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RE:【推理】徵信社的大小姐(10/8更新至第二卷第六章06)

樓主 四谷昇華 sot05191836
第二卷第六章:卸下鎧甲的騎士(06)

       「……」從剛剛開始,吳中成的嘴巴就一直像貝殼一般閉著,就算靜雯在最後一句加強力道,也只是讓他頭壓得更低。

       也因此,無法看清楚他這時是什麼表情。

       遲遲等不到回應的靜雯撇撇嘴。「嘛~不過那些推理也就只是就事論事啦。」

       「老實說,打從一開始小秀出現的時候我就覺得有問題了,畢竟他可是在那件事後三年內完全沒有消息的你的女兒呢。」

       靜雯有所示意的挑了挑眉毛,但臉上面無表情,而低著頭的吳中成也沒有回應。

       「說起來她也長很大了啊~」靜雯有些懷念地嘆口氣,雙手抱著後腦杓,往斜上方看去的雙眼裡映著過去的畫面。「上次你給我看照片的時候只是個小嬰兒,我知道她的名字時還以為只是剛好名字一樣而已。」

       「……」

       「……吶,我說啊~」靜雯保持著原本的姿勢,有點茫然地開口:「你這三年來的生活,很辛苦吧?」

       「……」吳中成只是把臉稍微往旁邊偏了一點。

       「不想說也可以,調查的過程中我都知道得差不多了。」靜雯喃喃說到:「到那種薪水遊走法律邊緣的公司工作啦、一天都要工作到半夜啦、或是放假時還跑去打工來貼補家用之類的,就算是我也實在沒想到你會過著這種生活。」

       「而且,家庭狀況也不是很理想。」

       靜雯撇撇嘴,一手撐著腮幫子,另一隻手放在桌上敲著。「心愛的妻子去世、因為高額醫藥費而傾家蕩產、還被妻子的家人從原本的房子里踢出來、吃香喝辣的生活變得那麼辛苦、而家人之間的相處也很不好……真是討厭的生活對吧?」

       「所以,你才會那麼恨我吧?」

       語句裡僅剩的悠然也被暴風雪給冰凍。

       足以貫穿人心的銳利雙瞳以兇猛的氣勢刺在吳中成的身上。

       「……」

       靜雯微微瞇起眼睛、微微歪頭,像是在誘導對方回答。

       「你很恨我吧?」

       「如果我當初沒有開除你,除了在徵信社工作十幾年以外就沒有任何工作技能的你也不會成為這種低級勞工、你們也不會住在那種狹小髒亂的公寓裡、小秀的童年也不會……變成這種樣子。」

       「所以,你才會想對我復仇吧?」靜雯拉高了音量、挑起眉毛,聲音多了幾分強勁粗野。「對我這個,害你們全家落到現在這種境地的罪魁禍首,復仇。」

       「……」吳中成沒有回應,但眉頭稍微皺了點。

       看到他這個反應,靜雯嘆了一口氣,一隻手按著前額搖搖頭,一副十分受不了的樣子。「中成大哥啊~不!我還是叫你吳中成好了。」

       「我承認,當初隨便做出那麼草率的決定的確是我的錯,成為徵信社社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分青紅皂白把所有社員給開除,也不管你們家裡的狀況,甚至讓你們家裡變成現在這種樣子,你們會恨我也是理所當然,而且你也不是這三年來第一個回來找我復仇的人。」

       「所以,不管是計畫這一整場的劇本也好、找幫派來對付我也好、跟派出賴祐夏的『那些人』勾結也好,我都~不會跟你計較,畢竟當初是我先背叛了你們。」

       「可是……你就那麼恨我嗎?」

       吳中成雙手交握起來,搓著手指,面露不安的樣子。

       靜雯雙手交叉在胸前,無可奈何地聳聳肩。

       「……」

       「想跟我裝傻也沒用。」靜雯的語句多了幾分不滿的力道,眉毛皺得更緊。「你明知道那些幫派是自己親妹妹不願面對的過去,卻不顧危險把熊敏澤那些傢伙找來、你明知道自己是小秀最依賴的對象,卻擅自偷跑失蹤、你明知道六歲小孩沒有信任的大人照顧是很危險的,卻還是執行的這項計畫。」

