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6k

RE:【徵文】聖誕節徵文活動 【小說組】

樓主 曲蘿幻 prgt0508
 
【ID】prgt0508
【選用曲目】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小說】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01    聖誕頌
 
        薛白雪走出婦產科醫院。
 
        她搖搖晃晃地走著,纖細的身材即使穿著一件厚重的米色大衣,仍看得出來;雙頰凹陷,埋在米色系的毛織圍巾裡,還可對比出慘白的臉龐與毫無血色的嘴唇。
 
        今晚冷氣團南下,氣象預報號稱是入冬後最冷的一天,街上行人們拉緊外套,將手埋在口袋裡,神色匆匆地趕路,誰也沒有多看她一眼。
 
        白雪慘白的臉龐,也不知道是寒冷的天氣所致,還是剛剛那扇被她關上的婦產科醫院霧化玻璃門所遮掩的——不想讓人知曉的隱私。
 
        明天就是聖誕夜,儘管天氣十分寒冷,街道兩旁的店面仍做著最後努力,為同樣寒冷的景氣增加一點買氣。店內傳出各式各樣的聖誕歌曲,擠出笑容的聖誕老人發放傳單,一面喊著:「還沒挑選聖誕禮物嗎?我們這裡有……」
 
        「明天聖誕夜,想和情人一起享受溫馨晚餐嗎?超豪華雙人套餐只要1999元。」
      
        薛白雪將帽子往下拉,希望遮住四周熱鬧的氣氛,但怎樣也擋不住那首耳熟能詳的聖誕頌。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Good tidings to you, and all of your kin.
 
        Good tidings for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或許,那首歌不是透過帽子鑽進耳內,而是她無法忘記、不能忘記的聲音。
 
        在週遭人們的驚呼聲與抱怨聲裡,意識模糊的薛白雪,不禁轉著這樣的想法。闔上眼前,她看到聖誕老人關切的表情,她心想,終於、終於,她可以被允許擁有聖誕快樂了嗎?
 
 
 
 
        02    薛白雪與汪子涵
 
        那一年。
 
        薛白雪,十八歲,汪子涵,也是十八歲。
 
        同學們總是取笑他們,一位是白雪公主,一位是白馬王子,剛好可以湊成一對。那年,考試的壓力逼得大家喘不過氣來,這種玩笑也不過是繁重課業下所能得到的一點娛樂。
 
        不過,這的確是兩人注意到彼此的契機。
        
        繁重的課業並不能成為「不能談戀愛」的理由,對吧!尤其她與他都從不認為,談戀愛會影響功課,那是不會唸書、不知道如何專心的人的藉口,是不屬於他們的規則。
 
        總之,他們戀愛了。
 
        那天。
        
        是他們交往後的第一個聖誕夜。
 
        最後一節課時,導師看著同學們早就不知道飛到哪裡的心思,也只能交代幾句:「要注意自身安全,早點回家。」
 
        一下課,大家拿著早就收好的書包,換衣服的換衣服,趕著回家打扮的趕著回家,畢竟今晚可是聖誕夜,是僅次於跨年夜的狂歡夜晚。白雪與他對看一眼,也匆匆地說再見後離開。
 
        白雪還記得當他們討論聖誕夜的行程時,是多麼的興奮。演唱會、唱KTV或看午夜電影,最好是在去吃個早餐後分開。不過畢竟明天還要上課,最後還是取消後續行程的提議。
 
        那時她還堅持至少要唱完KTV呢,她說,聖誕夜是個值得通宵達旦,僅次於跨年夜的狂歡夜啊。子涵則故意搧手,裝作不屑地轉移話題:「薛白雪,你考試考笨了啊,說什麼『通宵達旦』,很好笑耶。」她反搥了他一下,笑倒在他身上,一面說:「拜託,那是因為你,我才會這樣說好嗎?」
 
        是啊,他們程度相符,如此了解彼此,就連引經據典開玩笑,對方也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不過,子涵可是大力駁斥那種相知的默契是因為他們一起上課,一起讀書。
 
        他說:「那是愛。」
 
 
 
 
        03    祝你聖誕快樂
 
        聖誕夜,白雪取得爸媽同意,如願和大家一起去參加演唱會。
 
        大家瑟縮著身體,抖著手握著溫熱的飲料,再冷的夜晚,似乎都無法澆熄他們的熱情。演唱會開始後,台上的歌手不辜負他們的期待,一首首好歌炒熱氣氛;台下的他們也融入狂歡的欲望,跳著、揮手、吶喊、瘋狂地尖叫。
 
