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目錄 空軍區
LV. 17
GP 1k

九二四溫州灣空戰---響尾蛇飛彈首次空戰

樓主 望燁 s3121456
*本文因筆者寫稿速度過慢而未能趕上924空戰五十六周年。

*筆者對戰史有諸多不足處,若有謬誤懇請賜教

一九五八年八月十八號,一架C-124運輸機降落在新竹空軍基地,幾名美軍顧問走下運輸機,隨後數個箱子被從運輸機上搬進指定棚廠中,只有少數人能靠近。
這些箱子所裝的,是美國新式武器:GAR-8響尾蛇飛彈()與發射掛架。


(明星計畫軍援我國的飛彈與發射架,和爾後我空軍F-86使用的發射架不同)

在那個國軍戰機主武裝仍為機槍、機砲等無導引武器的年代,GAR-8無疑是極為先進的武器,紅外線導引飛彈比起舊有的機槍射程更遠,且一俟鎖定敵機便緊隨其後,擊墜成功比率大幅增加。

自然,GAR-8並非毫無缺點,做為早期空對空飛彈,GAR-82G轉彎時將無法鎖定敵機,和太陽至少得保持二十五度角,但和國軍現有的機槍相比,殺傷力、射程等完全不在同一層次。
而我國空軍之所以能取得這批先進飛彈,得從當年七月說起。

:美國海軍稱作AAM-N-7,空軍稱作GAR-8,一九六二年麥納瑪拉統一三軍武器編號後,才統一為現在國人所熟悉的AIM-9
送來的雖是空軍的GAR-8,但極為弔詭的是,發射掛架是海航的AERO-1滑軌,而顧問則是海軍陸戰隊中尉


【第二次台海危機】

一九五八年無疑是紛亂的一年,先是該年五月黎巴嫩爆發政變,推翻親西方的夏蒙政權,而七月十四日,伊拉克共產黨又推翻費薩爾王朝,擔憂中東赤化的美、英兩國強硬介入中東政局,中東局勢驟然突變。

共黨國家對於英美兩國介入中東政局十分不滿,中共更是發表聲明譴責英美兩國的舉動,不僅如此,中共甚至打算以激烈手段,分散西方國家注意力,打擊美國威信。


(我國於一九五三年六月熱機移交的F-84G;韓戰中F-84G對上米格十五便力有未逮,在七二九空戰對上米格十七,加之遭到突擊,可說毫無還手之力)


伊拉克政變同月二十九日,我國空軍四架F-84G執行任務時遭到共軍米格十七突擊,猝不及防之下,一架F-84G當場遭到擊落,另一架F-84G則負傷回航至馬公時墜毀,飛行員跳傘。
隔日的合眾國報社則以「一場壓得國民黨空軍喘不過氣、一面倒的二比零空戰!」來描述此戰,而二比零的戰損對我國空軍士氣打擊亦是十分劇烈,使我國空軍士氣一度低迷。

七月三十一號赫魯雪夫密訪北京後,中共開始大規模的兵力調動,單是空軍便南調兩百二十八架米格十七、七十架伊爾(IL)系列轟炸機,使中共東南沿海各型軍機總數高達八百三十六架之多,此時台海已是戰雲密布,而我國則早在七月十七日便訂頒太白計畫(註二),進入緊急戰備狀態。
中共空軍南調後,米格機與我國戰機爆發衝突次數屢增,然七二九空戰猶如一朵烏雲,壟罩國軍飛行員心頭。

但這樣低迷的士氣並未持續太久,八月十四日平潭空戰中我國空軍以F-86F擊落敵米格十七四架,首開擊墜米格十七紀錄,同時一掃七二九空戰以來的頹勢。

註二:太白計畫為我國八二三炮戰時的防禦方針,主要確立我國自力保衛金馬,而台澎則有美軍協防


【明星計畫:軍援我空軍響尾蛇飛彈】


儘管八一四空戰我空軍一扳頹勢,兩岸情勢仍持續惡化,美國遂決議以明星計畫為代號軍援我國空軍新式響尾蛇空對空飛彈,以協助我國空軍維持台海空優。

一九五八年八月十八號,自美軍抽調的四十枚GAR-8和四十具發射掛架終於運抵新竹基地,由於此批飛彈本為海軍所用,空軍的F-86F能否裝配仍是未知數,遂先試裝於一架F-86F,再依據試裝結果進行下一步。



(RF-84F是我國八二三炮戰期間的偵照機主力,圖為美國空軍同型機)

GAR-8運抵新竹基地後不久,八二三炮戰爆發,中共首日以各式火砲砲擊我金門,當日所砲擊之砲彈至少有五萬發之譜,我國兩位金門防衛司令部副司令於是日陣亡,一位則在三日後不治傷亡,此後中共長達數年的展開劇烈砲擊。

