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760

【短篇】我沒有行俠仗義

樓主 ilwiKAMINA v25118251
讀前提醒:

  ★本篇為另一個短篇《這不是愛情故事》相關小說。但是兩篇之間沒有必然的閱讀順序,分別閱讀亦可。
  ★本篇因為分類關係難免有犯罪情節,雖然沒有掛上十八禁,但是未成年者請斟酌是否接受「這個世界並非童話」。若閱讀後有任何不適本人一蓋不負責。


正文開始:

  爀良又一身塵土的回到家。坐在客廳的中年男把注意力從電視螢幕移開。偌大的客廳卻只有電視聲跟換拖鞋聲,似乎更顯寂靜。幾秒後又被一道有些威嚴又有些說笑的聲音打破了。

  「你又幫別的小朋友擺平事情啦!」

  「老頭,別說的好像你兒子只會衝一樣。」爀良對於對方看戲的口氣非常不甘示弱。

  「小子,別無視老子的警告啊!」

  「是,是!你又要說那些不要太不知天高地厚什麼的。但是呢,我是覺得,既然我知道自己是有些力量的,那麼就該好好運用。我不想像其他也有這些條件的人那樣,袖手旁觀,甚至加入欺負人的一方。」

  爀良的老爸忍不住搖了搖頭:「你果然還是『不改初衷』啊!不過,小子,有一天你會記住這句話的——自以為是的正義。」語氣也沉降的越來越嚴肅。

  這孩子本質是不壞的。其他有家世背景可以罩的小孩,很多都站上人際生態食物鏈的頂端,成為霸凌者。但是爀良卻覺得,自己有優越的起跑點,那麼自己就應該比別人努力。
  不用高中時就要煩惱家計去打工,時間就要用來比別人讀更多書。擅長打架的話,要不只跟強者決鬥,要不只用來保護弱小。家裡有後台的話,當然是跟霸凌者對著幹。

  然而,他終究沒想到,事情不會永遠都是往弱的那邊站,或者看到需要者就伸援手那麼簡單,那句「自以為是的正義」將一語成讖。


  這裡不是什麼擁擠的大都會,所以有著足夠的草地空間可以設置足球場。晴空下,爀良和伙伴們揮灑著青春。

  這一天,某個看似尋常的一天,在他們踢累了休息時,下一群輪到場地的人當中的老大,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這個人有著顏值極高的外貌,比率修長的體型,霎時間讓人有一種台灣又要有新生代球星的錯覺。唯一的美中不足,是這人的一隻手背上,有著如斑駁血跡的駭人胎記。

  球被另一個人漏接,爀良忍不住伸腳擋球。這成了和對方老大交換足球經的契機。

  而這足球經的尾聲,是兩位老大互相在手機上打下對方的名字。爀良按下儲存鍵的同時,頓時感到自己居然有機會認識這樣的人。雖然自己也是某一群人的頭頭,但是不那麼閃耀了些。而這個人闖入視野中,告訴了他什麼是高校男神。
  歆硯,這兩個字逐漸佔據了手機裡的重要位置。


  在考慮要不要用擲銅板決定足球場還是網咖的放學路上,爀良一行人順道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完的冰棒,露出幾個圓圈小圖案,爀良決定當作是占卜,決定還是去踢球。這天,他們獨享了球場到最後。歆硯他們並沒有出現。

  快踢完時,球場圍欄外的長凳上,有一個貌似疲憊的人坐了下來。一開始他們沒怎麼注意,直到爀良輪到休息,也來到長凳這裡,坐著並撥了手機。
  「別說我們沒揪你,真的不來?」

  「雖然聽得懂啦,阿良,但是你的問句也太沒頭沒尾了吧!今天比較早回家……」

  爀良無法聽完歆硯最後要說什麼,因為剛才的人只一瞬間就拍掉手機。爀良原本想嗆對方是在幹嘛,一轉頭卻自己先嚇一跳。
  夏季的短袖穿著,可遮不住這個人滿手臂和頸部鎖骨附近,還有臉部的傷。不論是手上繞圈型態的擦傷,甚至膝蓋上下也有一點,還是上臂及頸部瘀傷,以及臉上像被招呼巴掌的紅腫,都新的像剛剛才造成的。

  等爀良一回神,這個人已經撿起手機還他,並道歉:「對不起。這跟你無關。」說完立刻遠去。這奇怪的道歉法,讓他更摸不著頭緒。他又想到,這個人的輪廓,好像有一點點眼熟。「……而且應該長的算帥,聲音又好聽,如果沒有那些不知道是沙啞還是快哭的感覺的話!」

  回到家後,爀良無意間跟老爸提起了這椿奇遇。老爸的語氣卻從輕鬆轉向嚴肅:「小子,你用幹架經驗判斷那人遭受的力道不輕吧?但是,那種傷很顯然不是幹架打輸吧?」

  「當然不是囉,可是如果是單方面的施暴,那人也沒有要尋求幫助的意思呢。」

  「你的手機,有沒有可能別人聽得到你朋友的聲音?」

  「應該有,雖然不明顯,但是那麼小的音量,會引起那人注意嗎?」

  「你該小心那個朋友。」

  「啊?」

  「我知道你想說跟你朋友無關,但是你朋友的聲音讓別人想到什麼,也不好說吧!」

  「老頭,這是來自職場政治生態的直覺嗎?」

  「生態?幫人講事情處理多了,什麼故事也聽過。小子,你可以選擇置身事外。不然,如果是連我都沒聽過的故事,你要怎麼承受?」


  很難得爀良在公立圖書館臨時抱佛腳。平常的考試都是會的會,會一半的及格低空飛過就好,剩下放生,但是這次,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快要高三了,不能太任性。雖然家裡不要求他要念什麼學校什麼科系,但是一個不小心,可能連照著自己喜歡的挑的機會都沒有。

