到……」這也是我第一次親身體驗到大哥的實力,當初就像初
生之犢一樣,現在感受到大哥的實力後,讓我有點為之前的我捏把冷汗。

大哥這次好像就看不透我的想法了,他是先有點驚訝的看了我一下,之後才笑道:「
哈哈哈,我倒忘了你還是我在凡間裡唯一的兄弟,沒辦法,我所有兄弟朋友都是仙人
,早看貫真正的我了,你是因為還在凡間……罷了,等你升仙後就可以慢慢習慣了,
好了,仙界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大哥我就先走一步了。還有,冥氣功你練的進度不
錯,記住,升仙前一定要練到第十八重境界!」

「是!大哥慢走。」

「恭送祖師爺!祖師爺一路順風!」


紫天大哥走後,大廳上僅剩的七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似的說不出話


天重子輕咳一聲,飄了獨步天下一眼,獨步天下也會意的低著頭退了出去。

天靈子尷尬的說:「想不到還有這麼一個原由,剛才的事情真是對不住了。」

就這麼一句後就在也沒有聲音了,沒辦法,根本不曉得要用什麼來稱呼我,第一,我
本來就是後輩這是一定的,第二,一個後輩變成了祖師爺的兄弟,這是要怎麼稱呼?
如果變成徒弟倒還好,現在變成兄弟同等於跟祖師爺同輩了,難道也要要我一聲祖師
爺不成?

我當然很快就知道他們在煩惱什麼了:「我想大家就不用那麼麻煩了,我再怎麼說也
才剛進入修真沒幾年,還是直呼晚輩的名諱比較自在點。」

聽到這裡,天靈子這才安心下來,這句話已表明我並不是會用祖師爺這個靠山來壓他
們的人,要是我是那種人,那他們就還真沒臉在江湖上出現了。

天玄子哼的掉頭就踏出了大廳,既不能違反祖師爺的話,又不能為徒弟討公道,對他
來說已沒有留下的必要,隨後跟著的是天重子,目前看下來他應該是個頑固之人,門
人被殺,又要聽這名「兇手」的話,再待下去也是氣死自己而已。

其中天行子一下緊張的看看走掉的師兄,一下又慌張的看著還留在這裡的掌門,這種
行為還真不像一個長老會做的事情。

以天靈子掌門的為人,他是一定要留下來賠罪的,雖然雙方都有錯,但最後還是要看
誰的後台硬,沒辦法,修真界也是很現實的世界。

倒是天機子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要說他個性硬,那他應該也早就出大廳去了,要
說他個性軟,那也不會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一點也不擔心以後會如何。

「神上兄弟,我也為剛才一事跟你謝罪了。」天機子突然冒上這一句後彎下腰道歉著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實在不知該怎麼回答。

「不,其實我也有錯,況且剛才你也沒為難我,該道歉的應該是我。」

天行子看到後,馬上說道:「別別別,您是我們祖師爺的兄弟,這點小事不值得您道
歉。倒是剛剛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

天行子這一句話讓我有點看不起他,不過我還是笑了一笑沒有回答。

天靈子這邊是一句話也不說,畢竟他凡事講求公平,但是祖師爺的話也是在他心中佔
了很重的位子,所幸乾脆就不說話,等著看我怎麼解決。

「我想,這事就到此為止了吧,不知掌人與各位長老的意思?」

天機子和天行子異口同聲說道:「那是當然。」

天靈子則只說了聲「是」。

「不過我這還有一件疑惑的事情,不知各位能否為晚輩解答?」

天機子此時才開口說話,與剛剛問罪時的沉默態度決然不同:「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吧!」

而天行子可不同了,不知為什麼,他又開始緊張了起來。

「紫天大哥在仙界蜀山派是什麼樣的人物?」雖然他們說是祖師爺,但是從凡間飛升
的前代掌門也很多啊,哪個不是祖師爺級別的?