中共展開炮擊的同時,也積極派出海空軍意圖奪取制海權和制空權,在八月二十五日的空戰中,我國空軍擊落中共兩架米格十七。

八二三炮戰戰火燃起,對我國而言,能否保衛金馬端看制空權能否保住,兩方不時在台海上空爆發激烈空戰,我空軍偵照機亦不時飛越敵軍陣地,帶回敵軍情資。這時的GAR-8,成為國軍手中的一張王牌,運用妥當,可對敵空軍士氣予以重大打擊,相對的,我空軍也將為之一振。

GAR-8率先配裝空軍第二聯隊第十一大隊,受訓的八位飛行員平均執行過四次以響尾蛇飛彈鎖定目標機,在耳機聽見鎖定訊號聲後不發射飛彈之訓練。
在使用GAR-8必須遵守以下要領:追蹤太陽方向之敵機時,GAR-8至少需與太陽保持二十五度夾角,超過2G轉彎時飛彈難以鎖定敵機,同時必須隨時注意發射時的G力與空速之關係,對於射程判讀須迅速準確,且自敵機後下方發射飛彈為佳。


  

(初期的響尾蛇飛彈並不十分可靠,有諸多限制)

我空軍加快換裝腳步,終於在九月十日,兩批受訓飛行員皆完訓歸隊。
此時的第十一大隊大隊長乃是冷培澍上校,冷培澍大隊長眼見第五大隊、第三大隊軍刀機連番出動,與共機纏鬥於台海上空時,第十一大隊即便飛行員完訓歸隊仍得保持訓練狀態,遲遲得不到上級下達出擊命令,心中十分不解。

原來當時第十一大隊在九月二十一號十一大隊發出”Combat Ready”報告前,上級便已獲得美軍的充分授權,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只待一適當時機,響尾蛇的獠牙便會帶走共黨飛行員的性命。


第十一大隊發出”Combat Ready”報告隔日,國防部長俞大維先生下達命令,盡速查明中共發動砲戰之軍事意圖,空軍偵照部隊一肩扛起此一重擔,九架RF-84F妥善機將分上下午兩個時段,對七個偵照區進行偵照任務,以便軍方高層推算中共運送能量及攻擊力量。

這次偵照任務被作戰司令部潘承祜處長認為是測試GAR-8性能的絕佳時機,一則我空軍機群對中共執行偵照任務時,中共絕不可能坐視不管,二則GAR-8的紅外線導引並無法明辨敵我,在我方戰機數量較多時誤擊機率高,而掩護偵照機之軍刀機數量不多,可避免誤擊。

於是九月二十三日,潘承祜處長正式告知冷培澍大隊長,第十一大隊將要在明日掩護RF-84F偵照任務時試驗GAR-8性能。磨刀霍霍一月餘,第十一大隊這把利器終要揮向中共機群……


【九二四溫州灣空戰】

  

(兩架掛載響尾蛇飛彈的F-86F起飛)

九月二十四日早上九點四十五分,由第十一大隊掩護的RF-84F自桃園基地起飛,飛往溫州等地區上空執行偵照任務,當日溫州天氣良好,能見度極佳,可說是偵照的最佳時機。
隨後,九點五十八分,第十一大隊十八架F-86F由新竹基地起飛,在十點零二分與偵照機會合。

第十一大隊的F-86F分四個小組,第一組六架F-86F由李叔元中隊長率領,第二組四架F-86F由馬大鵬中隊長直接伴隨RF-84F執行任務,第三組則四架F-86F由冷培澍大隊長率領,在略高於偵照機高度掩護,最後一組由唐積敏中校率領的四架F-86F則在四萬五千英呎高度「掩護」。

GAR-8的實驗任務,正是由李叔元中隊長所率第一組所負責,六架F-86F中有四架攜帶GAR-8響尾蛇飛彈,其餘兩架F-86F則以機砲負責驅散靠近掛載飛彈機之敵機,以免敵機進入GAR-8最小射程之內。

但第一組要完成試驗任務,還得要有妥善的計畫。對此,空軍刻意安排第四組飛行在四萬五千英呎高空,擔任誘敵角色,四架F-86F所飛行的高度會產生凝結尾,大老遠便可望見,而發現我軍戰機又急於立功的共軍戰機勢必將向第四組飛來,此時做為攻擊組的第一組便可予以迎頭痛擊!