       靜雯的目光稍微垂了下來。「你就那麼恨我嗎?」

       「恨到……不惜拿自己重視的家人來陪葬,也要對我報仇嗎?」

       「……」吳中成把頭壓得更低。

       「回答我,吳中成!」靜雯像是罵著學生的老師一般厲聲大喝,然後又無奈地撇撇嘴。「……雖然我很想那麼說,但我現在早就沒有那麼命令你的資格了,你不想說的話,那我也沒辦法。」

       靜雯往大門的方向伸出一根手指。「你可以走了,以後要不要繼續找我復仇都隨便你,只是,」她微微瞇起眼睛。「要準備好接受後果就是了。」

       「……」

       然而,吳中成並沒有移動,持續坐在原地沉思。

       不知過了多久,他的那像貝殼一樣閉起來的嘴才再度像是掙扎一般扭動起來。「……我可以問您一個問題嗎?大小姐。」

       「問吧。」靜雯雖然對他的反應有點意外,但還是點點頭。

       「謝謝您。」吳中成抬起視線,臉上掛著平淡卻又有點苦澀的微笑。「您怎麼……會認為我是要向您報仇呢?」

       這問題讓靜雯挑起眉毛。「難道不是這樣嗎?一個因為我的關係而家庭崩壞的前任員工,突然帶著一個計劃好的陷阱謎題出現,還跟『那些傢伙』掛勾,難道不是想要藉由讓我輸給他們來打擊我嗎?」

       「這個嘛……」然而,這個回答卻讓吳中成笑了,那種對孩子充滿疼愛、帶也帶點苦澀的笑容。「如果我說猜錯了,您相信嗎?」

       這回應雖然讓靜雯稍微不開心,但她只是聳聳肩。「證據。」

       「證據的話,相信您是最清楚的。」吳中成微微低下頭,似乎在向她道謝。「的確,您把我開除了,但您真的只有做那件事情嗎?」

       他把一隻手移到眼前,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數。「您給我們一人兩年份薪水的資遣費、跟其他有職缺的公司交涉讓我們可以立刻找到新工作、承擔我們全部的工作保險費用、以那些老闆的把柄威脅他們來確保我們之後在新公司裡的待遇、甚至用各種手段來避免原本跟崎家徵信社有仇的人來向我們報仇,就連我家裡唯一的筆電,也是您為了要讓我方便工作而買給我的(ps:第二章02)。」他抬起視線,露出感激表情。「您替被開除後的我們做了那麼多,我何必要恨您呢?」

       靜雯微微瞇起眼睛。「可是,你的生活還是變成現在那種情況。」

       「從您幫我選的那間公司離開是因為我跟那裡的上司不合(ps:第二章03),」吳中成搖搖頭,語氣溫柔但頗為堅持。「我也有足夠的錢讓小秀的媽媽受到完善的醫療,但她自己能不能康復這完全不關您的事、而因為花太多醫藥費導致生活陷入困境,也是我自己所選擇的,您完全沒有任何責任。」

       他的嘴角又往上提了幾下。「就像前任社長以前常說的,在工廠裡做一把刀,其他人可以拿那把刀拿去切食物也可以拿去砍人的道理一樣呀!您給了我您能給的,但我有沒有好好利用又是另一回事。」

       靜雯撇撇嘴,稍微別開了視線幾秒鐘。「你還記得那句話啊……」

       「我不會忘記的。」吳中成很肯定地點頭,原本有點無力空洞的雙瞳裡再度閃著些許來自過去的光芒。「在崎家徵信社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東西,我是不會忘記的。」

       靜雯挑起眉毛,稍微歪著頭。「你知道,我把你人生中最珍貴的東西給毀了喔。」

       這回,吳中成微微皺起了眉頭。「請原諒我的無理,大小姐,您這話對我們而言是自大的話。」

       「自大?」

       吳中成輕輕嘆了一口氣。「身為崎家徵信社的老成員,當時徵信社到底是甚麼情況,我至少還有一點自信的,也知道,到底是甚麼原因造成那種狀況。」

       「所以,您選擇做出那種決定,並不是您的錯。」

       「……」

       「我不恨您,大小姐。」吳中成對表情愈來愈嚴肅的靜雯露出慈祥的微笑。「或許我恨把小璇逼壞的自己、或許我恨只在乎完美家庭的父母、我甚至可能到現在還在恨離開我們的妻子,但只有您,我絕對沒有一絲怨恨,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當初,我們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

