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41
GP 4k

【推理】《六翼-Seraphim- Prologue 00》

樓主 黑羽 kusoalvis

【前言】

  各位好,我是黑羽。

  這篇其實是去年年底的舊文(舊名瘋狂遊戲),相隔現在也有一年多了。在我自己的寫作過程中,這篇算是少數規劃完整並寫作完畢的文章;再加上風格可說和我習慣的奇幻風大相逕庭,故對我的意義非比尋常。所以,在2010年的前夕,我將之修改過,以新的面貌呈現給空想板。

  必須先說的是,這篇雖分類於推理解謎,事實上卻飽含許多暴力血腥。請各位在往下看前先有十八禁的心理準備,否則可能會被一些露骨的描述嚇到。另外曾看過這篇文章的人也請先不要揭開謎題,保留空間給還沒看過的人喔。

  最後,感謝大家閱讀本文。六翼的黑色短劇,歡迎各位光臨。



《六翼-Seraphim-》

 


  Prologue 00
 

  自遠古流傳的基督教傳說裡,天使是神界的使者,向人間傳達上帝的旨意。

  他們有著光明潔淨的外表,神聖莊嚴的面容,以及一身素衣裝扮;
  但最令人們嚮往崇敬的,是他們背後冉冉輕拂的純白羽翼。

  自古以來,歌頌天使的畫作不在少數。其中絕大多數的畫家,都沒有忘記在繪畢天使的形體之後,將筆刷沾染白顏料,一抹一抹仔細地將每片羽毛刻上。羽翼,不僅代表天使內部的階級高低,更是人們追求及理想的代稱。

  而提到「天使」及「羽翼」,大多數的人都會想到另一個名詞。
  「六翼天使」,最崇高的神之使者,統率著所有的天使們,法力強大無邊。

  後代的天使學之中,許多傳說裡廣為人知的天使們被歸入了「六翼天使」的類別。加百列、烏列、亞巴頓、甚至是背叛神界的墮天使路西法,他們給人的形象都有著六片翅膀,是距離上帝最近、也最崇高的象徵。教徒們口耳相傳,他們統籌天籟之音,為讚美上帝的天使,亦負責天體間星球運轉的平衡。

  不過,很少人知道,六翼天使這個單詞,原本有著另一個意涵。
  曾經,上帝為了嚴懲褻瀆祂的以色列人,便以牠們為使者,降下天罰。

  是啊。
  
這,應該只是個傳說──


    ※


  西元2025年,世界尚無法確定是否起飛的時刻。
  高聳拔雲的白色建築頂層,其中的某地。

  送風口傳輸著沁涼心脾的冷風,將被青白冷光絢亮的房間抹糊地更加僵硬。色澤灰白不帶反光的柔和壁漆均勻散布,使這裡環繞著靜謐而專注的氛圍。佔地不大的房間內僅僅擺放著一台迷你電腦,其運轉效能據說是十五年前的數十倍;在CPU有了劃時代進展至今的現在,這已經是每個使用者的基本配備。連帶進化的網路功能與運算能力之強大,是從前的人類完全無法想像的。

  不過,這房間的主人每天還是頻頻抱怨著它的性能太差。「連學生的專用機都比老師的電腦來得更好」,男人常常這麼說。

  原因無他,這個地方並非尋常。

 
  未來資訊科技尖端研究所,簡稱未資研

 
  十五年前,在處理器史上持續許久的CPU正式被撤換。新型的複合型白色晶體被定名為「米迦勒」,上頭搭載的無數奈米級細小元件以一種跳躍式的鑲嵌組合共同運作,創造出遠遠凌駕所有CPU的處理能力。人們笑中帶淚地擊掌狂歡,慶祝下一個時代的突破終於來到──大家盼望著,六翼天使長的名號能帶領著人類持續向前,營造更為美好的未來。

  不過,天才閃光的結晶沒有聽到大多數人的呼喚。人們很快就發現,太過劃時代的進步反而將其他零件狠狠甩在背後。機體的調整作業變得極其困難,即便是零點零零一奈米的微小誤差,也可能使得效能大幅滑落甚至直接燒燬。

  天使長依然在那遙遠的青空振翅,而人們持續奔跑著,試圖捕捉白羽旋舞的軌跡。


  ──於是,未資研就這麼誕生了。


  擁有國庫支出10%的巨額資金添購各式儀器與聘請教師、教導著資訊高手中最為精英的一部份,期望能夠培養出下個世代的天才。即使說這裡的學生掌握著人類一直無法預見的未來,也不為過。

  如同天神掌控生命,人類終於走向了這一步。
  但是這一步是否有其成效,倒是一個相當肯定的未知數。

  「什麼天才嘛……居然敢不把我這個班級導師放在眼裡……」

  喃喃咒罵著,男子雙手熟練地在鍵盤上敲打,批改未資研一共七人的期末作業。美其名為批改,事實上只不過是以笨蛋專用的方法來一一驗證,各位「精英」們寫的艱深程式是否能夠正確運作。

