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0
GP 2k

【心得】黃金神威、黑暗集會角色原型,真實存在的太平洋戰爭不死之身鬼軍曹傳奇

樓主 櫻內義之 a2521573
之前寫過的靈異地點都有匯總於部落格:https://skrcat.com/dark-gathering/
點上面的目錄就能看到


殉國禁獄鬼軍曹

警告,以下內容可能包含戰爭與傷口的描述,部分情節可能引起不適,閱讀前請斟酌自己的狀態

殉國禁獄鬼軍曹的現實原型為
舩坂 弘(ふなさか ひろし)
1920年〈大正9年〉10月30日 - 2006年〈平成18年〉2月11日
最終軍階為軍曹(中士)

擁有特別銃剣術徽章、特別射撃徽章、剣道教士六段、居合道錬士、銃剣道錬士

日本軍階由高而低參考圖
動畫有還原軍曹的軍徽

日本有許多介紹他生平的動畫

黃金神威的杉元佐一的原型也是舩坂弘
(杉元佐一的名字原型還有曾與日俄戰爭203高地戰役的經驗取自作者的曾祖父杉本佐一)
還有找到動畫直接把舩坂弘畫成杉元臉的

生平-陸軍入伍
舩坂 弘出生於日本栃木縣上都賀郡西方村的一個農家,是家中的第三個兒子。
1941年3月,1941年3月,加入宇都宮第36部隊服役,隨即前往滿洲,分配到齊齊哈爾第219部隊。
當時他就是一位技藝高超的劍道和刺槍術高手,尤其在槍刺術方面特別優秀。
他在齊齊哈爾的營地進行訓練時,被一位來自陸軍戶山學校的准尉讚譽為「你的槍刺術即便只是用腰部的動作,也相當於三段的水平」。
舩坂擔任的是榴彈筒小隊長,但他是中隊中射擊最出色的士兵,在入隊後曾經因射擊表現獲得30次獎狀和感狀。
在齊齊哈爾第219部隊中,他是唯一同時獲得射擊徽章和槍刺術徽章的人,這在後來的歷史上也是獨一無二的。
隨著太平洋戰爭戰局惡化,1944年3月1日,第59聯隊獲得南方作戰動員令,並於4月28日抵達安加爾島。儘管當時他已經接近退伍,但他還是跟隨大隊主力一同登陸安高爾島。
當時舩坂年僅23歲,在中隊中被視為模範士兵,也贏得了部下的高度敬佩。
(距離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還剩下一年多)

舩坂弘的傳奇安加爾戰役
1944年9月17日安加爾戰役打響。這場戰役是馬里亞納群島及帛琉戰役的最後一戰,美軍一萬五千人的壓倒性戰力對上日軍一千四百人(各國資料上有所出入,光是維基百科英文寫一萬對一千四百;日文寫兩萬一千對上一千兩百五十)
舩坂表現出色,使用榴彈筒和臼砲殺傷了100名以上美國士兵。當連隊在海濱行動被殲滅時,舩坂依然持續使用榴彈筒掩護撤退,直到筒身變紅。撤退後與大隊剩餘的士兵一起撤退到島嶼的西北部洞窟,開始進行游擊戰。
第三天舩坂在美軍進攻時,前左大腿受傷。在美軍砲火下待了幾個小時後,一名軍醫終於趕到,但在查看了他的傷口後,只遞給他一枚自殺手榴彈,然後離開了。(意味無法醫治只能自殺)此時儘管身受重傷,船坂還是用一面日本國旗綁住了他的腿作為止血繃帶,連夜爬著回到了洞穴營地。
隔天儘管還是要拖著左腿但已經康復到可以走路了。即使在那之後,他受到了瀕臨死亡的重傷,即使看起來無法動彈,但通常也會在幾天之內恢復。
對此,舩坂說:“我生來就有一種傷口容易癒合的體質,這對我很有幫助。
動畫提到驚人恢復力

