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0

【其他】《F誌》2008年7月號專訪(錢欣郁)

樓主 路人 feather666
中文配音員大系第十八回
熱情的堅持與貫徹——錢欣郁

文●TWvoice(台灣配音推廣組)


      「咪路!咪路!咪路~De Pon!」如此可愛的咒語搭上俏皮靈活的模樣,動畫《魔法咪路咪路》中的主角咪路,在錢欣郁的詮釋之下顯得格外生動。很多人都是從《魔法咪路咪路》開始認識她的聲音,但除了精靈咪路外,她也可以是善良獨立的小公主優希,甚至在《笑園漫畫大王》(CN版)中同時扮演冷靜沉著的黑澤美奈茂老師與動不動就暴走的少根筋少女瀧野智。在眾多動畫中轉換聲線的她,大多扮演活潑開朗的角色,而見到錢欣郁本人,更能感受到她的活力,細談之下,才知道她進入配音圈的經過,其實早在童年時代就與動漫結下不解之緣。

      「我覺得我這一生被日本動漫影響太大,大概已經無法脫離動漫圈這個圈子了......從小時候開始就是看動漫畫長大的,就小學的記憶開始我們家就有《老夫子》、《加菲貓》還有《諸葛四郎》這種全套漫畫。雖然從小就開始看動漫畫,但是到高中才開始接觸日本的東西,會去注意聲優、導演、作畫是誰。第一部記住主要聲優群的動畫是《夢回綠園》,那是我愛上關爸(關俊彥)的契機啊!這是我第一部開始意識到聲音的動畫。從那之後就真的是陷在那個圈子中無法自拔。」錢欣郁眉飛色舞地描述自己喜愛的聲優,高中時期萌芽的配音之路,持續在大學萌發而成長茁壯。

      「記得上大學時還對自己說,不行,高中已經完全陷在那個環境裡面了,所以大學就想要過個正常的大學生活,結果一切的錯誤就從踏進卡漫社的那步開始;參加卡漫社之後就是和大家一起看動漫畫,還出版自己的社刊,我參加過創作組,還會畫畫什麼的......現在同人誌展不是很蓬勃嗎?我還記得第一屆同人誌展是我們跟其他單位一起合辦的,那是大三時的事,所以我才說我用過各式各樣的身份參加過同人誌展,我連主辦人都當過呢,第一場就是我們大家一起合辦的。」

      聽到這裡,眾人不禁驚呼,原來早在學生時期的錢欣郁,就對動漫畫有如此強烈的熱情!而卡漫社裡的各種活動,也讓她對配音產生興趣,大三時報名了華視配音訓練班,在李香生老師的指導下,錢欣郁正式踏進了配音的領域,配音班結業後跟著李香生老師四處跟班學習,慢慢地開始有了上麥的機會。

      「能在配音圈留下來,連我自己都非常驚訝,因為新人要留下來是很不容易的,一方面是經濟問題,跟班是完全沒有收入的,並且不一定有機會可以上麥,我們那屆目前只有兩個人留下來,下屆只有雅菁跟美秀。」除了不斷努力地練習,比別人更幸運的是,自童年提供漫畫資源、對她造成深刻影響的父母親,在面對女兒下定決心踏上這條路時,顯得比別人寬容許多。

      「我覺得我一定是做了十八輩子的好事,這輩子才會這麼幸運,能夠任意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雖然爸媽不贊成,也感受到他們不願意的心情,可是很慶幸的是他們不會阻止我。還有一點非常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不用負擔家計,沒有經濟壓力已經是非常大的勝機了,因為可以不用擔心其他的瑣事,專心地跟班,就算沒有收入也沒關係。」這樣的幸運,讓錢欣郁更珍惜每一次跟班與練習的機會,跟了一年多的班之後,李香生老師在自己領班的動畫《小天使》裡,除了一位資深的前輩外,大膽起用新人挑大樑擔任要角,這是錢欣郁正式上麥的開始,之前上麥錄雜聲都沒有固定的角色,無法思考如何賦予角色生命,所以對自己的功力並沒有太大的實質幫助,然而在《小天使》裡,有個屬於自己的主要角色,連貫性的聲音演出才是考驗自己的開始,但也讓她首度面臨挑戰與挫折。

      「那一陣子我每天都在想該怎麼錄、該怎麼表現、該怎麼辦;才知道嘴要怎麼對、詞要怎麼改、語氣要怎麼放,這些都算是從《小天使》開始啟蒙的。那時候真的是每天在家裡哭耶,覺得自己怎麼這麼笨,還曾經錄完音就躲到廁所去哭,因為覺得就只是說話而已,為什麼我說不出來呢?光一句『歡迎光臨』就NG八次啊,就『歡迎光臨』四個字而已喔!像是聲音太小、感情不夠,第一次覺得配音真的很難,還要對嘴什麼的。」

