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4k

【心得】第四次聖杯戰爭密話‧Fate/zero

樓主 黑色情人節 name15483
Fate/Zero
 
前言
 
  
   【圖解】:赤裸的血腥、真實的殘酷,魔術師與英靈間的激烈戰役。
 
  本次要介紹的,是於2011年推出的動畫大作『Fate/Zero』。此作乃《Fate/stay night》的前傳,是敘述七名魔術師與七名英靈追求聖杯的故事。由於作品耗資經費甚鉅,加上作者虛淵玄的名聲,本作理所當然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當然,『Fate/Zero』的品質絕不在話下,故事無論是在劇情、配樂,還是人物刻劃上,都有一流的水準。接下來情人節將針對世界觀、劇情、角色、優點與缺點、配樂,等五大面向來論述。心得內容以動畫為主,不涵蓋小說、漫畫情節。文章內容將大量劇透,欲觀看的巴友們,點閱前請先三思。
 
世界觀
 
  
   【圖解】:由不同時代、國家、神話所出現的七個英靈,將為共同的執念而出現。
 
  兩百年前,由起源之御三家開始的愛因茲貝倫、馬其裡(進入日本後改為間桐)、遠阪,三家的魔術師互相幫助,為實現不可實現的願望而成功召喚出了聖杯。但聖杯只能實現一個願望,協助關係變成腥風血雨的爭鬥,這就是聖杯戰爭的始端。之後,每隔六十年聖杯就在冬木之地降臨。
 
  為了得到聖杯,聖杯選出七名魔術師,並召喚出稱為Servant(從者)的英靈。祂們分別是:『Archer (弓之騎士)、Saber(劍之騎士)、Lancer(槍之騎士)、Rider(騎兵)、Assassin(暗殺者)、Caster(魔術師)、Berserker(狂戰士)。』這七名Servant來到現界後,分別與七名魔術師訂下契約。這七組人馬將通過死鬥互相競逐,唯有最後的勝利者,才能夠擁有聖杯。
 
  
   【圖解】:各個不同的勢力,也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此乃魔術協會之時鐘塔。
 
  以上敘述,便是本作主軸聖杯戰爭之基本概念。在這之中,就屬英靈的設定最為突出。張飛打岳飛,這句話通常是網友們譏諷比較文的無理名言。然而在聖杯戰爭裡,這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英靈們,正是古代著名的歷史人物所化。祂們有可能是永垂不朽的帝王、惡名昭彰的傭兵、上古神話的英雄……等,諸如此類的傳說人物。
 
  上文所提的七大職業,也與英靈們在歷史上的事蹟息息相關。比方說當魔術師召喚Rider時,就有可能召喚出聖誕佳節中的傳奇人物,聖誕老公公‧聖尼古拉。召喚Caster時,則有可能喚出亞瑟王神話故事裡的梅林法師。這些來自不同時代、神話的英雄,為了各自的夙願追求聖杯。祂們之間的壯烈戰鬥,正是本作的驚奇之處。
 
  
   【圖解】:所有人的目標,便是這蘊含龐大魔力的願望機,聖杯。
 
  當然,『Fate/Zero』的特色不僅於英靈間的戰況。七名魔術師的較勁,也是故事的一大賣點。『Fate/Zero』的時間點,設立於本傳的十年前。由當時劇中柯林頓的演講可以得知,故事應是在1993-2001年之間。所以在故事裡,觀眾除了會看見魔術師的奇門異法外,還能瞧見狙擊槍、炸藥、摩托車,甚至是戰鬥機等現代化科技戰鬥。
 
  加上戲裡你來我往、縱橫交錯的謀略布局,也使得情節更加精彩。利益合作、背叛陷害,在劇中乃家常便飯之事。就算上集你我齊心協力,共同消滅敵人;下集也能無情無義的消滅戰友。在這殘酷的聖杯戰爭中,等待在眾人眼前的,是希望還是絕望。觀眾們將從汩汩的鮮血與悲淒的嘆息下,看見命運的殘忍和黑暗的曙光。
 
劇情
 
  
   【圖解】:不管是豪放狂野的霸者,尋求自我價值的少年。
 
  本作動畫共二十五集,以未遠川戰役為分歧點,分為上下兩季。劇情的結構大致能分為,佈局、試探、廝殺,三大階段。而在第一季的劇情裡,則以前二項為主。Fate的原作者奈須蘑菇曾說過,『Fate/stay night』可看作是少年和少女們在殘酷的背景下相遇的故事。
 
  『Fate/Zero』卻是以魔術師和英靈們拼上性命互相廝殺的大混戰,它所表現的是以生存為本質,真正的「聖杯戰爭」。誠如此言,本作在初期的佈局中,無論是事先的情報收集、聖遺物的準備動作、戰前的同盟條約。角色們的種種行為,都一再彰顯出聖杯戰的危險性。那風雨欲來的危險氛圍,也連帶影響觀眾們興奮期待的心。
 
  
   【圖解】:還是探究神秘的魔術師,和高貴的帝王。
 
  也因聖杯戰如此重要,所以參賽的魔術師都各有一套戰略方針。如主角衛宮切嗣就安排自己的從者,Saber與妻子愛麗絲一起行動。意圖讓檯面上的敵人誤以為妻子便是Saber的主人,使其在檯面下進行暗殺的動作;同樣的,身為禦三家之一的遠坂時臣。也利用弟子言峰綺禮的從者,Assassin,進行欺敵與收集情報的戰術。
 
  聖杯戰中的潛規則,讓魔術師或明、或暗,都盡可能保留手中的王牌。藏身幕後,隱藏英靈、寶具的真名,乃交戰的基本法則。在爾虞我詐的心機較勁中,眾人鬥的不僅是英靈的實力,還包含智謀手段。在這高潮迭起的試探之局裡,誰能算盡一切。意外的變數,無法估算的戰局,將於第二季激烈展開。
 
