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321

第十八章:兄弟們,報仇的時間到了!

樓主 異域 rv04060055
第十八章:兄弟們,報仇的時間到了!

「怎麼,不能來?我感覺到你的天劫將近了,我是特地來提醒你的耶。」

「啊?我知道我天劫快來了阿,還要提醒什麼?」

「天劫……不可反抗……」

「啥東西?」

「話已至此,記住我說的話!」話音剛落,紫天大哥就消失了。

「……」我簡直是一頭霧水,

他就說這麼幾句話就離開了?

事情實在太過突然,我的腦袋還一時轉不過來。就像我只是夢見大哥來過就走後我便
順其自然的清醒一般。



錢萬一看到我出現後,馬上就像見了財神爺一般的撲了過來說道:「老闆啊!您終於
來了!要是您在不來我就只有切腹自殺了呀!嗚嗚嗚……」

有沒有這麼誇張啊?

「行了行了!說重點!怎麼了嗎?」

「我們……我們的錢所剩不多了,已經快無法支付他們月俸了……」

「不是吧?我記得不是還有幾千萬的嗎?況且還有昶月港阿。」

「呃……老闆,幾千萬那是……那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而且昶月港也早在前幾個月
因為您沒去管理的緣故而被撤銷了您的管理權了……」

「什麼!!一年前!?」

我居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對了!那我現實中的營養液勒?這裡待一年早超過現實的
一個月啦!!

我還沒來得及理錢萬就急忙的下線了。


滋-----

遊戲倉的蓋子一打開後,一陣白煙配合著像被澆熄了火的聲音一起冒了出來。

我一跳起來所做的事情就是檢查我的身體是否有異樣,是否長期缺乏補充而生了什麼
並沒有……

「靠!怎麼這麼臭!」一股臭氣撲面而來,差點就把我薰暈了,

但是當我要用手去摀住鼻子時,我又下了一跳,一隻黑麼麼的手正在往我面前襲來!

「操!何方妖孽!?」我反應出奇的快,左手往前一擋……呃?

兩隻黑麼麼的手就這麼的架在半空中……原來是我自己的手……

這不是什麼妖怪黑手,而是我的手上全是污垢,不只我的手,我看到我的身體全部都
是污垢,遠看還真像個黑人流浪漢。當然,那臭味也是從我身上發出來的。



一陣清洗後,我像是把這輩子所擁有的污垢一次給清掉般的舒爽。

「媽的,怎麼會這樣?還說有洗澡功能?我看是幫機器洗澡吧!」我一邊抱怨一邊看
著遊戲艙乾淨無比的內部,一點都沒被我的污垢給沾染到。

我一路檢查到了營養液後,發現才耗了不到一半而已。

「原來小雪有幫我換啊,真是的,也不叫我起來洗澡,害我全身都是污垢的……」

才剛說到小雪,她的遊戲艙馬上就有了動靜,跟我一樣的情況,像火被水澆熄的聲音
和一陣白煙……

「這……這不就跟剛才的我一模一樣?」看著眼前的黑人,就像是在看剛才的我一樣


「怎麼回事?怎麼這麼臭啊?啊!!我的身體怎麼這麼髒!!」

我傻眼的看著小雪演著我剛才演過的戲碼,只差在她反應比我好多了,一看就知道那
是自己的手而沒用另一隻手去擋……


「我的天!怎麼會這樣?我以為妳時常下線呢,這樣說的話,我的營養液不是妳幫我
換的囉?」

「不是,我剛剛在遊戲裡發現我已經有一年都沒下線了,我才急忙下線看看的。」

「這就玄了……」

就算一個月不洗澡也沒髒的這麼誇張吧?再說怎麼營養液超過一個月沒人換才過不到
一半?整個就是無解。

「咦?」

原本想說既然無解,那就先好好睡一覺再說的,但是現在的我才發現了真正的異樣,
我身體上所有的感官都變了,房間裡積了一層灰塵的角落裡,原本覺得沒什麼的我,
突然在一瞬間看那角落都變成黑黑的一片了……

我搖了搖頭,又往那角落一看,哪來黑黑的?只不過就一點點的灰塵罷了!

「難道……」

我眼睛一轉,凝神一看,在空氣中飄蕩的灰塵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嗡~~

在我專注之時,一陣雷聲般大的嗡嗡聲傳進我的耳裡,我轉頭一看,發現是一隻好像
有肢體障礙的蒼蠅在我面前慢慢的晃呀晃……

實在太噁心了,第一次這麼仔細的看到蒼蠅的身體構造!

在我想拍掉牠時,卻猶豫了,原本對蒼蠅絕不手軟的我這次居然下不了手,原因是實
在不想去碰這麼噁心的東西……

算了,彈死牠就好了……

我大拇指押著中指,準備把那蒼蠅當別人的耳朵彈時,一陣雞皮疙瘩冒出來,心一虛
,已經放開掉的中指好像正在哭喊著「我不要」。沒辦法,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噁心的
蒼蠅!

感受到中指心情的我,手硬是往後收了五公分,但中指還是去勢不回,就這樣凌空一
彈……

「碰」的一聲,接著是磚頭裂開後掉落碎片的聲音,


牆壁,多出了個凹洞……


蒼蠅也灰飛湮滅了。


從看地板的灰塵到牆壁出現凹洞,這中間的過程只不過是短短的一秒鐘而已,

小雪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怎麼了!」

「沒……沒事……」沒事才有鬼,我整個人已經傻眼了。

「咦?那牆壁上什麼時候多出了個洞?」小雪指著牆壁問道,但並沒有得到回答。

現在是怎樣?我還在遊戲裡面?

