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8
GP 72

《不是很稱職的冒險者》2

樓主 壽司大叔 pupupi11

-------------------------------------------

大家好,我是壽司大叔。
啊,因為連假結束的關係,要忙打工、忙社團、忙課業以及苦讀日文,接下來可能會更比較慢,對於極少數正在等待我創作(假設存在)的小夥伴們致上歉意。
不過只要還有人在等待著我創作,我就不會拋下你們去打爐石,也不會拋下你們去打白貓,更不會拋下你們去玩楓之谷!(妹妹表示你全都做了?) (不准說你沒有妹妹。)

所以…那個,請不要…丟下人家。



開玩笑的♥

總之廢話不多說,就讓我來玷汙在座諸位的眼睛吧~


-------------------------------------------------



粗松刺出的五根樹根正在逼近著跌倒在地,無法閃避的我。
 
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我的人生就要在這邊畫下句點了啊。
 
和強大的夥伴們一起討伐魔王、打倒魔王後吃大餐慶祝、夜深人靜,女性夥伴們都睡著了以後和男性夥伴們去暗巷的某間店展開的額外慶祝活動……甚麼的,我的傳奇故事都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啊。
 
「……」
 
眼看樹根已來到了眼前數公分的距離。
 
「怎麼可能,讓它就這樣結束啊!」
 
鏘的一聲,被賦予電屬性的劍畫作一道閃光,橫到樹根之前。
 
既然閃不掉的話,擋下來就沒問題了!
 
「在去那間店消費之前,我可是不會死的啊。」
 
「就算賦予武器電屬性的技能也有提升劍速的效果,但竟然在千鈞一髮之際擋下了我的攻擊……」
 
唰唰兩聲,被擋下的樹根應聲被切斷了。
 
要是一起去那種店的成員中能有阿月就更好了啊,不過,也要他願意跟著我才行啊。而且,在那之前還有必須克服的高牆存在著啊。
 
嗶哩,電光圍繞著劍閃現了一下,如箭離弦,再次朝粗松衝了過去;而粗松也照舊讓藏起來的樹根從土中刺出,襲捲而來。
 
「同樣的招數怎麼可能會起作用啊!」
 
然而樹根在刺出土壤前,土壤微微鼓起的瞬間,就被先行迴避開了。
 
訣竅,在於力量吧。原先在被絆倒,樹根刺來的時候啊,是真的以為自己死定了啊。當下並沒有使用甚麼魔術般的技法,只是在誓死求生的同時啊,使盡全身的力量,把劍推移到身前,擋下刺來的樹根啊。
 
沒錯,就是『推』。確實我的速度以新手冒險者來說也是一等一,再加上電屬性的技能擁有劍速快的特性,但儘管如此在那種千鈞一髮之際來不及也是當然的啊。不過如果將力量轉換為速度呢?並非是普通的揮劍,而是用手將劍柄推出,既然施力與加速度成正比,靠我的力量便能勉強趕上了啊。
 
然後現在,是再次展現這項技巧的時候了啊!
 
「最強無敵所向披靡──真˙終極雷神斬殺啊啊啊!」
 
用『推』的方法,用力踏地,把地面都踏出了裂痕,靠著反作用力彈出,如子彈劃過般,甚至聽的到空氣被撕裂的聲音,咻的來到了粗松前方。
這樣的速度,它的樹根趕不上!
「拿下了啊!」
正當這麼認為的時候,粗松的樹幹打開了,裡面竄出了大量的昆蟲魔物,將我撞飛了數公尺。
「噗,嘰~哈哈哈哈哈!好久沒有遇到值得我全力以赴的對手啦~」
粗松開始生長了。不只是朝上,粗松生長向四面八方,不斷的分裂、加粗,直至變成一隻三頭六臂的樹妖,張牙舞爪地叫囂著。
 
曾經聽說過BOSS級魔物在面臨生命危險時會改變攻擊模式,但實在沒想到連個性和外貌都會產生這麼大的改變啊!這種東西,我真的能順利討伐嗎。
 
不,非討伐掉不可啊。
 
「靜電。」
 
「哦?這次不唸出那個你自己取的冗長的招式名稱了嗎?」
 
「啊啊,已經兩度喊出絕招名卻沒能殺掉你,再喊就遜掉了啊。」
 
光是樹根就已經有點棘手了啊,現在還有一群昆蟲魔物,再加上它的樣貌改變了,恐怕會是一場硬戰,實在沒有空閒耍帥啊。
 
那麼,是時候來大幹一場了啊!
 