  
   【圖解】:或是追求名譽的魔法使,與展現忠義的騎士。
 
  如果說第一季是試探與佈局,並展現英靈間豪情熱血之戰。那未遠川戰役後的第二季,便是無情的血戰。除了悲慘的幸運E 槍兵血淚外,時臣的背刺、雁夜的發瘋,都是著名的黑暗場景。特別是切嗣過去的經歷,更讓人感到悲哀與無奈。跟前季的豪氣干雲相較起來,後季較著墨於角色的心境。
 
  如切嗣心境上的轉折、愛麗絲為夫犧牲的覺悟、Rider和維瓦羈絆扶持之情,都是本季的重點。再者,由於故事已來到尾聲。隨著聖杯的降臨,犧牲和死亡也理所當然地發生。不管是痛苦、絕望、悲壯……望著諸位角色們的離去,讓人不禁感嘆聖杯戰的無情。到頭來,誰也不是真正的勝利者。聖杯給予追求者的,只有扭曲的願望和煉獄般的景象。
 
  
   【圖解】:抑或是迷途的羔羊與血腥的狂者。這些人的慾望,其實都是相同的。
 
  總結來說,聖杯之戰從頭到尾就是個錯誤。若從終點回頭望去,便會察覺,有多少人因聖杯而獲得幸福。又或者該說,有多人因聖杯而死亡。不管是為求名、為求利,是為了理想、是為了信念。即便手段和行徑並不相同、縱然宿願和夢想多麼偉大,這些追求聖杯的人們,其執念仍是如出一轍。
 
  所以就算口號說的多好聽,這場聖杯戰爭,不過是以人自身私慾形成的鬥爭罷了。可惜的是,直到聖杯降臨時,倖存的獲勝者才看透這個道理。而前傳來不及停止的孽障,只能留給本傳來終結了。
 
角色
 
Saber 陣營
 
衛宮切嗣(CV:小山力也)
 
  
   【圖解】:在切嗣無神的雙眼中,暗藏無盡的自責。
 
  情人節永遠記得,初見切嗣時,他的話語、他的神情。那冷漠的目光、那蕭瑟的氣息,以及如岩石般堅硬的臉龐下,那一抹難以察覺的傷悲。切嗣初登場時,是在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八年前。入贅於愛因茲貝倫家族的他,正以父親的身分迎接新生兒的到來。但是,隨著侍女欣喜的稟報,切嗣並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
 
  令人訝異的,反倒是他接下來在妻子耳邊說出的話語。「愛麗,我…總有一天可能會讓你死去。」望著窗外滿天白雪,切嗣的話自責又悲哀。而愛麗絲的回答,則撫平切嗣心中的傷痛。「創造一個沒有淚水的世界」,愛麗絲如此說著。愛因茲貝倫家的悲願、衛宮切嗣的理想,成為追求聖杯的道路。從這一刻開始,無奈與殘酷已慢慢降臨。
 
  
   【圖解】:在本次參戰的魔術師中,唯有切嗣是使用槍械的高手。
 
  一個可以為了理想,而讓妻子犧牲的丈夫,衛宮切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在初期的情報戰裡,觀眾從遠坂時臣的口中,得知切嗣是一個惡名昭彰的『魔術師殺手』。表面上,他雖不屬於任何魔術學會。但實際上,他卻受到上層的人肆意差遣。衛宮切嗣,可說是上級專用於應對魔術師的自由暗殺者。
 
  他令人聞風喪膽之處,在於使用似魔術師又非魔術師的方法追殺魔術師。狙擊、毒殺、在公眾面前炸死。光是知曉目標在飛機上,甚至不惜將整架客機擊墜。猶如恐怖分子般的殘忍手段,加上快、狠、準,的行動效率。在世人的認知裡,衛宮切嗣簡直是一個完美的殺人機器。
 
  
   【圖解】:得逞的笑容中,是切嗣的殺著,『起源彈』。
 
  在戲中,切嗣屢屢展現他『魔術師殺手』的驚人實力。出其不意爆破大樓,讓肯尼斯精心設計的魔術工房瞬間敗北;利用現代化武器的槍枝,包裝魔術禮裝「起源彈」。並配合「固有時制御」,成功攻擊和躲避敵人;藉由未遠川戰役的發展,順利誅殺Caster的主人雨生龍之介,並設下暗算Lancer陣營的佈局。
 
  切嗣那如同機械般精明的頭腦,加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冷酷行徑,使得他在聖杯戰中屹立不搖。他的成功秘訣,就是以犧牲少數來拯救多數,抉擇出最具有價值存活的一方。因此在『世界和平』這個偉大的抱負面前,他可以毫無猶豫的犧牲一切。那怕是Saber對他的信賴、愛麗絲和舞彌的性命,切嗣都能捨棄。
 
  
   【圖解】:如且和諧又溫馨的一幕,妻女的溫暖,永遠是切嗣最大的救贖。
 
  幼時「正義使者」的理想,和現實無法停止的殘酷,讓切嗣追求著聖杯。只因他的願望,是想創造一個沒有淚水的世界。諷刺的是,自從當年艾明美戈島的悲劇後,夢想與現實漸行漸遠。為了不讓父親繼續研究死徒,他親手開槍弒父;為了避免魔蜂大肆散播食屍鬼,他將恩師連同飛機一同擊落;到了聖杯戰時,他又要為了理想犧牲妻子。
 
  一直以來,切嗣都走在抉擇的道路上。隨著捨棄的越多,他也越來越痛苦。最後犧牲一切換來的聖杯,更是如此的不堪。回頭望去,切嗣這個人實在非常可悲。他的一生,伴隨著無數的痛苦與壓抑。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的無奈,都是他自己造成。其實切嗣的幸福早在自己的手邊,擁有愛麗絲的笑靨與伊莉雅的稚顏,沒有淚水的世界,已在眼前。
 
