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9
GP 10k

RE:【短篇奇幻】螺旋塔 5 (12/20更新)

樓主 曲蘿幻 prgt0508
  
  第六天,她爬到七十層。聽到七十層提供完美的愛人時,她停留一下就繼續爬了。她實在不懂完美的愛人是什麼,是打開門會有一個有錢帥哥跳出來抱住她還是怎樣。
 
  她只知道這和救媽媽一點關係都沒有。

  傍晚,伊芙停在七十五層平台,靠著牆沉沉睡去,她累到不想思考,唯一的念頭就是明天要繼續往上爬。

  好亮。

  伊芙睜開眼皮,刺目陽光從窗戶射入,一時她閉上眼睛。過了一會,她才瞇著眼睛,看清楚自己在哪裡。

  她到底睡了多久?她瞇著眼睛看向塔頂,越往上爬陽光越大,看現在陽光的位置,她似乎睡到中午?
 
  一發現這件事,伊芙慌忙活動略感僵硬的身體,一面喝水吃東西。大概是太累了,她沒想到一睡睡到這麼晚,不過好好睡一覺後,她覺得整個人舒服多了。
 
  伊芙慢慢爬著,雖然階梯比較好走,她還是不敢大意。畢竟沒有東西可以抓握,進塔時看到的骨頭堆又不時從腦海竄出,提醒她這裡非常危險。
 
  呼。

  從中午爬到下午,伊芙終於看到下一扇門。看到木門上的圖案時,伊芙快步走到門前,把手放上去。
 
  木門上刻著好幾個人的影子,手牽手站著。
 
  「第八十層,提供家人健康。」聽到這句話時,伊芙幾乎落淚。她抽著鼻子繼續聽。「若要進入此門,請用力拍三次家人圖案,即可推門進入。請注意,進入後無法由此門出來,且五年內無法踏入螺旋塔。」
 
  太好了,伊芙用力拍著家人圖案。
 
  拍了三次後,伊芙嘗試推開門。木門吱呀一聲慢慢開啟,門開到一半時,伊芙側身,趕快走了進去。
 
  碰!門碰的一聲關上,伊芙往後看著緊閉的門,心底有點不安。她轉回頭,發現這是一間空蕩蕩的房間,除了中央的一張桌子外什麼也沒有。
 
  伊芙走向桌子。

  桌上放著三個瓶子,分別是藍色、綠色與紅色。伊芙看了一會,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她想了想,將手放到藍色瓶子上。
 
  剛碰到瓶子,又是那個熟悉的男聲說話。好險她已經聽過很多次,才沒被嚇到。
 
  低沉渾厚的男聲說道:「藍色瓶子,提供家人十年健康。從瓶中取出藥丸,讓家人服下後可維持十年健康,需以你的一年健康交換。」
 
  伊芙張著嘴巴,不敢相信她聽到的。瓶中的藥丸真的能治癒媽媽嗎?可是十年也太短了。她將藍色瓶子放下,移到綠色瓶子上,果不其然,綠色瓶子是三十年健康;她又將綠色瓶子放下,拿起紅色瓶子,紅色瓶子提供五十年健康,但相對需以自己的五年健康交換。
 
  這需要想嗎?
 
  伊芙拿起紅色瓶子,毫不猶豫伸手取出一顆藥丸。
 
  她手才剛拿出藥丸,同樣的男聲響起:「若你要下塔,請到窗前,用力踩踏地板三下。」
 
  伊芙嚇了一跳,趕快將藥丸握好。

  她張開手,望著手中那顆小小紅色藥丸,一臉心滿意足。其實,如果有比五十年更多的選擇,她也願意付出更多的健康,可惜最多只有五十年。她小心翼翼將藥丸放到桌上,從布袋取出手帕,把藥丸包好後放進衣服內側。
 
