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5k

1. 上課了

樓主 皮里恩 GN00942755





在這種炎熱的夏夜,連電風扇吹過來的都是熱風。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渾身汗流浹背,全身感覺黏黏的真不舒服。於是跳下床離開房間,打開廚房的冰箱,取出一瓶裝著水的寶特瓶咕嚕咕嚕喝了起來。


「你們可真悠閒哪,睡得比我還涼快!」我不無感嘆的說。


整個家裡的蟑螂都集中到廚房來了,有的貼在冰箱的門上、有的舒服地泡在水槽中、有的竟然就在我最愛吃的炸雞塊上搞起交配來。


我拿起放在櫃子的殺蟲劑,静靜觀賞著盤子上的午夜激情。當雄蟑螂的觸鬚高高舉起緩緩晃動時,還沒等牠先噴,我就先噴了。感覺還蠻好玩的,看來人類的劣根性果然凌駕於世間萬物。


回到房間,蒸騰的熱氣攪得視線模糊。看來我在冷氣機修好之前,恐怕很難逃脫失眠的命運了。為了排遣無聊,我打開電腦,進入聊天室磨耗時間。



早上八點。


「哈囉,小夥子,大清早的幹嘛一點精神都沒有?」早餐店的老闆滿臉燦爛的微笑,一副中樂透的樣子。


「是啊,整個晚上都在對抗九大行星的侵略者,畢竟地球防衛隊的工作是很忙的,而且我也還不太會操控自由鋼彈。」


我隨口胡扯。因為我就算打死都不會承認,昨天整個晚上都在聊天室裡,聽一名可憐的女網友抱怨有關於她男朋友總是向她要求肛○的話題。


「你好像還沒睡醒,那片『你妹好緊張II』果然夠精采,什麼時候借我一起欣賞欣賞?」


「那片我昨天就借你了。」


「不對吧,你那片明明是『第三次世界大戰──黑鬼大戰學生妹』。」


「才怪,你說的那片我早就連同『你老媽的保齡球』一起借給阿Q了。」


「哎呀,我想起來了,你昨天給的那片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人的原子彈』。」


「隨便啦,不過這種話題實在不適合一大早拿出來討論。」我無奈的搖頭。尤其是一旁正在等早餐的女孩對我投以古怪眼光的時候。


「妳想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戰的主題嗎?」我試著講述一些稍微有深度的話題。


「是法國麵包嗎?」女孩怯生生的說。顯然誤解了我問題的主軸方向。


「我看還是當我沒問吧。」我無言。被這麼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搞得不知道該怎麼把話接下去。


女孩拿了早餐紅著臉離開後,老闆臉上露出「大叔我都知道」的表情。


「你的搭訕工夫看來不怎麼高明,要不要俺教你兩手?」老闆說著說著就要把褲子脫下來,也不知道到底要讓我看什麼。


「噢,別鬧了。」我搖著手制止。「我還沒有自戀到認為自己有辦法比得上法國麵包。」


「哈哈哈,你個小甜不辣倒有自知之明。」老闆將裝著早餐的袋子遞給我。


「彼此彼此,老蝦味先。」我將錢放在桌上。



在從早餐店往學校的路上,我又遇到那個法國麵包的女孩。


「嗨~」她從電線桿後面繞出,臉上洋溢著甜美可愛的笑容。


我背著書包,一臉愕然。


「有事嗎?」


「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啦,只是很好奇,很想知道答案到底是不是法國麵包。」女孩說著說著,臉上泛起桃紅。


這女的不正常。我腦海中浮現這樣的想法。


「聽我說,法國麵包不適合妳。」我沉下臉來,嚴肅的說。


「為什麼?」女孩好奇的問。


「妳可以先想像一下,一個法國麵包硬生生塞入甜甜圈中心的情景,以及那慘不忍睹的後果。怎樣?很恐怖吧?」我像在講鬼故事一樣,表情生動而震撼。


「會...裂開嗎?!」女孩害怕的說。


我點點頭。


「那怎麼辦?」女孩抓著我的衣角,臉上露出哀求的眼神。


「只有法蘭克福香腸才是正確答案,也是妳的最佳選擇。」我冷酷的挪開她的手,告別那滑嫩的觸感,轉頭就走。


女孩望著我的背影,漸漸消失在早晨的街道上。



我拉開椅子坐下,一邊吃著早餐,腦袋混亂不堪。


請不要問我剛才的對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我才是最覺得莫名其妙的人。看得懂的人請不要張揚,看不懂的人也請不要追問,因為那只是生命中的一段小插曲。一段關於早餐如何搭配的平凡對話。