       「所以,請不要講那麼自大的話,不管是前任社長還是我們,都會很傷心的。」

       「……那,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靜雯斜眼看著吳中成,雙手抱在胸前,翹起腳來。「既然你並沒有要找我報仇,那你做的這一切又是為了什麼?之前那幾個跑來找我『復仇』的人,又是為了什麼而那麼做?難道你想跟我說你只是吃飽沒事做,還不惜找『那些傢伙』來找我麻煩?」

       吳中成因為震驚而稍微睜大眼睛,然後,

       「呵!」笑了出來。

       那種,長輩被孩子所逗樂的笑容。

       「呵呵呵呵~」他笑個不停,甚至摀住了嘴、肩膀不停抖著。「我有點驚訝,大小姐,如此聰明的妳,居然會被罪惡感遮住了視線。」

       靜雯看著他的反應,微微瞇起眼睛。「難道你是想說……」

       似乎已經知道靜雯在想什麼了,吳中成點點頭。「是的,就是那樣。」

       「……」靜雯盯著吳中成幾秒鐘,稍微挑起嘴角,露出一個有點扭曲的不屑笑容。「……『禮物』嗎?」

       吳中成作出線上供品般的手勢。「您給了我這麼多,我不來點禮尚往來也說不過去,希望您會喜歡。在炎熱的夏天裡能有個謎題來解悶應該不錯吧?」

       「……」靜雯沉默片刻,最後歪著頭,笑容有點扭曲,深邃的眼瞳裡看不出情緒。「連自己重視的家人都可以當作取悅前任老闆女兒的玩具嗎?以前的經驗都還沒讓你學到教訓啊。」

       吳中成點點頭,理所當然地說:「正是因為我放不下心,我才會找『他們』幫忙,想必您也知道吧?熊敏澤早就已經是他們的打手小弟了。」

       「就算是第一次聽到也不意外~畢竟這三年內附近治安也沒有因為幫派勢力洗牌而變壞,表示一定有『他們』介入嘛!」

       吳中成微微低下頭。「如果有讓您感到不開心,還請見諒。」

       「嘛~這倒沒有,不如說你找『他們』來我反而還嫌無聊。」靜雯聳聳肩,無趣地靠在椅背上。「那個老太婆和正義使者弄來弄去也就只會那幾招而已嘛!下次有其他計畫要執行的話最好去找別人幫忙啊你!」

       吳中成苦笑。「看來您在過程中並沒有相當享受呢。」

       靜雯從喉嚨裡發出同意的聲音。「留下來的線索太明顯了,過程中只是讓我們一直在相同的事情上繞圈子而已,更何況委託人是你的女兒而當事人還是你,我一接到委託的時候瞎猜就能猜對一半了,根本沒有解謎的樂趣!」

       雖然被靜雯那麼批評,但吳中成只是面露苦笑,還滿足地嘆了一口氣。「果然我還是不適合動腦啊~」

       「嗯,可以這麼說。」靜雯不帶感情地開口:「徵信社對你而言太不適合了,你還是乖乖當一個上班族照顧自己的家人就好。」

       「是啊……」吳中成迷茫的眼神盯著天花板,似乎在以天花板單調的顏色為畫布,畫出記憶中美好的畫面。「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是時候該……放下了。」

       靜雯的眼神變得柔和了一點。

       吳中成站起身來,對靜雯九十度鞠躬。「大小姐,我要在此跟您道別。」

       「……」

       「從今以後,我以後再也不會以『崎家徵信社前社員』的身分出現在您面前了。」吳中成說:「在您面前的人,就只是一個在黑心老闆底下工作、收入不足、整天都在工作的社畜而已。」

       「……這樣啊。」靜雯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往旁邊指去。「那麼,你可以離開了。」

       「是的,非常謝謝您。」吳中成立刻轉過身去,往門口移動。

       然而,在門口準備握起門把時,卻又停止了動作。「……請問,我可以問最後一個問題嗎?

       「這就已經算一個問題囉!」靜雯略帶苦笑地擺擺手要他繼續說下去。

       吳中成轉過頭去,頗帶興趣地看著靜雯。「那個臺同學……感覺很特別呢!」

       「哎呀~」一聽到崇軒的事,靜雯的臉上又出現了那旁人所熟悉的笑容。「你是這麼想的啊?」

       把崇軒帶在身邊的當事人卻表現出驚訝的樣子,吳中成並沒有對靜雯的這種反應感到驚訝,只是見怪不怪地繼續說:「在他主動到工地找我、當場就破解我為您準備的『謎題』時我就這麼想了,其實我一開始認為您會派像是四號員工之類的人來。」

