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420

【Angel Beats!】Last Paradise:園藝〈希望有毒舌評審〉2

樓主 葛野 noreg0347045
 
 
 
  「妳要點這個嗎?」
 
  「是的。」
 
  彩香直直瞪著餐卷機螢幕上,奏的手指即將觸碰到的項目。
 
  『麻婆豆腐』
 
  「那個不是那個嗎?……就是那個呀!連壯士都需要配三大碗白飯才能嚥下肚的、廚房歐巴桑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可能用了整罐辣椒醬的『麻婆豆腐』?」
 
  「彩香同學說的話真難理解。」
 
  不理彩香的勸告,奏的手指點了觸碰式螢幕。『刷』一聲,餐卷就這樣吐出來。
 
  連反悔的機會都沒有。
 
  「誠心推薦。」
 
  還想幫彩香點一樣的……幸好彩香眼明手快的程度比奏略勝一籌,點了普通的日式定食。
 
  「我可不敢吃辣的……」
 
  〈真的……和我心中所想的生徒會長差好多呀。〉
 
  怪人層級再度加分,原來是越怪的人越容易當上會長嗎?筆記筆記。
 
  時間點是午休時間,在一頓勞動後距離午休時間結束還有一小段時間,彩香討厭一堆人去食堂那人擠人的,所以就很習慣這個快結束、食堂人已算少的時間才吃飯。問了奏吃完飯了沒有,回答是『沒吃』。因此兩人就結伴到食堂排餐卷機。
 
  兩人依序排了隊後,領了餐點到空桌子坐下。
 
  習慣了獨來獨往,這股與人吃飯的感覺……真微妙。彩香如是想,一面看著奏將一副就是超辣的麻婆豆腐〈沒有配飯〉送進嘴裡。
 
  沒有反應。
 
  「不辣嗎?」
 
  彩香既好奇又疑惑,班上的人都說那是個大地雷,怎麼奏吃起來就一點事都沒有?難道是誤傳的校園傳說?
 
  「要試試嗎?」
 
  奏將盤子退向前一點,示意因好奇而伸長了脖子的彩香可以試吃一點。既然主人都那麼說了那彩香也不客氣的開動了。
 
  「嗯?」
 
  彩香勺了一小匙,輕嘗一口,感想是:
 
  〈沒有什麼感覺呢……〉
 
  因為自己吃了一小匙也沒什麼事、奏實在是太過無反應,而武斷的判定其實不辣的彩香,在大口吃下第二匙時立刻嚐到了苦頭……應該是『辣頭』才對。
 
  「好辣辣辣辣辣!!!!」
 
  猛灌水!好辣好辣!彩香二度以為自己要上天國了!彩香用上她有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到了吧檯喝下不知第幾杯的水後。才稍稍減緩那在舌間跳動的辣度。
 
  然而,她奇異的行徑,導致全食堂的人都看著她。
 
  〈好丟臉!超丟臉的!〉
 
  丟臉的想挖個洞跳下去。彩香紅著臉……乾脆的拿著水壺回到位置上。
 
  「呵呵。」
 
  看到彩香回來的奏輕輕一笑。
 
  沒有嘲笑的意味,單純是認為彩香的舉止很好笑。
 
  「笑什麼?還不是妳害的。」
 
  彩香嘟著嘴碎碎念,小怒不怒的樣子抱怨。
 
  「彩香同學,真有趣。」
 
  「這樣一來,我也大概成了名人了吧?挑戰麻婆豆腐的壯士失敗者名單之一……」
 
  新奇的,應該是只到剛才為止奏都太面無表情的緣故吧?看著奏的微笑,彩香倒是生不起什麼氣。這奇妙的氛圍……
 
  〈這女孩…笑起來起來也挺可愛的嘛。〉
 
  彩香帶著奇妙的情愫,將自己的日式定食送入口。
 

 
 
*
 
 
  「這是什麼?」
 
  「向日葵種子喔。」
 
  奏將一袋種子湊近眼前直瞧,活像是初次看見毛線球的小貓咪似的。彩香在一旁笑笑的解釋。
 
  順道一提,種子是彩香交給奏的。
 
  現在兩人腳邊布滿了數十個都已裝土的盆栽,這都是午休時間的成果。
 
  「是零嘴那種嗎?」
 
  「那是有處理過的,這可不能生吃。……不要一臉點頭的打開袋子要放進嘴裡呀!」
 
  既然事前準備已結束,那現在就是播種的時候
 
  只見彩香將種子謹慎的埋進土裡後,對著盆栽閉上眼睛雙手合十,既像是祈禱又像是禱告。
 
  「這又是做什麼呢?彩香同學?」
 
  「這是很久以前有人教我的,向花大神許願。保佑這株花能順利開花。」
 
  雖然是誰教的?記憶早已不清晰。
 
  「要是能開出漂亮的花就好了。」
 
  「嗯。」
 
 
 
*
 
 

  「昨天討論的……那就拿出來吧。」
 
  「嗯。」
 
  奏從包包內抱出一疊紙。相較之下彩香才拿出一張而已…
 
  昨天的社團活動的最後,雖然有加入一個,距離標準只剩下一半,那也只是好聽的說法。難聽一點就是還有一半的招募人數未解決。
 
  所以她們也必須快點行動才行了!
 
