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27

第二章:七爪傳說,龍予我的意義?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二章:七爪傳說,龍予我的意義?

「怎麼了?剛剛天氣不是還好好的嗎?」

「這又是什麼法術?」

「管他是什麼,反正最多也只是打打雷而已。」

打雷?真的只是普通的雷而已嗎?這種感覺是怎麼回事……這種壓迫感。

「那……那是什麼東西!」墮天使突然指著天上大叫道。

「什麼東西?」其餘三人也抬頭往上看去。

這是……

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已經驚訝的說不出話了。

「是七爪神龍!!」獨步天下失聲叫道。

龍是掌管天下之水的神獸,四爪為蛟龍,掌管湖泊的龍,也算是數量最多最常見的龍
。五爪為金龍,是掌管雨水與大海的龍,但這只是民間所知道的,其實牠主要掌管的
是天劫,至於詳細情形還不曉得,五爪金龍數量之稀少到連仙人也很難看到牠。至於
七爪神龍只是一個傳說而已,別說沒在民間所流傳了,甚至在仙界的仙人也沒什麼人
會當真,只知道是很久以前的人傳下來的。

在傳說中,地球所孕育的的第一批生命是一個叫「龍蛇」的生物,牠們體型最大可以
像座小山,經過修練後便會飛升成龍,也就是蛟龍,這時牠們開始有些微的法力,也
已可在低空中飛行,但是能修練成蛟龍的也不過萬分之一不到而已。而再修練上去就
是金龍,此時的法力已是超越仙人的級別了,而能修練到金龍的更是只有百萬分之一
的蛟龍能成功而已。最後,傳說七爪神龍已是神一般的存在,就像仙人再修練是為了
成為神一樣,只不過還沒有聽說是否真的有神的存在,所以七爪神龍也就像神一般被
當成了傳說。

如今,天空中閃爍著幾道金黃色閃電,烏雲裡也隱隱約約能看的到一條金黃色的生物
在裡面翻覆著,金黃色的龍除了七爪神龍之外再也沒有別的龍是金黃色的了,更不用
說那隻龍還長著七個爪子。

「傳……傳說居然是真的!」獨步天下的聲音在顫抖。

「哈……哈……哈哈哈哈,是七爪神龍,是七爪神龍!神上,你死定了,等我抓到牠
!」墮天使已經語無倫次了。

雖然不曉得七爪神龍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但是已有不少修真者已經注意到了,甚至連
仙界的各方仙人也開始在注意這裡了……

能親眼看見只存在於傳說的神龍已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了,更別說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
……

只見七爪神龍慢慢飛了下來,此時已可清楚看見牠的身影,光是一顆頭居然就如山一
般的大小,不過神奇的是牠開始縮小了,直到距離我們不到五百公尺的上空時,全身
體型已縮小到剛剛牠一顆頭的大小,即使如此,山一般大的神龍還是具有說不出的壓
迫感。

獨步天下等人早已腿軟攤倒在地了。

此時一句震驚全仙界的話從神龍口中說出:「是你嗎?是你呼喚我的嗎?」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我,我只是……」

他奶奶的,神龍在跟我說話?我他媽的在跟神龍說話!?

呼喚神龍?這是什麼概念?別說什麼神龍了,光是想要呼喚金龍就幾乎不不可能的事
情了,更何況現在居然被一個還未成仙的修真者給呼喚了傳說中的神龍?

「我……我只想教訓教訓他們而已,我根本不曉得會……會……」

天啊!我會死嗎,我死定了吧?只不過是想教訓幾個修真者而已,居然就叫出了這不
得了的東西……牠會生氣吧?一定的吧?可惡啊!到底會怎樣啊!!

神龍的眼光慢慢轉向獨步天下那裡,隨後哼了一口氣……

靠!我就知道!牠生氣了!

牠那一口氣一哼出來別說我的心臟都快跳到爆炸了,獨步天下四人早已嚇到尿失禁了
,這不?濃濃的尿騷味已傳了過來。

吼-----!