       「呵呵~就算自己已經知道謎題的答案了,看著其他人解謎也是別有一翻樂趣嘛!直接派小四去多沒意思?」靜雯起勁地挑起眉毛。

       看到靜雯這種反應,吳中成露出了安心的微笑。「有點為臺同學感到擔心了啊……您是打算把他收為第五個員工嗎?我聽說四大天王就一定會有第五個。」

       「這個嘛……」靜雯抓著下巴,露出有點調皮的表情。「他或許是比『第五個四大天王』還有趣的人唷!」

       「嗯?」吳中成歪頭。「我可以問一下這話是什麼意思嗎?」

       「你剛剛就已經問了一個問題囉!」靜雯搖搖手指。「下次最好說可不可以再問三個問題會比較好。」

       「啊哈哈,說的也是。」吳中成有點尷尬的笑了一下,抓抓後腦勺。

       「嘛~反正你之後也只是一個『社畜』了,知道更多也不會對你有好處。」

       「或許是這樣吧。」吳中成嘆了一口氣。「老實說,我一開始得知臺同學的存在時,還以為他只是二小姐為了挑戰您而找來的幫手之類的人。」

       「呵呵~」靜雯瞇起眼睛,一隻手輕抓著下巴,那雙神秘的眼瞳下似乎在盤算些什麼東西。「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應該會挺有趣的唷!」

       她露出了複雜的笑容,陰暗地宛若正在策畫著詭計的政治人物,但眼裡的那點光彩,卻又像是正在期待聖誕禮物的小孩子。

       吳中成雖然對靜雯的反應感到困惑,但他也知道,那已經不是現在這個自己應該要知道的事情了。

*

       在名為「果園飲」的飲料店內,一個記者孤零零地站在剛剛還是兩個人坐的桌子旁,盯著店門口的方向。

       然而,那個少年,讓她得以接近「目標」的「媒介」,卻早已走出了她的視線外,僅剩桌上幾滴寶特瓶留下來的水珠還可以證明少年剛剛坐在這裡。

       飲料店裡響著的音樂,讓她的身影更顯孤寂,連不知情的店員都遲遲不敢接近。

       「……嘖!」呆站了一會兒,

       祐夏最後懊惱地咂了咂嘴。「雖然早知道他不會像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但沒想到那麼難纏。」

       打從一開始知道臺崇軒的存在時,祐夏就有點困惑,為什麼那個崎靜雯會找上那麼一個普通、而且還似乎是那種生活沒有目標的宅男在身邊?為了試探他,祐夏還不惜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把場面弄得有點像約會的樣子,甚至給他自己的手機,結果將近兩個多禮拜下來都沒有什麼消息,她還一度以為是情報出錯了。

       沒想到,那個臺崇軒一來就這麼充滿威脅性,不僅把整起事件的真相揭穿、還差點就要推理出「他們」的存在,雖然當中也有崎靜雯指示他的可能性,但那也代表著,他是足以讓崎靜雯派他幫自己處理麻煩的人手。

       「光是那樣就已經夠棘手了啊……」祐夏怨怨地低語著,她的聲音因為此時正無意識地咬著指甲而有點聽不清楚。「再加上現在他已經對我失去信任了,那接下來……」

       「零零零零零~」

       「呃!」突然想起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有點手忙挑亂的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校刊記者的眉頭隨即皺了起來,手指在接電話的圖示上游移不止,好一會兒沒有其他動作。

       換作是普通的來電,對面的人應該早就放棄了,但這次打電話來的人卻始終沒有掛斷,一直響著的鈴聲也為她引來不少目光。

       祐夏最後嘆了一口氣,手指按了下去。

       「……喂,是我。」

       「是,一切都按照您說的去做了,不過對方並沒有選擇與我們合作,反而跟我斷絕關係,無法確定是不是有起到效果。」

       「非常抱歉,是我能力不足。」

       「不用擔心嗎?可是看他的樣子,就算真的遇到了什麼困難,應該也很難再找我幫忙了,這樣的話……」

       喀嘞!

       嗶!

       正當她在想自己要怎麼彌補時,手機又響起了收到簡訊的通知,而電話一瞬間就被掛斷了。

       只見那封簡訊上,寫著短短一行字:

       「種子已經撒下,接下來就等下雨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又是有點太大的更新,第二卷終於快要結束啦~崎家徵信社可真是個不得了的公司=w=(輪不到你來說吧喂)大家想不想去工作呢?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