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1k

RE:【推理】徵信社的大小姐(9/24更新至第二卷第六章02)

樓主 四谷昇華 sot05191836
第二卷第六章:卸下鎧甲的騎士(02)

       離開小秀家之後,崇軒又租了一輛腳踏車,直奔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向。

       這是他第二次來到果園飲這家飲料店。

       跟上次來到這裡時一樣的大熱天讓他滿頭大汗,幾乎是用跳的投入店裡冰涼的空氣中。

       祐夏就坐在跟上次一樣的位子上,正在看著自己手機裡的筆記,隨著崇軒進來便抬起頭對他露出相當專業的笑容。「早啊。」

       「早安。」崇軒有氣無力的回應,用力坐在她的對面。

       祐夏苦笑了一下。「外面很熱齁,要喝什麼東西嗎?」

       崇軒搖頭,抬起握著一瓶礦泉水的手。「我在路上有自己買。」

       「這樣啊。」祐夏點點頭,一點也不失望,她將手機丟進包包,下巴放在交扣的十指上。「那麼,可以告訴我了吧,前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直接來啊?」崇軒有些疲勞地說。

       祐夏挑釁的挑起眉毛。「你昨天要求我把見面的時間延後一天我可都沒有說什麼囉!」

       「好啦好啦,你有要記筆記或錄音之類的嗎?」

       「已經開始在錄了,不用擔心。」

       崇軒撇撇嘴。「好吧,反正就是……」

*

       早上十點不到,下午咖啡廳是不會開始營業的,店門口的立牌寫得很清楚,就住在附近的人所說,通常可以看到是服務生在裡面忙進忙出準備開店,太早來的客人還會被請回。

       然而,今天的情況卻完全不同。

       可以容納幾十人的空間裡,完全沒有服務生在擦桌椅或掃地的身影,只有一張靠著牆的桌子旁,兩個人相對而坐。

       他們沒有穿著服務生的制服──就算有也不會有人相信,其中那個很明顯已經三十幾歲的男人會是服務生。

       「我昨天晚上已經先叫小二打掃過了,他們現在都在廚房裡準備其他的東西。」靜雯雙手交叉在胸前,聲調平淡的說:「但是時間有限,所以就別喝飲料了。」

       「好的。」雖然突然被叫來這裡,吳中成看起來倒是不怎麼緊張,他環顧了四周一圈,喃喃低語:「我已經好久沒有來這種地方了啊……啊!不好意思。」他連忙回頭看著靜雯。

       靜雯挑起眉毛。「如果你想帶幾杯飲料回去的話,我等一下幫你買單。」

       「不不不,那怎麼行?」吳中成苦笑著搖頭,「您給我剩下打工時間的三倍薪水對我而言就已經很感激了。」

       靜雯不在意地聳聳肩。「那是因為要叫你來這裡的關係。」

       「嗯?」

       對著吳中成困惑的目光,靜雯微微瞇起眼睛。「你知道你在打工的這段時間內,你家發生了什麼事嗎?」

       吳中成的表情一垮,點點頭說:「知道,昨天小璇已經全部告訴我了,非常抱歉造成您們的困擾。」

       「呵!」靜雯笑了,那是剽悍而帶點可恥的笑。「我想你誤會了,其實我還玩的挺開心的,各種方面上都要謝謝你啊!」

       吳中成揚起眉毛,似乎有些驚訝。「是這樣啊……」

       「好啦!講講重點。」靜雯擺擺手,話題一轉:「我今天叫你來這裡,其實也跟那件事情有關。」

       「什麼事情?」

       「這個嘛……」靜雯坐直了一點。「怡璇姊告訴你的事情,其實是錯的。」

*

       「差不多就是這樣。」崇軒在講了一大串話之後終於拿起礦泉水喝了一口。「這樣妳滿意了嗎?」他帶著疲勞的眼神盯著眼前雙眼發亮的記者。

       「原來如此啊~沒想到真相是那樣。」她感嘆到:「有時事情真的會巧得讓人不敢相信。」

       「是這樣子沒錯啦,都快把我給累死了,如果真的有神的話,我一定會往祂的鼻子狠狠一拳。」崇軒的語氣卻相當平板,甚至有點不高興。「如果那真的是巧合的話啦。」

       「嗯?」祐夏歪頭。「這話是什麼意思?」

       崇軒兩手一攤,「還能有什麼意思?妳也發現了吧,雖然現在事情已經結束了,但還是有很多……問題在啊。」

       祐夏因為他的話而皺起眉頭、沉默片刻,思考著自己剛剛所聽到的東西。

       最後,她緩緩點頭。「的確,雖然我不太確定是哪裡,但多少還是有一點不踏實的感覺,像是……」

       「去公司找中成大叔的那些幫派份子。」崇軒搶先一步說下去:「原本我以為是熊敏澤那些人,但不管是從熊敏澤還是中成大叔的反應來看,都不太像是在他去打工之前就有接觸過的樣子,而且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中成大叔也應該不會就這樣呆呆地跑去打工才對。」