一陣驚天動地的龍嘯聲,跟隨著的是一道粗大無比的金雷打了下來,整個大地都在晃
動著,那道雷的攻擊範圍是……整片「廢墟」。

雷動過後,原來的地方已成了無底洞,我傻眼的看著那黑麼麼的大洞,我懷疑這裡下
去應該可以到達另外一頭的世界。

「以後這點小事別再叫我了。」神龍說完話就鑽回了那片烏雲,幾個翻覆後便消失了
,烏雲也慢慢的散了開,直到陽光再度灑下後我才稍微清醒了過來。



在仙界,

「看到了嗎,那傳說中的神龍……」

「神龍……真的存在著。」

「這麼說,就代表應該有神的存在了!」

「我們所追求的目標果然不是傳說,這讓我又點燃了對修練的動力了!」

「哼哼,不過在那之前,那小子是我們要注意的對象,等他飛升後要嘛就加入我們,
不然就……」這人說完後就用著手指對著脖子一劃。

「你真敢?他不是紫天那老傢伙的人嗎?真要跟他對幹了?」

「那又如何,難道我們就真怕他不成?」

「也對……嘿嘿嘿……」



「主人!你沒事吧!」小白從遠方飛了過來。

「桃……」小白背上站著小雪。

「沒事,只是剛才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呢。」我苦笑著,對於我居然能活下來而感
到不可思議。

「是神龍,是真的神龍嗎?」小白緊張的問。

「……應該吧,有七爪……怎麼了,你也想看看嗎?」

小白大力的搖著頭:「不……不用了,這是可遇不可求的,主人,你可要好好記住剛
剛發生的事情!」

「呵呵,我想我這輩子也忘不了了吧」

「不,主人,神龍是可以看清楚世間一切事物的神,他所做的一切都一定會有他的意
義存在,雖然看似只是隨意破壞了一個地方,但是這一定是有牠的意義在。」

「哦?你怎麼會知道那麼清楚?那你說,牠破壞這裡是什麼意義?」

「因為我們都是獸類,所以我大概知道一些,尤其是真正的神獸……神龍不可能就只
是想破壞那麼單純而已,至於這有什麼意義……我想答案只有能與牠說話的人才會知
道的。」

「我?可是,牠只對我說過兩句話啊。」

「牠與你說話只是代表牠想傳達什麼東西給你,至於是什麼,牠會透過很多方法來表
達,並不會親口說出來的。」

聽了小白的話後我沉思了起來……

想傳達給我……到底是什麼,把這裡破壞出一個洞就是要表達給我的東西嗎?這會有
什麼意思存在?

我一手把小雪摟過來一手撫摸著小白的頭說道:「唉,想不通,算了,我想應該是時
間還沒到吧。小白,變小吧,我們去找老朋友了!」


突然,一個系統提示冒了出來,是玄德給的訊息。

「神上!你出關了吧,你沒事吧?還沒死就回我。」

「怎麼了?」小雪問道。

「沒,只是玄德發訊息給我了。」

「我沒事阿,發生什麼事情了?」我也回了一個訊息給了玄德。

「別廢話了,老地方見再說。」



洛鄴城內的客棧VIP接客室裡,

我笑道:「還真巧啊,我才想說要去找你,你卻比我還急著找我呢。」

玄德卻沒好氣的說道:「巧個屁?你還有心情笑?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
?」

我疑道:「哦?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玄德誇張的看著我說道:「你是真傻還假傻啊?你毀了獨步天下、PK王、墮天使和
毒犯他們的城鎮,還殺了他們四人,其中墮天使連元嬰都被毀了,這下你可知道事情
的嚴重了吧!」