(李叔元中校英姿,李叔元中校後成為國軍第一批F-104飛行員,於駕駛F-104B執行任務時不幸殉職)


上午十點三十分,李叔元中校所率之攻擊組到達溫州上空,一分鐘後石門戰管中心傳來消息,共機紛紛自路橋機場起飛攔截我方偵照機。
一如我空軍所料,高空誘敵組明顯的凝結尾立刻引來貪功的共機注意,共機爬升的過程中同樣拖著一條明顯的凝結尾,立馬為李叔元中校所看見。
但在三萬九千英呎高度飛行的攻擊組同樣看到誘敵組的另一股凝結尾,兩股凝結尾敵我難辨,一時之間難以判斷該向何者發起攻擊。

李叔元中校急中生智,在無線電中要求誘敵組向右轉彎,敵我立判,李叔元中校旋即率領攻擊組,朝共機發起攻勢。

李叔元中校與錢奕強教官率先以GAR-8各擊落一架敵機米格十七,兩架米格十七正要逃離,錢奕強教官發射一枚GAR-8未中後,傅純顯教官立刻補上一枚GAR-8,添上一筆擊墜數,最後一架米格十七則被四號機逮住,宋宏焱教官連續發射兩枚GAR-8,一舉擊落敵機,剩餘的數架米格機立即四散逃竄。


(進行機砲維護作業的地勤人員;機砲在九二四空戰中仍居主導地位)

完成飛彈實測的攻擊組、誘敵組加入了掩護偵照機的行列,向飛來的大量共機迎擊,冷培澍大隊長則親率指揮組盤旋於溫州上空,阻絕前來支援的中共戰機。

此時四架米格十七急於參戰,全然未料我國戰機在其航道上埋伏,四架F-86F立刻俯衝而下,對米格十七發起攻勢。
兩架米格十七立刻脫離戰場,逃不了的兩架米格機則急遽轉彎迴避,以規避高速俯衝而下的軍刀機,在此過程中一架米格十七得以逃出,另一架米格十七則被冷培澍大隊長擊落。


十點四十二分,誘敵組返航時發現左後方有兩架敵機,對我軍機突襲失敗後,唐積敏教官與李戴權教官對此二機發起攻擊,在陸橋上空擊落其中一架敵機,王淵博教官則再擊落一架敵機。

十點五十分,馬大鵬中隊長發現一架落單敵機,加速至零點九馬赫,連續對敵機開火三次,敵機身冒出火光,向下墜去。馬大鵬中隊長繼而對第二架米格機發起攻勢,但倉皇逃竄的米格機卻逃過這一擊,一旁的二號機夏繼藻教官推頭攻擊,成功擊落該架米格機。


至此空戰畫上句點,是役我國空軍共擊落九架敵機,而己方無一戰損,其中GAR-8擊落四架,12.7mm機槍擊落五架。

十八架F-86F創下九比零的壓倒性戰果無疑是一條大新聞,但當飛行員們並沒有太多時間接受記者們的訪問和高層的慰勞,在當天下午再度起飛執行掩護任務,在下午三點半準時到達目標區。

一如早上,中共派出大量米格機攔截,但卻不敢輕舉妄動,只保持著十到十二海浬的距離與掩護組的F-86F平飛,而冷培澍大隊長衡量過發起攻勢的利弊後認為若是此時對數量眾多之敵機發起奇襲,勢必能擊落數架敵機,但己方恐將蒙受一定損失,故而未下達攻擊命令。

此次偵照任務返航後,九二四當日空戰告一段落,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一枚GAR-8在當日為中共所拾獲,而後送抵蘇聯,仿製出AA-2環礁飛彈(註三)


  
(蘇聯仿造的AA-2)


註三:又有一說是蘇聯向瑞典一軍官取得響尾蛇飛彈實物,從而逆向;自然兩岸聽得較多的是九二四空戰未爆彈為中共拾獲此一說法。


九二四空戰是八二三炮戰前後,兩岸為了爭奪制空權所爆發的十多場空戰中的其中一場,我國戰機性能和米格十七相比略居劣勢,但憑藉著飛行員的優良戰技,以及發揮GAR-8性能,終締造八二三期間戰果最為豐厚之空戰。

平心而論,中共空軍在此戰中有著機體性能方面的優勢,但第十一大隊飛行員能將F-86F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同時在短暫的受訓時間中掌握響尾蛇飛彈特性,於此役締造高達百分之六十七的命中率。
是役為空對空飛彈首次實戰,在我國九筆擊墜數中,GAR-8擊墜數量為四架,機槍擊落數量較多,乃因早期飛彈性能仍非十分可靠之故。

GAR-8對於中共空軍的打擊是顯著的,尤其是在士氣部分,我空軍以響尾蛇飛彈重創敵軍後當日下午,中共空軍便不敢對我空軍發起攻擊,使我空軍能安然完成任務。

九二四空戰已是距今(二零一四)五十六年的往事,在這場推開飛彈時代大門的空戰中,我們是否能從中思考我國空防不足之處加以改進,以於中共再度犯台時締造第二次九二四空戰佳績?
也許,這才是我們該思考的。


   


本文主要參考:
尖端科技六十四期---<響尾蛇騰空首戰>,劉文孝前輩著,1989/12
中華民國空軍司令部網站—<百戰雄風:九二四空戰>
國防新聞網—<美國援台響尾蛇飛彈的明星計畫()><美國援台響尾蛇飛彈的明星計畫()>,高智陽前輩著

板務人員:

689 筆精華,07/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