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1

RE:【徵文】聖誕節徵文活動 【小說組】

樓主 雅仲 sin637
【ID】雅仲
      Train - Shake Up Christmas
【小說】Stockholm syndrome

Stockholm syndrome
  這一切都顯得混亂、且瘋狂起來。艾莉絲開始拔腿狂奔,她甚至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跑。蓋奇首當其衝、葛瑞殿後,當她跑到沒力時,葛瑞便待在她身邊,捏緊她手心虎口。

  「快跑、快跑!」艾莉絲只聽得見耳旁葛瑞的疾呼,於是她加快腳步,加速邁動到不能夠再快為止。

  他們不停奔跑,橫越過眾人倍覺詫異的目光,高速公路,他們甚至沒能來得及細看路況,一輛卡車就這麼疾駛過來,幾乎要撞上蓋奇——艾莉絲沒有多想便一把推開蓋奇,使蓋奇滾落下臨近高速公路的斜坡。

  蓋奇反應出奇靈敏的停下滾落的勢頭,艾莉絲則無法立即打住,很快便換成艾莉絲自己滾落下去,她壓根沒有準備好,向前翻滾數尺之後,艾莉絲漸漸失去控制,當一切變得毫無選擇——一雙有力的雙臂擁緊了她。

  「葛瑞!艾莉絲!」在艾莉絲失去意識以前,她似乎聽見蓋奇的呼喚聲伴隨耳側的風聲呼嘯而過。

  一開始的相遇簡直糟糕透頂。她早該有所察覺,但是她沒有。

  當時候她因負氣出走而兼職洗車女郎,一群身穿聖誕兔耳(別問她為什麼會是兔耳)裝的女孩駐足在路邊觀望,她們大多是團體行動,所以她鬆懈了。

  以為大家應該都會看得見她,結果證明她錯了。

  當車窗搖下來,是名卷毛及肩的時髦男人開的車。

  「我叫蓋奇,妳叫什麼名字?」名喚作蓋奇的男人勾唇笑望她。

  「諾拉。」艾莉絲毫不遲疑的報出假名。面對這種男人,這樣便足夠了,沒想到蓋奇聽了之後搖搖頭,伴隨一陣砸嘴聲。

  「說謊是不好的行為哦,艾莉絲。」

  艾莉絲愣了一下,片刻後車門被打開——她全然沒注意到後座另有他人,艾莉絲即刻向後退一步,想要轉身跑開時已經來不及了。

  艾莉絲想要大聲呼喊,叫誰都好。莉亞、波斯、瑪蓮……不過身後的魁梧大漢並沒有給她這樣的機會。

  在她連忙準備開跑時,因為太過匆忙,竟險些向前方撲倒——是背後的男人傾身一手勾抱住她,才免受一場災難。

  不過他們終究不是英雄。下一瞬她便整個人被攔腰抱起,吊掛在男人肩上,因背對姊妹們所以她並不確定她們是否有看見;是不是有記下其中一人的長相或車牌號碼,什麼都好。

  隨後她便被拖入後座,艾莉絲踢動雙腳想要掙扎,不過男人的手橫過她的上半身關上車門,同時隻手扣握住她的腳踝。

  另一隻手則扼緊她的咽喉。

  「別動,我不想要傷害妳。」低語聲從額頭上方傳來。

  「你在說什麼屁——」不等艾莉絲說完,男人加重了脖頸上的力道——直到艾莉絲無法再傾吐任何一句話為止。

  蓋奇逕自開著車駛離路邊,邊返頭說:「妳知道嗎,要我是妳便會照做。」

  其間艾莉絲攥緊男人堅硬的手臂,而後放開。男人順勢勾過艾莉絲的脖子拉向他這邊,使艾莉絲枕著他的大腿,癱軟在男人的膝蓋上。

  艾莉絲到目前為止已呈現半昏迷狀態,在將要闔上雙目以前,艾莉絲突然回想起那一幕,男人在上車前扶了她一把……也許蓋奇說得沒錯。或許他並不真的打算傷害她。

  因為當男人溫厚的掌心覆蓋上她的眼簾,輕聲地說:「睡吧,艾莉絲。好好睡一覺。」

  她絲毫不覺自己正遭受危險。

  當艾莉絲轉醒過來,驚覺天花板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且身邊竟然還躺著兩名裸男時,艾莉絲深吸一口氣,即刻起身掀開被褥察看。