在絕望的戰況下,弘依然以手持的手槍三連射擊倒了三名美國士兵,或者使用他從美國士兵那裡奪取的衝鋒槍一次擊斃了三人。在左腳和雙臂負傷的情況下,他用槍刺術殺了一人,然後將衝鋒槍投向另一人,精準的使槍上的刺刀命中對方下巴將其擊殺。看到弘的部隊成員形容他是「不死身の分隊長」「鬼の分隊長」
在缺乏食物與水源的戰場上戰鬥,日軍逐漸被逼入絕境,躲避的山洞內部變成了人間地獄,重傷者的呻吟聲乞求手榴彈自殺。舩坂因腹部子彈殘留的嚴重傷勢只能匍匐前進。當他看傷口周圍爬滿的蛆蟲,抱持著與其在這被蛆蟲啃食殆盡不如死的體面一點拉動了手榴彈的插銷,然而手榴弾卻在這時啞火了!舩坂茫然地面對自己自殺失敗的現實心想:「為什麼我不能死?為什麼他們不能讓我死?」陷入了深深的絕望
死不了的絕望
之後,戰友紛紛倒下部隊全軍覆沒,舩坂決定獨自襲擊美軍總部引爆人肉炸彈,希望至少能在死前向敵方將軍報仇。他身上綁著六顆手榴彈,手裡拿著手槍,連續幾個晚上爬行,才突破對方的哨所。
歷經四天的爬行,他就滲透到了美軍指揮所帳篷群的20米範圍內 。截至戰鬥第一天算起,已有24處不同程度大小傷勢,其中有幾處特別嚴重:左大腿部裂傷、左上膊部貫通槍傷2處、頭部挫傷,以及左腹部5處子彈殘留,還有右肩扭傷和右腳踝脫臼。由於爬行的時間太久,胳膊肘、腿上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加上日復一日的戰鬥燒傷,身上有20多處砲彈碎片,看上去就像是鬼魂或是活屍一樣

漫畫有畫出與現實類似的傷勢
動畫的表現上不明顯

舩坂決定在美軍指揮官們在指揮所帳篷集合時進攻。當時,美軍指揮所周圍有六個步兵大隊、一個坦克大隊、六個砲兵中隊和一個高射機槍大隊等,總共有一萬人駐紮在那裡。
舩坂等待著這些指揮官在指揮所帳篷集合的時候,他右手握著已經拔掉安全栓的手榴彈,左手持著手槍,竭盡全力,站了起來。突然間有個如同殭屍或是鬼魂一般的日本人從茂密的叢林中冒出來,所有人都以為見到鬼魂而被嚇的不敢動彈甚至發不出聲音。
在美軍感到困惑的時候,舩坂已經指揮部沖刺,在他試圖敲開手榴彈信管的瞬間,他的左頸部被擊中,當場昏倒,被判定為戰死。
一名美國軍醫趕到現場,將浩送往野戰醫院,儘管他認為這毫無意義。
這時,軍醫一一鬆開手榴彈和手槍,對觀眾席上的美國士兵說:「這就是切腹,這是只有日本武士才能做到的勇敢的死亡方式。」

然而,三天後,弘在美軍野戰醫院復活了。
起初,弘誤以為自己遭到襲擊,便暴跳如雷,對迅速衝向現場的美軍憲兵,將自己的身體推向槍口,大聲呼喊:“開槍!殺了我!趕快殺了我!”這位奇怪日本士兵的事蹟成了安加爾島上美軍之間的話題。
對於舩坂的魯莽計劃,大多數人都讚美他的勇氣,贈予了“勇敢的士兵”這個稱號。

戰俘收容所
隨後,經過幾天的戰俘審問,舩坂被轉移到貝里琉島的戰俘收容所。此時,“勇敢的士兵”的傳說已經傳到了貝里琉島,美軍下令“グンソー・フクダ”(軍曹福田;舩坂使用偽名福田,以免被辨識出所屬。)將其列為需要特別注意的人物。舩坂即使成為戰俘,他的鬥志仍然不減。在轉移到貝里琉島的第二天,由於他的傷勢看起來非常嚴重監視較為鬆懈,他成功地逃離了收容所。成功潛行了1000公尺,並從日軍士兵遺體上找到步槍子彈,取出火藥後成功引爆了一處美軍彈藥庫。爆炸發生後原路返回,第二天一早還無憂無慮地參加了點名。
儘管美軍對彈藥庫爆炸展開了調查,但始終找不到彈藥庫爆炸的原因,最後只能記錄爆炸原因不明。
隨後舩坂兩次試圖放火焚燒美國軍用機場,但被美軍的伍長"フォレスト・ヴァーノン・クレンショー"(F. V. CRENSHAW, 生没年不詳)阻止。
這位伍長是個溫柔的人,出生在虔誠的基督教家庭,因為不想殺人,所以積極學習日語,後來成為了翻譯。
他兩次阻止舩坂逃跑,但沒有向上級報告。只是重複對舩坂說: “你已經盡力了。不要再考慮死亡了。活著回到日本,盡最大努力重建國家。”
對於自己這個敵人伍長還能真誠的態度對待,弘也逐漸敞開心扉,這兩人的友誼一直持續到戰後。這些事情在他的著作《英霊の絶叫》中有詳細描述。
他在戰後在關島、夏威夷、舊金山和德州等地的不同收容所之間輾轉,直到1946年才回國。

