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奇幻】獻給天風

樓主 締拉 nookjusen
  女媧乃太古女神,大地之母。
  相傳女媧掌管生命,將生之氣息吹入黃泥中,化成「女媧土」。
  女媧塑土造人,但是一個一個親手做,實在太耗費時日了,因此,女媧用樹枝掀起了泥巴,將泥巴灑在岸上,變成了人類。
  至於,由女媧親手捏塑的創造的泥偶,因為與古神分享了開天闢地的力量,因此成為了神祇。
  古神共工擁有驅使洪水之力,共工之臣相柳性格貪婪無厭,所經之處必陷為沼澤,沼澤之水若非辛辣即是苦澀,血液腥臭無比。
  諸神斬下相柳的九個人頭,封印在古神的遺跡中,相柳之血滲透女媧土,孕育出世界上最兇惡的民族。
 
 
 
 
 
 
  我們是「涼克納辛」,掠奪者相柳之民,永生永世與天地征戰。
  我們是「涼克納辛」,桓洲人稱呼我們為涼族,我們是世界之北的人頭猛獸。
  我們是「涼克納辛」,天風隱藏我們腥烈惡臭的鮮血,我們是屠戮大地的共犯。
 
 
 
 
 
 
  「獻給天風!」
 
  舉高了手,她皸裂的掌心滲出了鮮血,但是因為乾冷的空氣,溫暖的血液在掌緣便凝固成血珠。
 
  她已經挨餓了五天,而最近一次喝水是在一天半前。
 
  今年的冬天提早來臨,幾乎可以說是在短短半天,整片北域籠罩在冰雪肆虐之下,雖然在暴風雪降臨之前的幾天有稍微感覺到氣氛不太尋常,但是,沒料到南方城鎮都還沒開始收割,北方就被冰雪淹沒。

  少女來自北方的少數民族之一,自稱涼克納辛。
 
  涼克納辛是有名的征戰部族,但是真正擁有相柳之血的人少之又少,這些相柳之民都是強悍又狡猾的戰士,而她──十六歲的妍娜,也是。
 
  她是涼克納辛國王查欽訥的長女,同時也是北域最強大的戰士之一,是繼承上古猛烈的血統的屠殺者。
 
  雖然涼克納辛的族長自稱國王,擁有北方四個城市的最高權力,但是這個被稱為涼國的國家,真正被相柳之血詛咒的戰士寥寥無幾。
 
  雖然涼族的人都擅長戰鬥,但是能夠以凶猛的征戰姿態橫行北域的,只有查欽訥家族。
 
  只有他們是真正的涼克納辛。
 
  而查欽訥家族,最驍勇善戰的涼克納辛,就是長女妍娜。
 
  她從十歲開始就被父親帶上沙場,十三歲那年獨自領軍攻下兩座城市,等於涼國一半的國土都是由她打下來的。
 
  涼族不事生產,他們總是侵略富庶但是軍事力量較弱的城邦,讓這些城邦來服侍他們。
 
  這頭北方猛獸是嚇唬小孩的真實傳說,雖然鄰近國家和部族都十分忌憚涼族的力量,但是只要不與涼族為敵,就不會有太大的損失,涼族的人數很少,而且因為征戰的傳統以致於對飲食衣著方面相當簡約,雖然他們會要求統治下的城邦無條件提供糧食,但是卻不懂得過奢侈的生活。
 
  猛獸是不需要像人類一樣享受奢侈的,只要全族的不會挨餓,他們還是很安分。
 
  不過,查欽訥老了,相柳的詛咒也變得薄弱,他開始越來越像人類……他對貧瘠的生活感到不耐煩,因此作起了稱霸北方的夢。
 
  他的長女成為了他實現夢想的利刃。在這廣漠的北方大地,妍娜是如此的年輕而傑出,雖然妍娜幼小的時候,查欽訥曾經想過必須將女兒出嫁以換取糧食,但是現今整個涼族的人,已經無法想像婚姻與妍娜之間的關係。
 
  妍娜已經不是人了,所有的涼國人都這麼認為。
 
  雖然屠殺人類會有很多麻煩的問題,但是妍娜喜歡戰鬥,不管是與人類或者動物,她喜歡鮮血的滾燙和滑膩,只有在以獵物的血液清洗雙手的那一刻,她才會感覺到自己生存在這個世界上,是有意義的。
 
  就算已經不是人了,妍娜還是會因為世界的浩大而感到迷失,雖然她很少去思考這種事情,但是她確定戰鬥是她靈魂的依歸。
 
  天風啊,我的共犯,快點吹散我殘暴的氣味吧!打獵還沒有結束呢!
 