  衣服仍好好地穿在自己身上。為此艾莉絲鬆了口氣

  與此同時,艾莉絲察覺到左側有道視線而向後望去——是那名將她勒昏的男人。就像她看著他一樣,男人則側身躺在床上斜睨著她。

  之所以沒有尖叫出聲的原因,是因為艾莉絲在男人眼中並沒有窺見敵意。先前在車上時也沒有,男人只是注視著她,旋即像她一樣直立起身。

  男人撐著脖子轉動了一圈,骨骼間發出響亮的喀喀聲;隨後右側的男人——艾莉絲仍記得他叫蓋奇,蓋奇也起身,自然卷毛不若見面時平順而蓬亂起來。

  蓋奇反手搔癢著後背,閒暇的打了一個大呵欠。

  男人起身,身下仍穿著牛仔褲,俐落的套上頭T;蓋奇則只身穿一件四角內褲,且趁著她被男人起身的動作吸引住時,猝不及防欺身上來,跨坐在她身上。

  艾莉絲驚愕地撐肘,半仰起身:「你要做什麼?」

  「做什麼?」蓋奇低笑:「這裡有兩個男人以及一個女人,艾莉絲親愛的,妳覺得我們可以做什麼?」蓋奇傾身向前,艾莉絲眼中閃過一絲畏懼。

  「喂,別鬧了,你出去察看有沒有異狀。」男人的喝止聲傳來。

  「這裡什麼時候換你做老大了?」蓋奇不以為意的返頭,輕笑出聲。

  艾莉絲窺視蓋奇在男人出聲喝止後沉默下來,隨即笑容褪去,最後面露無奈的輕喟口氣。

  「只是開個玩笑,好嗎?我不會真做的啦。」

  「離開她。」男人再次下令。

  「是是。」蓋奇挪動臀部,艾莉絲遲疑不定的跟著起身;不過到此蓋奇沒有打算放過她。

  在男人的注目下,蓋奇很快地便再一次俯身,關注著男人彷彿挑釁似的在她鬢角輕啄一下,輕聲附耳說:「被妳逃過一劫囉,親愛的。」

  艾莉絲瞠大雙目。頃刻男人一腳跨上床來準備將蓋奇一把扯下,蓋奇雙手高舉、歡呼著跳下床:「葛瑞生氣囉——♪」

  原來男人名叫做「葛瑞」。

  蓋奇雙手探入外衣口袋,用腳踹開門後又踢上。之後便只剩下她和「葛瑞」,兩個人了。

  艾莉絲只得將視線聚焦在葛瑞身上,期待或不期待接下來對方會怎麼做。相較蓋奇而言,他看來確實沒有惡意,即便現在他已構成綁票犯也一樣。

  「嘿,」葛瑞望向她,彼此的視線交會,不過葛瑞很快便又將目光撇開了。

  艾莉絲蹙眉。她總覺得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

  「妳要不要……先洗個澡?」

  「然後……?」艾莉絲接話:「然後你們要把我怎麼樣?要我先洗個澡,好任由你們宰割嗎?」葛瑞兩腳一蹬跳下床。

  「我會盡可能不做到那一步,」葛瑞停頓了一下:「淋浴間裡有準備妳的盥洗用具和換洗衣物。」

  葛瑞語落,艾莉絲不禁怔愣住。

  「……就這樣?」

  艾莉絲擺擺手,現在她腦筋有點轉不太過來了:「電影不是這樣演的。」艾莉絲忍不住脫口而出內心的想法。

  「什麼?」葛瑞返身望向艾莉絲。

  「你們不把我五花大綁起來嗎?或用抹布塞進我嘴巴,好讓我閉嘴?」艾莉絲審視身下,她一點事也沒有。

  沒有被限制住行動、沒有藥物(實際上她還是被勒昏的)、沒有繩子布條銬鍊以及黑暗得不見五指的暗房。

  這還叫綁票嗎?