天機子哈哈一笑:「看來你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他可是目前仙界蜀山派的掌門人
啊!」

「什麼?這麼說紫天大哥是蜀山派的創始人了?」

「不不不,祖師爺是開山祖師爺的大弟子。」

這麼說我可又更疑惑了:「掌門人不是應該由開山祖師爺當嗎?難道開山祖師爺發生
什麼事情了?」

「沒錯,我們開山祖師爺的確發生事情了,但是到底發生什麼事還不確定,目前就有
幾種說法,一個是聽說祖師爺成功的修練到神的境界,但是這很快就被推翻了,因為
祖師爺已經消失好幾萬年了,就算成了神,至少也要留點訊息吧?所以又有另一種說
法,就是祖師爺破碎虛空失敗,可能已經重新進入了輪迴或是……」

「或是怎麼了?」

天機子嘆了口氣說道:「或是真正的消失了,元嬰被滅,同等於魂飛魄散。不過也有
我派的人不死心的說,或許祖師爺成了『散神』也說不定。」

「那又是什麼?」

「就跟散仙一樣,是個不完整的進化,雖然也有很強的力量,但是卻跟一般的仙人相
差很大,不過散仙卻能比較自由的在凡間活動。」看到我還是疑惑的樣子,天機子又
說道:「當然,要見到一般散仙是比見到仙人更難的,散仙隨時隨地都要面臨天劫的
考驗,那是一次又比一次還艱難,所以大部分的散仙都沒時間出現。」

聽天機子這麼講後我又冒出更多的問號了:「仙人還會遇到天劫?那不是只有修真者
才會遇到的?」

「不,他們不算是仙人,這樣說吧,他們的存在就像是死掉的人卻不願意進入輪迴的
鬼魂,而天劫就像是牛頭馬面,這樣說你懂了吧?」


之後又跟天機子聊了一些修真之事,讓我對修真與仙界之事又更了解一步。

「聊了這麼多,筋骨都快生鏽了,我們去打一場如何?」天機子好像已經預備很久似
的,找到機會就想要打架。

不過剛才聊天的過程中,讓我很佩服天機子的為人,或許是他的個性就是如此吧,如
果在別人眼裡,肯定會被當瘋子的。

「好啊,我也想看看我跟當今蜀山派的第一人有多少實力差距。」

天機子的實力是這五老當中最強的一個,聽說他們在比試時想贏他那就必須要其餘四
人聯手才行了,衝著這一點,怎樣也要試試看。

比試場是一個面積不小的小山頂,既不會破壞到建築也不用擔心有峭壁塌下來或有落
石會掉下來,這是一個天然形成的比武場。

「小子,我讓你先攻,等你準備好隨時都可以攻過來。」天機子雙手背後,也不拿武
器或擺好姿勢,像是看不起我一樣,但是我知道他是有那個實力的。

「師兄,點到為止就好,別傷到人了。」天靈子在一旁不忘提醒。

我拿出天晨劍喝道:「來了!」

他已讓我先攻,所以我並不想第一招還用偷襲或用攻其不備的方式。

從背後抽出天晨劍,順勢的一個劈砍,我當然不認為這一下就能砍到他,所以這一下
還來不及收回,我又一掌打了出去,只見他只在身前隨便畫了幾下便把我的攻勢通通
化解了。

「肉搏戰,不錯,但是修真者必須要把肉搏與術法加以互相配合才能顯現出修真者真
正的實力。」

說完,天機子一拳搗來,這看似普通的一拳,但實際上裡面已蘊含大量的真氣在其中
。速度實在太快,我慌忙的在身前放了幾道防禦陣法,然後又在天晨劍上放了一些攻
擊陣……

轟的一聲,那些防禦陣才出現不到一秒就被轟成碎片了,我牙一咬,豁盡全力往那一
拳砍去!

鏗----!

瞬間山搖地動,我整個人往後彈了出去。

「不行不行,你這還是單純的肉搏戰而已,你不過把劍的威力用陣法變大,這樣並不
算是肉搏與術法的並用。」

「師兄,你這樣說太過籠統了,照你的說法,神上兄弟這種用法也算是肉搏與術法的
並用阿。」

「呃?不然要怎麼講?」

天機子疑惑的看著天靈子,但天靈子只是微笑不語。這算是要讓我自己去想?

並用……我這樣不也算並用的一種嗎?難道還有什麼方式?

「小子,還要發呆到什麼時候!看清楚我是怎麼用的!」

天機子邊說邊在那裡耍拳,但就算我們有些距離,他每揮出一拳都還是會往我這攻擊
過來。

「等……等等等等……」我狼狽的逃跑著,實在不敢相信,那速度和威力實在太強了
,明明都是大乘期,但也相差太多了吧?

