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1k

RE:【推理】徵信社的大小姐(5/7更新至第二卷序章01)

樓主 四谷昇華 sot05191836
第二卷:迷失的「寶物」

序章:最後的假期(01)

         崇軒今天一大早就臭著臉。

         眉頭緊蹙、眼神充滿厭惡、嘴巴歪了一邊、鼻孔還因此微微撐大,好像有人在他的蛋餅裡放了死蟑螂。

         當然,樓下早餐店的老闆是不會犯下那種錯誤的。

         暑假開始後,他就把鬧鐘時間調到老媽出門後的時間,那雙睡眼惺忪的眼睛總會在他嚼著早餐的時候便發出充滿精神的光芒,細細品味著同樣作為早餐的小說。

         沒有媽媽一旁碎碎念要他認真讀書,又可以盡情的享受小說的樂趣,這種早晨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只是,因為是在人間,所以總有結束的時候。

         百般不願地看向月曆,視線從七月一日開始便不停往後退,最後停在了數字23上。

         七月二十三日。

         暑假應該還有一半以上的時間,沒理由生氣啊──這是一般人的想法。

         因為他們沒有報名暑期輔導,也不是被老媽逼迫著參加的。

         「……可惡!」崇軒咬牙切齒,幾乎要把叉子捏斷了。

         一想到暑輔開始的日期是七月三十日,煩躁就像烤肉時燒不起來的木炭一樣在腦裡吐出陣陣黑煙,崇軒甚至必須把小說丟到桌上以防自己一氣之下把它撕碎。

         為期一個月的暑輔、結束後不到三天就要開學的暑輔、就算都拿來寫暑假功課都還綽綽有餘的暑輔。

         「到底是誰發明暑期輔導這種東西的啦!」不只一次想要這麼大吼,但想到鄰居可能會來抗議所以作罷。

         想到顏華祐等大多數人都可以爽爽地繼續過自己的暑假生活,崇軒就好想下詛咒,至於詛咒的內容是什麼?連他自己都不敢想。

         「啊~」

         「咚嚨!」

         「匡啷!」

         一想到暑輔就心煩氣躁的崇軒一時失控打在桌子上,餐桌上的東西頓時東翻西倒,杯子還在豆漿潑灑出來後滾向桌子邊緣。

         「糟糕!我在幹嘛?」崇軒驚呼一聲,閃電出手!

         紙的觸感出現在指尖。

         「喀啦~」一聲清脆,杯子被地心引力狠狠往下扯而摔碎了。

         「……呼~」崇軒這才放下心來,邊吐氣邊點點頭。「還好、還好。」

         他輕拍著在懷中差點要沾到豆漿的小說,像是在大地震後找到自己倖存女兒的爸爸一般。「好險,剛買的新書差點就要完蛋了,這可是暑假剛買的呢……」

         「嗯?暑假!」

         暑假→放假兩個月→暑輔→放假一個月

         「唉~」崇軒又嘆了一口氣,這回是充滿失落感的絕望、足以讓他腳一軟跪倒在地上的絕望。

         「暑輔的時間……夠我看好多小說耶……」

         此刻的他,只有緩緩從桌緣滴到他的腳邊的豆漿作伴。

*

         若無其事地把杯子碎片和豆漿都處理好後,崇軒窩在沙發上把新買的幾本小說一口氣看完。

         「嘖~又是待續,這主題都第幾集了啊?」崇軒怨怨地瞪了小說末端最後一次後,隨手把它丟到旁邊的座位上,此時時間已經超過正午了。

         想要再去拿些小說或漫畫來看,但這才想到不管是自己的書櫃或老媽認為會有礙學習而沒收小說後存放的書櫃,他都已經翻得差不多了。

         「啊~真是,為什麼那些作者都不寫快一點?」想要轉換個心情,崇軒撇著嘴巴打開電視看了看,但或許是心情太糟的關係吧,不管怎麼轉台都沒什麼興致,看看新聞,也都是些沒營養或根本不需要知道的報導,他從恐龍法官看到藝人外遇又看完有人中了統一發票一千萬元頭獎後就沒有再看下去了,反正也跟自己沒關係。

         為什麼會格外關注一下新聞?崇軒自己也不清楚,好像是……

         「……」崇軒呆愣了一下。

         無意識、或是說無言的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按下通話簿。

         原本因為先後順序而位於最頂端的「徵信社社長」字樣,成為了第二個。

         成為第一個的,是一個名字:

         賴祐夏

         「……」崇軒盯著那幾個字,不知不覺,

         視線沉入了記憶中。

*

         七月十一日,正是夏天精力最旺盛的時候之一。

         光是一大早的溫度就足以把人熱醒過來,更別說逼近中午時分,光線有多刺眼、太陽就有多凶狠,不只會讓人熱到頭昏腦脹,甚至可以把外頭的鐵欄杆平放,就變成了現成的烤肉架。這種時候,人們往往會把自己關在灌滿冷氣的室內和車裡,彷彿那一層水泥或車殼,就是天堂和地獄的分界。