  「妳希望我們對妳這麼做嗎?」艾莉絲望向葛瑞,察覺葛瑞眸底一閃而逝的
興味……隨後,艾莉絲輕笑出聲,似乎也察覺到自己問了個愚蠢的問題。

  「所以……我真的可以去洗個澡?」艾莉絲攤掌,指向任何有可能是浴室的房間。

  「悉聽尊便。」葛瑞這次毫不掩飾語氣裡的笑意。

  艾莉絲必須承認洗完澡之後確實感覺好多了。

  艾莉絲撥開髮尾,意外在浴室裡替她備妥的換洗衣物,貼合她的程度彷彿專為她所準備——這點倒真令艾莉絲感到毛骨悚然,看來他們確實有備而來……且還相當貼心,不是嗎?

  不過喜悅的情緒並沒有延續太久,等到艾莉絲從淋浴間走出來,旋即便聽見葛瑞在要脅她父親的聲音。

  他們終究不是玩玩而已。

  艾莉絲放輕步伐,信手抓過身邊會有的東西——一張木椅,拖動著亟欲要往葛瑞身上砸去,完全沒有察覺到蓋奇已經從外頭回來是艾莉絲第一個失算。蓋奇對待艾莉是毫不客氣,著重在身側的衝勁狠狠撞向艾莉絲,使艾莉絲重心不穩的向旁倒去。

  葛瑞當機立斷的結束通話,當蓋奇咧笑著高舉本來要用來攻擊他的木椅,葛瑞沒有猶豫的疾步向前,抬起手臂阻擋在艾莉絲面前——

  艾莉絲眼前看到的便是這一幕,木椅的飛屑散落,在葛瑞身上迸裂開來。

  不只是艾莉絲怔愣住了,就連蓋奇也以相當詭異的表情驚愕住。當蓋奇放下木椅,已形同殘骸——

  「……蓋奇,這不在我們的計劃內。」葛瑞沉著得打破了沉默。

  「操他媽的。」蓋奇連忙將椅子扔到一旁,蹲下身察看葛瑞的傷勢。

  「只是流了很多血,算你幸運。」葛瑞一副無謂的推開蓋奇。

  「別管我,艾莉絲她……」葛瑞側頭向艾莉絲望去,面對與視野同等份量的言語衝擊——

  「她昏過去了。」

  轉瞬間弩張劍拔的氣氛便就這麼煙消雲散,艾莉絲趴躺在床上,緊攥身下枕頭發出哀鳴。

  「……棉、即溶可可粉,記清楚了嗎?」

  葛瑞與蓋奇佇立在木屋門外,門外是一片荒涼。也許這便是不必多加限制艾莉絲行動的原因。

  「你怎麼能夠確認她不是在裝病?」蓋奇一手撐在門沿,瞇眼打量葛瑞。他明白葛瑞一旦確認目標,便會全心全意的跟監對方,但——有可能嗎?

  「……我有在算。」葛瑞坦承了,看來毫無芥蒂的坦承令蓋奇忍俊不禁笑出聲:「真不愧是一流,她的尺寸都知道了,再知道她的經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對吧?」

  葛瑞不作任何反應。

  「好吧,」蓋奇自討沒趣的輕拍兩下門柱:「我走了。」

  「要留心。」對於葛瑞發出的警告,蓋奇不以為意的轉身聳肩:「還用你說。」

  艾莉絲背對葛瑞發出嚶嚀,在感受到重心向旁傾斜時,葛瑞就坐在床沿一臉擔憂的看著她。

  艾莉絲已經搞不清楚了。對象是綁票犯,不過他綁架她,卻又關心她、救她,而且他看著她的眼神……艾莉絲甩開這些想法,那簡直太荒謬。

  「還很不舒服嗎?」葛瑞輕聲詢問,彷彿深怕驚醒她。

  「喔。」艾莉絲不敢相信的返身直視葛瑞,扶著有些頭疼的腦袋。

  「別問我,這樣感覺很不像綁票犯會說的話。」

  「不然像什麼?」艾莉絲敢保證,他現在的表情絕對是在笑。

  「像我男朋友。」艾莉絲很明顯能感受到葛瑞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呆滯,然後握緊拳頭。

  「妳有男朋友了?」

  「什……不,我沒有。那只是在打個比方。」因為葛瑞表現得實在太明顯,反倒使艾莉絲感到手足無措。

  ——綁票犯還會因為區區一個男朋友而吃醋嗎?