趁現在來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姓李,名小凡。平凡無奇的國小生。介紹完畢。


我是不知道其他的班級如何,但根據我們班上的傳統規定,通常班長這個角色都是由全班最漂亮的女孩子一手擔綱。理由無他,只是因為當班長來收作業簿或者吆喝上課不要講話的時候,那群男生就會覺得很爽!然後繼續講他媽的。


當然,關於這點我堅決反對。也不知道是八字相沖的關係還是我前世欠了她一百元還怎樣,不論是什麼事情,每次我只要和她扯上關係,基本上下場都很慘。


「小凡,今天音樂課要考吹笛子,你笛子帶了沒?」班長兩隻手放在我桌上,柳眉倒豎,好像是來找我單挑似的。


「沒帶,反正就算帶了也不會吹。」我用筷子夾了一塊火腿蛋餅,見她沒有要走的意思,問道:「嗯?妳也要來一塊嗎?」


「你.....」她握著拳頭瞪我。無視我親切地遞過去,充滿友善的蛋餅(不過只有蛋餅,火腿掉了)。


周圍其他人已經轉好椅子,一副期待看戲的樣子。


「連笛子都不會吹,你真是笨到無藥可救了!」她指著我,彷彿要控訴什麼。被她這一罵,我也有點火大了。


「我雖然不會吹笛子,不過說到吹喇叭,我可是超級研究專家喔。」我煞有其事的說著。周圍一些男生大概也知道我在指什麼,開始偷笑。


「你會吹喇叭?」她倒吸一口氣,好像對我刮目相看。


「不,是妳會吹喇叭。」我斬釘截鐵的說。


「我不會啊。」她搖手否認。


「現在不會,將來一定會的啊。」我大拍桌子,仿效路邊算命攤鐵口直斷的模樣。


「我真的不會嘛,不然你教我。」她將臉湊近,仰慕的看我。


「我不會啊。」我當場傻眼。旁邊那群男生已經哈哈大笑起來。


「那你剛剛還亂吹牛,自稱什麼研究專家的。」她哼一聲,眼神中又帶著鄙視。


「誰說研究就一定會做,難道妳有看過自然老師在自然教室觀察蝴蝶,結果忽然就從窗外飛出去的嗎?」我一臉激昂地辯駁。


「不管,反正我要跟老師說,你不誠實亂騙人。」


於是早上第一節下課後,我被老師叫到走廊,共同探討關於吹喇叭和自然老師研究蝴蝶的相對關係。



「他馬的,那個臭三八到底懂不懂得什麼叫做幽默感。」我神情激動,將憤怒發洩在營養午餐的義大利麵上。


「柳昭音的恰北北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不過我看也只有你敢和她對著罵。」阿Q用叉子挑起熱狗。愛吃熱狗的他,在放入口中的瞬間頭髮整個豎立起來,然後又捲回去。


因為他嚴重的自然捲,所以我都叫他阿Q。至於詳細狀況請參考怪人公寓。


「但我沒想到她會智障到這種程度啊,挖銬老師叫我今天放學留下來掃教室,都是被她害的。」我頓時失去食慾,一口氣喝完牛奶。


「喂,你罵誰智障啊?」她突然從後面冒出來,我一時噎到,牛奶全噴在她臉上。


我還來不及反應。


「哇!!!繼吹喇叭之後,現在又來了一記顏○!!」周圍所有男生全部讚嘆,對著我拍手,還有人呼喊什麼u救世主」的。


她一時愣住,雖然不懂顏○是什麼意思,不過大概也猜得出不會是什麼好話。


當她哭著衝出教室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這下真的玩完了。


「嗚,老師,小凡剛剛在教室對著我顏○‧...」







板務人員:

6286 筆精華,10/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