「嗯,還好阿,當初他們還不是毀了我的無名鎮,連昶月城都保不了了,這只是對他
們小小的懲罰而已。」

玄德瞪大著眼睛看著我,過了一會才嘆口氣說道:「唉,看來你是一點都不知情,那
你應該知道他們四人聯合的事情了吧?」

「這當然知道。」

「好,那你知道他們是蜀山派的?」

「不知,我管他什麼派?」

「唉,那你可知他們是蜀山的一代弟子?」

我有點不耐煩的道:「都不管他們啥派了還管幾代弟子?」

玄德也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可有懷疑過這遊戲的死亡懲罰太過輕鬆了?」

「嗯……這倒有,不過沒差吧,死亡感受聽說感覺很噁心,而且太過真實,所以讓人
有死了就死了的錯覺,所以大家還是都會珍惜自己的生命,不像其他遊戲一樣,反正
死掉掉經驗,再從頭來過就好,讓人感覺生命很沒價值。」

在一旁的雲長突然脫口說道:「沒錯,的確是這樣,但是這遊戲並沒那麼簡單,我直
說吧,修真是個關鍵,未修真的玩家不管玩的再厲害,頂多還是個新手,還在接受系
統保護呢。」

玄德一手擋在我身前,意是要我先聽完再發問。

「而修真者的元嬰只要被毀了……就真的要重新開始了,也就是要重創一隻人物才能
繼續玩遊戲,等於是,修真才是正式在開始玩這遊戲。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修真來
享受這遊戲,當作是放鬆心情的休閒活動。」

我整個人一副呆滯樣。

玄德嘆道:「這樣你知道嚴重性了吧,因為墮天使是蜀山一代弟子的緣故,不僅你與
他們結下樑子,蜀山派各大長老也好像有可能會抓你問罪!這下……可如何是好?」

雲長補充道:「事情不只如此,因為有鑒於你能打敗四位練神期修真者的聯手,所以
要抓的話,可能會請出掌門人的師兄弟出面……」

翼德也大吼大叫的說道:「哼,說到底是他們惡人先告狀阿,管他什麼掌門不掌門的
,如果不講理就海扁他一頓好了!」

「扁啥扁?別忘了我們也是蜀山派的門徒耶,虧你還待在蜀山這麼久的時間了。」雲
長無奈說道。

一旁的黃忠冷笑道:「果然是沒大腦的笨蛋,一千八百萬年前是如此,一千八百萬年
後亦是如此,一點都沒變。」

「你說什麼!!」

「好了,都別吵了,我們來這裡是要討論怎麼幫助神上的。」玄德制止了他們兩後,
轉頭問道:「神上,雖然說我們也是蜀山派的,但是一定是站在你這裡的,你放心吧
。」

「……」

「怎麼了?神上是不是太吃驚了?怎麼不說話了?」

呆了好一會後,我才緩緩說道:「原……原來如此,修真才算是開始挑戰這遊戲啊!
太讚了!」

「……」眾人無語。

小雪一副擔心的樣子,

「神上,剛剛他們說的話你有聽進去嗎?」

我卻是一副沉醉的樣子,

「啊?什麼話?哦,妳說蜀山派要抓我問罪喔,有阿,那不重要啦。小雪,我突然變
的好興奮,妳知道嗎,如果修真只是遊戲的開始,那肯定就會有仙界了,啊啊……好
想去仙界看看喔……」

「……」

眾人倒是一副想打人的樣子。


「神上啊,我知道你很厲害,但這次的對手可不是玩家,而是NPC啊,難道你就不
能擔心一下你自己嗎?」

「呵呵,只要不是玩家,什麼都嘛好談,能坐掌門這位子的人,難道會是個不講理的
人?」

「話是如此,但還是不能大意……」

「好啦好啦,反正大不了再召喚一次神龍不就好了?」

「呃……」

「對了,你們也練快點,到時候我們才可以一起去仙界玩啊!」我的心完全只關心到
仙界的事情。

「這……」

玄德剛要說話,就被雲長給阻了下來:「算了吧,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早就有什麼對策
了,他自己都沒在擔心,我們卻擔心過頭反而像白痴一樣,可能還會被他笑說我們是
膽小鬼呢。」