  艾莉絲側躺著抬眼仰望葛瑞,內心暗自期望這一招會對他有效。

  「葛瑞,你老實告訴我,我們之前有見過面嗎?」

  「如果有的話是在哪裡,還有你——你為什麼會這麼瞭解我的事?」艾莉絲都聽見了,在門口葛瑞與蓋奇的談話。

  她使用的牌子,她需要什麼,葛瑞都知道。

  「我想要知道這些。葛瑞,告訴我。」艾莉絲探出手時遲疑了一下,當她的指尖覆上他的,葛瑞看了她一眼。艾莉絲有感覺他就要說出口了,幾乎——

  葛瑞垂眼睞向兩人的手心交疊在一起,只要他攤開掌心也許兩人的手便有機會交握……

  不過最後葛瑞還是抽開了它。

  「艾莉絲,妳什麼都不必知道,我們所想要的只是金額,而妳……如果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妳也不會意識到我。」

  那是什麼意思?

  確實,葛瑞並不會是艾莉絲感興趣的那種類型;但他是個好人,且他救了她兩次,不論他綁架她的原因是什麼,想必都有他的苦衷。

  她必須知道他。

  不過不等艾莉絲更進一步說服葛瑞,蓋奇驀地撞開了門扉,門外細雪翩然迎入艾莉絲的世界,雪晶紛亂飄舞在原先只有他們兩人、狹隘的空間中。

  葛瑞旋即起身。

  「怎麼了?」葛瑞步向蓋奇,蓋奇則不發一語的揪緊葛瑞衣領,將他整個人往外拖去。艾莉絲不安的坐起身,在闔上門以前葛瑞望向她,最後也是葛瑞率先撇開目光。

  
  被拖著行走到門外,蓋奇用力關上艾莉絲投來的視線。

  「告訴我我們這次綁票的對象是誰?」蓋奇鬆手,發冷似的緊抓自己上臂,看都不看葛瑞一眼。

  「蓋奇?」

  「告訴我!」蓋奇驟喊。

  「艾莉絲.金。」

  「艾莉絲.金,」蓋奇複述了一次:「她便是問題所在,葛瑞,為什麼你沒告訴我艾莉絲.金她——是鎮長的女兒!」蓋奇深吸一口氣,難以置信這麼重大的事葛瑞竟然沒事先告訴他。

  「我知道對象一向是由你挑選,不過我們不是一直以來都只幹些小數目嗎,我還以為這是規矩。」蓋奇視線筆直望進葛瑞的,他想知道葛瑞究竟在想些什麼。

  繼一陣沉默之後,葛瑞只說了句:「抱歉。」

  當葛瑞這麼直白地對他道歉,蓋奇撫過額頭,頓時不曉得該做何反應:「……所以,是怎麼一回事?」

  「你看上鎮長的女兒,是嗎?這次的綁票只是障眼法?我被你利用了?」對於蓋奇一連串質疑,葛瑞緘默以對。蓋奇就當他是承認了。

  「該死!」蓋奇側頭怒斥。

  「那麼,這次根本沒有贖金是嗎?你根本沒打算放人?」

  「不,我們會拿到贖金,也會放人。就跟平常一樣,只是目標大了點。」葛瑞希望自己聽來頗具說服力,他正需要這樣。艾莉絲方才所說的話彷彿在蠱惑他。

  「目標大了點。」蓋奇一副頹然喪志的模樣撐著下頦頷首,旋即拍了兩下心口,蓋奇閉上眼深呼吸,當蓋奇再次睜開雙目時,也拍了兩下葛瑞的肩膀:「我相信你,葛瑞;不過現在,我們不能夠再待在這裡了。」