  現在要做的就是快點回家了。
 
  伊芙走到房間唯一的窗前,用力踩踏地板三下,地板忽然分開,伊芙就這樣掉了下去。
 
  啊——伊芙大叫,又趕緊閉起嘴巴,她不想咬到舌頭。她緊緊環抱雙臂,感覺自己一直往下滑,屁股都快要磨破。
 
  過了不知多久,她咚的一聲從甬道摔下來。摔的七葷八素的伊芙過了一會才醒來,她張開眼睛發現自己已在塔外,四處張望,搞不清楚到底是從哪裡掉下來的。
 
  她伸手摸向衣服內側,確定包著藥丸的手帕還在。
 
  伊芙抬頭尋找太陽方向,在比她高的荒草裡,快步朝王都走去。
 
  隔天下午,伊芙才回到家。她一進屋,弟弟與妹妹就奔上來抱住她的腿。
 
  「姊,妳去哪裡了?怎麼現在才回來?」弟弟連聲問道。
 
  「姊……嗚……妳到哪裡去了?」妹妹哭著說。

  「媽呢?」伊芙蹲下雙手抱住弟妹,看向比較年長的弟弟:「她還好嗎?」
 
  「媽還在睡覺。她現在都只有醒來一下下,其他時間都在睡覺。發現妳不見了,她很著急,想去找妳又爬不起來。姊,妳到底跑去哪啦。」
 
  伊芙點點頭。「我先去找媽。」
 
  她們家很小,除了進門放桌椅的地方,也就只有大家一起睡的房間。伊芙才踏進房間,媽媽就醒了。
 
  伊芙媽媽努力想坐起,責備的聲音聽起來卻有氣無力:「妳到底去哪了,放著弟弟妹妹不管,我現在生病沒辦法照顧他們,妳又亂跑,他們要怎麼辦。」
 
  伊芙連忙坐到媽媽身邊扶起她,面對她的責怪卻不知道說些什麼。她總不能說她一個人跑去螺旋塔,更不能說她拿自己的健康換媽媽好起來。
 
  她望著媽媽,小心從衣服內側拿出手帕,打開手帕後將藥丸遞給媽媽,簡單的說:「我去幫妳找藥。」
 
  什麼藥?從哪找來的?妳為什麼會有藥?
 
  伊芙媽媽張嘴,想要問些什麼,但觸及伊芙著急的眼神,還是什麼都沒說。她知道女兒多想她好起來,她這些天一定很辛苦吧。她接過藥丸,一口吞了下去。
 
  吞下藥丸後,伊芙媽媽明顯感到身體輕快許多,她靠自己的力量坐著,不可置信地問道:「這藥從哪來的?」
 
  「我……」
 
  「媽,妳可以坐起來了。」伊芙欣喜地發現這件事,連忙問道:「妳感覺好點了嗎?」
 
  雖然她不認為藥能這麼快發揮作用,不過這是神祕的螺旋塔中的藥丸,或許真的很有效?
 
  不過,為什麼她忽然覺得頭好暈。
 
  伊芙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媽媽、哥哥們與弟弟妹妹圍在她身邊,低聲討論她的事情。
 
  「妳醒來了?太好了。」
 
  「妳到底去哪裡了?」
 
  「媽說妳給她吃的藥很有效,她已經可以走路,感覺像是完全好了一樣。」
 
  伊芙看著媽媽,臉上浮現一個滿足的微笑。太好了,媽媽終於恢復健康,但面對家人的追問,她只回答:「那是我拜託人家幫忙找到的藥,媽媽能好起來真的太好了。我只是太累,應該睡一覺就好了。」
 
  她不知道如何解釋螺旋塔的事,她總覺得如果說出事實,媽媽一定會很難過。
 
  伊芙閉上眼睛,漸漸睡去,睡著前她模模糊糊想著,沒有人出來證明螺旋塔的事情,應該是許多人和她一樣付出些什麼,又無法說出口吧。
 
  伊芙後來躺了一年,也沒有什麼大病就是身體沒有力氣,後來又莫名奇妙康復。再過五年,又莫名奇妙生病,躺了一年。
 
  她什麼都沒對家人說,家人居然也都沒再追問。不過她知道,每當她生病時,媽媽看著她的眼神總是帶著疼惜與歉意。
 
  媽媽,不要緊的。
 
  我們能在一起就好,我愛你們。
 
   
  未完  待續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