二話不說,劍如迅雷般劈向地面,碰的一聲,揚起了塵土之幕。
 
「藉著塵土的掩護,打算藏到樹林中嗎,真是滑稽的戰鬥方法啊~昆蟲們,去把他找出來!」
 
是啊,確實是滑稽的戰鬥方法,平常的我是絕對不會採用這種會把身體濺的都是土的招數的啊。不過……
 
然而羅萊特根本沒有移動。他只是在原地蹲下,壓低身子,將力量匯集至大腿、小腿、腳掌,然後咚的蹬出,再以左手穩固劍的平衡,右手猛推劍的後端,使全身成筆直的一條線,如長槍一般,刺出!
 
「讓昆蟲散布到樹林中的話,就沒東西能保護你了啊!」
 
「甚、好快,可惡,最強防禦!」
 
眼看羅萊特快如閃電的刺來,粗松將所有的樹根與樹枝全數蜷曲、壓縮,擠成一塊高密度的小圓盾,準備全力擋下羅萊特的攻擊。
 
「來啊!看是你的防禦堅固,還是我的貫穿力更勝一籌!喝啊啊啊啊啊!」
 
「有趣!放馬過來!唔哦哦哦哦哦!」
 
「騙、你、的~」
 
然而羅萊特身體一轉,左手按住粗松的小圓盾,縱身一躍,把粗松的防禦當跳箱躍過了。
 
然後……
 
「終於到耍帥的時間了啊,最強無敵所向披靡──真˙終極雷神斬殺啊啊啊!」
 
刷的一聲,將粗松劈成了兩半。
 
「你這…老奸巨猾的傢伙。」
 
「兵不厭詐啊,墓園的BOSS唷。」
 
碰!被劈成兩半的粗松倒在地上,養分漸漸流失,枯萎,化為腐木屑隨風消散了。
 
留在地上的東西只有兩樣,一是由樹根與樹枝蜷曲而成的高密度木盾,另一則是粗松的魔力核心,即將之擊倒的證明。
 
「這麼說起來,確實是有在打倒BOSS後會得到戰利品的說法啊。那麼接下來,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平安啊。」
 
 
啪擦。
 
頭顱於空中旋轉了半圈,在月光下照出的臉孔,並不是青年男子的五官,而是血肉模糊的,殭屍的臉。
 
咚的掉在地上,滾到一雙慘白的足裸旁邊。
 
「不敢給予魔物最後一擊,還真是天真呢,少年。不過這樣的天真我並不討厭就是了?」
 
在慘白的皮膚之上穿著同樣素白的布衣,頭髮也是毫無生氣的白,唯獨只有眼睛是血紅色,散發出一種讓人不敢冒犯的霸氣,眼前是這樣的一個少女。
 
不過少女不僅救了我的性命,雖然只有一瞬間,她的臉上似乎掛上了一絲溫暖的微笑,那一瞬間的她美的像天使下凡。
 
「是妳救了我嗎?非常感謝,請問我該如何報答妳呢?」
 
「報答?不需要啦,是我想救你才出手的。比起這個,為什麼不敢殺害魔物的你有辦法出現在這裡?這裡可是接近墓園的中心哦?」
 
少女無所謂地表示不需要報答,並關心道,雖然這次沒有那溫暖的微笑了。
 
說起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這真的有點難以說明啊,正常人會相信這種新手村莊附近的墓園出現自稱惡魔的魔物嗎?惡魔可是立於魔物頂點的,最危險的物種之一呢。可是畢竟對方是救命恩人,對恩人說謊甚麼的果然還是有點那個啊。
 