  蓋奇豎立在葛瑞眼前一根指尖。

  「馬斯奎路那邊已有消息,我們必須走安德那一段。」蓋奇一手抽出方才順道買來的地圖,指梢沿著路線移動。

  門後方的嚶嚀聲似乎越趨頻繁。葛瑞與蓋奇紛紛回頭,不過蓋奇忘記自己摔過門扉了;倒是葛瑞推開一條小縫,蹙眉觀察著艾莉絲的狀況。

  「艾莉絲現在的狀況很糟,不能夠再觀望一陣子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蓋奇捲起地圖,抬眼望向葛瑞:「就算用拖的也必須把她帶走……帶她上車吧,我們現在就走。」蓋奇指腹比向車的方向,隨後去忙著自己的籌備。

  葛瑞走到艾莉絲身後,因感受到有陰影落在自己身側的艾莉絲轉過身面向他。

  「葛瑞?」艾莉絲輕喚他的名字,在幾個小時以前,這根本是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艾莉絲,」葛瑞試著回應艾莉絲的叫喚:「妳現在可以走動嗎?」

  葛瑞允許自己友善的輕觸她肩頭。

  艾莉絲眉梢緊揪在一起,微微頷首:「我想我可以。」

  就連路經過的蓋奇聽來都覺得差強人意。

  「我們要往下一個目的地移動,艾莉絲,起來,握著我的手。」葛瑞伸出手心,面無表情俯視著艾莉絲近乎溫順的搭上他的臂膀,由他拉往她全身重量令艾莉絲直立起身。艾莉絲的胸脯緊貼著他的,垂首低喘。

  葛瑞試著讓艾莉絲倚靠他的手臂,一步步輕緩的移動。只希望能夠稍微赦免艾莉絲所受的痛楚,只希望他能。

  陡然艾莉絲一陣無力,險些從葛瑞臂彎內殞落。蓋奇親眼注視著這一幕——葛瑞的眼神摻雜了過多恐懼、無助,當再一次葛瑞圈抱住艾莉絲的腰際,表情看來像是怕遺失重要寶物的小孩。

  「我可以自己走,不過如果有止痛錠的話,效果肯定會更好哦。」艾莉絲似乎想開個玩笑,不過對葛瑞來說毫無作用。他繃緊了面容,表情看起來甚至比艾莉絲還要糟。

  「蓋奇,」

  「嗯?」

  「我們現在馬上去藥局。」

  「什……」蓋奇攤手,完全不明所以。艾莉絲撫上葛瑞的手臂,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蓋奇都充分明白現在這檔子事不該由他插手。

  「好啦,隨便你。」蓋奇翻了個白眼:「不要怪我沒有事先警告你,葛瑞,藥局在馬斯奎路上,要是有個萬一……我絕對會丟下你先走。」

  「那麼你就先走。」葛瑞牽起艾莉絲的手,神情堅定的返過頭注視他。蓋奇倍感為難的輕嘖一聲。

  「我知道了,上車吧。」

  蓋奇透過後照鏡注視眼前逐漸變得荒謬的所有。

  葛瑞手肘倚靠在車窗下方,注視遠方的視線顯得若有所思;艾莉絲與葛瑞兩手牽繫在一起,隔開了他們兩人僅有的距離,卻在一個右彎下,半夢半醒的艾莉絲將全身重量都傾倒在葛瑞身上,輕靠在葛瑞頸肩上。

