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8
GP 62

【艾利亞】哀歌

樓主 SIGNAL signal3123
===============================哀歌(同人)===============================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亞的視線時常停留在修身上

究竟是為什麼,連亞自己也不清楚

也許...是有著相似的氣息吧?


某次在野外紮營時,亞又獨自的跑到附近的湖邊

靜靜的看著湖面,整理著思緒

而修,悄悄的過來的,爬上亞靠著的那棵樹

一開始只是剛好打算在那睡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修很自然的就會爬上亞靠著的那棵樹,看著亞

兩人就有這樣的默契,靜靜的,互相不打擾


然而,就在一次夜晚

這個平衡被打破了...

「我說,看著湖發呆很有趣嗎?」

一直帶著面具的修突然開口,帶著調侃的語氣問

「那麼,你又為何一直帶著面具?」

不甘示弱,亞反問修,同時跳上樹,拿下修的面具

『都跟主子多久了,為何要一直帶著這破爛面具』

一瞬間,亞愣了一下,沒想到修是一名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

而修,則是因為面具被拿下而愣了一下,看著亞

接著回過神,生氣的抓著亞的手吼著

「我戴不戴面具與你無關吧!?摘下面具的代價可是很昂貴的!」

『這面具的意義,你是不會懂得!』

修的怒吼讓亞著實的下了一跳,只能呆呆的望著

而修邊說邊搶回面具,收在懷中。接著把亞拉下樹,壓倒在草地上

「做.做什麼!?放開我!!」

亞奮力的掙扎著,想要掙脫,可是失敗了

修的力量明顯大過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機會掙脫

『為什麼會這樣!?』亞在心中慌亂的想著

只是沒由來的突然想看修面具下的面孔,沒想到就這樣激怒了修

「做什麼?跟你所討代價!」

修以不具感情的冰冷眼神看著因為慌亂驚訝而瞪大雙眼的亞

不知道為何突然有種想強佔他,蹂躪他的慾望

那慾望乘著怒氣,修粗暴的撕裂亞的衣服

這舉動讓亞心底一涼...

『不會吧!?』

不服氣中帶著不安的眼神瞪著修

但亞不知道這樣的舉動,讓修更加的想要強佔自己

修粗魯的啃咬著亞柔嫩的肌膚,那是不具感情,被憤怒操控的侵犯

為什麼!?自己只不過是想要吸引他的注意

為什麼換來這樣的結果!?

亞的慘叫持續回蕩在湖畔

不知道持續了多久,修停了下來,為自己所做的事訝異著

『我這是在做什麼!?』

沒想到自己做了和那群畜生相同的事情

就在修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慚愧時,亞出了聲

「修...」

眼神中帶著些許哀傷的瞪著修,似乎在哭喊著[為什麼!?為什麼這樣對我!?]

那眼神有如一把銳利的刀,刺進修的心中

一句抱歉,說不出口,修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就快速離開現場

『為什麼!?心在躺血...』

兩人的心中同時冒出了這個疑惑

「可惡...!」

修在遠處的林子哩,一拳揍向附近的一棵樹

為什麼自己做出這樣的事!?那害死了蘭的事...

卻竟然一句道歉的話語也說不出口...


另一邊,亞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痛楚似乎要將自己撕裂成兩半一般

不論是身體上的痛,亦或是心靈上的痛...

突然發現自己無法憎恨修,一陣心痛與心酸

亞體悟到了事實,自己戀上修的事實

同時也了解到,這戀情不會有任結果

心碎,碎成無數細小的碎片灑落一地

好累、好累...

好想就這樣沉睡,不再醒來

一顆淚珠緩緩沿著臉頰滑落...


不久,米爾恰巧來到湖畔,想要盛些水

正好看到亞倒在一旁,衣服被撕的破爛,沾滿鮮血,隱約看的見被咬傷的痕跡

看上去有如墜落人間被血沾染的美艷天使

「小維!!?」

驚叫一聲,手上的水瓶落下,米爾飛奔到亞身旁

「維!?小維!?怎麼了!?」

驚慌,不知所措,米爾眼中含著些許淚水叫著亞

而聽到米爾的呼喊,亞吃力的爭開眼

「我...沒事...米兒...」

「這樣哪叫沒事!?」

米爾接近哭喊的說著

亞試著起身,但一牽動身體,那貫穿全身的痛楚便整個襲來,讓亞整個暈厥

「維!!!」米爾見狀,立刻抱住亞,查看著傷處

看起來應該沒有生命危險,米爾鬆了一口氣的幫亞用湖水擦拭身體與傷口

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看這樣的傷就大概猜的到怎麼回事

『到底是誰!?』

既憤怒又心疼又難過,米爾知道,自己絕對無法原諒那個人

待清理好後,米爾把自己的外衣脫下,包著亞

小心翼翼的橫抱著亞,回到馬車中

在馬車內休息的嘉蘭與阿帕見到如此虛弱的亞都嚇了一跳

而米爾只是低著頭看不見表情,靜靜的替亞上藥

那撕裂的傷口讓米爾差點暈了過去

『是誰!?到底是誰!?如此殘忍...』

上好藥,忍住憤怒的情緒,米爾顫抖的手將被子蓋上亞

大家都看的出來,米爾已經處在爆發邊緣...


