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637

RE:【推理】徵信社的大小姐(12/29更新至第一章01)

樓主 四谷昇華 sot05191836
第一章:好無聊喔~(01)

「昨天的球賽實在是太~精彩了!」

「就是說啊!九局下半落後一分又二出局的情況下那支紅不讓實在是震撼人心!」

「明天那個韓星就要來台灣了耶!」

「嗄~續集要等到明年才會出啊!」

「等不下去的話,我記得有些外傳可以看。」

教室似乎很吵吧?現在可是早自習,風紀又請假沒來,基本上應該會提升到教官沒有來就控制不了的情況。

但崇軒也沒有多留意,他呆在位子上,意識幾乎沉入了自己的思緒中--難得今天沒有愛睏,他原本應該抓緊時間惡補一下第一堂課要考的英文,但心裡的焦慮和疑惑緊緊綁著腦袋。

然而,腦中有一堆的糾結和困惑,反而使他完全不知道要從哪裡又要怎麼開始思考,就像不會使用顯微鏡的研究員一般,從起床到吃早餐、從吃早餐到等校車、從等校車到抵達學校又到了現在早自習都快結束了,困惑還是完好如初的坐在腦中。

「呵呵!真的啊?聽起來還真有趣。」

看向正在和朋友聊天的林珮郁,不愧是男生暗自投票下認定的班花,那清澈而閃亮的雙眼、完美的臉型、小巧的鼻子、黑中帶棕的優美長髮和玫瑰花瓣一般的雙唇,光是笑臉就足以平均每兩秒鐘就吸引到一個偷瞄。

崇軒應該不算在內吧?至少他是這麼認為。嗯,一定是這樣!

「嘿!蟲蟲,你還是老樣子一大早就在發呆。」

「唔?!」突然撞進耳中的開朗嚇了他一跳,在全身抽搐的同時肩膀又被用力拍了一下。

猛一轉頭,一個頭髮整齊、有點瘦而皮膚偏白的燦爛笑臉就貼到了眼睛上。

崇軒眨眨眼,「早啊,顏。」

「嘿嘿~早啊!」顏華祐一屁股坐到崇軒前面的位子上,那位子的主人現在正在揪團看電影。

「所以,有啥事?」崇軒有些疲勞得開口:「該不會又是無聊沒事所以來找我吧?」

「嘛……閒著也是閒著啊。」顏華祐一隻手撐著頭,「上次那個遊戲你破關了嗎?」

「沒有,我太久沒去玩了,記錄已經不見了。」崇軒無奈的撇撇嘴,「網路上的小遊戲還真麻煩。」

顏華祐笑了幾聲,「誰叫你最近上網都去看網路小說,這是背叛者的報應。」

崇軒隨意的擺擺手,「沒差啦,反正我會玩也只是想看一看遊戲之後的劇情而已,剩下的我再上網看其他人的實況就好。」

「就跟你說看實況是無法知道遊戲的精髓啊!」

「我在知道前就已經玩膩了吧。」

「真是沒熱情的傢伙。」顏華祐嘖舌。

崇軒無所謂的擺擺手。「不喜歡就不喜歡嘛!有什麼好生氣的。」

「是、是~」顏華祐露出一個戲謔的笑容,「畢竟你的品味還是小孩子等級。」

「什、什麼啦!」崇軒突然有些激動起來,全身倏然僵住,「說說說那什麼話啊我哪有!」

顏華祐揚起眉毛。「少來!我早就發現了,跟我去便利商店你都只是盯著小孩子吃的果汁軟糖,你以為我沒發現嗎?」

「才、才不是那樣咧!我是覺得上面的機智問答很有趣。」崇軒用力搖頭,臉都有些漲紅了。

看他這樣子,顏華祐是笑得開懷。「是嗎~你會覺得二位數的加減法和草是什麼顏色的這種問題有興趣?看來我對你了解的還真少。」

「就、就、那、那……」

「嘛~不想承認也罷,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顏華祐裝模作樣的揮揮手不再追究,但又突然轉轉眼珠,咧嘴一笑,「對了對了,你在那之後有沒有抓緊機會啊?」