        演唱會結束後,大家三三兩兩散了。他們也回家,不過不是各自回家,而是來到他租在外面的套房。
 
        其實,白雪也不記得那天怎麼會去他房間的,只記得那晚他的身體很燙、手很燙,而他拉著自己的大手那麼溫暖,她就不由自主坐上他的機車,和他一起進入他的房間。
 
        也許,是因為兩人都喝了半罐大家買來的啤酒吧。
 
        他的房間,她來過幾次。他的家在高雄,他一個人北上讀書租了一間套房住,擺設十分簡單,只有一張床、一個簡便型書櫃與一張書桌。她每次來都是假日午後,有時候一起唸書,有時候一起看網路上的電影,不過是貪圖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光。
 
        但那天晚上到他房間時,白雪總感覺有些不一樣。
 
        兩人進入房間後,子涵就拉著她坐在床邊,肩靠著肩休息。
 
        然後,他像忽然想起什麼,從外套裡掏出一個盒子,一面唱著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一面將項鍊戴在她的脖子上。
 
        拉著她,走到床旁的書桌前,翻出鏡子,要她看著脖子上的項鍊。
 
        「白雪,Merry Christmas。」
 
        「喜歡嗎?」
 
        白雪點頭,仰著脖子看著子涵的臉,笑說:「我很喜歡。」
 
        「你這個角度真引人犯罪。」
 
        剛剛為了戴項鍊,白雪的外套早就脫掉了放在床邊,此時仰頭的她露出今晚穿的低胸洋裝,胸前雪白的肌膚一覽無疑,令人蠢蠢欲動。
 
        白雪的臉忽然就這樣紅了。
 
        泛紅雙頰,就像白雪公主故事裡面的紅蘋果,垂涎欲滴。
 
        她感覺子涵的呼吸噴在臉上,他緊握住她的雙臂,啞著聲音問道:「白雪,可以嗎?」
 
        可以什麼?
 
        白雪還來不及思考,子涵將整個頭靠在她脖子上,咬著她的脖子,又問了一句:「我想要,可以嗎?」
        
        他們是怎樣從書桌前滾到床上,又是怎樣歷經彼此的第一次,她其實不記得細節。她只記得果然如別人說的會痛……以及,隔天早上匆匆忙忙說再見,回家被臭罵一頓。
 
        以及,兩個月後兩人得知的那件事。
        
        到底那天晚上她有沒有說可以?他說有,她不知道,而那成為之後每次爭吵的最後一個問題。
 
 
 
 
        04    生命
 
        生命有多重呢?
 
        那年她十八歲,他也十八歲,他們不知道。
 
        那時她MC晚了,受過健康教育的兩人知道沒避孕可能導致怎樣的結果,於是買了驗孕棒,心驚膽顫地看著結果。
 
        中獎了。
 
        完全沒有即將迎接新生命的喜悅。對於未來抱持美好的期待,正嘗試多元管道進入大學的兩人,這個新生命完全不在他們的計劃中,兩人所能達成的初步共識也只有:不要告訴父母,上網找找資料。
 
        要生,或者不生呢?
 
        不知道為什麼,當知道自己的身體內可能孕育著另一個生命時,就連撫摸小腹的心情都不一樣了。但現實擺在眼前,不管父母反對或者不反對,他與她都沒想過在這時候有個孩子。
 
        如果有個孩子,該如何養他?他們的學業與未來呢?
 
        幾番討論,兩人還是決定放棄這個孩子,他們總覺得自己還年輕,孩子以後再懷就好了。
 
        透過網路上查到的管道,他陪她去進行墮胎手術。
 
        拋棄了他……不,是殺死了他吧。
 
        結婚後多年她才明白,當年她做出怎樣的選擇,她失去的是什麼。
 
 
 
 
        05  冷默
 
        相愛的他們還是步入禮堂。
 
        結婚後,忙碌的工作讓他們沒有機會多想,努力向上爬的兩人也終於登上小主管的位置。當四周的朋友一個個有了小孩,談論的話題也都是小孩哪時候長牙,幾歲開始走路才正常,他們也感覺自己該有個孩子了。
 
        不過即使停止避孕,一年下來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抱著擔憂,為了避免高齡產婦的事實發生,白雪還是拉著子涵去看婦產科門診,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畢竟他們曾經有過,不至於會有問題。
 