此時,修漸漸平復情緒,回到紮營附近的一棵樹上休息

恰巧在樹上看見米爾從馬車內出來,手上的火元素燒的猛烈

接著對著附近一顆倒楣的樹瘋狂發洩

『被米拉帶回馬車了嗎...不知道傷怎麼樣了...』

心又是一陣刺痛,但修無法明白是怎麼回事

唯一知道的是,兩人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


在一陣瘋狂發洩之後,米爾再度回到馬車上,守著亞,心裡想著

要是自己能替他承受這一切就好了...


今夜,令人難以入眠...


隔日,亞一睜眼,便看到整夜守在自己身邊的米爾

用著擔心與哀傷的眼神看著自己

亞試著坐起,似乎因為睡了一晚的關係,已沒有像昨夜那般疼痛

「嚇死我了...」

米爾看著坐起的亞,邊說邊抱住,臉埋入亞的頸際,不敢放手

深怕一鬆手,亞會就這樣消失,就像當時一樣

亞稍微用餘光掃了馬車內部,似乎其他人都還在睡

「米兒,我沒事了。」

用著一貫的平靜,無波動的聲音說著

亞輕輕的用手由上而下順著米爾的頭髮,安撫著

那如同從前的溫柔觸感,讓米爾的淚水瞬間潰堤


此時,修悄悄的到馬車旁,想要趁大家都未醒時,看看亞的傷勢

沒原由的,擔心與悔恨充滿了修的心

一到馬車入口,修愣住了

一個原因是亞跟米爾已經醒了

另一個原因則是看到米爾抱著亞哭泣,而亞溫柔的順著米爾的美麗長髮,安撫著

那畫面化作利刃在修心頭劃出一道道血痕

心,好痛.好痛...

修逃離了馬車旁,躍上一旁的樹,獨自一人...

無法理解自己的感覺,到底是哪理出了問題!?


在之後的旅途,亞和修總是刻意保持著一段距離,也不曾再說話

至於米爾,則是一直在亞身邊跟著

一方面是擔心,一方面是依賴,依賴亞那默默的溫柔...

即使亞表情仍然沒什麼變化,還是可以從行動中感受到那股無形的溫柔

亞與米爾兩人近距離的互動,看在修眼中,就有如一把刀在心上刺

修不明白,只能躲的遠遠的,假裝沒有看見

而亞,對於米爾懷著一絲抱歉

自己做出那樣的約定,卻又戀上了一個永遠不可能擁有的人

亞避著修,並不是害怕修,而是害怕面對真相

害怕著自己當時那些疑問的解答

寧可就這樣當著駝鳥,逃避這一切,利用米爾來忘記這一切...


某一天紮營時,亞一如往常的跑到附近的湖邊

修則是在遠處,一棵亞不會發現的樹上看著

米爾突然走到亞身邊,像是鼓起勇氣一般

「小維...那個.我...小時後的約定...雖然我是男的.可是...」

低著頭,雙頰泛紅,米拉支支吾吾的講著,然後撲向亞懷中

「我喜歡你!」

「米兒...」

「抱我,維,緊緊的抱我,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人...」

面對米爾的請求,亞無法推拒.雙手輕輕的環上米爾,擁抱

「確定?不後悔?」

「嗯。」

米爾含淚笑著,主動深情的吻上亞

其實自己隱約可以感覺的到,亞心中似乎已經有了別人,但自己無法放棄....

順著米爾的吻,亞輕輕的讓他靠在樹上

墮落的兩人,開啟了禁忌的魔法...

遠處的修,從頭到尾將這一幕幕看的清清楚楚

雖然聽不到聲音,但光動作,便足以劃下深沉的傷...

即使如此,修還是不明白,那心痛如刀割的原因...


就這樣,持續著那充滿謊言、悲傷、猜忌、誤會的旅途

一直到最後,悲劇發生了

在一次的戰鬥中...

「不要!!維!不要啊---!!」

亞替修擋下了致命的一擊,不顧米爾的哭喊...

而修則是呆愣愣的看著那漸漸失溫的身軀

淚,落了下來

這一瞬間,修才明白亞在自己心中的重要性,才明白亞對自己的感情

但一切都太遲了...

「阿阿阿阿阿-------!」

伴隨著修悲痛的嘶吼,雨,像是在替這場悲劇哀悼一般的緩緩落下


在修與爆走的米爾解決敵人同時,其他人也試著想盡辦法治療亞

但一直沒有起色...

好不容易,有了心跳與呼吸,但之後就不曾再甦醒,靜靜的沉睡著...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23 筆精華,01/2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