嘛,就說吧,要是對方不相信就算了,也沒有損失。
 
「事實上我們,我和三位夥伴,在這座墓園裡練級……」
 
我開始將我和羅萊特、若芽子與西鄉來到墓園練級的事說了出來。確實我不敢斬殺魔物,但我仍能擔任指揮與牽制的角色,雖然當時的我並不知道自己不敢斬殺魔物,不過算了。
 
少女靜靜地聽,雖然面無明顯的表情,但眼神相當認真,這讓我講的挺起勁的。不過在我提到自稱惡魔的魔物出現時,少女明顯的動搖了。
 
「竟然是,惡魔嗎。」
 
少女如此小小聲的自言自語了。不過她示意我不要在意,請我繼續講下去,我也就恭敬不如從命,把被擊飛、落水、遭遇殭屍、被少女拯救的事都說了出來。
 
「於是就被妳救了一命。」
 
「是嗎。」
 
聽完了我的故事,少女暗自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再次開口。
 
「讓我送你去跟同伴會合吧。然後,今後你們還是能放心地來墓園練級,因為那隻惡魔會由我來剷除。」
 
誒?
 
「說、說甚麼呢,雖然能夠一擊解決掉殭屍的妳實力遠在我之上,這點連我都看的出來,但是那個惡魔太……」
 
「啊啦,這樣可不行哦,一個淑女怎麼能說出剷除這種可怕的字眼呢?而且,要剷除的對象,莫非是指我嗎?」
 
我的擔心被一個毫無預警出現的聲音打斷了。
 
華麗的和服、及腰的黑髮、濃妝艷抹下的勾魂笑容,以及身後那對巨大的黑翼。
 
不會錯的,她就是……
 
「那個時候的惡魔……」
 
那個時候,僅僅只是張開翅膀,便能將我吹飛的惡魔!不行,不能讓這女孩和她交手,對手實力實在太強了,得阻止才行!
 
「小姐,這個時候我們還是乖乖道歉,只要展現誠意的話應該不至於會被……」
 
「少年,你還沒看過我拔刀吧。」
 
但是少女並不在意,她只是優雅的將手伸進衣服中。
 
「雖然不知道妳打算做甚麼,不過去死吧~」
 
一陣狂風吹來。和當初將我彈飛出去的陣風不同,當時只是惡魔女子張開翅膀時不小心產生的風,這次是帶著殺掉少女的決心發動的攻擊,其氣壓之大,看上去甚至能產生吹來的不是空氣,而是一堵透明的厚牆的錯覺。
 
嚓的一聲,然而那堵空氣牆在壓垮我們之前被切成了兩半,少女神不知鬼不覺地拔刀了。
 
「好強!」
 
「竟然…切開了我的攻擊!?」
 
「對付惡魔的話,就用60或70等左右的技能來戰鬥好了?柔水鞭劍。」
 
語畢,少女的刀失去了形體,取而代之的是水之劍刃。由於是水的材質,可以自由的變換形狀,它柔軟,卻富有韌性,同時也鋒利無比。
 
唰的一揮,少女將水刃甩向惡魔,後者則是將翅膀擋在身前,然而翅膀就這麼被切開了。
 
轉眼間,少女來到了惡魔的面前。失去翅膀的惡魔已經沒有東西能擋下少女的攻擊,只能將全部魔力層層纏繞在雙手臂,試圖想要擋下少女的攻擊。
 
「稍微聊個天吧。」
 
眼看勝利近在眼前,少女卻解除了柔水鞭劍,惡魔狐疑的盯著少女,無法理解她的行為。
 
「像妳這樣的上位魔物,為什麼要出現在這裡?」
 
原來如此,是想說這個啊。惡魔的臉上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為了打倒妳,將原魔王大人的東西搶回……」
 
但話還沒說完,惡魔的頭顱就飛了出去。
 
「大意了呢,以為我解除技能就沒有了威脅性而放鬆戒備,雖說是惡魔也只不過是個缺乏經驗的新手吧。」
 
將勝利視為理所當然,面無表情的少女將刀收回刀鞘,放進衣服裡,從容地轉身,走回我身邊。
 
壓倒性的強大,連上位魔物的惡魔都不放在眼裡,不要說受傷,一滴汗都沒出就能將其打倒,這就是眼前這位少女的實力!
 
