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k

RE:【推理】徵信社的大小姐(06/09更新至第三卷第八章14)

樓主 四谷昇華 sot05191836
第三卷第八章:怪盜的目標(14)

       「拍謝哈~卡通笑連,明明你是客人卻還是讓你幫忙端菜。」老闆娘對著走進廚房的崇軒投以帶有歉意又無奈的笑容。「本店第一次招待這麼多人同時來聚餐,實在忙不過來啊。」

       「嘛~是沒關係啦,反正我也很閒。」崇軒帶著不以為意的表情,似乎已經習慣老闆娘對自己的那個稱呼了。

       他隨意地把手中提著放有紙碗的袋子掛到手臂上,雙手抓住其中一個托盤。

       「不過既然都缺人手了,為什麼還要答應這次訂位啊?跟平常一樣營業不就好了。」

       老闆娘無奈地聳聳肩。「某花豆啊,家裡那老頭昨天突然犯老毛病,現在還在醫院裡哀哀叫,客人還比他們說的時間還要早一點來,聚餐的訂位總不能突然取消啊。」

       「這樣啊……」

       老闆娘擺擺手要他別想那麼多。「哎呀!反正忙不過來也只有現在而已,幫忙端幾次菜就好,等一下免費請你一碗雞肉飯啊!」

       「好啦好啦~」崇軒嘆了一口氣,確認過托盤上的菜單的桌號後,小心翼翼地端起來,往其中一張餐桌走去。

       這一切全被靜雯看在眼裡。

       「哦~」她充滿興趣地打量著崇軒全身上下,一隻手輕抓著下巴,露出犀利的微笑。

       他們,是打算那麼做的嗎?

       藉由讓川利公司的人提早來,造成店內暫時的混亂,促使老闆娘向「剛好」來這裡買晚餐吃、而且還挺熟的崇軒求助,讓他可以藉此進入早就被訂滿位子的小吃店中,並且藉著幫忙端菜的過程中,找機會把裝有醬油的湯騙過來。

       至於騙過來的方法,如果沒有出靜雯意料的話……

       「哎呀!那邊那個,」阿峰注意到崇軒的身影後,高呼著對他揮揮手。「唷!那不是當時也在場的小鬼嗎?」

       「嗯?」崇軒看到阿峰時,假裝很驚訝地揚起眉毛。「你是那個……阿峰大叔!還有中成大叔和李經理。」

       「哈哈!果然是那是個助手小鬼,好久不見啦!」阿峰對他咧嘴一笑,吳中成也禮貌性的對他點點頭。

       崇軒對他們眨眨眼睛,裝出茫然的樣子,而手還是沒有停下把碗放到身旁桌子上的動作。「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啊?」

       「公司來這裡聚餐啦,倒是你,你在這裡打工啊?」

       「不是不是。」崇軒連忙搖搖頭否認阿峰的話:「我只是這家店的常客,看他們好像有點忙來幫忙一下而已。」他邊說邊把菜單留在桌上,拿著托盤往回走幾步。

       「哦!這樣啊。」阿峰向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揚起眉毛。「欸!這麼說來,你沒有跟這個偵探丫頭一起被邀請囉?」

       他邊說邊指著自己斜對面的靜雯。

       「偵探丫頭?」崇軒繼續裝傻,視線順著阿峰的手指看過去。「你說的偵探丫頭難道是指……嗚呃~」

       看到靜雯的瞬間,他便換上驚訝而扭曲的表情,身體的動作也頓時僵住。

       靜雯對假裝嚇到的他戲謔一笑,兩個敵對的人明明知道彼此都在說謊,但還是順著彼此的意演戲下去,這種感覺還真有趣。「哎呀~幾天不見啦,這幾天過得如何?」

       崇軒睜大眼睛,反覆看著她和其他人,露出無法理解的表情。「妳、妳怎麼會……」

       「她是跟我們一起來的啦,老闆說要謝謝她幫忙處理阿成的事。」阿峰略帶歉意地抓抓後腦勺。「抱歉啊,明明身為助手的你也有幫忙,但老闆好像只想找她而已,作為補償我請你一杯飲料怎麼樣?」

       「呃……不用了,我現在不渴。」崇軒撇撇嘴,將托盤在胸前搖了搖。「而且請你不要誤會,我可不是她的助手。」

       「欸!不是嗎?可是你們那時候不是一起調查嗎?」聽到崇軒的回答讓阿峰困惑地歪著頭。

       崇軒不爽地把臉甩到一邊去,大概是在說著半真半假的謊言吧,他的演技看起來相當逼真。「那只是她找我幫忙而已,我們才不是那種──」

       「不好意思。」正當崇軒手忙腳亂地想要解釋時,吳中成舉起手對他說到:「我們這裡的餐點還沒來喔,可以快一點嗎?」

       「卡通笑連,快點來幫忙啊,東西還沒端完喔!」

       廚房裡也傳來了老闆娘的呼喚。

       「好、好啦,現在就去。」崇軒邊說邊再度往廚房邁開腳步,將掛在手肘上晃動的湯碗袋用手指勾著,還不忘對阿峰說到:「總之我才不是她的助手哩!不要亂講,我連她的員工都不是。」

