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k

【心得】完成了男孩們的熱血機甲夢 - 環太平洋

樓主 小雨 @ Hi-Nu 模式 rviolin
完成了男孩們的熱血機甲夢 - 環太平洋
 
如果說,用文藝片的角度來衡量,每個男孩心中都住著一位沈佳宜,        
那麼用動畫片的角度來衡量,則每個男孩心中都有著一個機甲夢。
 
巨大化機器人像徵著男孩的夢想,男子漢的浪漫,你不能用理智、科學來陳述,
更不可能用現實的主觀來理解,這是沒辦法教的。
傳統日本動畫中的情節,轉變成實景人物和CG的呈現,
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狹帶著好萊屋巨大的電影資源優勢,才拍得出這次的作品。
 
就如同5年級、6年級生的星際大戰影迷,不論電影好看與否,
只要開場一看到star wars的黃色字幕隨之而來的星際大戰進行曲,
馬上就會產生handshake「神經元聯結」的共鳴一樣,
這種情況下你不會在乎影片是否合邏輯、有無科學原理,或是很雄英主義,
你在乎的,只是一種感情,一種夢想的投射。
 
 
星期五的颱風天前夕,早上聽聞北北基下午1400放假,
這簡直是上天給我們窮苦上班族的最佳的自由時間,line一下立即就和朋友網路訂了票,
我想今天同時段的電影院業績,應該都通通成長五成吧@@。
看完電影出場時,我心中就馬上了解到,這部片日後的評價一定會兩極化。
一種人欣賞完會內心澎湃不已,
另一種人,會直覺這部片不過就著重在單一台機器人英雄主義式的老梗,
掩飾不了一些科學或是邏輯問題加上略顯單調的內容,
電影中的兩小時,對他們來說,就如同兩天般的這麼冗長、無聊。
你會是哪一種人?  
磁場相近者相吸,磁場相異者相斥,這沒有任何的對錯,只有緣分的深淺。
 
以下會劇透
====================================================================
monsters vs robots  機甲人對抗怪獸本身就是一種老調重彈的動漫歷史,
怪獸更是日本歷經數十載的傳統電影。
如果說李安是東方思想西方表達的大師,
那麼這種日本文化用西方電影來詮釋,吉勒摩戴托羅也已經晉升到大師階段了。
環太平洋的內容裡,不論有多少日本電影、動漫畫的影子-
新世紀福音戰士、大魔神、哥吉拉…
在電影中實作並儘可能的套進現實生活裡,就是一種創舉。
 
日本Jaegar完成了人類史上第一次機器人和怪獸使徒的對抗,
我想這就是源自於對日本- 身為怪獸、巨大機器人創始大國的一種致意。
 
電影劇情雖然走的就是機器人vs怪獸的老梗路線,
但整整個兩小時的電影中所集合的元素並不算少。
 
大螢幕的張力:
怪獸的巨大、殘酷,對人類文明無情的破壞,從海中突然竄出對比到人類的渺小與不知所措。
後續Jaegar研發出來,在海上孤獨的戰士背負上人類文明的成敗與巨獸一戰,
導演對這部份氣氛的營造非常的成功,尤其是駕駛員在駕駛艙中的氣氛,
駕駛員的呼吸聲、眼神、動作手勢,配上親臨現場的緊張,
兩個駕駛聯結的共同運作,給與巨獸紮實的打擊感;遭受攻擊與承受衝擊的震憾力,
機甲獵人受損,艙內漏水、火花,個項因素不斷實質考驗著駕駛員的膽識與臨場應變,
甚至生命受威脅、接近死亡時的無助…
不僅止是外表上巨獸和機甲獵人之間的互動,還非常直接的傳達到駕駛艙裡。
即使你身在駕駛艙中,你仍然感受不到一絲絲的安全感,
需要拿出勇氣來克服一切,抱定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難怪Jaegar最好是兩人以上來操作,除了生理因素,還有心裡,
因為一個人,真的要承受的太多了。
根據導演表示,兩位駕駛員的強度決定了機甲獵人的戰力,
兩人在武術、動作上、思想裡的共同的默契,同步反映在機甲獵人上。
 
Handshake:
神經元浮動聯結握合,一種是為了駕駛Jaegar,駕駛員之間的。
另一種有點不一樣,是末日的威脅裡,人與人之間的情感聯結、牽伴。
以下說明:
黑人元帥和真子
天上飄落點點白雪,女孩在四處無援的都市獨自逃離,
身形可以躲藏,但心裡卻隱藏不了巨獸壓迫帶來的恐懼。
突然一切變得平靜,巨獸倒下了,女孩看見陽光,一台巨大的機甲獵人在光暈中佇立,
它的駕駛員走出來還帶來了溫暖,
光明趕走了黑暗,也趕走了心靈的恐懼,
從此女孩決定了未來的志向,也決定了元帥、真子會彼此守護的命運。

黑人元帥是個領導者,戰場上追求整體的勝利,
個體的生命和地球總體的全部相比,必要時是可以被犧牲的,
即使知道真子有潛力,也絕不讓真子上到前線,因為真子的心態還沒準備好,
另外也許怕有一天她會在自己的決策下犧牲。這是他守護真子的方式。
直到萊利的出現,他衝擊到真子和元帥的部份價值觀,
同時元帥也了解到,守護一個人不是一直限制她,而是要適時的放手。
 