        但幾天後得知的報告,卻讓他們的生活產生巨大的變化。
 
        「薛小姐,您之前是否有進行過手術呢?」醫生委婉地詢問。
 
        白雪點點頭,雙手卻不由自主地緊握。
 
        「您的子宮,應該是在那時造成過傷害,所以,如果要懷孕的話,是滿不容易的。」醫生將頭從報告中抬起來,語氣抱歉地對她說道。
 
        那時,子涵激動地逼問醫生。
 
        她則茫然地坐在那裡。
 
        之後兩人又陸續找了幾間婦產科醫院,得到的答案都差不多,子涵甚至跑去之前進行手術的那間醫院找人,不過卻得到早已停業的消息。
 
        當震驚與不信過去,剩下的就是想要逃避自己責任的爭吵。
 
        是誰造成她的不孕?是誰決定要放棄孩子?是誰,同意了那次沒有避孕的第一次?
 
        她知道他並沒有怪他的意思,她沒有怪他的意思。但是,他們都無法逃避那份自責,而下意識想將這個責任推到對方身上。
 
        每當看到別人的孩子,或者每次婦產科醫生說明他們做試管嬰兒的困難,都成為爭吵的導火線。
 
        最後,連他們相愛時,都失去了擁抱的欲望。
 
        他開始加班,晚回家,就像他們取笑過的台灣連續劇劇情。
 
        一個人回到空蕩蕩的家時,白雪總覺得痛苦,尤其聞到隔壁傳來的飯菜香味,以及偶爾喧鬧的小孩耍賴的哭聲。
 
        她開始懂得:愛的相反不是恨,是冷漠。
 
        這句她曾經嘲笑過於矯情的句子。
 
 
 
 
        06    聖誕快樂
 
        睜開眼。
 
        入目是整片的白。喔,當然還有來往熟悉的淺綠色護士服,都來過醫院多少次了,她還不至於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看到她醒了,原本站在鄰床的護士走過來。
 
        低聲對她說道:「是薛小姐嗎?」
 
        白雪點點頭。
 
        「您暈倒了,有人將您送到醫院。我們有嘗試聯絡過您的先生,不過,他好像還沒到。」護士略帶歉意地說道。
 
        「還沒到嗎?」
 
        護士點頭。
 
        「因為您有貧血現象,建議您住院觀察一晚後再離開。可以先辦理住院手續嗎?」護士翻著病歷表,一面看一面說明。
 
        「好。」
 
        白雪住進間三人房,發了封簡訊給他。
 
        坐在病床上,白雪靠著抬高的床,等待著。
 
        子涵還是出現了。他的表情並不是很高興,但是也沒有她希望的焦急擔心,只是有點不耐煩。不耐煩,是啊……過多的爭吵造成彼此的疏離,她又何嘗沒有看過他的不耐煩。
 
        白雪拍拍病床旁的椅子,示意他過來坐。
 
        子涵並沒有動,只是問道:「妳還好吧?」白雪沒回答,只是再次拍著床邊的椅子,眼神裡滿是堅持。
 
        彷彿在質問他:連過來坐一下都不行嗎?
 
        子涵快步走進病床旁,坐在椅子上,語氣生硬地問道:「怎樣?」
 
        白雪咳了一下,才說道:「別這麼不耐煩。」她轉身拿起放在小櫃子上的水,喝了一口才繼續說:「我今天去過婦產科醫院了。」
 
        子涵的表情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後升起的防備更讓她覺得心痛——他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白雪輕輕說道:「你慢慢聽我說,先不要激動。醫生說:『薛小姐,依您的情況,要懷孕真的很困難,台灣目前又還沒有通過代理孕母的法律,您是否考慮過到國外呢?』」
 
        「所以?」子涵望著她。
 
        「你還想要和我繼續在一起嗎?」白雪坦然地望著他,等待他的回答。
 
        子涵卻愣住了。他沒想過,他們還可以在一起。
 
        「如果……我們要繼續在一起,就再試試看別的辦法,或者去領養一個孩子吧。」白雪慢慢說道。
 
        「我希望,那是我們決定重新在一起後,你給我的第一份聖誕禮物。」
 
        子涵望著白雪憔悴的臉龐,忍不住伸手撫摸她的臉,那曾是他心愛的女朋友、相愛的妻子,原本還可以是他孩子的媽。
 
        想到這裡,子涵幾次欲言又止,最後只能吐出一句:「給我點時間想想吧。」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