  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響起,逐漸靠近,並且一道人影在桌子對面坐下。「化學鍵結光靠這樣死背是不夠的喔!首先你要先弄清楚,原子間的作用力。」

  一抬頭就對上歆硯那張高顏值的臉。「靠,文武雙全耶!」

  「體能發達不是腦袋罷工的理由!好啦,快說你那邊教到哪裡了?」

  「每一科?」

  「當然啊,每個你不擅長的。我看看喔……找到了,這是我的筆記,你可以先拿去,下禮拜還就行。」

  「喔喔,物理和英文的就行了!」

  「數學的不順便?」

  「我數學滿強的喔!」

  「嗯……數學強物理卻不夠強嗎?下次我教你善用數學模型的方法吧!」

  「我只知道罰球是斜向拋射……」

  「果然啊,你需要靠親手實驗來記住,就像動漫主角靠肉身練等。」

  討論了一會兒,寫了一些功課,爀良轉向手提袋,正要拿出一本新的空白筆記本繼續寫,他們之間的談話卻被一個不速之聲打斷。

  「原來你也會出現在正當場所呀?」
  這聲音好聽歸好聽,口氣上卻帶著嫌惡和諷刺。

  歆硯好似這只是日常似地接話了:「老哥,既然我都當乖孩子了,你就答應讓我改口叫你老婆嘛!」

  「去死。你不先死我都快吐死了!」

  爀良正想著這對兄弟開玩笑的方式還真奇特,筆記本到桌面的一瞬間,莫名的感到空氣中湧升流一般佈滿詭異。
  朋友他哥就是那天在球場邊見到的人。也難怪,當時覺得這人輪廓有一點點眼熟,其實就是略像朋友。
  不過,這位老哥一副沒見過自己的樣子,爀良決定那天的事還是別講出來了。從小長輩們的身教,告訴他要給人台階下,太多嘴不是好事。
  並且,手上明明拿的也是書和筆記本,卻用好像自家老弟呼吸過的空氣有毒的表情閃出去。

  一時之間爀良注意到那些書是精裝書。「你哥是大學生嗎?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所以覺得你超幼稚吧?」

  「我也不想被他當成小孩子啊!」

  「……看來你真的滿像小孩子的!尤其像那種想要引起他人注意的小屁孩。」

  「拜託,什麼引起注意呀?當年可是只有他對這胎記沒偏見耶。」

  「喔?小時候嗎?此處有掛?」

  「別閒扯了,你該擔心你自己在學校又順利引起『關切』了!」



  住家內一頗大的書房內,老子不可置信地看著兒子。
  「小子,你知道你提出的要求是什麼嗎?」

  「我認真的,老爸,首先我正好有機會給人家回禮。你也看到成績單了,高三初次模擬考我就拿高分了。再來其實事情還是我自己去說去幫忙,你只要有必要時把身分搬出來就行了。」

  「我當然知道你有多認真,平常老頭老頭的叫,這次有『爸』這個字,可見你沒在啪啦涼。但是,照你說的,連你朋友自己都說其實他哥根本沒開口,那你就該像我說過的置身事外。而且你也牽太遠了,要用的還是他哥的朋友?」

  「好,好,我知道他哥好像個性有點難搞,但是我還是覺得不幫一下我不放心。」

  「別搞錯了,小子,你也該懷疑一下,奇怪的是你朋友才對,不是他哥。這件事你老子會應許你,但是那是因為教不動你,只好趁此機會留給老天爺教了,萬一……事實不同於表象的話。

  得到老爸首肯,爀良第一時間用通訊軟體告知歆硯,他一定適時出面助陣。發出去之後,就安心的回房間做自己的事。

  開電腦跟小夥伴們閒聊,聊著聊著,像往常那樣約好什麼時候去踢足球。其中一個小夥伴無意間問了問題:「阿良,你要那麼多天後才有空嗎?」

  「對呀,其實呢我是要隨時待命。」他稍微說明了一下狀況,小夥伴聽完卻覺得困惑。

  「是那天打掉你手機的人嗎?你人真好。雖說那個人或許真的有困難。」

  「你能理解我所做的就好。」

  「呃,不是,我是說,不太尋常的地方,就是那個人的擦傷好像是被綁過。而且有些還是在膝蓋上下兩側,就好像要把他的腿屈膝固定住耶?那是發生什麼事情,要把他綁成動彈不得似的?

  一瞬間爀良突然聊不下去。腦袋裡也整理不出脈絡,因為那天看到的,還有圖書館聽到的,一一浮現並打轉在一起。
  或者說,不是腦袋運作卡住,而是他不想承認,他已經得知不少線索了。


  事情解決後的某天,爀良放鬆了心情去街上買東西。靠近車站時,巧遇朋友老哥拉著行李箱,看樣子是要回去大學那裡。
  他上前打招呼,順便問對方沒事了嗎。對方卻不領情:「怎麼可能沒事!」既壓抑又憤怒。
  看著對方的背影,他不得不相信這次老爸的判斷和猜測才是對的。

  這時候,他還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引起一連串效應的禍首。

  正是因為他以歆硯的朋友的身分出手幫忙,所以事後當歆硯抱著不當心態寄給哥哥的朋友一些不雅照,哥哥的朋友還敢幸災樂禍。
  明明哥哥才是被害人,卻被說乾脆委身於這個最「愛」他的弟弟。

  當爀良知道殘酷事實的時候,已經在跑法院程序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