每被打到一下就像全身骨頭都要斷了似的,偏偏要跑又跑不贏,索性乾脆就在原地狂
放防禦陣,既然跑都跑不掉,我讓受到的傷害減到最低總行了吧?

就這樣,天機子無情的猛攻,而我用盡全力的防禦著,但是持久戰對我不利,我必須
要突破現境。

我看著天機子就在原地瘋狂的打著拳,無論他向哪邊攻擊,最後通通都會落在我身上
……等等,原地,他就在原地……

我思索了一下,決定豁出去了:「滅神訣!」

話一喊出,系統已自動的幫我施放了出來,一順天驚天動地的劍氣從我身上發出。

天機子的招式盡數被破,他驚訝的叫道:「這是什麼!」

天靈子雖然離比較遠,但是也還是不得不運動全身真氣護住身形。

雖然驚天動地,但這始終只是凡間的招式,想對付修真者?嚇唬嚇唬倒還可以,我知
道這招只能讓我有一點空檔的機會,等天機子了解後就起不了作用了。

我趁這時機,有樣學樣的耍著「劍法」,接著令我高興的事情發生了,果然不出所料
,含著術法真氣的劍氣正往四面八方攻去。

看來我的想法是沒錯的,用劍法一劍一劍揮出法術的「印」,隨著一道道攻擊法術的
完成,不僅有法術的攻擊,還有劍法的攻擊,一波隨著一波的攻向天機子。

天靈子眼看不對,馬上大叫:「快躲開!」

天機子是何等人物?天靈子的聲音還沒傳到,就已閃開了我數道攻擊。

「好小子!居然領悟的這麼快!」天機子一臉震驚的喊道。但是手上也沒閒著,防禦
陣法也一道道加上去,還真不虧是最強的大師兄,才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就已經在身
上放了數百道防禦陣,我的攻擊沒一個能傷到他的身體的。

真氣本來就是由內力提煉出來的精華再加上大自然的力量而形成的東西,可以說是把
大自然的力量納為己用,而我的劍法雖然是凡人在用的,而我一開始只是把能加強攻
擊陣法的威力加在劍上,只能提升數倍威力而已。

但是這次我是由真氣代替內力來發動,其威力又更勝上千上萬倍!再配合我揮出的攻
擊法術的「印」訣又發動了法術的攻擊,兩者互相搭配的情況下,不僅可以再提升好
幾倍的威力,還能讓對手措手不及!

正當我已耍的得心應手的時候,天機子忽然叫道:「停停停停停停……」

我疑道:「怎麼了?」

「你這小子也太變態了!再打下去可要把這裡都毀了。」天機子拍拍身上的灰塵說道
:「你的領悟力很驚人,但是有一個缺點……」

「我知道,是不是我會的法術太少了?」

「沒錯,你現在使用的都只是基本的法術,雖然只要實力夠強,就算是基本的法術也
能發揮到極致,但要是遇上跟你同等級的對手,那你肯定就吃虧了,他同樣也能將基
本法術發揮到極致的話,你要拿什麼打贏?」

「這……」我雖然有想過,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如今被天機子這麼一說,我才意識
到這有多嚴重,遇到同等級對手倒還好,要是遇上比自己強的呢?

「唉~那個祖師爺也真是的,居然沒交你什麼厲害的高等法術?」

呃,有是有啦,但是都不是能用在打鬥上或是不能太常用的……

「這樣吧,我交你一套我自創的法術如何?」

「這……這樣好嗎?」

「廢話!什麼好不好的,別人想學都還學不到,你有什麼理由挑剔的?」

……

天靈子一聽後,馬上對我說道:「神上兄弟,師兄那招可真絕了,你要是有辦法學到
頂峰,這修真天下你都可橫著走了。」

天機子卻不屑的說道:「哼,什麼學到頂峰,以他的實力,就算只練到兩三層功力,
笑傲修真界也不是問題!」

真的還假的啊?我半信半疑的問道:「到底是什麼招式那麼強?」

天機子卻搖頭說道:「這不是你想的是什麼攻擊法術,而是強化自身的法術。」

「強化自身?這我知道,但老實說,大多的強化自身法術都沒厲害到哪,所以也很少
人修練那種法術。」

天機子一聽,大笑道:「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嘿嘿嘿,這也就是我為什
麼能以一敵我那四位師弟還能不敗的原因了……」

這……感覺好像越來越模糊了?像是聽的懂,又聽不懂似的……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