  對年僅三十八歲的教授而言,這簡直是畢生中最大的恥辱;身為眾人眼中科技領域的佼佼者,居然會被選來擔任這群人的導師兼答案驗證機。

  但就算如此,他還是不敢和上頭抗議。理由很簡單,望著眼前的七個程式──沒有太過艱深的程式語言,只不過是七種不同的創意,居然就能夠創造出他想都沒想過的擬生命體。

  望著螢幕裡頭小黑狗快樂地滾著毛球,他不禁感嘆;
  
每日每夜,他教授的七名對象,都是絕對的天才。

  「就算是這樣……」咒罵不曾間斷,男子關閉了作業檔案,開啟了第二位同學──林博雅的程式。身為班上的模範第一名,他倒是讓男子很放心;不僅學習態度或生平處事都異常沉穩,可以說是他在這裡唯一能真正溝通的對象。

  但是,真正守規矩的好學生,也就只有林博雅一人而已。

  別的不說,光是那個上課老叼著根菸的魁梧青年浩克──很明顯是綽號,他透過駭客入侵把自己的真名消除了──和他的搭檔兼小弟,年僅十八歲的吳良之兩人的組合就夠讓他頭痛了。他向上頭反應過很多次,這棟樓的煙霧感應器根本有問題,結果卻只得到「那大概是那兩個傢伙駭進控制程式造成的」這樣的回答……

  當然,證據是找不到的。
  這尤其令他生氣。

  另一個老是不聽話的學生是二十五歲的胡鎬。在這國家,單名的人比例不多,這胡鎬就是政府從對岸引渡(放屁,根本就是花人民血汗錢買來的)的其中之一。倒不是政治傾向作祟,但包括林博雅在內的所有人和男人自己,都沒有辦法喜歡這個骨瘦如柴像根竹竿一樣的陰鬱青年。和他相反的人則是活力十足的女孩李萱亭,一頭清爽的短髮與永遠不曾消失的燦爛笑容,個性比男人還要像是男人……

  想到這裡,導師略帶報復性地一笑。李萱亭,這女孩是自己唯一有能力真正去教導的學生,比起其他人來程度硬是差了那麼一截。為什麼她能通過三百人選七的嚴酷入學考試呢?這一點自己始終想不透,也沒有興趣知道。

  想到這女孩,最後兩個名字便很自動地蹦入自己腦海。
  一男一女,剛好是全班唯一的配對。

  許多次,他們會在走廊上甜蜜地手拉著手,看得未婚的男人好生羨慕。偏偏這個叫做王道軒的二十三歲青年長的眉清目秀英氣勃勃,是走在路邊都會有星探尾隨的帥氣男孩。相比之下,自己就算滿肚子薪水也找不到終身伴侶,這點尤其讓男人不爽,連頭都慢慢地禿了。

  突然間,門被敲響了。
  叩叩、叩叩,敲門聲不急躁而輕緩秀氣,只會是最後的那個女孩。

  「老師,我把驗證磁卡拿來了。」長髮女孩端正清秀的臉探進門內,帶著淺淺的文靜微笑。「按照慣例,十分鐘後整層未資研會進行封閉掃描,避免我們未經許可將機密資料帶回家。」
  「這我當然知道,黃靈依同學。」男人略微不快地接過磁卡扔到桌上,打開下一個同學的程式準備檢查。眼前跳出一個讀取框框,看樣子這檔案好像頗大。「妳不能改掉每次都在我眼前複述一次的習慣嗎?」
  「對不起。因為老師讓人不大放心嘛。」

  男人的臉上冒起一道明顯的青筋和紅潮。

  「……我了解了。幫我通知所有同學,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把電腦開機等待掃描,結束後我會廣播,到時候就回家吧。」
  靈依眨了眨亮閃閃的大眼表示了解。「好的。那老師呢,什麼時候離開?」
  「幫你們改完期末作業。」微微苦笑,男人嘲謔地多補一句。「順便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得到諾貝爾獎的新創造。」
  「好的,那老師辛苦了。」似乎沒有將男人的嘲諷聽進去,靈依可愛地點點頭。「我先去找道軒順便向大家通報這個消息。暑假後再見了喔。」

  男人煩躁地揮揮手,少女退了出去,順手將門帶上。望著讀取條逐漸逼近100%,他若有所思地轉向門板。
  年紀是二十二歲,凹凸有緻的身材及勻稱秀氣的外表都屬於自己喜愛的範圍……

  雙腿間猛然一陣熱氣衝上,他暗罵了自己一聲。
  都三十八歲了,自己還真是沒長進啊。

  浩克的作業跳了出來,上頭居然不是電子寵物而是吳良之的縮小版。男人好氣又好笑地望著螢幕內吳良之戴著草帽、像隻猴子般跳來跳去,心裡想著到底什麼時候,這兩個老大與小弟的階級關係才會完全改觀呢?