Saber《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剛》(CV:川澄綾子)
 
  
   【圖解】:堅定的眼神、不屈的意志,這就是Saber。
 
  耀眼的金髮,襯出女子如花似玉的容顏;綠色的雙眸,展現女子巾幗不讓鬚眉的氣度。在切嗣和愛麗絲眼前的英靈,明明只是位纖細美麗的少女。但那凜然的氣度,以及眉目間不可一世的帝王之氣,都證明她是傳聞中的騎士之王,亞瑟。「回答我,你就是召喚我的Master嗎?」
 
  同樣的話,情人節在好幾年前也曾聽聞。只是滄海桑田、歲月如梭,當時與現在的環境已經不同。不過說也奇怪,這句話並不是什麼千古佳句,卻成為觀眾心目中Saber的名言。也許是因為,當Saber說出此話時,那不亢不卑的王者風範,讓人為之懾服吧。而用此句做第一集結尾,也讓觀眾重溫當年的感動。並於震撼中,為第四次聖杯戰拉開序幕。
 
  
   【圖解】:美麗的纖細身體下,蘊含著無窮的力量。
 
  Saber的本名,叫做阿爾托莉亞‧潘德拉剛。在前傳的劇情裡,她很稱職的扮演劍之騎士的角色。故劇中無論是在戰鬥、理念,或是對聖杯的祈願,Saber都以崇高的正義之道來完成。所以和Lancer槍劍交鋒時,Saber才會與Lancer惺惺相惜,以武交心;因此在目睹Caster的邪道行徑時,Saber才為如此忿恨不已,誓伐Caster。
 
  甚至在『三王會議』中,Saber追求聖杯的理由,也是如此高貴神聖。守護生前無法保護的祖國,改變不列顛帝國滅亡的命運,這正是Saber的宿願。不過在英雄王和征服王面前,Saber的願望與信念,顯然不符合他們的王者之道。英雄王譏笑這個自稱為王的小姑娘,征服王則駁斥Saber的天真。
 
  
   【圖解】:穿著西裝的Saber,也是英姿颯爽、帥氣迷人。
 
  Saber,你說要為理想獻身,那當年你一定是個兩袖清風的聖者吧。想必一定高貴且難以接近吧。但所謂殉教的荊棘之路,何人嚮往、何人會殷切期盼!!以騎士道為榮的王,確實你所推崇的正義和理想,能在一時拯救王國及臣民。可是…除了被拯救之外什麼也做不了的人會有何種結局,你並非不知道吧。
 
  你只是拯救了臣下們,並沒有引導他們,沒有展現身為王者的慾望。你拋下了迷失方向的臣民,孤身一人清高著,沉溺於狹隘的美好理想當中。所以你並非純正的王者,不過是一個被所謂『捨己為人』的王者形象束縛的──小姑娘而已。
 
  
   【圖解】:被『理想』束縛住的Saber,只能當個崇高的王。
 
  征服王的一席話,嚴厲卻又中肯。的確,Saber著實是個高不可攀的聖者。她兼備了力與美、智與勇,是高潔又崇高的存在。但過於崇高的理念,卻反而使人難以親近。情人節還記得當年在看本傳的動畫時,片尾曲『曾經有你的森林』中,Saber的身影是多麼的孤寂。
 
  同樣的畫面,在前傳也再次出現。聖杯戰結束後,Saber佇立於山丘上。疲憊不堪的她,望著滿坑滿谷的士兵屍骸,等待死亡的到來。此時的Saber,孓然一身、光華盡退,只餘滿身的哀戚。看到此景,真是令人萬分不捨。將一生奉獻於國家的聖者,最後的結局竟是如此淒涼。所幸在本傳時Saber終於能以阿爾托莉亞而活,不再只是理想的亞瑟王。
 
Lancer 陣營
 
肯尼斯‧艾爾梅洛伊‧阿其波盧德(CV:山崎巧)
 
  
   【圖解】:不可一世的肯尼斯,他的輕敵,是他最大的敗筆。
 
  在前傳中,大多數的參賽者都具備相當的來歷背景。若撇去古老的御三家,那由魔術協會最高級別時鐘塔推薦的肯尼斯,無疑是後台堅硬的強者。身為阿其波盧德家族的長男,九代的魔導世家,肯尼斯擁有純正的魔術師血統。他的優越程度從切嗣收集的資料來看,可見一斑。
 
  就算不談他的魔術禮裝「月靈髓液」,光是能在原有的契約系統裡加入獨自的改進,改變Servant與Master之間的變則契約,就證明他不容小覷。利用此系統,肯尼斯便能自己持有令咒,並讓未婚妻索拉烏作為另一個Master提供魔力。如此一來與敵方Master戰鬥時,便無需顧忌魔力的消耗。
 
  
   【圖解】:費盡苦心得到的令咒,對肯尼斯來說,是福也是禍。
 
  在智謀方面,肯尼斯的表現算是中規中矩。不管是開頭的隱蔽身形,還是佈滿陷阱的魔術工房,都能看出他的小心謹慎。可惜在局勢的判斷上,太過躁進。堅持殲滅Saber的他趁Berserker針對Saber時,以令咒命令Lancer協助Berserker。這不僅造成他和Lancer的嫌隙,還寫下自己敗亡的命運。
 
  對『魔術師殺手』切嗣來說,肯尼斯這種標準的魔術師,是最好下手的目標。他的驕傲與自大,還有對「月靈髓液」絕對信賴,都是致命的缺陷。最後肯尼斯因切嗣的「起源彈」導致魔術迴路崩毀,自己與索拉烏更慘死在槍口之下。他的結局除了表達出切嗣手段的殘忍,還說明著驕兵必敗的道理。
 
