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3
GP 5k

【心得】夢境成真的體驗【攻殼機動隊 2017】

樓主 半瓶醋 bpf1980



2017年版的攻殼機動隊,雖然是改編之作,但是他並沒有只單一的忠於任何一個版本,而是把過往所有的作品的元素打碎重組,再加上一點自己的解釋,當然,押井守的版本仍舊是故事的主線,但是當中還是看得到各種版本的元素出現,進入PUB當中少校的造型來自於【攻殼機動隊 ARISE】,公安九課分工合作的段落接近【攻殼機動隊 S.A.C】,巴特的故事與狗的橋段則是【攻殼機動隊2:Innocence】,甚至連【歡迎光臨虛擬天堂】這個押井守在2001年的電影都還被擺進電影當中作為一個彩蛋,讓我這種老影迷看得是會心一笑。



押井守在2001年,在波蘭執導的電影【歡迎光臨虛擬天堂】的預告,故事內容其實比較接近【駭客任務】的概念,描述一個虛擬的遊戲世界「阿瓦隆」,片中的女主角造型、主角家裡的巴吉度犬以及虛擬世界當中的視覺設定與網路連線的概念都感覺得到1995年版【攻殼機動隊】的影響。

而且不只是致敬各大動畫版的【攻殼】,這部電影還很刻意的模仿了【銀翼殺手】那在巨響之後伴隨著字幕解說的片頭設計。看得出來,導演魯伯特山德斯真的是個科幻鐵粉,無論是場景、人設乃至於劇情的中心思想,都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原作走,它沒有以往好萊塢改編電影最容易出現的弱化原作精神,然後套上大量動作與笑料的問題,而是把【攻殼機動隊】拍成貨真價實的黑色電影,這個做法是很需要勇氣的,畢竟黑色電影的主角與動作冒險電影的人物遭遇邏輯基本上是互相牴觸的。



感覺得出來,電影很想要描繪公安九課的成員的故事,只是最後這些成員的獨特性幾乎都只是點綴式的出場,北野武飾演的荒卷大輔是最亮眼的,而德古沙則是被縮限到只剩下兩三個出場對話,狙擊手齋藤更是影薄。

而這部片的每個場景、每個細節與對話,幾乎都緊緊抓住【攻殼】核心價值觀的標準電馭判客風格-藉由一個發生在未來的黑色電影的框架,在查案的過程當中,去探究在這樣的時代當中,「人」所代表的真正意涵,你的身體、器官全都是機械了,甚至連你的意識都可以上載到網路之上,那麼肉體究竟還有什麼意義?沒有肉體的話,到底還是不是「人」?

電馭判客早在【銀翼殺手】就已經丟出了一個核心的思想-人格由記憶決定,所以掌握記憶,就等同於掌握你這個人,這也是片中最令人悲傷的一個設定,想想看,如果有一天,當你發現你的父母、兄弟、妻兒與工作全都不存在之時,那會是多麼悲傷的一件事?【攻殼機動隊】的每一代漫畫、動畫作品,也都不斷提到這個設定。



【銀翼殺手】當中,複製人瑞秋確定自己的記憶是假造的片段,瑞秋想要證明自己是人,因此拿出自己回憶的照片給戴克看,然而心情不好的戴克用了非常無情的方式來打碎瑞秋無力的申辯-他說出了瑞秋從沒告訴別人的秘密。

但這一次,製作群試圖想要賦予新的意義,當歐萊特博士對少校說:記憶不等同於靈魂之時,就是試圖要證明人格的獨特不是資料消失就可以改變的,即使假造再多的記憶,你到最後還是會像侏羅紀公園裡的恐龍脫離人類控制一般的回歸到原初的人格。只不過這一次的嘗試稍嫌片面,史嘉莉喬韓森到最後接觸到自己的「前世」的故事雖然說得通,但是電影的人物情感面偏向冰冷,少校與英雄的關係太過倉促簡易倉猝,

另外 我覺得最遺憾的一點,就是素子與巴特的情感的鋪陳。

其實我覺得,在1995年,押井守版本的故事當中,草薙素子老是以近乎裸體的形象執行任務,就是在傳達這個素子對「身體」的不在意,她不在意自己看起來是否赤身露體,因為軀體只是一個裝載意識的機械罷了,既然他是機械,那為何還需要穿上衣服呢?這個不在意身體的角色,搭配上一個珍惜肉體的巴特,老是為他那裸露的軀體披上衣服,素子覺得自己已經不像人,但是巴特卻一直把素子當成人來對待,這也是押井守版本的【攻殼】當中情感最為動人的關係,而這個情感關係一路延伸到續集【攻殼機動隊2:Innocence】,當片尾巴特一個人獨自奮戰,素子現身幫忙,巴特把衣服披上素子「附身」的玩偶身上之時,我忍不住一陣感動。

對我來說,真人版的【攻殼】缺乏這樣令我動容的情感,雖然他也重現了這兩個角色彼此之前的信賴與情感,但是還是沒有1995年與2003的來得深刻,巴特在這一次沒有幫少校披上衣服,只是選擇把衣服丟給少校,兩個人的關係遠沒有動畫版那麼深刻。



巴特這位角色是真人電影版當中最有人性的一個,只可惜篇幅實在太少了。

我想這也是真人電影版的宿命,魯伯特山德斯作為狂熱的粉絲,讓電影充滿了致敬畫面與影迷才看得懂的彩蛋,卻也讓他成為一部走不出前作影子的作品。

但是,這並不代表它不好看,身為一位已經看過多個版本的觀眾,我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不是在檢驗他有什麼新的劇情,而是像在看一個好久不見的老朋友,改頭換面成更寫實的樣貌,出現在我面前,【攻殼】的世界如果是真的的話,應該就是這個樣子吧。




【攻殼機動隊】電影預告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