  根據昨天的討論結果,雖然現在早就過了社團招募期間,不過在布告欄上貼招募海報並不算違規,所以她們決定先以這點著手。
 
  不過呀……不是合做一張……而是一人做一張嗎?那有某個人抱一疊出來又是怎樣?
 
  「等等!立花同學!妳該不會是做了各式各樣版本的海報吧?不需要那麼拼的呀!」
 
  可是每張的內容都一樣……
 
  彩香預料錯誤。
 
  「可是呀,沒有那麼多地方能貼呀。立花同學,做那麼多也沒用呀。」
 
  「有用的。」
 
  「難、難不成…」
 
  想到了什麼的彩香臉色變得一陣鐵青。
 
  「是要以發傳單的方式進行嗎?」
 
  彩香預料正確。但是沒有獎品可拿。
 
  奏正是想已分發傳單的方式來宣傳社團,但這無疑對怕生的彩香就是一大挑戰。
 
  「否決啦!『不能在規定時間外、在校內方送傳單』學生規範裡應該有規範這點吧!」
 
  「因此我們不能給生徒會的人察覺,要偷偷的做。」
 
  不要一臉認真的說些要違反校規的事!難道小奏妳待會還要從包包裡拿出兔女郎裝之類的吧!不行呀!人要愛惜羽毛呀!
 
  「不能給生徒會的發現?妳自己不就是生徒會的嘛!」
 
  二度吐槽。
 
  「不這麼做的話,園藝社說不定真的會滅亡。」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想先自爆呀!」
 
  「自爆?」
 
  「呃…那個…」
 
  「自爆是…?」
 
  盯~~
 
  「啊!我知道了啦,不要用那種楚楚可憐的眼神看我啦!」
 
  拗不奏的眼神攻勢,彩香只好吐實:
 
  「其實呢,我的個性……很害怕人群。不,應該說是很害怕群體的視線,只要有很多人的目光同時注視到我身上我就受不了了。所以呀,叫我做領隊呀、班長之類的那是不可能的。我比較適合在下面做事。」
 
  頓了一下,對著奏笑了笑:
 
  「所以說,其實我也很羨慕立花同學的……怎麼說呢?能對著一群人說話的膽識吧?要是我一上台鐵定就會嚇到腿軟的。」
 
  「只要將台下的人都當成西瓜頭的傻瓜們就就能很順暢的說話了。」
 
  「妳以為我沒有用過這方法嗎?……咦!妳都是用這種將台下的當傻瓜的方法說話嗎?」
 
  嘻嘻唆唆,奏自包包內再拿出幾樣東西。
 
  「總之彩香同學就是怕丟臉是吧?那我會誠心推薦這個。」
 
  面具。
 
  「面具?不不不,那樣絕對更引人注目吧?」
 
  「那這樣呢?」
 
  奏另外拿出手帕摀住臉。
 
  「有股超可疑的感覺。」
 
  「那這個……也不行吧?彩香同學沒試過就什麼都不行。」
 
  「沒辦法就是沒辦法呀,那跟試不試又沒關係……等等。」
 
  奏拿的是副墨鏡。
 
  「墨鏡呀……也許可以喔……不對不對!我怎麼能被妳牽著鼻子走!」
 
  盯~~
 
  「呃啊!我了解我了解了!立花同學妳也是利用投票系統選上的生徒會長對吧?!這個具有殺傷力又沒辦法抗拒的可憐眼神!連女生都會想撲上去惜惜的。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要再盯著我看了!」
 
  最後是心軟外加墨鏡的折衷方案嗎?
 
 
 
 
*

 
  「不好意思!請參考一下。我們是園藝社。」
 
  選定的地點是中庭。這裡有遮蔽物,又能迅速的逃進教室,真是個發傳單的好地方。〈?〉
 
  戴上了墨鏡以防人認出來的二人組。就在柱子的陰暗角落偷偷發著傳單。
 
  雖然已戴上了防護措施,但彩香還是顯得畏畏縮縮的。相較之下奏發傳單的樣子就自然多了。
 
  「不、不好意思!我們……請、請參考一下!」
 
  發完這張,彩香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看看自己都在做些什麼呀?手腳僵硬、口齒不清,看人家立花同學做起來就如此的流暢。自己卻……唉~~
 
  說了那麼多年的要改要改,要改正自己的壞毛病。難道只是空談而已?
 