Lancer《迪爾姆德‧奧迪納》(CV:綠川光)
 
  
   【圖解】:有著光輝容貌的迪爾姆德,是個心、技、體,兼備的騎士。
 
  前傳中,以Lancer之座降臨現世的英靈。是愛爾蘭的神話英雄,菲歐娜騎士團首屈一指的槍兵,迪爾姆德‧奧迪納。由於國籍的關係,迪爾姆德的歷史在觀眾間並不顯赫。加上手持的紅槍『破魔的紅薔薇』,和正傳中Lancer的『刺穿死棘之槍』外型頗為類似,所以初期常被人誤解為同一人。
 
  但是,無論是在戰技、個性,甚至是戲份的安排,前傳的Lancer明顯優於本傳太多。更何況迪爾姆德所持有的兩把魔槍,『破魔的紅薔薇』、『必滅的黃薔薇』,的確是威力強大的寶具。前者具有破魔之功,能斷絕其魔力使其無效化;後者則有詛咒之效能,使被擊中者之傷口無法復原。頂尖的神槍,配上淋漓盡致的絕妙槍法,著實令人讚嘆不已。
 
  
   【圖解】:瀟灑的英姿、絕妙的槍法,卻仍然換不到主人的尊敬和信賴。
 
  在前傳的故事裡,迪爾姆德是個悲劇的英雄。因為他不管是在史詩或聖杯戰中,都因相同的因緣而悲嘆。風流倜儻、英俊帥氣的迪爾姆德,曾與青春女神共度良宵,而獲贈一枚魔痣。這顆能使任何女性無條件愛上他的魔痣,竟讓菲歐娜騎士團團長的未婚妻格拉妮亞,對他一見鍾情。至此,迪爾姆德失去主君對他的信賴,他只能亡命天涯,終至悲慘之途。
 
  為了能完成生前無法如願的騎士道,迪爾姆德參加聖杯戰爭。這個以名譽而戰鬥的男人,願望只是想為他的主人盡忠到最後。無奈的是,他又重蹈覆轍生前的悲劇。這一次,愛上他的是肯尼斯的未婚妻索拉烏。最後,迪爾姆德再次死於主人手中,他的血淚、他的嘶吼,悲苦的叫人不忍直視。誰說禍水只限紅顏,迪爾姆德正是例證之一。
 
Rider 陣營
 
維瓦‧維爾維特(CV:浪川大輔)
 
  
   【圖解】:雖然一開始不太討喜,但後來維瓦可是情人節最喜歡的角色。
 
  第一次看見維瓦時,情人節其實不怎麼喜歡這位少年。原因很簡單,那就是因為他偷拿肯尼斯包裹內的聖遺物。在時鐘塔學習的維瓦,是肯尼斯的學生。因不滿現今魔術協會的體制以及肯尼斯的打壓,所以想藉由參加聖杯戰爭,來證明血統並非一切的論點。
 
  不過初期維瓦那沾沾自喜、自得意滿的模樣,真的是頗令人失望。因為從其他參賽者謹慎的行徑來看,明顯就能感受到聖杯戰的危險性。反觀維瓦躍躍欲試的興奮神情,不得不令人嘆息這少年的無知天真。可誰又料的到,在殘忍的聖杯戰爭中,這名天真的少年,卻是唯一的受益者。
 
  
   【圖解】:淚眼婆娑,因受到Rider認同喜極而泣的維瓦,真的非常可愛。
 
  改變維瓦一生的轉捩點,便是英靈Rider。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這句話用在維瓦身上是最適合不過了。跟其他組別的Master比起來,維瓦明顯趨於弱勢。可是在Servant與Master的契合度上,維瓦這組卻大大勝出。這是因為Rider的真實身分,乃著名的亞歷山大帝。他的知識、勇氣、膽識,無不影響維瓦的身心。
 
  兩人也從單純的主從,逐漸成為朋友。原本自卑懦弱的維瓦,也從Rider的認同中獲得勇氣。為了不拖累Rider,他毅然捨棄三道令咒,只為成就Rider的霸業。雖然Rider最終還是戰死沙場,可是兩人亦師亦友、亦君亦臣的相惜情誼,仍是令人印象深刻。若要問『Fate/Zero』中,哪個組別最讓人喜愛,那Rider與維瓦絕對榜上有名。
 
Rider《征服王伊斯坎達爾》(CV:大塚明夫)
 
  
   【圖解】:身材魁梧的Rider,不只人高、心高,氣魄更高。
 
  在前傳參戰的英靈中,如果說Saber是孤高殉道的聖者、Lancer是追求忠義的騎士,那Rider就是征服一切的霸者。放蕩不羈、狂野豪放的Rider,從初登場就霸氣十足。尤其是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是,赫赫有名的亞歷山大帝時,情人節對這位英靈的評價,便不知不覺上升許多。
 
  事實證明,Rider在參賽的Servant中,可說是最好相處的英靈。在當時的劇情裡,若撇去變態雙人組,就屬Rider和維瓦的相處最為融洽。即便兩人沒有明確的主從關係,可每當看見Rider欺負維瓦的模樣,就忍不住讓人會心一笑。
 
  
   【圖解】:Rider和維瓦的互動,總能和緩緊張的氣氛。
 
  重新回到現世後,Rider依舊沒有忘卻當年的理想。所以他毫不畏懼的在眾人面前揭露自己的真名,並於戰鬥中招募其他從者作為手下,共同征服世界。其豪氣干雲的氣魄,讓英雄王都為之敬重。
 
