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24

第一章:四象封神陣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三集:仙界

第一章:四象封神陣

「什麼!你說無名軍團!」

「怎麼可能!他們不是已經消失了嗎?你是不是看錯了?」

「不會錯的!就是他們……他們現在正在屠殺我們的村莊,我們快撐不下去了!」

獨步天下命令道:「派幾個修真者去支援吧。」

「是!」那人領了令牌後便退了下去。

PK王問道:「獨步,要去看看嗎?」

「當然,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城市?戰場?還是地獄?

殘破不堪的建築?不,只剩下滿地的碎片還能證明這裡存在過一座城市。

支離破碎的屍體?不,只剩下滿地的鮮血與肉渣還能證明這是某個人生前的一部分。

從完整到不完整,只花了短短的幾秒鐘。這還不能證明修真者與凡人的差別有多大。

「……」

四個說不出話的人,

「來晚了?」

呆了好幾分鐘才擠出的一句話。

「不,還不晚,是剛剛好呢。」憑空傳來一陣聲音。

「神上桃也!」毒犯剛聽到聲音馬上就反應了過來,這裡面他算是最接近過神上的人
了。

其餘三人聽到神上兩個字時就已經做出防備的姿勢了。

「去,快去把我們的修真者都叫來,這次一定要活抓他。」獨步天下用真氣將聲音包
住後傳入幾個還為死透的修真者耳裡。


當然,實力差太多了,我早就聽到獨步天下的傳話了。

「哼哼,不用這麼麻煩了,我的士兵已經在各個城市村莊待命了,凡是看到十大軍團
的通通都殺無赦!」

獨步天下身子一震,他沒想到他跟神上的實力已經差的這麼遠了,自己都還沒發現對
方的身影,對方就聽到自己的傳音了。

「哼!少裝腔作勢了!有種的就現身吧!」墮天使顯然已沉不住氣。沒辦法,壓力太
大了,一個比自己還強的敵人還身在暗處,心不定的人早就逃走了。

「哼哼哼,我老早就現身,只是你們太遲鈍了吧。」

「在後面!」獨步天下身子一轉,最先發覺。

「怎麼可能!」墮天使不敢置信的大吼。

「……實力,居然差這麼多!好歹我也是個練神後期的高手了,居然……


那麼近的距離還能不讓我發現!?」

獨步天下暗自心驚。


十公尺的距離,我跟他們相隔的距離。

「放、放屁!少唬人了!你是剛剛才繞到我們身後的吧!」

「我沒記錯的話,你是墮天使吧?不錯嘛,已經是練神中期的高手了,不過因該是沒
多久前才突破的吧?

嗯……你,我認得,當初的教訓還不夠嗎……毒犯?不過你還真讓我意外啊,居然也
是練神中期的高手。」我回想著當初被我秒殺的毒犯,實在感觸良多,當然,我居然
也沒注意到墮天使看毒犯的複雜眼神:「……PK王,當初還真抱歉啊,你幫我守城
還撈不到半點好處,嗯?不過看你已經快進入練神後期了,我可以幫助你突破以賠償
守城的損失哦,如何?哈哈哈哈哈!」

我自故自的笑著。

因為我看到了他們之間複雜的表情,想必是他們根本不曉得對方有多少實力,如今被
我說破,應該是在暗自盤算以後的態度了。

獨步天下最先吼道:「發什麼愣!敵人還在!」

沒錯,即使是自尊心強大的獨步天下也不得不與其他人聯合了,因為對手是能一眼就
看透他們實力,而他們卻一點也看不出對方實力的強敵。

「怕什麼!對方就一人,怕他個鳥!」墮天使,只是個不服輸、愛面子的笨蛋。

「哼,這次我同意墮天使,就算再強又能強到哪?別忘了,我們也都是從遊戲開始就
玩到現在了,一對一打不過,我就不信他能一打四!難道他會有比我們多四倍的時間
?」PK王算是會分析的傢伙。

「……哼,看來你偷練很大嘛,神上?能忍氣吞聲到現在才冒出來找我們報仇?我就
要看看你練多大!!」

獨步天下說到最後一個字時,抽出的劍已到我面前了。

我手指輕輕一彈,趁他身體還沒停止往前時又對著他的肚子一拳過去。

「嗚!」大意,雖然獨步天下自認做了萬全準備,但是他孤身一人貿然向前就是錯誤


「不可能!我……」我居然完全跟不上你的動作。這幾個字硬生生的被獨步天下吞了
下去,這種話他可說不出口。

「有什麼不可能呢?好歹我也快應劫了,難道你不曉得修真這種東西每差一個層次,
實力就差很多嗎?」我故意裝做無奈的說道。

「什麼!?」不僅獨步天下,PK王和墮天使都驚訝的叫道。

惟獨毒犯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說道:「果然,在剛剛你說出我們的實力時我就在懷疑
了,因為這遊戲想清楚知道對方的實力只有兩種方法,一是對方告訴你,二是……實
力強過對方一個層次以上。」