       「是喔。」阿峰困惑地來回看了看兩人,似乎有點一頭霧水。「那為什麼那時候你們會一起調查啊?」

       「哎呀呀~你一定要我說出來嗎?阿峰先生。」靜雯摀著嘴巴呵呵笑著,用崇軒聽不到的聲音說:「明明不是助手或員工,但我們還是一起調查事情、一起照顧小秀、一起面對『生命中的挑戰』,你認為我們是什麼關係呢?」

       「……哦!」阿峰愣了半秒,才猛然驚覺地揚起眉毛,露出一點興奮的表情,連旁邊的吳中成也皺起了眉頭。「難、難、難、難道說……」

       靜雯丟給他一個有所示意的微笑,隨即裝作害羞少女的樣子轉頭過去。雖然這謊言對挑戰而言一點幫助也沒有,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要找崇軒麻煩,還開始在腦裡想像得知事情的崇軒會有什麼表情。

       不過,撇開這些事情不談,從崇軒剛剛的舉動來看,靜雯多少已經確定他打算怎麼做了:

       他打算藉由端菜來接近靜雯──以及加了做為目標的醬油的湯,然後再假裝因為放在桌子中央的湯很佔空間,順勢把袋子提起來、垂到桌面下並趁機跟自己手中的湯碗調包來偷走醬油,不然他也不會端菜的時候還拿著自己買的湯,並且在剛剛改為用手指勾著,這都是他為了下手而做的準備。

       當然,如果這個計策要成功的話,就勢必需要把崇軒買的那碗湯改造成不管是量還是顏色又或者是內容物都跟靜雯的湯相當類似的程度,但這對靜亞而言或許也不難,她在進去廁所前已經很仔細地看過這碗湯的樣子了(ps:第八章10),而且手中還有第九桌的醬油可以用,只要她根據原十二桌醬油罐內殘存的醬油量推測出靜雯倒出來的醬油和湯喝掉的湯有多少,並且把那些數據和第九桌的醬油告訴崇軒,崇軒就有機會偽造出來。

       剛剛何老闆提早帶人來時,崇軒或許就以他們作為掩護、偷偷在外面進行偽造作業,因為忙於工作而且熟識,老闆娘或許也不會多理會他,這可以說是只有跟店家有一定交情的崇軒才能達成的特殊作戰計畫。

       當然,靜雯也不是沒有對抗的手段,倒不如說這個計劃只要被事先得知,就會變的不堪一擊,只要靜雯把湯從桌上拿開、拿在手中,崇軒的計劃就會徹底失敗。

       「呵呵呵~」

       然而,靜雯卻沒有這麼做的想法,甚至連一根手指都沒有動,就這樣讓時間流逝。

       當崇軒再度拿著托盤從廚房裡出來、並且往他們的方向逼近而來時,她仍然沒有去碰桌上那碗法律上已經屬於自己的那碗湯。

       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她自己也說不太清楚,是因為現在的自己太有優勢想平衡一下情況?又或者是想要給可愛的妹妹和徒弟一個打敗自己的機會?她多少有點自覺,很確定自己不是那種人。

       真要說有什麼原因的話,那就是「期待」吧。

       既然做出了這樣的計畫,而且都已經進入了執行階段,表示他們是真的認為這個計畫有成功的可能性吧。

       也就是說,崇軒手中的那碗湯,是他們偽造出來、要拿來跟自己的湯調包的東西,而且是跟自己挑戰時能搬得上檯面的東西。

       會有更有趣的計策,靜亞剛剛是這樣承諾靜雯的。

       這樣的話,就那樣簡單把他們的計劃給打亂,也太無聊了點!靜亞也一定是這麼考慮,才會擬定這種容易被干擾、但充滿不確定性的計畫。

       能辦到的話,就來分出真正的湯到底是哪碗吧!這是她提出的「挑戰」。

       哼哼,很好。

       靜雯興奮地露出笑容,忍不住在嘴裡低聲說到:

       「就讓我瞧瞧,你們到底準備給我端上什麼樣的『湯』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越寫越覺得自己是不是比較適合寫智鬥類的啊orz要不要改變一下故事的進行方式呢?
ps:我真的好討厭所謂的分組報告啊~雖然能假借討論的名義跟學姊約出來見面是很好,但也還是有人會從頭裝死到最後才冒出來說甚麼要幫忙,XXX的!還好最後全組把他踢出去了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