  當然,Rider受人歡迎的原因,並不只在他的性格,實力更是一大重點。平常作為代步工具的『蹂躪征服直達遠方』,已是威力強大的對軍寶具。而於『聖杯問答』一集中展現的固有結界『王之軍勢』,更是讓人嘆為觀止。
 
  
   【圖解】:並肩而立,奔馳在沙場的兩人,是橫越時代、身分、年齡的摯友。
 
  『所謂的王,應比誰都要貪婪、比誰都豪爽、比誰都易怒,清濁兼具,追求人生的極致。這樣臣下們才會仰慕王者,願跟隨其左右。每個臣民心中才會燃起「想要成為王者」之火。』在三王會議中,征服王的一席話,壓的Saber啞口無言。的確,亞歷山大帝是個暴君,然而身為一個王者,正是要擁有讓百姓臣子為之捨身的氣魄。
 
  Rider的『王之軍勢』,不只是心象世界具現化的固有結界,也是王道的證明。裡頭的千軍萬馬,是就算肉體已滅,靈魂仍留在世界的英靈。這些對國王忠心耿耿的勇者們,他們與王的羈絆才是伊斯坎達爾的最強寶具。
 
  
   【圖解】:亞歷山大帝的魅力,就在於征服一切的氣度。
 
  擁有征服世界野心的亞歷山大帝,他所征服的不只是物,也包括人。在故事裡,他以動人的氣度,讓不少人深深折服。而維瓦更是影響最深的一個,他用三個令咒分別對Rider下達,「一定要獲得勝利」、「一定要得到聖杯」、「要奪取全世界,絕對不准允許失敗」的命令。這因為維瓦尊敬Rider,且不想拖累他。
 
  而對Rider來說,維瓦從不只是個Master而已。縱然他的實力並不強,歷練也很膚淺,不過Rider從來沒有瞧不起他。在兩人共同奔馳於戰場中時,想必Rider早已將維瓦當成好友了。望向兩人一同並肩,前往最後之戰的模樣,真的讓人既感動又傷心。感動的是Rider和維瓦的心心相惜,難過的是他們眼前的戰局,將使二人永遠分離。
 
Archer 陣營
 
遠坂時臣(CV:速水獎)
 
  
   【圖解】:作為一個父親,時臣並不完美。但對於能給予的,他從來不吝嗇。
 
  冷靜自持、高貴不凡,時時刻刻保持著遊刃有餘、舉止優雅的遠坂時臣,是第四次聖杯大戰的參賽者之一。身為御三家之一,並擅長火屬性魔術與寶石魔法能手的他,無疑是個強大的魔術師。為了達到魔術師的最高目標,根源。時臣在開戰的前幾年,便做好完善的規劃。
 
  先是將小女兒櫻送到間桐家,好確保下一次聖杯戰的後路。並與聖堂教會的監督者言峰璃正共謀策畫,好讓Assassin的主人言峰綺禮能與自己並肩作戰。時臣不論是審時度勢、出謀劃略,都安排的非常詳細、周到。然而他萬萬都料想不到,比起眼前的敵人,他更該防範的是自己人。
 
  
   【圖解】:在第四次聖杯戰的顏藝中,就屬時辰臣最為經典。
 
  言峰綺禮曾言:「吾師直至骨髓深處都無非是一個魔術師。」沒錯,對擁有高貴魔術師血統的時臣而言,聖杯戰不只是家族的夙願,更是一種榮耀。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間桐雁夜對他的憤恨指控,他甚至認為將小櫻送到間桐家,對她是一種幸福。
 
  這種徹頭徹尾的魔術師價值觀,也成為時臣敗北的主因。當綺禮將Azoth劍從背後刺穿他心臟的那一刻時,時臣驚愕的表情,寫出他出乎預料的估算。也許,比起根源的探索、未知的神秘,時臣更應該研究的,是人心的險惡。如果今天他能多花一些心思在了解他人身上,那或許結局會有所改變吧。
 
Archer《吉爾加美什》(CV:關智一)
 
  
   【圖解】:金閃閃、亮晶晶。是說金閃閃這個綽號原來是Rider取的。
 
  無論是前傳的『Fate/Zero』,還是本傳的『Fate/stay night』,總有一個驕傲自大的王者。那就是號稱英雄王的Archer,吉爾加美什。由時臣召喚的吉爾加美什,真身為巴比倫尼亞的上古帝王,在史詩中是擁有超人力量的半神人。那超然的絕對力量,讓時臣在初次召喚時,便高興的稱讚勝利即將到來。
 
  果不其然,英雄之王的名號並非浪得虛名。一身耀眼金鎧的吉爾加美什,其尊榮華貴、不可一世的傲氣神情,著實讓人嘆服。他的寶具『王之財寶』更是光彩奪目、華麗壯觀。此寶具不只是開啟巴比倫之門的鎖匙,內中還有著全世界寶具的原型。而常把寶具當成箭射出的吉爾加美什,也因此得到Archer的職稱。
 
  
   【圖解】:這張帝王獅子圖,其藍本取自於真實的歷史石雕。
 
  不過,即便尊貴非凡,這位上古帝王其實是個嚴重的中二病患者。除了喜愛尾隨跟蹤別人外,還喜歡自說自話,無來由的貶低他人。將「雜種」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只是他低劣性格的標準罷了。完全以自我為中心,妄自尊大的個性才是此人討厭的地方。在『聖杯問答』一集中,他奪取聖杯的理由更是狂妄到極致。
 
  『世間上的寶物都是追溯於我的寶庫,所以就算我不知道聖杯的真身,只要是寶物那就毫無疑問是我的財物。把我的東西擅自拿去,厚顏無恥也要有個限度吧!!』如此中二的話語,情人節想除了瘋狂科學家鳳凰院凶真外,應該也只有吉爾加美什能講出了。可惜的是,在前傳中能與他對敵之人寥寥無幾。觀眾只能在本傳中,欣賞他被打臉的怒顏了。
 