  妍娜帶來的三百名士兵已經全數陣亡了。查欽訥想介入烏澤國的王位繼承戰爭,擔任前鋒進攻部隊的妍娜吃了一個大虧,落入對方的陷阱中,雖然妍娜即早發現而下令撤退,但是卻被逼進了山谷中。
 
  前鋒部隊全軍覆沒,倖存的妍娜藏身在岩石的裂縫當中,靠著岩石上面的霜和乾枯的青苔勉強裹腹。七天前開始颳起暴風雪,雖然敵方不再追擊,但是自己也被暴風雪困在山谷中進退不得。
 
  雖然妍娜不挑食,但是那青苔不但稀少,而且食用的時候感覺像是在嚼泥土。前天妍娜還有點力氣,可以用武器將冰霜給刨碎,含在舌頭上融化再慢慢飲下,不過,她現在餓到無法維持自己的體溫了。
 
  這種情況是夠悽慘了,但是在妍娜的征戰生涯裡面,並非最艱苦的一次。
 
  她勾起一個自嘲的微笑,如果再持續三天的話,那就刷新了過去的歷史了。
 
  暴風雪持續肆虐,但是沒有人類爭鬥的聲音,所以感覺異樣的安靜。她有點希望某個倒楣的敵軍不小心發現這個地方,這樣她一定會一刀劈死那個可憐的傢伙,然後撕開他的肉好好飽餐一頓……妍娜沒有吃人肉的習慣,不過,這種絕境之下,她不會太介意的。
 
  她 鐵灰色的頭髮被血液、沙塵、冰霜所凝結,厚重地披在頭皮上,橘紅色的眼睛閃爍著炯炯有神的火焰。妍娜的母親妲訥絲出生在冀國的北邊境,涼國南方的城邦,妍 娜從來沒有去過那裡,但是妲訥絲說過,「妍娜」在南方的娘家就是楓葉的意思,所以有雙楓葉色眼睛的長女被取了這個名字。
 
  妲訥絲對妍娜的命運感到悲傷,但是卻絲毫不加阻止。
 
  「妳還是人嗎?」妲訥絲用愛憐又恐懼的眼神看著她,「如果妳是人的話,妳應該對於自己的命運感到懷疑。」
 
  「母后,我不是人。」
 
  「為什麼……」妲訥絲在她的面前跪下,痛苦地發抖著。她雖然正對著妍娜,卻不是在問妍娜。
 
  「因為我的眼睛燃燒著地獄的火焰,我是涼克納辛。」妍娜漠然地看著悲痛的母親,心裡冰冷地作噁。
 
  幼小的親弟弟,同時也是查欽訥指定的王位繼承人──太子亨科,總是在那個時候出面安慰母親,妍娜相信妲訥絲在亨科那雙細小手臂的擁抱下,能夠得到溫暖。
 
  妍娜不需要擁抱,就算把敵人的鮮血從頭淋在身上,她也不會感到開心。
 
  不停地殺戮、搶奪,用血浸透盔甲,妍娜絲毫不感到快樂,她只覺得心裡有個巨大的缺,被小小地填了一塊。
 
  暴風雪仍然在肆虐著,妍娜向深灰色的天空撐開手掌,讓凍傷的裂痕因肌肉的拉扯而擴大,鮮血一滴出掌心,便立刻成為了深紅色的碎屑,掉落在妍娜的臉頰上。
 
  「獻給天風!吹散我殘暴的氣味吧!打獵還沒結束!永遠不會結束!」




【獻給天風‧完】




============================生日的分隔線============================


這是我為自己寫的生日賀文,這篇的女主角是我一個中國神話風格的長篇故事裡面的角色。
這個名叫妍娜的少女,是嚴寒北方的少數民族之一,他們相信屠殺的渴望是因為被古代神的血所詛咒,而妍娜這方面的傾向更加強烈。
妍娜是正篇女主角的親生母親,她後來投降桓洲,也就是故事中心的國家,然後愛上了一個比她年幼七歲、諸侯後代的女孩。
那個女孩後來會跟桓洲的祭司訂婚,從此變成了麻煩的三角關係。
這裡寫這篇文是因為在正篇,妍娜並沒有什麼戲份(也很少被提到),但是我又很偏愛這個角色,所以靈機一動,寫下了這篇紀念文。

還有,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發文,空想版真的很多高手,之前我都只是默默地翻看文章,不敢獻醜,今天不知道是壯了什麼膽量,貼了一篇稱不上是得意作的短文,謝謝各位花時間觀看。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