「太厲害了……明明看起來只大我沒幾歲,卻這麼強大,您到底是何方神聖?」
 
「你說的太誇張了,我只是個…盼望和平的隱居者罷了。」
 
盼望和平?究竟是甚麼意思呢……
 
「比起我的事,還是趕快帶你去和伙伴們會合吧?他們可能也還在擔心你呢。」
 
「啊,對哦!那就…不好意思,要再度麻煩妳了~」
 
「沒甚麼啦,舉手之勞而已。」
 
於是我們邊聊著天邊在墓園中前進,偶爾看她的手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抖動一下,就有經驗值入袋了,對她來說消滅這種層級的小怪大概和呼吸無異吧。
 
聊天的內容五花八門,從北方的巨人部落到南方的獸人生態,從市井小民到高階冒險者,從雲為什麼白到海為什麼藍,從這個世界到這個少女。
 
少女的名字叫霞(カスミ),外表看似冷酷,聊起來卻意外地健談,偶爾還會說出一些挺可愛的話,就像是個小女生一樣,雖然她本來就是。
 
她喜歡插花跟茶道,喜歡茶的話,似乎能跟若芽子成為不錯的朋友呢?至於插花是甚麼我並不是很清楚啦,聽她的說法是她故鄉的女生們,當然也有男生,只是是少數,扯遠了。總之故鄉的人們會在花瓶中點綴各式各樣的花朵,但是其中的花種以及擺放方法都各有講究,使其看起來就像一幅畫一樣美麗。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聊到她有沒有男朋友時,她似乎不是很願意回答。不過我並沒有想汁她的意思,也就沒有深究了。
 
「呦,這不是阿月……握曹竟然勾搭著一個女孩子啊!還是超正的那種,冰山美人系列的啊!」
 
聊著聊著,突然在路邊發現了羅萊特。而被稱讚的霞,臉上浮現了一絲……完全沒有表情!
 
「羅萊特!啊,這位是羅萊特,是我的夥伴;而這位是霞,當我被殭屍襲擊時救了我,而且後來我們遇到那個自稱惡……」
 
「請多多指教~」
 
當我打算說出霞打倒惡魔的英勇事蹟時,被她以假裝很熱情的問候打斷了。看來似乎是不希望我多提吧?
 
「啊,這邊才是,請多多指教啊~」
 
而羅萊特的問候則是意外的緊張,原來羅萊特喜歡這種類型的啊?
 
「那麼神崎,既然已經和夥伴會合了,我就先走啦。」
 
「嗯?不一起吃個飯嗎?妳都救了我的性命,至少讓我請一頓吧?」
 
「請客嗎…如果我們還有機會見面的話再讓你請吧~我還有點事要去處理,就先離開了。」
 
看來羅萊特所期待的戀情似乎沒有萌芽的機會了。雖然羅萊特看起來非常依依不捨,但我的立場也不方便勉強恩人留下呢。
 
「那麼就先這樣吧,路上小心~」
 
和羅萊特一同揮手目送霞離開了。
 
「真好呢阿月~竟然能跟那麼漂亮的女生獨處啊!」
 
「似乎,真的挺好的呢?」
 
「唔啊啊啊啊啊啊!」
 
其實這樣逗弄羅萊特也挺好玩的。
 
「嘛,玩笑話先放一邊,我們趕快去跟若芽子和西鄉會合吧。」
 
「啊啊,西鄉姑且不說,若芽子那邊我還挺擔心的啊。」
 
確認目標後,我和羅萊特開始了尋找若芽子的任務。
 
然而這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接下來等待著我們的是何等殘酷的景色。
 

未完待續
板務人員:

7593 筆精華,01/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