「……」

「幹麼幹麼!不就是大乘期罷了,我們四個好歹也都練神中期以上了吧!難道還怕他
一個?」墮天使邊說邊壓著手印念著咒語。

看到墮天使的手印後,其餘三人也馬上拉開距離跟著壓手印。

「想不到這麼快就要用這一招了,對方不過就一個人,有必要這樣小題大作嗎?」P
K王最上雖然這麼說,但是眼裡卻沒有這個意思。

「哼哼,差點忘了還有這招……」

四人眼神瞬間充滿了自信,咒語是越念越大聲,像是怕敵人聽不到這咒語的恐怖似的


四人的腳下分別冒出不同圖案的光環,並且慢慢擴大著,最後四人的光環互相重疊在
一起形成了一個更大的圖案。突然的,圖案上的光芒瞬間高漲!

遠看就像一個大圓柱佇立在這片大地上支撐著天空似的。


「這……這是……」我驚訝的看著地上的圖案,但是還來不及等我反應過來,圖案就
慢慢的消失了。連同周圍的景色也跟著變了。

「哈哈哈哈,不虧是大乘期的高手,居然也認得這陣法!」墮天使得意的笑道:「沒
錯,這就是蜀山派所失傳的『四象封神陣』!當初的四神獸,玄武、朱雀、青龍、白
虎,為了封印麒麟這隻大魔獸而創造出來的陣法,雖然只是單純的土、火、水、風四
種攻擊方式,但是此陣法不僅比普通的元素陣來的強大,更是能達到一般陣法所做不
到的事情,更別因為這只是四個練神期擺出來的陣法而輕視,想想看四神獸原本都贏
不了的麒麟為何有辦法用此陣封印住牠吧!哇哈哈哈哈……」

沒錯,這在紫天大哥給我的玉石裡也有記載,的確是四神獸用來封印麒麟的陣法,但
是原本都贏不了麒麟的四神獸為何有辦法封印住牠?

哼,管他為什麼,反正陣法就是這麼神奇的事情,可以用來掩人耳目,可以用來封印
對手,可以用來做傳送,千千萬萬種的,連紫天大哥都說過了,不要說學全全部的陣
法了,光是能「認識」全部的陣法的人,目前還沒出生呢!

轟!!

「哼,現在是火陣嗎?」我一邊打著手印一邊閃躲火焰的攻擊,開玩笑,這可是三昧
真火,連仙人都不敢靠太久的東西啊!

當我在自己身上打了數個水陣後,周圍的火又瞬間消失,變成了一片沙土的景象,空
氣中的水分早已消失無蹤,我的陣法才一眨眼便消失了好幾個。

「糟,是流沙!」我掙扎著,但是沒用,即使我耗盡所有真氣也……

笨!我怎麼那麼笨,如果有那麼簡單就能逃出去就不是陣法了!

風陣,或許能有辦法?

我一邊結印一邊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行,這沙子不是普通的沙子,吹不走。對了……」我手勢一換,又變回水陣陣法
,我大量的將水往土裡倒。

「嘿嘿,終於慢下來了吧,不過,還沒完呢。」我摧動真氣,硬是往快變成泥土的流
沙裡灌。

大自然是由無限生機的元素所形成的。

真氣是經過修練者從大自然中所擁有的能量所吸收後再轉換成自己的力量而來的。

大自然的力量原本就不屬於任何人的,而強制將大自然的力量化為己有的就是「修真
者」,也可稱他們是逆天而行的人,而這種人最後終將會受到應有的懲罰……天劫。

我將真氣裡的生機快速運轉,慢慢的,泥土裡漸漸冒出幾根稚嫩的小草,沒錯,只要
有陽光、水、土壤,再配合隨時隨地都存在於任何地方的雜草的種子就能讓他們生存


一瞬間,原本整片荒蕪的沙土上都長出了無數的雜草,因為我加快它們成長的關係,
沙土裡的營養也在瞬間全被雜草給吸個精光……

「轟」的一聲,又是火,整片「草原」都被燒個乾淨。

「哼,又是火,難道已經沒戲唱了?」我打著「寒冰玄水陣」的手印,那可是我目前
唯一能克制三昧真火的招式。

我大喝一聲:「去!」

地上鑽出數道水柱,不過接下來的事情我整個傻眼。

水碰到火並沒有冒黑煙也沒有起水蒸氣的情況發生,因為它們……居然合體了!