Assassin 陣營
 
言峰綺禮(CV:中田讓治)
 
  
   【圖解】:在渾沌的光明中,綺禮壓抑著自己得不到喜樂。
 
  如果要問在前傳中,誰是最難以捉摸的角色,那言峰綺禮必是當仁不讓。身為璃正的兒子、時臣的弟子、Assassin的主人,綺禮相當的特別。他的奇特,不僅於多重身份和過往經歷,還包括無欲無求的人生觀。但這裡所指的無欲無求,並不是說綺禮知足常樂,而是這男人的一生根本不存在歡愉。
 
  「煉金、降靈、召喚、占卜,都是在還差一步便突破的緊要關頭,便毫無迷戀地轉入下一個範疇,宛如將之前累積的知識當作垃圾一般丟掉。愛麗,我覺得言峰綺禮的做法可怕至極。」第一集的情報戰中,切嗣對綺禮下了這樣一個結論。在之後的戰局裡,他也盡量避開綺禮。這樣的情況,也許是切嗣在一開始,便察覺綺禮的本質。
 
  
   【圖解】:在墮落的黑暗中,他以他人的痛苦獲得愉悅。
 
  藉由Archer的蠱惑,以及綺禮在劇中的行為表現來看,觀眾不難看出綺禮病態的心理。尤其是當Archer指出綺禮沒能親手殺死父親的遺憾時,綺禮的本質已慢慢展現出來。至於綺禮欲求的真相,則到冬木市遭火海洗禮時。觀眾們才明白,綺禮追求的乃惡之歡愉。
 
  綺禮之所以無法安居一個職位,是因為對自己的內心感到困惑。他想要尋找自己真正想要的道路,只因他的內心無法和一般人一樣,視美好的事物為快樂。因此他從煉金術換到占卜術,並擔任教會中的代行者,甚至娶重病的女子為妻。這些行為都是想要獲得愉悅、獲得滿足,可是──全都失敗了。
 
  
   【圖解】:而重生後的綺禮,目光又在哪個方向?
 
  荀子:『人性本惡。』這句諺語指的正是綺禮。精神異常的他,在聖杯戰爭中理解自己愛好惡的本質。於是他開始去追求、去享受,望著別人從希望轉為痛苦的那一瞬間,是綺禮最大的歡愉。Archer更指出,冬木市的大火應該是聖杯為成全綺禮的願望造成。而綺禮之前為何沒有欲求的表現,是因為他的本質全被外在的環境給壓抑住。
 
  他就如同佛洛伊德心理學中的本我超額者,被欲望主宰著。今天綺禮若不是誕在教會世家,有良好的超我(道德約束)、自我(品德教育)束縛著,想必他一定是個不遜於雨生龍之介的殺人魔。切嗣忌憚綺禮的原因,終於水落石出。捉摸不定的敵人,的確遠比檯面上的強者來的恐怖啊。
 
Assassin《哈桑‧薩巴赫》(CV:阿部幸恵/川村拓央)
 
  
   【圖解】:Assassin心中的辛酸血淚,是劇中最大的謎團。
 
  身為第四次聖杯戰的暗殺者,Assassin其實是非常可悲的存在。Assassin的真身,起源於十字軍東征時期,中東暗殺教團阿薩辛派的首領,山中老人哈桑‧薩巴赫。這名老者便是阿薩辛派的創世者,而阿薩辛這三個字,也是英文Assassin(暗殺)的由來。
 
  這句單詞在阿拉伯語則代表,『準備好為某個理由犧牲的人』或是『敢死隊』、『志願者』之意。這也可說明,在Assassin職稱下的多位英靈,每一個都是以命換命的暗殺者。這些潛伏於黑暗當中的無名者,在生前是他人的道具,到死後也是如此。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是為完成願望而來。
 
  
   【圖解】:影之英靈,到消失都只是他人的影子。
 
  由於劇中Assassin的戲份並不多,只知道他們是阿薩辛派某一代首領的人格分裂體。而根據維基百科所述,Assassin的願望是人格統一。從故事裡那麼多的個體來看,可以想見他們祈求的理由為何。可惜的是,在言峰綺禮底下的Assassin,不過是道具般的存在。
 
  他的價值,只為收集其他英靈、魔術師的情報。就連最後的戰鬥,都是以試探為前提之下,襲擊Rider好逼出他的王牌。看著被『王之軍勢』屠殺殆盡的Assassin一夥,真是令人覺得可悲萬分阿。
 
Berserker 陣營
 
間桐雁夜(CV:新垣樽助)
 
  
   【圖解】:躺在垃圾堆中的雁夜,他的人生就如此景,一蹋糊塗。
 
  間桐雁夜是古老的御三家中,間桐家的代表。雖說是代表,不過雁夜並不是什麼優秀的魔術師。事實上,他對魔術可以說是厭惡排斥。這樣的雁夜,之所以參加聖杯戰爭,是為了拯救遠坂葵的女兒小櫻。他與家族宗老間桐臓硯達成協議,只要能在聖杯戰中獲勝,就讓小櫻脫離慘無人道的蟲倉生活。
 
  就參戰理由來說,雁夜非常偉大。儘管他愛慕著葵,但小櫻畢竟是葵和時臣的女兒。於情於理,他的犧牲都太超過了。曾脫離魔道世界,卻又為參加聖杯戰而走速成之路的他,體內被植入大量的『刻印蟲』。所以只要驅動魔力,體內的蟲子就會不停啃噬他。每當看見雁夜因體內蟲子痛苦不堪的模樣,都不禁為他感嘆,這樣──值得嗎?
 