  背後好像傳來了門板聲,不過男人沒有注意。他開始輸入各式各樣的測試程序,想試圖從浩克的作業中找到那麼一點點破綻。每次在做這件事時,他總是十分專心,即使每次都徒勞無功……

  所以,他沒有注意到。
  一個黑影默默地走進了房內,將門關緊。

  吳良之的樣貌在螢幕上被扭曲拉長,旁邊還附帶著一行字「我要成為伸縮自如的海蟑螂」……男人緊接著輸入下一個測試,無視著自己看不懂的文字內容。

  細緻的液晶螢幕上,似乎映過什麼東西的銀色反光。

  緊接著,電腦毫無預警地當機了。
  最後的畫面停留,吳良之的臉嘻嘻地笑。

  ──病毒。

  「幹!」男人不顧形象地大吼,重重地一拳搥向主機上的重新開機鈕;整個機殼哀號一聲快要散架。「混帳東西!」

  好不容易,電腦再度開機,男人鍵入一共四十九碼的教師密碼。為了避免這裡的師生任意將旁人最為機密的科技研究成果帶出未資研,每個人都有一個長達四十九個英數字元的囉唆驗證碼,沒背起來基本上就代表你麻煩大了。

  「明明是個老師,卻還得被當成囚犯對待。」男人咕噥,喀噠一聲輸入驗證碼,眼神呆滯地望著電腦緩緩登入自己熟悉的作業畫面。

  後頭傳來悶悶的敲門聲,男人望著桌面右下角的小時鐘一愣。現在?
  再過兩分鐘,全層掃描就要開始了不是嗎?

  「誰啊,現在還在這裡晃?」他不耐煩地站起身,轉過頭想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學生想來鬧他。他打定主意,如果是浩克和吳良之那兩個混蛋就不要理會,讓他們因為違反規定──全層掃描開始時不能離開房間──而被退學;不過如果還是黃靈依,那就先把她留下來直到房外掃描結束。


  率先進入耳際的,是一句話。
  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

 

 

 

 

  「──老師,遊戲要開始了,麻煩您先退場吧。」

 

 

 

 

  銀光一閃,男人的身軀垂倒。
  燈光慘白,痛楚劇烈湧現。

  力氣快速流失,他赫然發現自己的雙眼竟無法聚焦;肚腹上傳來緩緩瀰漫的麻癢感及疼痛,男人這才發現一柄閃著慘白光芒的尖刀已沒入自己略微發福的啤酒肚。

  勉強抬頭,他模糊的視線正好迎上眼前學生一個扭曲慘白的笑。
  他赫然明白──

  ──這傢伙,他想殺了我!

  不過,傷口雖然深但不是致命傷,男人還有著最後的力氣。孤注一擲地,他伸出手按下電腦桌邊緣的按鈕;一把小型手槍從桌側的隱藏櫥櫃彈出,被男人給接住。
  他扭曲一笑。現在,他有了填滿子彈的手槍,可以對付背後那人──

  但就在躺臥著的他奮力舉槍時,眼前卻已沒有了人影的蹤跡。
  他呆愣的同時,只感覺自己的背給狠狠踹了一下。
  頂著男人肚腹的銀色尖刀,便如同游魚般毫無阻礙地滑進他的腹腔,穿出背脊。

  鮮血泉湧,淹滿了他暈白的視野。
  根本沒來得及哼出半聲,男人三十八年的糊塗生命到此終結。

  「果然有武器,老師……這麼重要的事怎麼可以瞞著我們呢?」

  彎下腰端詳著散發死寂氣氛的銀色掌心雷,人影將那東西收入了自己口袋。

  「既然這樣,這東西就由我來使用吧。」他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瘋狂笑意。

  ──恰恰好七顆子彈,太完美了。

  站起身的瞬間,頭頂紅光遍布,象徵著全層掃描已經開始。每一個出口與電訊連結都將封閉截斷,寬達數百坪的未資研圈型空間將成為一個最致命的密室,連一隻蒼蠅都逃不出去。而學生們都呆在房間內,每個人都無法得知別人這瞬間的正確位置──

  憤怒,狂亂,猜忌,以及……等量的恐懼。
  計畫的第一階段,只差一步了。

  汩汩濺血的屍體旁,人影在電腦前方坐下,從懷中拿出一片深色光碟,放進主機裡等待。瞬間,高速運轉的機體開始執行著某個龐大程式的安裝;而他本人則彎下腰,奮力舉起血液不斷流失的屍體。

  他還想對這東西做個最後的「裝飾」。

  最後,他悄悄的離開房間,連著所有的物證一併帶走。
  留下來的唯一東西,只剩下電腦桌面上新增的,那閃爍著扭曲白光的小圖示。
  
  六片羽翼,以毫不對稱的角度扭曲纏繞。
  即使本身骨斷軀折,仍緊緊地依著彼此。


  宛若潔白卻致命的蛇群互相咬嚙。

  檔名,是個不常見到的英文語詞。

 

  Seraphim。

  誰,才是毒蛇?


《Character Files》一‧黃靈依

  22歲,女性。未資研的七名學生之中,她是最為文靜的少女,無論何時都帶著淺淺的微笑。相對之下,這也讓人稍微感受不到她蘊藏在內心裡的真正想法。事實上,她只在一個人面前,會坦露出內心的一切。To be continue...

  在大家的認知裡,她是個清純可人的女孩,男同學與老師的性幻想對象,以及……
  深深愛著青年王道軒,以及王道軒深深愛著的人。


Next Update : 09.12.06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