  「你確定還要繼續幹下去嗎?我看你現在的心思都放在那個小妞身上了。」蓋奇凝視著後照鏡與葛瑞對視。

  「這不是現在才有的事了。」對於葛瑞的回答,蓋奇僅只能夠聳聳肩。那就是他們之間的交情,最多也便是聳聳肩。

  等到達目的地,葛瑞試著要抽回艾莉絲緊攥在手心的溫度,不過艾莉絲旋即清醒過來,張眸望向他,因遭受痛苦而一臉無措。

  「不要丟下我。」艾莉絲扣緊了葛瑞的指間。

  「我去買止痛錠,蓋奇待在這裡陪妳。」艾莉絲搖搖頭,因疼痛而伏身抱緊葛瑞的手臂,不論怎麼樣也不願放開。

  「……我知道了,我們一起走。」

  「你瘋啦?」蓋奇難以置信的一手撐在椅背返過身,怒目注視葛瑞輕率的決定。

  「肯定會被發現的。」

  「無所謂。」語落,葛瑞牽繫艾莉絲一同步出後座,並為艾莉絲套上兜帽。

  「該死!」蓋奇氣憤得驟拍了下方向盤,當葛瑞與艾莉絲向前步出時,身後一聲大的關門聲傳來,兩人向後張望,是蓋奇,一臉不爽樣的蓋奇。

  葛瑞不禁咧笑。蓋奇走在他們後方翻了個白眼,遂一手翻上蓋瑞的兜帽:「你會需要我罩你的。」

  他們順利進入藥局,沒有任何不妥,沒人多看他們一眼,截至目前為止都很順利——直到藥局收銀員是艾莉絲的老朋友,並認出她為止。

  「艾莉絲,是妳嗎?」當時候蓋奇佇立在收銀台外,兩手插入外衣口袋內,一臉錯愕聽著艾莉絲的名字被除了他們兩人以外的聲音叫喚;葛瑞的視線瞟向落地窗外,蓋奇很快便察覺葛瑞在看著的是什麼。

  是一輛巡邏警車。時機真不巧。

  葛瑞的手與艾莉絲仍緊緊牽繫在一起。艾莉絲馬上吞了兩顆止痛錠,對他們所不認識她的朋友微微一笑。

  「貝蒂,好久不見。」

  「嘿,好久不見,他是……?」貝蒂悄悄望向艾莉絲身旁的葛瑞,葛瑞高大的側影引來貝蒂注目。葛瑞旋即轉過頭。

  「我男朋友,葛瑞。」艾莉絲幾乎毫不遲疑高舉兩人緊握的雙手。

  「喔,我的天啊,妳都沒跟我說這件事。」貝蒂低聲驚呼,不過旋即面露遲疑:「不過艾莉絲,今早我聽廣播說……」不等貝蒂說完,葛瑞突如其來過分燦爛地對貝蒂面露笑意。

  不只是貝蒂怔愣住,成為葛瑞的俘虜,就連艾莉絲也是。本來葛瑞那僵硬如磐石一樣的面容能更具親和力一點的話……艾莉絲曾想像過。

  在貝蒂未能反應過來其間,葛瑞俯身輕咬艾莉絲的耳朵:「我們該走了。」

  艾莉絲顯得有些惱怒:「我不知道你還會這一招。」

  到此葛瑞又恢復為平常的他。

  「多少知道一點。」

  他們行經收銀台邁步向外便是停車場,蓋奇佇立在自動門口旁旋即尾隨他們,當視線與當地警員對上,艾莉絲不很確定自己該顯露什麼樣的情緒。

  「跟緊我。」只有掌心裡的溫度是如此溫暖,是艾莉絲唯一確信的。於是艾莉絲低下頭。

  當他們幾乎就快要碰觸近在咫尺的車門,蓋奇也已掏出鑰匙圈,與此同時警察也叫了一聲。

  「喂!」迷霧消失了,困惑的氛圍即刻被打散,葛瑞與蓋奇動作迅敏地打開車門,踩下油門與領頭艾莉絲坐進後座,一切動作彷彿早已歷經演練過千萬遍。

  歹徒方才不慌不忙地發動銀色克萊斯勒,疾駛而去。兩名當地警員難以置信他們會如此光明正大出現在街道上,是以很長一段時間都載浮載沉在不敢相信的質疑當中。

  而且……被通緝綁票犯手裡攥緊被害人艾莉絲的手心,更令警員心生懷疑。其中名警員看見了,在艾莉絲眼裡並沒有看見一般被害人會有的驚懼神情,而是像他們一樣,接近毫不理解並且……自若的表情。

  彷彿他們並不是罪犯與一般人的關係,而只是單純在週末出來採購的成年男子女子。

  —在車上.克萊斯勒—

  「我們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嗎?」艾莉絲返過頭去看,馬上便被葛瑞按耐住頭轉回來。

  「別去看。」刺耳的鳴笛聲尾隨在後,蓋奇開上了高速公路。

  「一般般吧。」蓋奇老神在在說道,驟然按下車窗,有什麼飛擊出去的軌道在艾莉絲眼前一閃而過。

  「……我都不知道你們身上有槍?」艾莉絲確實被嚇到了。這裡是高速公路,有並無相關的車輛來往,而蓋奇一臉輕鬆自若的開槍,看來似乎只是鳴槍警示,但誰知道有沒有打中其他車輛?