要執行突破點任務時,元帥對著真子說: 「 這次任務要成功,我需要妳保護我」
這次的立場交換了,換成是真子去守護的元帥,
千言萬語也比不上這一條,代表著無窮的信任與信心。
 
萊利與真子
人要跌倒後,才能學會怎麼再站起來。
萊利靠著天份和自己的哥哥亂世中找到的人生的定位,但也因為如此一開場就面臨挫敗。
兄長活生生被巨獸抓走時,他們的神經握合還聯結著,
萊利很清楚的感受到哥哥的那份無助與害怕,所以他沒辦法再駕駛Jaegar了,除了自我放逐。
和真子的初次Jaegar啟動試機時,因為這種害怕和真子的童年際遇相互影響著,
結果差點出了意外,兩人彼此的心裡都有一道高牆障礙需要跨躍。
難道就要如此的放棄嗎?  
直到在吉普塞危機的巨大機甲人面前,兩人卸下心防長談著,
兩人都是非常俱天份為了駕駛Jaegar而生的戰士,只要擁有信念,彼此信任,
他們攜手可以克服一切,於是最強的一組Jaegar 搭擋產生了。

 
韓森父子檔
所謂臨陣不離父子兵,兩人是最戰功彪柄的澳洲Jaegar駕駛員,
韓森子一直在老爸陰蔽下成長,也養成了他看不起失敗的同儕、自大的個性。
和元帥不斷保護真子相比,韓森父一直想讓韓森子有真正可以獨立的機會,
明知過渡的保護會害了他,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在最後的出擊裡,韓父把兒子託負給元帥,讓兒子去真正承擔一份對全人類的責任。
雖然在最後韓父必須強忍住失去兒子的傷痛,
可是但知道兒子在最後的關頭證明了自己,追求人類全體的大義,
個人的生死可置於度外,有輕於鴻毛或是重於泰山的差別。

(可以注意兩位的右胸前有非常多怪獸擊殺數的印記,數了一下應該有10個,戰功輝煌)
 
牛頓、賀曼  既生瑜,何生亮
演出表現蠻強眼的兩位科學家搭擋,同時也代表著兩種人生觀。
牛頓代表感性,由怪獸的生物結構分析進而從腦神經握合來理解他們邏輯。
賀曼代表理性,由怪獸留下的一切數據,從方程式、運算來推論出怪獸的邏輯。
這兩人彼此自尊心都很強,誰也不認輸,無所不用其極的證明自己比對方優秀,
但最終牛頓想用 otachi 幼獸的完整主腦來做浮動聯結時,因為風險非常高,
賀曼終於用行動表達了關心,要和牛頓一起分擔這項風險。
很多時候對於別人的欣賞總是吝於表達,口頭上不承認,直到最後才願意說出來,
理性、感性是可以共存的,瑜亮情節可以找到共容的地方。
 
===============================================================
其它的劇情很單純,就不用特別去分析了。
這部片有四個地方很成功。
1. 機甲獵人
2. 怪獸
3. 人物角色
4. 爽度
 
至於很多人覺得機甲獵人的戲份嚴重失衡的問題,
我個人感覺,也許問題是出在製作預算上頭,本片預算約1.9億美金,比想像中低。
機甲獵人、怪獸和大多數的場景皆要用CG的情況下,每多1分鐘CG畫面,
就代表要燒掉更多錢,在資源沒辦法很平均分擔在所有的機甲獵人身上時,
導演或許採用了把資源集中在1~2部機器人身上的作法。
畢竟這部片不像變形金鋼,有時候用車輛和飛機的原形來演就行了,
所有我們看到的東西每分鐘都是CG。
把戲份都刮分出去到四架Jaegar,或許會平衡些,
但同時也可能有故事核心分散的問題。總之有一好就沒有兩好。
 
如果電影能拍下一集,或許有機會能改善,因為很多資源如果拍續集是可以再延用的
例如說 3D 建模有些是可以再利用,同樣的預算就可以做更多CG,
進而多安排些Jaegar的劇情。
 
外傳導演最後裡面有一大票的感謝名單在謝幕裡頭:
1. 庵野秀明(EVA新世紀福音戰士) 按:電影中引入很多EVA、甚至服裝造形的概念。
2. 芦田豊雄(魔神英雄傳)
3. 艾方索柯朗 (哈利波特)
4. 阿利安卓 (火線交錯 )
5. 本多豬四郎(初代哥吉拉)
6. 岩原裕二
7. 片山一良(The Big-O)
8. 河森正治 (Macross )
9. 水島精二(機動戰士鋼彈00) 按:衝鋒發現號的造型靈感,還有駕駛戰鬥服的頭盔。
10. 永井豪 (無敵鐵金鋼、蓋特)按: 開場吉普賽危機的指揮艇組合、中期有金鋼飛拳。
11. 高橋良輔(重裝騎兵) 按:日本Jaegar的造型靈感應該來自於此。
12. 富野由悠季(機動戰士鋼彈、伊甸王)
13. 安彥良和(機動戰士鋼彈人設)
14. 矢立肇   (機動戰士鋼彈系列)
15. 橫山光輝(鐵人28號)按:吉普賽危機的造型靈感,最初應該來自於此。
16. 大友克洋(AKIRA)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EVA的創造者俺野秀明。
================================================================
 
最後,雖然設定影片中說俄國Jaegar 車諾阿爾法的造型是以大型坦克為思考而設計,
但其實,它的原形就是核電廠@@。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