  
   【圖解】:也只有這癡人說夢的幻想,才能撫平雁夜痛苦的心吧。
 
  隨著戰鬥逐漸白熱化,支撐雁夜的心也開始有了轉變。漸漸的,憎恨時臣、怨恨臓硯成為他唯一的動力。此時的雁夜,已開始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參加聖杯戰爭的意義也開始扭曲。在與時臣正面對決後,雁夜的信念更受到嚴重的打擊。沒錯,時臣將小櫻送入間桐家,的確有失父親的責任,可這也是他們身為魔術世家的義務所在。
 
  反觀雁夜的覺悟,全是為一己私慾所為。這也是為何當他被葵指責時,會瘋狂的不能自我。因為雁夜實在付出太多了,且他的付出全是為了他心愛的女人,葵。最後因Berserker的爆走,而油盡燈枯的雁夜,回到大宅意圖將小櫻帶走,卻因體力耗盡墜入蟲倉而亡。他死前所看見的幸福幻影,相信是上帝給予他的憐憫吧。
 
Berserker《圓桌騎士蘭斯洛特》(CV:置鮎龍太郎)
 
  
   【圖解】:隱藏在鎧甲之下的狂怒,是源自於那深不可測的力量。
 
  身為狂戰士的Berserker,是所有英靈中最難駕馭的存在。此Servant雖具極大的力量,卻會因召喚時的狂暴咒語,失去言語和思考的能力。本屆的Berserker,不僅是一個失去言語的瘋狗,還是恐怖的黑暗騎士。他總以一身漆黑的鋼鐵鎧甲,出現於敵人眼前。在參雜怒火的瘋狂攻擊中,是身經百戰的純熟戰技。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Berserker時,情人節就為這黑暗騎士震驚不已。他與Archer的激戰,不只是動畫的極致表現,也是武者的強大證明。後來只要有Berserker出現的場景,就代表有精彩的戰鬥可以欣賞。只可惜這暴躁的武士不能言語,觀眾們只能從他的行徑中,察覺他對Saber的執著。
 
  
   【圖解】:最後的一劍、最後的制裁,終於讓蘭斯洛特獲得解脫。
 
  Berserker的真實身份,其實是圓桌武士蘭斯洛特。因為這個身份,他與亞瑟王有許多恩怨情仇。根據史書所載,蘭斯洛特本是亞瑟王傳說中圓桌騎士團的成員之一。他不但深受亞瑟王的信賴,還為亞瑟有著諸多貢獻。其英勇事蹟,更是與亞瑟王不相上下。可這樣尊貴的騎士,竟與王后桂妮薇兒私通,間接造成亞瑟王朝的崩毀。
 
  而劇中的蘭斯洛特之所以參加聖杯之戰,目的就是要彌補當年的罪過。他針對Saber,就是希望能親手得到Saber的制裁。最後Saber在痛心疾首與無奈之下,了結蘭斯洛特的夙願,這對主從的恩怨也就此畫下句點。
 
Caster 陣營
 
雨生龍之介(CV:石田彰)
 
  
   【圖解】:望著被破壞的藝術作品,龍之介第一次露出痛苦的表情。
 
  如是說言峰綺禮是潛藏的變數,那雨生龍之介就是檯面上的異端。原本與聖杯無緣的龍之介,只是個變態殺人魔。不懂魔法的他,不知聖杯為何物,更別說內中的規定法則。能召喚出Caster除了是因緣際會外,最大的原因還是本身蘊藏的魔術師血統。
 
  在Caster出現後,一拍即合的兩人開始為冬木市籠罩血腥的黑暗。在遇見Caster之前,龍之介本身就已經是異常的變態殺人者,而Caster以希望帶來絕望的惡趣手法,更讓他仰慕不已。兩人的契合程度,是Rider組別之外,最有默契的隊伍。
 
  
   【圖解】:直到死前他才發現,最美好的事物其實就在自己身上。
 
  如果不談龍之介殘殺孩童的惡行,那他與Caster的互動其實非常有趣。就如同龍之介在Caster身上學到新的殺人技巧一樣,在龍之介高聲喊酷之時,其實Caster也在龍之介身上學習到不少東西。特別是龍之介特立獨行的宗教觀,便深深影響Caster思考觀念。之後的未遠川戰役之所以會發生,便是因龍之介的話語所造成。
 
  有趣的是,這對主從的契合不只展現於個性上,連答案的追尋都是一致。與Caster相同,龍之介也是到死前的那一刻,才發覺自己所求的死亡之美其實就在自己身上。望向這位恐怖的精神異常者,只能說可惜無人能早點揭破他的迷津。
 
Caster《吉爾‧德‧萊斯男爵》(CV:鶴岡聰)
 
  
   【圖解】:Caster的顏藝,是本作中的第二冠軍。
 
  於第二集登場的Caster,從一現形就讓人印象深刻。他怪誕妖異的打扮與骨瘦嶙峋的臉龐,展現出詭異的氣氛。殘酷的殺人手法,更顯現Caster對人心恐懼的掌握度,可說是得心應手。但最令人震撼的,是這位殺人不眨眼的恐怖英靈,真實身分竟是格林童話中的藍鬍子。
 
  在格林童話的創作藍本中,藍鬍子其實是聖女貞德的忠實戰友,吉爾‧德‧萊斯男爵。根據史書所記,他是最早參加貞德隊伍的將領之一。在貞德被俘以後,男爵退隱於馬什庫勒和蒂福日的領地,埋頭研究鍊金術,希望借血來發現點金術的秘密。他把大約300名以上的兒童折磨致死,最後被人施以火刑。
 
  
   【圖解】:Saber的致命之劍,亦是Caster的救贖之光。
 
  這個真相說明為何Caster總追著Saber跑,也解釋Caster連續殺人的主因。前者是因為萊斯男爵仰慕貞德,因此當然希望能再次追隨她;後者則是在貞德的事件後,萊斯男爵痛恨神明的不公。所以為了褻瀆神明,他以殺戮來向上天抗議。
 