  在這之前,艾莉絲也從未看過他們使用除暴力以外的武器。

  「多少準備一點。」葛瑞說完,艾莉絲親眼看著他探出車窗外,神情漠然的扳開擊錘,一連射了四發。兩發打在引擎蓋上,一發打中左側輪胎,使車體橫向打滑,停駛在其他車輛面前。

  最後一發則擊中在已側身報廢在公路上的駕駛座車門,看來像是警告。

  沒有任何一發子彈直接傷害到任何人,為此艾莉絲輕吁口氣。難以想像的緊張感近乎攫住她的呼吸,艾莉絲才發現她有多麼不希望接受葛瑞也會動手傷人。

  即便一輛警車停駛,路面上仍有更多警車相繼露出車頭,身後數量警車即刻遞補了原先空下來的差距距離。

  蓋奇加快增距他們與警車之間的距離,其間一輛警車緊緊跟隨在他們身後,只有兩台車輛的距離。

  「他們都是為救我而來的嗎?」艾莉絲感到詫異,這種只有在電影才會上演的情節,而她數小時前甚至只是個洗車女郎呢——雖然在更早之前,並不只是這樣而已就是了。

  蓋奇與葛瑞面面相覷,隨後聳聳肩。

  「也很有可能他們沒事可做。」

  葛瑞輕笑出聲。

  「拜託,蓋奇。」艾莉絲翻了個白眼。

  葛瑞再次探身出去,如法炮製的再次擊落下一輛警車的方向。

  「更可能是為了算之前的帳,你要知道,我們可是慣犯。」

  這次換蓋奇翻了翻白眼。

  「換人我就不記得上個綁的人是誰了。」面對蓋奇無奈的口吻,車內是一陣哄堂大笑。下高速公路以後,因正好夾雜在下班人潮裡而無法確實造成要脅的警車們,鳴笛聲已成為背影音。

  接續下來他們究竟行駛了多久,艾莉絲一如來時那樣,橫躺蜷縮在葛瑞的膝枕。說不出是怎麼樣的心境改變了他們的行為,艾莉絲能感受到葛瑞已漸漸放下心防。

  葛瑞撫順艾莉絲的毛髮,替艾莉絲順到耳後。動作輕柔得使艾莉絲無法將下午槍法俐落的男人聯想在一起。

  路肩幾乎遇不見一盞路燈,促使黑夜更趨貼近他們,彷彿他們籠罩在黑夜裡,車內暫時遺失了語言能力,只有廣播音樂輕柔地為他們帶來瑪麗亞.凱莉《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前奏。

  因行駛坑洞而車體發出的喀隆聲、星光閃爍聲,艾莉絲抬眼窺視窗外。已經到洲邊際了吧。

  因這份靜謐而緩慢陷入沉眠的艾莉絲,等到察覺葛瑞撫挲的動作停止時,已是一發彈殼落地過後的時間了。

  「蓋奇。」

  「我知道。」蓋奇探出窗外,與對方同時扣響扳機。點二三口徑在有意閃躲下,靜靜橫躺在路面。

  艾莉絲被彈道落在車窗框外緣的聲響所驚醒,連忙坐起身;頃刻葛瑞不曉得從哪裡掏出一把點四五克拉克手槍,擊落點與蓋奇一樣,他們是綁匪,不過他們不殺人。

  一發被避開,其中一發則正中標靶。一如下午景像再次落實在艾莉絲眼底,令艾莉絲不禁懷疑今後是否同樣情景會輪番上演。

  「看來這次他們是認真的了。」葛瑞縮回身子,緊握艾莉絲指梢。艾莉絲面露困惑的抬眼望向他。葛瑞驟然俯身緊擁她,彷彿要將自己包覆得密不透風。艾莉絲能夠從滲透過來的體溫感受到葛瑞身上方才開槍的煙硝味。