「你……你在說啥啊?什麼機會?」崇軒吱吱唔唔,緩緩移開視線。

「麥鬼啦!」顏華祐硬是擠到崇軒眼前,「你和女神去逛街這種會讓人羡慕到做巫毒娃娃的事早就是舊聞了!」

「那其實是你在作的事吧?」崇軒歪了歪嘴。

「我有人身自由嘛!」

「直接承認?」

「不要轉移話題。所以呢?所以呢?你有沒有吃到……」

「吃你妹啦!」

「我有妹妹的話我早就吃了。」顏華祐裝模作樣的搖搖頭。「看來你是沒有把握機會囉?真可惜!明明失戀後的女生最軟了,換作是我我早就……」

「什!?」心裡一驚,「你說啥?林珮郁有男朋友?」

「嘿啊,」顏華祐點點頭,「怎麼?你不知道?」

「……」

顏華祐的表情略帶無奈,「早跟你說過太孤僻的話是趕不上時代的啊!搞不好哪天台灣獨立了你還在算民國。」

「……誰?」崇軒的語氣有些呆愣,「她的男朋友……是誰?」

顏華祐聳聳肩,「別班一個叫做周敬偉的傢伙,是個會讓人想下巫毒詛咒他的現充帥哥。」

「周敬……偉?」有點困惑的皺起眉頭,崇軒歪起頭來。「誰……啊?我沒聽說過?」

「就說你太孤僻啦!」

「不是只他這個人,我是說他和林珮郁交往的事情,不是應該成為女生們八卦的話題嗎?我怎麼連聽都沒聽說過。」

「啊~這件事就不能怪你啦!蟲蟲。」顏華祐這回擺擺手說:「我是聽小道消息說的啦,好像是林珮郁她不想讓自己在交往的事情被其他人知道,所以他們在其他人面前也就沒有什麼接觸啦!」

「不想讓別人知道?可是她在學校不是一直都很受關注嗎,就算放學或是放假的時候還是會被人看到吧?」

顏華佑兩手一攤。「就是因為這樣他們才幾乎沒有接觸而你也才會不知道啊!事實上,幾乎所有人也是在他們分手之後才知道他們有在交往的欸。」

「欸?這樣他們真的有交往過嗎?」

「蟲蟲老兄啊~我知道這個事實對你而言很不能接受但也別隨便製造謠言啊!他們好像說是從小時候就認識了,然後國中的時候就自然而然在一起。」

「才沒有咧!我只是、我只是有點好奇而已。」崇軒有點驚慌的搖搖頭。「總之,你說他們小時候就認識,所以說他們是青梅竹馬囉?」

「黑啊,好像說兩個人家住附近,而且感情還挺好的。」

「感情還挺好的?」崇軒歪起頭,繼續問到:「那樣的話為什麼會分手啊?」

顏華祐兩手一攤,「誰知道?那些情侶都是些莫名其妙的傢伙,前一天說要分手、後一天搞不好就去買藥了。反正俗話說得好:『秀恩愛死得快。』,他們搞不好是怕會早死吧。」

「你嘴裡還真的沒一句好話。」崇軒撇撇嘴。「不過,既然分手了,朱德誠不就很虧嗎?他之前追林珮郁那麼努力都失敗,現在改跟其他人交往時林珮郁又分手了。」

「命啦!上天不給吃雞肉,他還抓得到雞嗎?」

老是講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啊……崇軒嘆氣。

*

今天的課也是在半懂半模糊的狀況下草率結束,放學了。

坐在回程的校車上,崇軒少見的恍神中,不僅沒有在滑手機,連小說也沒有看。

「……」

儘管雙眼直視著外面,看到的卻不是眼前閃過的事物。

「……」

高中的放學,一向都是鳥獸散,三三兩兩、一群一群,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要回家。

就在剛剛,校車剛壓過校門口的柏油路面時,他看到林珮郁正和別班某個他不認識的男生有說有笑的走出校門,要去什麼地方是不清楚,但印象中好像不是她平常離開學校的方向。

又來了嗎?崇軒無意識的皺起眉頭,頗為用力的盯著他們。

他們認識嗎?在聽不懂聲音的狀況下,崇軒不是很確定,只覺得他們聊天相處的方式,似乎上個星期自己和她去逛商場時的方式差不多。

八面玲瓏而引人注目的少女和善開朗,帶有典雅的氣質,跟自己身邊的少年暢談東西,但少年有些內向而靦腆,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在回應少女的話時,腦中還拚命思索著可用的話題,這個太宅了,女生應該不喜歡!自己有興趣的話題又太冷門了,可能最後只是自己單方面講個不停,不行!

好不容易想到了一個話題,但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在絞盡腦汁的時候,卻又逼著自己好好回覆少女的話,搞到最後身心俱疲,索性不想了,但沒想到那樣反而自在了些、開心了些,就見機行事吧!反正自己能跟那種人是不可能的,就享受當下吧。

然而,就在他那麼想的時候,已經逛完了。

「小鬼!已經最後一站了,給我下車!」

「啊?!好、好!」

崇軒連忙起身離開車廂,還差點跌倒。


「唷呼!少年。」


「啊啊啊啊?!」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