彈指神功?我跟黄藥師什麼時候搭上關係了?還是我是一燈大師的旁係?

我回過神後,對小雪問道:「小雪,妳有感覺到什麼不一樣嗎?」

「不一樣?」小雪歪著頭看著我,然後突然叫道:「咳咳!房間裡怎麼突然變那麼髒
啦?」

我也驚訝的叫道:「不!妳仔細看!那是我們一般肉眼很難看到的灰塵阿!」

「啊?怎麼會這樣?難道剛剛也是……」

「嗯,我想我們不是變黑了,而是我們視覺變敏銳了,皮膚上的污垢看了都會有被放
大的錯覺。我想,我們身上大概出現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異變了……」



「怎樣?結果如何?」

「還算成功,現在的科技太先進了,居然可以利用遊戲讓人進行精神上的修練,雖然
遊戲裡所得到的實力會跟現實有很大的差異,不過經由科技所創造出來的時間控制機
能有效的讓修練的人減緩時間的流失後,比起在現實修練的還要快很多了。」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你別忘了,那只是對「遊戲裡的人」來講而已,在現實中的「
他們」的時間可是沒有減緩的……

「我知道……總之,第一步大致上算成功了,現在要馬上讓所有研究人員進入第二步
!」

「不再觀察一陣子嗎?說不定會有什麼副作用?」

「不用了,我會留意的,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能更有效的從遊戲中得到更多的「效益」
,已經……沒有時間了……」

「嗯,那就放心了,有上人在,即使有什麼副作用也不用擔心了。」



我搓揉著太陽穴,試著把精神集中一下:「……我想,我們大概玩太久了,都累到出
現幻覺了,妳覺得呢?」我問著小雪。抬頭再看看那牆壁,

洞,依然存在。

「應該吧,先休息個幾天也好。」小雪則是假裝什麼都沒看到,躺在床上就閉上眼睛
睡了。

不過,事實就是事實,就算睡上十天半個月的也抹滅不了那洞的存在。


沒多久,我又進入了遊戲,原因?

一個人無緣無故就學會了「彈指神功」?就算從小在少林寺長大的也未必能一根手指
就搓破牆壁吧?何況還是隔空的?說出去不被當精神病患就不錯了。

「……」

我什麼都不敢想,我只想靠玩遊戲來讓自己忘記昨天所發失的事情。

「錢萬!」我大聲叫道。

「來了!老闆有什麼吩咐?」

「去集合大夥們,報仇的時間到了!」

「什麼?可是……我們還不曉得敵人是誰,而且我們這樣的實力恐怕……還得過一陣
子才行啊。」

「少廢話!叫你去就去!!」不知道為什麼,肚子裡突然冒起了無名怒火。

「是……是。」


五萬名修真士兵,絕對有資格稱霸整個遊戲世界了,前提是這遊戲裡也只有這五萬名
是修真者。

「聽好了!我們已經忍氣吞聲這麼久!為的就是要出這一口氣!對方人數可能是我們
的一倍、十倍甚至百倍都有可能,我們勝算微乎其微,但是!!」

我掃視了底下所有的人。殺氣漫騰,令人難以呼吸。

我瞇著眼睛,輕輕的吐出一句話:「殺一個回本,殺兩個賺到,想賺多少就靠你們的
實力了,戰利品誰拿到就誰的,不用充公。

目標,除了大蜀王國以外的前十大軍團……」

「哦哦哦哦哦------!!!」殺聲震動了大地。

「……去吧。」

五萬名不要命的修真者是如地獄般的恐怖,但是在錢萬和小雪眼裡,我的樣子更恐怖




某個會議室裡,

「嘿嘿嘿,看來那什麼無名軍團的已經消失了吧?」毒犯,曾經連怎麼被神上桃也
殺死都不知道的人。

「已經很久都沒有他們的消息了,我看那神上桃也不像是這樣就會被打敗的人阿。」
獨步天下,排名輸給玄德,又敗在神上手裡數次的人。

「哼!管他是什麼人,居然這樣就消失了,本來想從他那邊撈點什麼好處的,結果卻
……唉~當年真是白白犧牲了那麼多兄弟了!」

「我說PK王啊,你怎麼那件事情還寄到現在呢?你不是也得到應有的補償了嗎?還
是說你想要他身邊那個女的?嘿嘿嘿,我看那女的實在有夠正的,不知床上功夫如何
……」

「墮天使,你還不是滿腦子都是女人而已?還敢說老子?」

「我就說你!怎樣?」墮天使手掌一拍,桌面上陷了一個手掌印,桌上的水也晃的嚴
重。

「怎樣?你想打架!」PK王一樣也往桌上一拍,不僅手掌印的更深,杯子裡的水更
是連動都沒動一下。

勝負已在瞬間分出。

「好了好了,今天大家難得開一次會,不是來打架的,要打就去競技場打去!」

墮天使自知技不如人,但又不想有失面子,剛好獨步天下給了他一個下台階的機會,
馬上搶先接話:「哼!看在獨步天下的面子上,就放你一馬。」

「哼!」PK王哼了一聲也不答話的坐了下來。

碰!!

會議室的門突如其來的被大力的撞了開來。

一個氣喘噓噓的人衝了進來叫道:「不好了!敵敵敵敵……敵人來了!」

「啊?什麼敵人?誰啊?」

大家一臉疑惑的表情,敵人?他們可是四大軍團聯合的啊,誰敢與他們為敵?腦子壞
了不成?

「有多少人?知道是誰嗎?」


「是……是……


是無名軍團!!」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