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232

【小說】九龍劍之螭吻(3)

樓主 南街雙雄 ccc743149
姜憫來到村外空地,拿起螭吻劍,一招一式練著螭吻夢中所教,時有遺忘不解之處,姜憫便拿起劍觀看劍身所載。
就這樣姜憫狂練至正午,回家用過午膳後,姜憫回道房中練習內功心法,一直練到姜母之呼喚聲才起身往大廳而去。

是夜。
『姜憫,今天把最後四式教你後,其餘就看你之造化了』螭吻道
『那開始吧』螭吻續道
『第五式、落月式,旨在制空權,為一躍身空中之打鬥劍招,配合內功心法,亦可由空中俯衝,加重重擊敵人』螭吻教著
螭吻:『再來是摘星式,講求的是準,天上繁星眾多,如何每一招皆準確命中心中所想之星,便是此招重點』
『第七式、開天式,此招為上三路之攻擊招式,劍走輕盈,針對上三路採集中之攻勢,可牽制敵方上三路之攻勢』螭吻續教著
『最後一式、闢地式,此式與開天式截然不同,重點在下三路,劍招著重勁道,每一招每一式,皆蘊藏著裂地之能』螭吻道

螭吻解說完後,督促著姜憫練習劍招。
時至清晨。
『姜憫,該做的我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另外、你身上還背負著之使命,不久後自會有人來提點你。再來給你個實戰經驗,你今日先將劍法再練熟一點,明日往城西柳湖村,自會明白』螭吻說完後就消失於姜憫夢中

這日,姜憫再將螭吻劍法從頭練習了不知幾變,直至自己覺得滿意為止。
翌日,姜憫帶著疑惑之心來到柳湖村。
一腳剛進村內,只見村民四處逃竄、驚慌失措。
姜憫攔下一名村人問到:『這位大叔,究竟發生何事』
村民:『山上的土匪已快殺下來了,年輕人快走吧』
說完村民倉皇逃逸。

姜憫一路再往山之方向行去,來到另一邊村口。
只聽遠處吆喝聲不斷,漸漸的山上衝下來數十名土匪。
姜憫心想:『莫非這就是螭吻所說之實戰經驗?再者幫助村民亦是好事一件』
於是姜憫雙手倚劍橫立村口,乍到村口之土匪,一時間被姜憫及螭吻劍之氣勢所攝,停於姜憫面前三丈遠。

這時,土匪堆中走出兩名精壯漢子。
『喂、小子,你活的不耐煩了,竟敢擋住本大爺之去路』其中一名說著
兩人見姜憫默不吭聲,心中更有氣
『今天就叫你見識一下西山雙霸的厲害』另一名怒道著
一聲『殺』,其餘土匪一擁而上,朝姜憫殺來。

姜憫縱觀情勢後,手中螭吻劍脫鞘而出。
一招飛沙式,劍似旋風捲沙起,氣如烈陽攏四方。
殺的眾土匪東倒西歪,螭吻劍所到之處,如秋風掃落葉,眾土匪死傷無數。
但土匪群實是過多,姜憫招式一變,走石式,驟然而生。

頓時飛沙走石,現場一片迷濛,一陣哀嚎聲中風停塵落。
視野再現,土匪死傷過半,這時西山雙霸忍不住跳了出來。
『沒用的東西,通通退下』西山雙霸叱喝道

只見西山雙霸一人持棍佇立面前,名曰路鵬
另一名持刀身體蠻肉橫生者,喚曰蔣義
『路鵬,你一邊看我收拾這小子』蔣義大言道

話一說完,刀勢剛猛有力的朝姜憫襲來。
姜憫見刀勢猛烈,乘風式借力使力,順勢一帶將刀勢撤往一旁。
蔣義一招不成,怒氣橫生,手中刀化作萬點金光,百斬刀法順應而生。
姜憫看準時機,破浪式一出,直指破綻處,鏘的一聲,螭吻劍直削刀身。
蔣義被這精準一擊,倒退數步,虎口發麻。

另一旁路鵬見情勢不妙,縱身入戰圈,與蔣義合攻姜憫。
路鵬一把齊眉鐵棍,舞的虎虎生風,配合著蔣義之刀法,一時間和姜憫打了個平分秋色。

路鵬向蔣義使了個眼色,兩人同時出招。
蔣義使地堂刀法,專攻下三路;路鵬長棍急攻上三路。
姜憫靈機一動,開天闢地二招混而為一。
劍帶開天之勢、挾闢地之威。
一陣刀來劍往、棍去劍還,雙方鬥的戰意高漲,看的眾土匪渾然忘我。

一陣打鬥下來,姜憫發覺蔣義功力稍弱,於是他決定先處理蔣義。
心念一斷,摘星式油然而生,直撲路鵬,招招快、很、準,攻的路鵬險象環生,狼狽不堪。
突然,姜憫劍招再變,一個倒飛,躍上半空,落月式夾雷霆之威而下,重擊蔣義。
蔣義驚愕中,趕忙舉刀一擋。
鏘的一聲,只見刀斷、人亡。

另一邊路鵬見狀,怒上眉山,一把鐵棍夾帶滿身怒氣破空而來。
姜憫運起全身功力,破浪式,將所有力量集中於劍尖上,破棍浪而來。
一聲低沉金屬聲後,只見路鵬雙手各握住半截鐵棍,螭吻劍筆直的插入其心口。

片刻後、姜憫抽劍入鞘,一氣呵成,立於村口處。
其餘土匪見首領已亡,紛作鳥獸散。
此時躲在一旁之膽大村民,皆走出為姜憫喝采與道謝。
與村民作簡單談話後,姜憫轉身離去。

半途。
『年輕人,請留步』一低沉宏亮之聲自背後傳來
『這位道長是…..』姜憫轉身後問道
『老夫無非子,特來知會你有關螭吻劍之事』無非子解釋道
姜憫遂將其與螭吻夢中之事告知無非子。
『這樣就省去我一番功夫,中秋嵩山九龍閣望閣下務必到達』無非子道
『一定,帶我處理完家事後必當前去會合』姜憫允諾道

三天後。
姜家門前一片喜氣洋洋,這姜憫終於要將碧蓮娶過門了。
洞房花燭夜……..
『碧蓮,過兩天我便起身往嵩山,實是對不起妳』姜憫抱歉道
『都已是夫妻了,生為姜家人、死為姜家鬼,任何事我都會接受』碧蓮回著
『能娶到妳是我姜憫這生最大之福』姜憫續道
說的碧蓮不好意思低頭不語。
正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對姜憫來說或許萬金都比不上,因為他亦不知是否有命回來見嬌妻。

五天後,姜憫揮別了老母與嬌妻,獨自踏上救世之路……………

歡天喜地花燭夜,降妖除魔良人命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