  「什……」蓋奇不明所以的視線瞥向後視鏡——接下來他便能夠明白了。

  橫向打滑的警車被後頭來車追撞,延長刺耳的煞車聲響幾近掩蓋在邃暗車窗內伸出一條長臂,一支貝瑞塔猝不及防射穿他們方向,嘗試阻擋他們,當對方武器垂落下來——

  「shit!」蓋奇親身感受到車體後方的脫節,失去控制的克萊斯勒現在聽來像是脫韁野馬的名號。蓋奇鬆脫手,他們三人伴隨車側一同狠狠甩落在路肩電線桿,一截凹槽突出在蓋奇眼前。

  蓋奇氣極敗壞的抬腳踹向另一頭車門下車:「你早該提醒我!」一輛砂石車在對向車道疾駛而過,揚起蓋奇及肩卷髮。

  蓋奇掏掏耳廓,惱怒瞪視著仍杵在後車座的小倆口。毫無疑問葛瑞替艾莉絲擋下全數灑落在他身上的玻璃碎片,等到葛瑞回過神,才發現艾莉絲也一樣攀緊他的臂膀。

  車門磅一聲被撞開,蓋奇向後退一步。葛瑞讓艾莉絲先行下車之後再探出頭。

  「我們必須趕緊離開!」艾莉絲仍感覺眼冒金星,哪怕葛瑞已替她阻擋大部份衝擊。蓋奇的呼籲伴隨耳鳴一併灌入艾莉絲耳膜,聽來總不很真切,艾莉絲眨眨眼——

  艾莉絲睜開雙目,她已側躺在葛瑞懷裡。她花了數秒時間回想起後方那些警員們用難以置信的目光聚焦在她身上;而現在,她只能夠承受眼前這名男人擔憂的目光。

  「艾莉絲,妳沒事吧?」葛瑞撫過她的面頰,艾莉絲手心覆上男人的溫度,微微一笑。現在他們兩人一同側躺在軟泥土上,面容顯得有些髒汙,但是艾莉絲不在乎這些。

  她順勢反守為攻翻轉、跨坐在男人身上,略顯激情的亟欲與他的唇瓣貼合,男人同樣毫不吝嗇的奉獻上自己,雙掌撫挲女人耳後、後頸,在一陣輕喘過後,一聲窸窣的步履聲吸引了他們注意。是蓋奇。

  「喔,看來我打擾到你們了。」蓋奇敞開雙臂:「我知道,你們什麼都不用說,我去迴避一下。」蓋奇指腹比向前方,不等他們兩人回應,遂踩踏同樣的步伐聲離去。

  艾莉絲撫觸著葛瑞的眉梢,兩人勾唇哂笑。不久過後從蓋奇方向那裡傳來一陣旋律。

  「我們去看看。」葛瑞揚起笑靨牽繫艾莉絲的手。

  Tis theseason to smile.
  It's cold but we'll be freezing in style
  And let me meet a girl one day that
  Wants to spread some love this way
  We can let our souls run free and
  She can open some happiness with me……

  輕快的曲目令他們三人行走到陡坡前方有一處突出空地,從這裡俯望而下,可以聽見、看得見城市全貌。人們之間點燃的光點猶如星光一般閃爍。

  「好美。」艾莉絲情不自禁地讚嘆。如果他們沒有跌落下來,便不會發現有這樣的地方,如此令人心動。

  葛瑞圈抱她的腰際,兩人相視而笑,同時葛瑞極其小聲地附耳說:「我會帶妳回家的。」

  艾莉絲莞爾,同樣附耳低喃:「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反正我爸最近確實有些囂張……不過我能夠順便問一下我的贖金有多少嗎?」艾莉絲微微挑眉,葛瑞被艾莉絲這副模樣逗得發笑。

  「唔。」正當蓋奇想說時,葛瑞快速摀住蓋奇的嘴巴,同時傾前緘吻眼前女人的美好。

  「妳是無價的。」葛瑞眼神裡充滿了笑意,隨後他們三人相互凝視彼此,一同輕笑出聲。

  蓋奇與葛瑞相互搭上對方頸肩;葛瑞與她則摟抱著彼此。現在他們一同注視眼前被白雪與燈芯照亮的城市,注視著同樣的視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