      在李香生老師的磨練與指導之下,漸漸地,錢欣郁克服了初期的考驗,並掌握配音的要領,在配音生涯中,李香生老師一直是她深深感激的恩師與貴人。除了李香生老師,資深配音員馮友薇小姐也是她效法的對象與目標,「第一次在現場看到友薇姐錄音時就覺得,如果能到達那樣的境地,應該死而無憾吧。」這樣誇張的形容,不僅表達她對馮友薇的景仰,也是她對自己深刻的期許。收工回家後,無論再忙再累,還是會重新在電視上看自己錄製的作品,聽聽配出來的聲音跟自己想像中的落差有多大,找出自己的缺失,如何修正與提升,同時聽察其他配音員的表現並從中學習技巧,是她給自己的每日功課。即使長期的經驗累積了不少功力,成為今日的專業配音員,然而錢欣郁謙稱尚不覺得自己是個稱職的配音員,至今還是有自己無法突破的瓶頸。

      「我的讀稿速度不快,很容易NG,看到很厲害的前輩,那樣落落長一大串話可以很順地這樣錄下來,就會覺得,為什麼你們都不會NG!拜託你們NG好不好!你永遠可以找到比你更厲害的人,可以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還有一個弱點,就是我很不會配小女孩跟溫柔的女人,我覺得我詮釋的女孩可愛不夠可愛、溫柔也不夠溫柔。我常上網去看別人對我的批評,有時候網路上的評論還蠻中肯的,有一次看到別人說我的溫柔只是把聲音放輕,卻沒有把溫柔的感覺表現出來,我覺得還蠻有道理的,所以下次我就會試著再去表現那一份溫柔。聲音有很多種詮釋的方法,再去試著加強哪些部份讓大家能接受這個聲音。」

      由於對動漫的熱愛,讓錢欣郁擔任領班時格外地用心,2006年的《死神》堪稱是她嘔心瀝血的結晶。

      「錄音室本來就打算給我做,那時去錄音室跟老闆一起看過片子,開始盤算大概要找哪些人;當時只有六個人的預算,打算找四男兩女。因為知道要接這部就先去翻漫畫查資料,知道男生比較多。台灣配音界敲班比較難為的是還要找聲音能有很多變化的人,尤其是錄動畫,必須要有好用的聲音,大家一定都要有八舌鳥的技能!那一陣子趁著過年時將剩餘的集數全找來看,下南部我還拿著筆電就直接在車上看......基本上過年就是在《死神》中度過,邊看邊做人物表,因為角色太多了,還有對戰表一定要做,因為我們只有六個人而已,一定要盡量把角色錯開來。」

      為了讓翻譯更貼近原文、配音發揮得更淋漓盡致,甚至連配音員難得的長假都花在這上頭,錢欣郁對於動漫長期的熱愛全在這部作品中表現出來。然而從《死神》分配角色的困境中,錢欣郁忍不住提到目前配音圈裡現實上的一個困境:男性配音員的缺乏。

      「台灣比較可惜的是男性配音員本來就比較少,無法像日本那樣有很多很多種聲線、每種類型都有,台灣男性配音員一字排開之後,可以錄年輕男生的就只有幾個人。唯一的辦法是加入新血,可是男生要在配音圈留下來又更難,從我開始跟班至今大約十年,在我之後成為配音員的男生只有四個而已,如果有時間、有人、錄音室又允許的話,當然很希望可以提攜後輩,能有新的聲音出現。」在培育新人上,雖然有人批評甚至質疑台灣的跟班學徒制與日本的專業學校完全不同,錢欣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們不像日本有那樣一套程序去帶新人。在互不認識的情況下,怎麼知道你是真心地想要當配音員,還是來玩的?這是一個工作,不是社團的玩樂,跟班的時間就是在磨練、觀察你有沒有留下來的意願,不是只有坐在後面看前輩錄音而已,其實有很多東西可以學,怎樣改詞、怎麼詮釋角色的個性、或是兩個配音員之間怎麼對戲,你在錄音室裡表現出來的一切舉止,在場的配音員都會看在眼裡,馬上就會在心裡打分數。對新人來講,踏入一間錄音室,就是要開始工作、就是一張空白的紙、就是要開始學習,而不是因為想來看動畫或追星。表現出決心是很重要的。」

      除了配音和領班,同時還做動畫的翻譯,年初掀起一股熱潮的《涼宮春日的憂鬱》讓她再度灌注自己對動漫的熱愛。能夠將自己不曾動搖的興趣貫徹在工作上,或許有人認為這樣未免太過幸運,但沒有任何人可以光憑著幸運一路順遂,在訪談的過程中可以了解她的努力是不容忽視的,也相信未來她依然會堅持著這股熱情,繼續在配音圈中發光發熱。


圖片敘述

1.《魔法咪路咪路》中可愛的咪路,可以說是錢欣郁最為人所知的代表角色。

2.《小公主優希》的優希(左)與《真珠美人魚》的波音(右)。

3.《死神》有現世的人類夥伴們、屍魂界的護廷十三隊、虛圈的虛與破面等等,光是主要角色就有一大堆人,還有幾乎無限增值的敵方角色,而考驗著人數有限的中配們,對於身為領班的錢欣郁小姐而言更是一大考驗。

4.熱愛動漫畫的錢欣郁小姐,本身也會做COSPLAY的打扮(應錢小姐本人的要求,臉部以馬賽克處理)。

5.「這是朋友寫的書,請大家多多支持喔~(心)」(by錢欣郁)
※推薦的書為台大卡漫社第14屆社長-楊士葆(暱稱Shadow/Shadox)所著——《黑暗界拍賣王》。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