  到頭來,自己還是一點改變也沒有呀。
 
  彩香再次深深嘆了口氣。
 
  但是光是嘆氣也無濟於事,彩香重新打起精神要再發下一張傳單,這時她的眼角瞄到某位人物。
 
  那個將學生帽壓的老低的,不就是那個名叫直井的生徒會副會長嗎?還往彩香她們這裡的方向走過來。事跡敗露了嗎?
 
  彩香使了個眼色,示意奏要離開了。但是……
 
  奏一副很想和直井打招呼、甚至想叫他幫忙的神情是怎樣?不可以對他揮手呀!
 
  〈立花同學!那位現在是妳的敵人呀!〉
 
  彩香顧不得那麼多,架住奏停留在半空中的手。乘著直井似乎還沒發現她們之時,朝著教室逃走了。
 
  「立花同學妳是在做什麼呀?」
 
  「彩香同學妳才是再做什麼呢?被妳架著脖子好痛、苦、呃!」
 
  用力過猛,急忙鬆手。
 
  「抱歉抱歉!…立花同學妳沒看到副會長嗎?不,妳一定有看到吧?為什麼還要揮手呢?」
 
  「為什麼?叫他來幫忙呀。」
 
  「是妳說不可以給生徒會的發現的耶!」
 
  「對吼……」
 
  頓了一下。
 
  「……我忘了。」
 
  這下彩香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
 
 
  「會長,請留步。」
 
  在夕陽餘暉的照映下,教室走廊皆被染上一片朱紅。
 
  奏正在空教室中巡視,突然的被叫住。
 
  從暗處出現的是直井。
 
  「今天那個,是會長對吧?」
 
  雖然知道直井問的是什麼,奏依舊裝傻。
 
  「哪個?」
 
  「『兩名不明的女學生,在中庭發著社團招生傳單。』已經有學生向生徒會舉發了。另一件事是:據舉發的學生的說法,其中一位的身形貌似會長。會長,能請您說明下嗎?」
 
  「你為什麼不說是你親眼所見呢?我好像還有向你揮手吧?」
 
  奏輕輕的將學生們忘記關上的窗子闔上,拉起窗簾。轉身面向直井。
 
  「會長,您應該知道,您做的事是違反校規的吧?」
 
  「根據社團招募辦法,社團是有權力運用某種方式宣傳此社團的存在。」
 
  「可那是學期初的事。」
 
  「我有擬補充園藝社招募辦法的說明要繳上去。只給她一個禮拜的時間,卻不讓她做任何能招生的事,這樣說不過去吧。」
 
  「可是…」
 
  「副會長,這件事到此為止吧。」
 
 
 

  但是,招生的事卻不如預期的順利。
 
 
 
 
 
 
===
 
  一個禮拜很快就過去了。今天是離第2次的社團會議的最後一天。但是,社員數依舊只有2……
 
  「不好意思!請參考一下。我們是園藝社。請參考看看!」
 
  距離日落只剩一點點的時間,雖然日落後離門禁還有一小段時間,但是人氣就沒辦法像日落前那麼熱絡了,怎麼辦呢?
 
  奏有些著急,但也無可奈何。發一張是一張,聽天由命吧。
 
  在一旁的彩香手舉起……欲將傳單發放給經過的學生,但卻無力的放下,嘴裡吐露出的,是這樣的話語:
 
  「謝謝妳,陪我那麼多。已經足夠了,立花同學。」
 
  因為已經不需要了。
 
  「?」
 
  聽聞彩香的話語,奏疑惑的歪歪頭。這番話的意義是?這是要……放棄的意思嗎?
 
  「彩香同學,現在要說放棄還太早了,更何況就算這次不行,還有明年的機會不是嗎?」
 
  不過,就算是彩香打算輕言放棄,奏也不打算放棄,為了她的目的。
 
  但並不是這樣。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已經滿足了。」
 
  好久好久,所沒有出現過的心情;好不容易才想起這種感覺,名為滿足。
 
  「已經夠多了,多到要滿溢出來了。一個人的幸福容器量是固定的。過多的幸福,那就是奢侈。」
 
  不是的!
 
  「幸福不只是要逆來順受、也是能自己爭取來的!」
 
  彩香愣了愣,對著大聲否定她的想法的奏報以苦笑:
 
  「結果最後,我還是被妳說教了呀。」
 
  手開始透明、模糊不清了,這種感覺,就像遺忘已久的感覺。在這裡過了太久了,身為人類的感覺都消逝殆盡了。
 
  奏見狀,也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彩香將要消逝了。
 
  但是,令人不解的…
 
  「不是沒有復興園藝社嗎?」
 
  這樣的彩香怎麼會滿足呢?
 