黃忠此時眼睛一轉:「要我們跟你一起去仙界玩是可以啦,但是我們頂多才剛到練神
初期而已,還有的等呢。」

「啊?這樣喔……」

我想了一會後,憑空的拿出了一大堆白色與接近透明的石頭說道:「這些叫仙石,只
在仙界才有的東西,裡面是蘊藏了非常龐大的仙氣,可以幫助修行的,越接近透明的
品質越好,一開始先從最不透明的開始修練會比較安全,我想你們應該知道如何使用
吧?」

黃忠等人張大著嘴巴久久不語。

最後黃忠才嘆道:「雖然早知道你一定是用了什麼方式才練的這麼快,卻沒想到居然
是用仙石,還居然有這麼多……」

「多嗎?我還有一堆呢,這頂多只能算是山裡的一小撮雜草吧。」

接客室裡再度鴉雀無聲。


洛鄴城外,

「小雪,我的天劫快來了,雖然妳進入大乘期後到現在也不算早了,但還是要更習慣
妳的力量才行……唉,我升仙後要是妳被蜀山派的為難可怎辦……」

「神上,原來你剛才……」

還沒等小雪講完,我一把抱住小雪。

「答應我,妳絕對不能死,一定要成功升仙,我們要一起當一對神仙眷侶,好嗎?」

小雪沒答話,只是默默的點點頭,盈盈淚光在眼裡閃爍著。

「主人,你放心,女主人未升仙之前我一定會替你保護好的。」

啊!對啦,還有小白耶,我居然忘記了……算了,難得的氣氛先享受一下再說。


蜀山派大廳,

「師父,您一定要為弟子們和師弟討個公道啊!弟子雖身受重傷但還不至於到攸關性
命的地步,但是師弟……師弟他……嗚嗚嗚……」

一名身穿黑衣的蜀山弟子跪在地上痛哭著。

「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好好養傷吧。」

一名看似年過六旬的老頭,雖說白髮蒼蒼,但是臉上所散發出的光芒卻像是剛出生的
嬰兒般充滿生氣。

「是。」那名弟子哽咽著退出了大廳後,臉上一變,跟剛剛哭哭啼啼的模樣簡直判若
兩人,仔細一看,這不是……

「獨步,怎樣?師父怎麼說的?」一名同樣穿著黑色衣服的蜀山弟子走了過來,原來
是PK王。

「哼,等著看好戲吧,雖然師父臉上沒什麼變化,但畢竟我們師徒一場,不幫我們幫
誰,是吧?」獨步天下嘿嘿笑道。

PK王也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瞇著眼睛。


此時,

靜修室裡,坐著五位白髮斑斑的老頭,其中一個就是獨步他們的師父。

「師弟,你徒弟好像招惹了不該惹的人物了。」

先開口的是為首的老頭,看上去威嚴十足。

獨步天下的師父位於這老頭的左下方。

「掌門師兄,你確定那個人真的是……」

「雖然不確定,但是也錯不到哪去了,畢竟我們也修了上百年了,總不會還不認得我
們門派專有的真氣吧?」

「但是他好像不是我們的門人啊。」

「師弟,你錯了。」獨步天下的師父對面那老頭突然開口說話了:「我們沒收過的門
徒,卻會使用我派專有的真氣,難道就確定真的不是我派門人?」

那人下位的老頭也開口了:「沒錯,而且我還感覺到那人所使用的真氣有可能是我派
失傳已久的……」

「無上冥氣功。」為首的掌門接話說道。

短短五個字就震驚了左下位兩個看似泰山崩於前也會面不改色的兩個老不休的。其中
當然也包括獨步天下他們的師父。

「看來師兄們也察覺到了。」

「果然連掌門師弟也都這麼認為,那就不會有錯了……」

「等等等,這麼說的話,難道……難道他是!?」於獨步天下的師父下位的老頭震驚
道。

「沒錯,既然會失傳已久的無上冥氣功,就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就是同是蜀山派,卻
是位於……」掌門閉上眼睛,緩緩說道。



「仙界的蜀山派!!」五老異口同聲說道。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