  顯然Caster的行為,是無知又愚蠢的,可就如龍之介一樣,他缺少點破迷津的機緣。幸虧在未遠川血戰的最後一刻,Saber黃金的光輝,喚回Caster的良知。死前的他終於憶起自己與貞德作為騎士的榮耀,並在嘆息中認知自己的錯誤。即便為時已晚,但若能及時醒悟,就算是將死之刻也不算遲。

優點與缺點
 
  
   【圖解】:這張圖不只精緻耀眼,更詮釋出Excalibur的一切。
 
  只要是人,總會有優點和缺點。同樣的,由人所創造的作品更是如此。所以即便是像『Fate/Zero』這樣的動畫大作,仍是有些許瑕疵存在。接下來情人節將會為動畫中的優缺點作簡略的敘述,還請觀看的巴友們以平常心看待。
 
  說到本作的優點,就不得不說作畫、配樂、角色。作畫方面,本作的精細程度可說是眾所皆知。劇中不管是人物的輪廓、配件,色彩、光影的調度,製作群都非常的細心。更遑論大戰役時的場面了,真的只能用『讚』來形容。情人節格外喜歡Berserker身上的3D效果,還有Saber於『黃金的光輝』一集中,所展現的誓約勝利之劍(Excalibur)。
 
  
   【圖解】:由風王結界改造的重機,快速之餘也呈現動畫的優異。
 
  而在配樂和角色的表現上,本作也是絕妙萬分。撇去動人的OP、ED不談,作品內的BGM,每一首都是為劇情量身打造而來。不管是戰役用的激昂曲目、開戰前的莊嚴合聲、悲傷時的淒婉伴奏,劇中的BGM總是適時融入每個場景之中。讓觀眾在欣賞高低起伏的精彩橋段時,為之共鳴、為之驚嘆。
 
  至於角色上,『Fate/Zero』最優秀的地方,就是創意。如果沒有完善的角色設計,那就沒有刺激的謀略佈局,更別說是寶具的浩瀚之戰。今天劇情之所以能環環相扣、深入感人,角色設定真是功不可沒。
 
  
   【圖解】:未遠川一戰,是凝聚配樂、作畫、劇情的經典戰役。
 
  談完優點後,來說說本作的缺點。沒錯,『Fate/Zero』的確是很精彩的動畫。此作不但是由小說所改編,在故事劇情、人物刻劃上還有完整的設定集。但也因為作品的幕後設定太多,所以二十五集的動畫沒辦法將全部內容展現出來。這個缺點在故事初期還不算明顯,但隨著劇情逐漸演進,瑕疵也越來越嚴重。
 
  像是Assassin為何要全員突擊Rider、言峰綺禮為什麼要追著切嗣跑、聖杯為什麼會跑出一堆黑泥,這些疑問在小說、遊戲、Google都有所解答,可動畫卻沒有。沒有解釋的設定,加上時間不夠不得已壓縮的超展開劇情,也讓角色的戲份遭到刪減。最嚴重的便是僅以隻字片語交代的Berserker,相信有不少觀眾在他死後,依舊無法理解他的痛苦為何。
 
  
   【圖解】:Berserker的真身,蘭斯洛特的真實面貌。
 
  不過畢竟蘭斯洛特本就是知名的英雄,所以仍是有不少觀眾理解其中的緣由。但劇中暗伏的設定就不是如此了,這些沒有解釋的橋段,加上收尾超展開的情節,往往使觀眾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這樣不僅讓感動的共鳴減半,也讓這部佳作留下許多遺憾。
 
  儘管如此,『Fate/Zero』依舊是數一數二的上等大作。在故事裡所帶來的感動面前,相信片尾的小瑕疵,不會影響這部作品在觀眾心目中的價值。畢竟殘花敗柳,又那裡掩蓋的住遼闊山河的美麗呢。
 
配樂
 
  
   【圖解】:第二季的片尾曲,道出切嗣與愛麗絲的相戀過程。
 
  在『Fate/Zero』的音樂中,每首曲子都是上等經典之作。但有兩首曲子最讓情人節難以忘懷,那就是第一季的片尾曲「MEMORIA」,和第二季的片尾曲「空は高く風は歌う」。這兩首曲子不只旋律好聽、優美動人,其內中的意境更是一流。
 
  前者可以說是Servant的進行曲,從悅耳歌曲中展現的,是英靈們往日的榮光。由於畫面是從歷史考證而出,若直接拿來比較便能感受其中趣味;相較於前者的光彩,後者就悲情許多。第二季片尾曲主打的是,男主角切嗣與妻子愛麗絲相識的經過。看著愛麗絲由冷漠的人偶,變成幸福的女人與切嗣幸福相依的模樣,真是令人感觸良多阿。
 
結語
 
  
   【圖解】:不得不說,前傳給予人的感動真的遠遠勝過本傳阿。
 
  終於……打完了。原本打算寫哈比人冒險的情人節,不知怎麼的,竟然跑來『Fate/Zero』,結果下場就是破萬字。縱然已經盡力縮減文字了,可還是寫成長篇大論。話說回來,情人節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寫過這麼長的心得文了。只希望功力沒有退步,荼毒看官們的眼睛。眼看今天已經24號了,不知道能不能在跨年之前在趕一篇心得出來呢。我是黑色情人節,感謝所有觀文至此的巴友們,下次再見嚕。
 
附錄
 
第一季
 
片頭曲 「oath sign」
 
片尾曲 「MEMORIA」
 
第二季
 
片頭曲 「to the beginning」
 
片尾曲 「空は高く風は歌う」
 
片尾曲 「満天」

或許你還想看?
    
板務人員:

2589 筆精華,02/2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