       「搞不好是因為那位吳中成有其他的事情纏身,所以才想要盡可能多賺點錢之類的。」祐夏喃喃著說。

       崇軒聳聳肩。「我不是他本人,所以我也不清楚。不過,這個問題依然是存在的。」

       「第二個奇怪的地方,就是熊敏澤,為什麼他會突然找上怡璇姊呢?」崇軒說:「如果他是在原本的幫派老大進監獄後出現的新老大,應該也沒有必要去理離開幫派的怡璇姊吧?不!應該是說,或許真的有必要,但為什麼是現在?那件事距離今天也有三年多了,為什麼其他時間不出現,偏偏在這麼久一段時間後冒出來?」

       「搞不好是他要利用那個吳怡璇來增強自己在幫派裡的威望、或是想要剷除原本老大的勢力之類的,這種事情新聞上也沒少聽說。」

       「或許吧,可是為什麼不是其他人而是怡璇姊這個已經離開幫派的人呢?」崇軒抓著下巴,露出努力思考的表情。「也有一些原本老大的部下沒有被關或已經被放出來了吧?為什麼不找他們反而找怡璇姊?」

       「這個……」

       「還有,為什麼警察一直找不到中成大叔的去向呢?」崇軒不等祐夏做出回應,提出了第三個問題。「這種只要調一下監視器就可以的謎團,為什麼警察會兩個星期還找不到?很困難的案子姑且不說,如果這種案子還吃案的話,一定又會被媒體大作文章的吧?」

       「差不多啦。」祐夏的口氣帶點苦澀,但沒有反駁他的話。「可能是因為覺得失蹤案都很麻煩吧。」

       「或許吧,畢竟失蹤案能找回來的機率也沒有很高。」崇軒搖搖頭。「但是,最大的問題都不是這些。」

       「哦?」祐夏揚起眉毛。「不然是什麼?」

*

       「巧合。」靜雯的眼瞳裡閃爍著光芒。

       「巧合……嗎?」吳中成雖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但顯得非常困惑。「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意思。」靜雯調整了一下坐姿,一手撐著頭。「就像我剛剛說的那樣,這整起事件就是由一連串驚人的巧合所組成,你離開的時候怡璇姊剛好手機壞掉而連絡不上、你不在的時候熊敏澤剛好找上怡璇姊、熊敏澤找上怡璇姊的時候小秀又剛好被你叫出去所以讓她誤會成小秀被綁架等事情,巧到都讓人覺得很莫名其妙了對吧?」

       「是啊。」跟著靜雯略帶開玩笑的語氣,吳中成苦笑起來。「沒想到因為我的疏忽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我都有點不敢相信。」

       「你真的認為只有這樣嗎?」

       然而,這話讓靜雯的笑容更加陰森了。

       「什麼?」吳中成眨眨眼睛,頗為不解。

       靜雯攤開一隻手。「這件事情不是光靠一個人的疏忽就可以達成的事情。」

       「你決定請長假的時間、怡璇姊的手機壞掉的時機、你所選擇的工作環境、小秀的心理狀態、你在前天晚上打開手機上網的時機、熊敏澤來找怡璇姊的時機等,這麼多複雜的事情,只要有一個不對,整件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

       「一個人疏忽難免,但好幾個人同時疏忽,就有點問題了。」

       吳中成沒有說什麼,所以靜雯繼續說下去。

       「再加上,就算謎題已經解開,還是有我們所得到的一些,沒有用到的證據在,藉由那些證據,我做出一個推論。」

       「什麼推論?」

       靜雯露齒而笑,伸出一根手指。「一個人。」

       「嗯?」

       「有一個人,在背後控制了這一切,也就是所謂的幕後黑手。」靜雯的雙眼變得更加犀利。「一個,明白這一切、熟悉這一切,還把這一切都弄得好像單純巧合、隱身於看似真相的謊言後面的,幕後黑手。」

       「那就是你,吳中成。」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最後的推理要開始啦!大家歡迎開始推理唷,吳中成竟然被說是主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www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