  「園藝社之類的,早就不重要了。」
 
  彩香笑了笑:
 
  「其實呢,我對立花同學依然是有所隱瞞呢。我生前怕生那段我還沒有講完:自從小學有了人群恐懼症後,我就沒有交過真心的朋友。無論是國中的三年、還是未完的高中生活,對了!像我們那次一起吃午飯,對我而言真是第一次呢。」
 
  一起吃飯、一起種花、一起搬盆栽、一起發傳單、一起被追。
 
  「我們是朋友了吧?立花同學?」
 
  這樣的兩人,早就是朋友了對吧?
 
  「與妳一起的時光,我很快樂喔。小奏。啊,抱歉,沒有經過妳的同意就叫了妳的名字。」
 
  「沒關係。」
 
  因為,早就是朋友了不是嗎?
 
  「關於這裡,我也已經稍稍想起來了,這裡是……,死後有遺憾的人所待的地方。不斷的輪迴、直到達成心願為止。」
 
  是很久以前的一個人所說的,那個人的面容早就想不起來。
 
  「既然是有遺憾的人才停留的地方,那麼,彩香妳……」
 
  那麼,為什麼妳還沒消逝呢?
 
  「就是呀,為什麼我還停留在這種要消失不消失的情況下呢?也許是放心不下妳這個小小的朋友吧?」
 
  「要說擔心的話,彩香同學的情況更令人擔心吧?」
 
  「呵呵,也是呢。小奏一個人也能堅強得繼續下去的吧?這種有目地的接近我,是想把我送離這個世界吧?」
 
  「我以為我掩飾得很好的……」
 
  「哈哈,因為小奏根本不會演戲呀。這樣笨拙的孩子……因此只能真心對待,不會用偽善對待他人。也正因為是這樣才能成功不是嗎?」
 
  從剛到這個世界時就知道了,有個人,總是默默的照料著校園裡的樹。當上生徒會長之後,一查名單,也沒有園丁這號人物。所以說,是學生吧?從空教室經過也能看到那個,一個人、孤單照顧植物的背影。
 
  真是孤獨的讓人心緊縮在一起。
 
  仔細一看,她的手上還別著寫上了英文字母G.C的臂章──Gardening Club。原來如此,是園藝社呀。
 
  那要幫助她的話,就是幫助她招募社員了嗎?
 
  「最後……防禦技:HandSonic〈音速手刃〉!」
 
  沒能離開的原因奏自己推測多少也包含了這個:妳最後的願望應該是很希望親眼看到花開吧?奏在心裡默念著,右手上立刻構築了把由光粒子構成的刀。
 
  「沒能寫好Overdrive〈極限體能〉但我寫了這個。」
 
  「HandSonic是我最初寫出來的技能,因為某些時候也需要暴力來維持學園的和平,但它也不單單只是普通的防禦技,也能做到這種地步。」
 
  HandSonicVer.4
 
  在彩香驚訝的目光下,刀子慢慢的發光變形。末端慢慢分開,慢慢地、慢慢地,化做成花的形狀。彩香驚訝之餘,但下一秒立刻吃吃發笑:
 
  「呵呵呵……小奏,」
 
  「?」
 
  奏不解的看著她。
 
  「這可這不是向日葵呀。」
 
  與彩香所種下的花、所希望開的花、不知為何,總覺得很適合小奏拿起來的花不同。是貌似蓮花的花朵。
 
  原來如此呀。說到蓮花,不就是與大家不同的樸素之花嗎?
 
  正好與在這個世界,想要送走所有人的小奏形象相符。
 
  「這可是心上人專用的喔。下次,妳遇到了喜歡的人再用給他看吧。」
 
  〈再見了,小奏。〉
 
  最後一句,只須放在心裡無須言喻的話語,隨風消逝。
 
 
 
 
もう来る気がした
彷彿及將來臨
 
幾億の星が消え去ってくのを
數以千計的星星逝去之時
 
見送った
我遙望天空
 
手を振った
揮手送別
 
よかったね、と
真是太好了…?
 

  遠處的校舍傳來音樂聲……
 
 
 
 
===
後記
 
  「小姐,要買花嗎?」
 
  「不了,我在等人。」
 
  「是嗎?但是呢,總有股妳拿著向日葵就很搭的氛圍呢?」
 
  畢業的季節,卒業的向日花束……
 

 
 
 
 
〈完〉
 
 
 
===
 
呃呀!不是魔法啦!〈抱頭〉
寫同人文的缺點就是這樣...預先的世界觀設定還是要先出來才行喔。
 
回頭一望,還真是賣萌拖戲一大堆,最後的感情戲部分反而寫得不好的感覺......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