「他奶奶的!人家不是都說水火不容嗎?為什麼它們合體了!」我邊逃邊大叫著。

火柱,不,水柱……呃,是水火柱。正在追著我。

沒辦法,給他沾到可不是開玩笑的,三昧真火的威力就不用說了,寒冰玄水也不是普
通的水啊,一般凡人只要含一口在嘴裡就能視岩漿如無物,抵抗力不好的甚至在火山
最深層裡還有可能被凍死,如此冰寒之物連大乘期高手也不敢貿然直接喝下去!

現在兩者合一,我可奈何不了了,在一般基本常識裡這是不可能存在的,要如何破啊
!?



「大哥!陣法到底有幾種啊?」

「陣法?呵呵呵,那可是多到連我都曉得到底有幾種喔。」

「真假啊?這麼多陣法如果不全部都會的話不就沒有天下第一了嗎?不然哪天被一個
沒學過的陣法給擊敗不就將寶座讓人了?」

「呵呵,本來就是,什麼天下第一不過是愚者為了滿足自我所創出來的稱號罷了。」

「那如果遇到了怎辦?如果被困入沒學過的陣法時那該怎辦?不就白白送死了嗎?」

「哈哈哈,問的好!其實不管再硬再殺的陣法都至少會留有一條以上的『生門』,畢
竟上天有好生之德,絕對不會有『無生門』的陣法存在的,而每個陣法也都有一個生
門是一模一樣的,只差擺法不一樣而已。當然,嫌麻煩的話也可以用實力硬破,不過
你要確定你實力大於對方很多才行。」

「什麼嘛,有講跟沒講都一樣啊。」

「一樣嗎?哈哈哈哈……」

「那有人有創出過無生門的陣法嗎?」

「有喔,不過聽說他創出來的同時,人就消失了,連我們仙人都找不著了呢,有人說
那是神的懲罰,哈哈哈。」

「唔……感覺你像在唬小孩子似的。」

「呵呵,不是唬小孩哦,是真的呢,只是他已消失無蹤,而且來的太突然,沒有留下
什麼有力的證據。」



「……每個陣法都一定有一個同樣的生門……是嗎……」

「可惡!大哥講的有跟沒有一樣,真是廢話!說的那麼容易,這樣的話幹嘛還學陣法
?只要學會一個簡單的陣法不就可以盡破天下陣法了嗎!……等等,同樣的生門……
對了,一定是那個!不會有錯的,如果是那個的話,大哥的話就不會錯了!」

我一邊跑一邊用神識搜索著。

「找到了!」說完我就一個瞬間移動來到了一個詭異的空地上。

雖然他們極力的想隱藏這裡,但是談何容易?光是要維持這種陣法就很費力了,哪有
什麼多餘的力量來做其他事情?

「嘿嘿嘿,從剛剛我就覺得這裡怪怪的了,剛才四周變化如此之大,居然惟獨這裡沒
被影響到?」我看著追著我的水火柱一衝到這裡便消失無蹤。


「到底如何了?裡面……」毒犯已滿頭大汗的,似乎快撐不住了。

「哼哼,不虧是用來封印麒麟的陣法,居然這麼費力……」PK王倒是比較好一點,
額頭上只有冒出幾滴汗珠而已。

「……」墮天使是最慘的,他現在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生怕嘴裡的那口氣一鬆開
就會功虧一潰。

「撐住,雖然我不能很確定,但是我感覺到他的氣息變弱了,應該快死了。」獨步天
下看起來是裡面最輕鬆的,不過他眉間還是有幾條掩飾不住的皺紋。


「看來被我猜對了,這個地方就是那一條生門。」

陣眼!

對陣法來講就像一個人的心臟,心臟沒了就死了,陣眼沒了,陣法就……


「破了!!」

「嗚哇!」墮天使吐出了一口血後就攤倒在地的動也不動。

「怎麼……可能,四象封神陣居然……被破了。」

「不可能!你怎麼破的!這是連麒麟都破不了的陣法啊!」獨步天下瞪大著眼睛大吼
著。

「傻子,你他媽的居然拿四神獸所擺出的陣法來跟你們比?你他媽的知不知道這是個
神陣啊!神陣真正的威力豈是你們這些廢物所能掌握的!恐怕你們連想發揮它的萬分
之一的力量都發揮不了!少在臉上貼金啦---!」

一陣狂風吹起,天上雷雲密佈……我再次使出了召喚術,一個完全不曉得會召喚出什
麼東西的召喚術,雖然感覺和上次有點像,不過卻又有點不同,因為上次是天劫專用
的紫雷,而這次是金色的,在大哥送我的玉石裡所沒記載到的顏色,難道是一般的雷
而已,所以才沒被特地記載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


我心中的不安又是什麼……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