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1k

RE:【專區】【Online Game 短篇小說聯合徵文】投稿專區 (正式啟用)

樓主 我是包 nbc12345

作品名稱:達拉然許願頻道

遊戲名稱:魔獸世界

作品字數:2100字

內文:



她說,跟我在一起已經沒有當初的感覺。

相處時,我望著她,她望著天空的白雲,時間不再是幸福的流逝,而是不知所措的開始。

我想找點話題跟她說,告訴她我昨天打副本刷到了什麼樣的裝備。

她卻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後對我說:『你知道我不懂這些的。』



有沒有一種藥可以治癒愛情裡的空洞感?

有沒有一種儀器可以分享彼此的靈魂?

讓我終能懂得她的內心、她的想法,而她也終於能瞭解我。



在與她分手後,我隻身來到暴風城,這裡的天空同真實世界的天空一樣飄著白雲,但在我的感覺裡,白雲只是我思念她仰望天空容貌時,所留下的線索,一條通往思念憧憬的路,越望越遙遠,越看越是心痛。

這時一串密語打斷了我的思緒。

『年輕人,到我這來,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


『你是誰?』

『我是達拉里拉拉。』


『什麼!你是一百拉?』

『喂!別講那種張小燕時代的台詞!我是達拉里拉拉,又稱達拉然許願池之神!』


『是嗎?找我什麼事。』

『我剛不是說過了嗎,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


『你是東森派來的嗎?』

『什麼意思?』


『想騙我去購物頻道!』

『胡扯!我是達拉然之神,騙你做什麼?』


『是嗎?那找我什麼事?』

『我剛不是說過了?』


『可是我忘了,你再說一次吧。』

『好吧,我是達拉然之神,到我這來,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


『是嗎,你是東森派來的吧?』

『你有毛病啊,這台詞不是剛才講過了嗎?』


『其實我有健忘症。』

『是嗎?那你老爸是誰?』


『關你什麼事?』

『#$︿%&$%&!』


後來,我聽從了達拉里拉拉的話,來到了達拉然的許願池。

『年輕人,現在你輸入/JOIN 達拉然許願頻道,加入後,寫出你的願望,然後去睡一覺,很快就會實現了。』

『真的嗎?』


『到現在你還懷疑我?』

『我不是懷疑,我只是不相信有這麼好的事。』


『難道當一個樂於助人的許願神也是一個錯誤?(淚』

『您別這麼說,我只是想說........』


『想說什麼?』

『你是不是東森派來的?』


『拜託!同一個爛梗不要拿出來用那麼多次!!!!!』

這時達拉然突然發生一陣大地震,在山搖地動之後,達拉里拉拉消失了,在一陣茫然中,我加入了達拉然許願頻道,寫下心願,按Enter發送出去後就睡了,內心並不抱任何期望。

第二天,我的電腦中毒了。

第三天,維修站的工程師告訴我:『你的電腦中了一種很奇怪的毒,主機板跟顯示卡還有音效卡外加喇叭、鍵盤裡的線路全燒掉了!目前檢體正送往美國FBI做化驗,不排除是中東恐怖份子所為。』

第四天,為了存錢買新的電腦,我放學後開始到處打工。

一個多月後,我忘了暴風城的天空是什麼顏色,只記得,千元鈔是藍的,還有違規左轉的罰單是紅的。

在領薪水的那一天,當我從打工的超商走出去,正準備買台新電腦時,我看見了熟悉的身影,讓我夢裡也會哭泣的女孩,就站在我面前,她問我:

『好久不見了,你最近過的好嗎?』

『還不錯....我,我在這裡打工哦,以後要是妳想吃不用錢的麵包、便當、飯糰,我都可以留給妳。』


『那沒有玩魔獸了嗎?』

『嗯,很久沒玩了,妳呢,妳最近過的好嗎?社團活動順不順利?還有沒有學長會突然脫褲子說要表演大象噴水?』


『哈,你說那個變態學長啊,沒有了,他被警察捉去關了,因為他在大街上找遊民玩猜拳,輸的彈大象,被控公然猥褻。』

『真有趣,那妳那個學妹呢?她不是交了一個黑人男朋友,然後說「吃過巧克力以後,覺得過去認識的台灣男友,都不算男人。」,她現在...幸福嗎?』


『她哦?她被甩了,因為那個黑人說:「交過日本女友後,發現台灣女人都不算女人。」。』

『哈,這真是報應,不過......』


『不過?不過什麼?你也覺得日本女人好嗎?哼!』

望著她微微假裝生氣的模樣,我突然覺得好幸福,已經好久沒有這種感覺,可以開心的跟她聊天說話。

『你還沒有說不過什麼呀?你說呀?』

又何必再說什麼呢?我緊緊的抱住了她,輕輕的在她耳邊說:『我好想妳。』

她也回應了我,用雙手環繞著我的腰,輕輕的告訴我:『我也好想你....不過....』

『不過什麼?』

我笑了笑,心想她會說出什麼甜密又有趣的話呢?這一刻我真的好幸福哦。

『不過你可不可以借我錢?我....我.....我要去夾娃娃。』

雖然我很蠢,但我還知道夾娃娃是什麼意思,而那孩子肯定不是我的,因為我常常還沒跑到三壘,就被封殺了。

我從口袋裡拿出了所有的錢,放在她的手裡,忍住將要掉下的眼淚問她:

『要不要我陪妳去?』

『謝謝你,你讓我好感動,但是......但是不用了,阿仁會陪我去。』

『阿仁?難道是我魔獸公會裡的阿仁?』

『嗯。』

該死!難怪很多前輩都不帶馬子參加公會網聚!炫耀一時,失身一世!

『可是,妳不是不喜歡我整天開口閉口都是魔獸,又怎麼會喜歡那個比我更瘋魔獸的人,還跟他......。』

『因為....因為他,做的比說的還多(臉紅)。』



這一晚,我失眠了,孤單單的身影飄過午夜的大街,來到了久違的暴風城,望著銀幕裡的天空,我不知道該不該再想她?

但心裡想著不想,實質上還是想的,身旁一位喝著阿比,練著女牧師的歐吉桑,吐了吐口中的檳榔,在副本的激戰百忙之中,偷偷的遞了一瓶啤酒給我。

『年輕人,什麼都不用說,我懂,喝了這瓶,今晚,一GAME解千愁吧!』

『嗯。』

這時壓制已久的眼淚終於掉下來了。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達拉里拉拉,謝謝他讓我實現了再一次擁抱前女友的心願,也還能有機會,再為她做一些事。



各位,你有什麼心願或遺願未完成嗎?

請快加入/join 達拉然許願頻道

達拉里拉拉隨時為您服務哦~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