安加爾島守備隊於1944年10月19日被認定戰死,戰死公報於12月30日送達他的家。舩坂直到1946年回國的1年3個月內,在戶籍上被視為已死亡。在家鄉,他被當作戰死的人,回家後,他首先拔掉了上面寫著“舩坂弘之墓”的墓碑。在這段時間裡,周圍的人們傳言他是“鬼魂”。穿著破爛軍裝回到家裡,他向祖先報告了生還的消息,然而,看到墓碑上全新的位牌上寫著“大勇南海弘院殿鉄武士”,他感到驚訝,這件事情被記載在《殉国の炎》中。

大盛堂書店的創辦
在戰後的復興時期,由於戰爭的強烈體驗,舩坂決定藉此機會學習他所看到的美國的所有先進技術,這樣做可能會使日本的工業、文化和教育更加豐富。於是他決定經營一家書店!弘在渋谷車站前的養父書店附近租下一個僅有一坪大小的店面。把他戰爭歸來的餘生奉獻給了經營書店,這個念頭推動了他創辦“大盛堂書店”,這是日本第一家使用整棟建築的書店。

至今大盛堂書店依然存在


成為劍道家
戰後,舩坂升至劍道教士六段。他與劍道五段的作家三島由紀夫通過劍道建立了友誼,他的自傳《英霊の絶叫-玉砕島アンガウル》的序文是由三島寫的。在1970年三島自殺時,用來執行介錯的愛刀"関の孫六(後代)"就是由舩坂送的,這件事情他在自己的著作《関ノ孫六》中詳細記載了。
舩坂當時80歲,有機會與持田盛二,一位十段的劍道大師進行練習。他第一次挑戰持田,但無法與對方相抗衡。他在自己的著作《昭和の剣聖・持田盛二》中描述了這次經歷:“這真是奇怪。在劍道大師面前,我只是舉著竹刀不久,我的臉上就已經湧出汗水,整個身體變得火熱。我已經感受到呼吸開始急促……”

建立慰霊碑
弘在《英霊の絶叫》的後記中寫道,記在安加爾島立一座紀念碑是他一生的使命。在讀者的義捐款幫助下,這個使命得以實現。
此後,他不斷寫戰爭紀實,並將銷售所得用於建立紀念碑,不僅在貝里琉島、ガドブス、柯羅、關島等島嶼上建立了紀念碑,還在這些碑文上刻上
"尊い平和の礎のため、勇敢に戦った守備隊将兵の冥福を祈り、永久に其の功績を伝承し、感謝と敬仰の誠を此処に捧げます"
“為了尊貴的和平基石,為了勇敢戰鬥的守備隊將兵祈求冥福,永遠傳承他們的功績,我們在此表示感謝和崇敬。”
紀念碑建成後,他從自己的著作和後來的著作中獲得更多的版稅,
但由於他希望這些錢能對世界人民有所幫助,所以他並沒有自己使用,而是全數捐贈給國際紅十字會。

舩坂弘所建立慰霊碑介紹:https://reurl.cc/4WLokR
安加爾島上慰霊碑介紹:https://reurl.cc/Doqonm

在經營書店的繁忙生活中,他每年都不忘在安加爾島進行搜尋和安葬戰亡者的紀念活動。後來,他招募了遺族組成紀念團隊,帶領他們參加當地的墓地參拜活動,並且積極參與對帛琉當地原住民的援助,推動當地和日本之間的交流和發展。多年來,他積極參與戰亡者的調查和聯繫遺族等活動,奉獻了一生。認識舩坂的人稱他為“活著的英靈”,並讚揚他的業績。

2006年2月11日,舩坂因腎功能衰竭在85歲時辭世。他的墓地位於東京都港區的長谷寺。


所以夜宵才會在東京的某處遇到他

參考資料: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