         然而,有些人卻迫於現實,只能投身於地獄中。

         「好……熱~」呻吟著緩緩而行,崇軒已經不知道後悔幾次跑出來了。

         儘管穿著短袖短褲,他還是被炎熱裹了一身大汗淋漓,背部的衣服幾乎已經濕透了不說,還時常可以感覺到汗珠從臉上低落下去。

         他靠著路邊房子的陰影,小心翼翼的走著,但就算是這樣,毒辣還是在他每一片皮膚上燃燒,反而因為在陰影中而有股悶熱籠罩著他,眼睛被陽光刺的很痠、還不知道是自己幻覺還是太熱了,外面的一切看起來居然有點像融化一般的扭曲。

         在沙漠中遇難的人就是這種感覺嗎?他不禁胡思亂想了起來,同時一次次痛罵著走出來外面的自己。

         剛剛在便利商店中買的飲料已經變成溫的了,他只能勉強灌幾口下去。當然,他剛剛也很想就那樣留在那裡直到天荒地老,但有事情不允許他這麼作。

         「還沒……到嗎?」喃喃低語著,崇軒環顧四週,卻沒有發現腦中的那個冷飲店的蹤影。「……該死!」

         他只能繼續在似乎永無止盡的地獄裡流浪。

         不知過了多久──似乎是很久的時間,崇軒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果園飲?」盯著那樸素的店面,他重複了一次招牌上的名字。「從來沒來過這裡呢……」

         雖然因為住在這兒,崇軒很早就知道附近有這一家店存在,然而,因為距離關係,他是從來沒有踏進過這家店門口,大多數都是去便利商店,或現在已經不敢再去的下午咖啡廳。

         不知為何有點出神地盯在那裡,直到臉頰上有點癢感才讓他回神過來,不用看也知道,是另一滴汗滑下來了。

         還是先進去吧。

*

         「所以說,妳到底是誰啊?」放下裝著葡萄汁的玻璃杯,崇軒一臉困惑的看著坐在自己眼前的人。

         似乎比他小個一兩歲,那名穿著淺藍色的短襯衫的少女撥了撥自己留到與下巴同高的深棕色髮絲,清秀中略帶稚氣的五官擺出一個友善的微笑。「你應該沒見過我吧?」

         「嗯……」崇軒皺起眉頭,苦惱了片刻。

         「應該吧……」雖然好努力的翻閱腦中的相簿,他最後還是只能這麼回答。「但是……總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妳。」

         少女挑了挑眉,似乎並不是驚訝。「真的嗎?」

         崇軒聳聳肩,說:「我也不清楚,或許是我記錯了吧。」

         「或許不是喔!」

         「?」

         在崇軒疑惑的目光下,少女掏出一張卡片。

         「欸!?」崇軒意外地揚起眉毛,那是學校發的悠遊卡學生證!「妳是……」

         「我叫賴祐夏,跟你是同一間學校的人。」少女咧嘴一笑,按著自己的胸口──一個自我介紹的姿勢。「一年三班的學生,同時也是校刊記者之一。你好啊!臺崇軒同學。」

         「嗄?」崇軒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記者?妳說妳是記者?賴……祐夏?」

         「我剛剛是這麼說的。」祐夏點點頭,笑容裡多了點嘲笑的感覺。

         「……」那笑容讓崇軒察覺自己的問題有多蠢,但或許還比不上自己映在對方瞳孔裡的表情吧。「呃……那這樣的話……」

         「『為什麼校刊記者要來找我?』對吧?」祐夏似乎已經料到崇軒會想些什麼,略帶笑意地把話接下去。

         「……」有些呆愣中的崇軒只能點點頭。

         以前小的時候,他都好想被記者訪問,總覺得「能上電視好厲害!」,甚至還模擬過如果記者問自己什麼,自己就要怎麼回答這種幻想;現在記者真的出現了,崇軒反而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在他努力從石化中掙脫出來前,祐夏先開口了:「我不是來找你問有關校刊的事。」

         「嗯!?」這回答讓崇軒又愣了一下,不過這回是有些意料之外的發愣。「不是為了校刊?那是為了什麼?」

         「關於這個。」祐夏突然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或許是崇軒看錯,或許不是。祐夏的表情,好像多了一抹認真。


         「崎靜雯。」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二卷終於開始連載,大家的崎家徵信社社長回來啦!雖然原稿還沒完全修好~(被打
就跟各位看到的一樣,第二卷會出現不少新的角色喔!包括今天這個找上崇軒的記者妹,她會在接下來的案件裡佔有什麼樣的位子,就請大家多多期待囉~
順便小小的預告一下,第二卷也終於要開始跑《徵信社的大小姐》的主線了唷!我都開始興奮了(也只有你在興奮吧?)
總之,接下來的第二卷,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ps:我一直很好奇為甚麼家長總要逼小孩參加暑期輔導啊?因為這個我小時候根本就沒有完整的暑假過orz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