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230

9月16日 00時30分14秒 ?????

樓主 白薔薇大人 clover44
9月16日 00時30分14秒 ?????

  四周是一片鮮紅,白孺在這一片血紅中行走著。為什麼會在這裡,目的要往哪裡,白孺完全不知道,只是不斷的走著。四周的血紅讓白孺非常不舒服,白孺非常希望能停下腳步休息一下,但是白孺完全無法停止自己的腳步,甚至連閉上眼睛不去看四周這點都做不到。不管走多久,映入眼簾的都是血紅,血紅,血紅。走到最後,白孺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否真的在走路,自己是否有在往前走。在不知道走了多久後,白孺發現在一片血紅中有一點黑色出現,白孺感到非常興奮,加快了自己的腳步。已經厭倦了血紅的白孺,就算那裡是通往地獄的入口,白孺也想要儘快脫離這片血紅色。黑色越來大,越來越明顯,最後,白孺終於來到了黑色的前方。那是一團廣大的黑霧,黑霧不斷的蠕動著,就像有生命一樣。在那團黑霧中,白孺看到了…
首先是純白色,接著是金黃色。就在白孺反應過來之前,白孺就被那片純白色給包圍住。
「太好了…你終於醒過來了…太好了…」
「…瑟魯…我不能呼吸了啦。」

  白孺休息了一下,了解了目前的情況。白孺與瑟魯被捲入海浪中,兩人都失去了意識。先醒過來的,是瑟魯。瑟魯發現兩人倒在加油站中,自己被白孺緊緊的抱著,看來這就是在那陣海嘯中兩人沒有被拆散的原因。
「這附近…」
「我檢查過了,附近沒有那個存在…。」
爲了以防萬一,白孺閉上眼睛仔細探查,發現附近幾乎沒有屍人的反應。
「按照達維的說法…這個加油站有龍神的加護吧。」
白孺說完,淡淡的露出了一個微笑。瑟魯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這樣的伯孺。伯孺低著頭沉思了一段時間,接著抬起頭,看著瑟魯。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兩人陷入沉默,過了一段時間,伯孺說到
「呆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還是往漁港前進吧,搞不好有船隻可以逃出這個小島。」

 兩人走過加油站來到碼頭邊,瑟魯突然抓住白孺的衣袖,白孺沒有回頭點了點頭。就算白孺不問瑟魯,白孺也知道瑟魯所要表達的意思。白孺可以感受到許多壓力,雖然壓力感受很稀薄,但是可以感受到許多的壓力。
「真奇怪...」
白孺喃喃自語著。感受到這麼多壓力,但是卻看不到任何屍人,也感受不到屍人的氣息。就在白孺想要走進港口時,突然發現位於港口前的警局牆上有東西,連忙尋找躲藏處藏了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
白孺瞪大了眼睛,看著牆壁上移動的東西。東西的移動跟蜘蛛很像,但是以蜘蛛來說,那個體型太過巨大了,不可能是蜘蛛。從那個體型來看,那應該是
「…屍人…嗎…。」
屍人攀在牆壁上,以奇怪的姿態移動著。那樣子感覺就好像白孺很喜歡的一部電影「蜘蛛人」。
「但是蜘蛛人要比這個帥多了。」
蜘蛛屍人一邊攀爬著,一邊發出奇妙的吱吱聲。仔細看看,牆壁上還攀爬著另外兩三隻蜘蛛屍人。
「這就是為什麼感受到許多壓力,但是卻看不到屍人的緣故嗎…但是不對,這個壓力的數量…裡面恐怕還有不少…不過。」
白孺的目標是找到船,離開綠島,因此就算有許多蜘蛛屍人潛藏在警局,那也不會對白孺以及瑟魯造成威脅。因此白孺抓著瑟魯,悄悄的通過了警局,來到了港口邊,放眼望過去,港口一片殘破不堪。紅色的海面上不明的碎片載浮載沈著,而大部份看到的船隻都只剩下殘骸漂浮在海面上。
「…仔細找找吧,或許會有完好的船隻。」
白孺淡淡的說著,並且開始尋找了起來,瑟魯也沒有多說什麼,默默的跟隨在白孺的身邊一起尋找。其實,兩個人心中都很清楚,就算找到了可以出航的船,就算可以順利出航,白孺跟瑟魯都沒有出航的經驗,以現在的天候,還有綠島周邊的海流,瑟魯跟白孺能不能回到台灣本島還是未知數。但是兩個人心中都有共同的共識,與其變成那種恐怖的怪物,兩個人寧願冒這樣的風險,就算有百分之一的機率也好,只要能回到本島兩個人願意賭賭看。
「但是…真奇怪」
瑟魯一邊跟著白孺尋找船隻,一邊喃喃自語著。
「什麼?」
「白孺不覺得很奇怪嗎?明明這附近感受到這麼多屍人,但是整個港口都看不到半個屍人。」
的確,真的非常的奇怪。明明感受到許多壓力,但是卻看不到任何屍人。
「或許我們感受到的氣息都在其它地方吧…」
對白孺來說,現在他滿腦子只想著要如何離開這個地方。鮮紅色的水面上傳的殘骸以及不知明的碎片漂浮著,月光反射著水面映照在白孺的眼中,讓白孺感到暈眩。突然,白孺發現視線變成血紅色,視界一下子被強奪了過去。
「嗚…!」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白孺感到非常的暈眩,甚至連視界中都在搖晃著。因為是一片暗血紅,加上暈眩的緣故,白孺並沒看清楚世界的所在位置。
「糟糕…我們要快一點才行…提高警覺!好像被發現了。」
瑟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只是尾隨在白孺身後,白孺雖然非常緊張,但是還是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四周沒有什麼聲音,只有已經習慣的,不知從何處傳來的呻吟聲,以及海潮互相拍打引起的陣陣水花聲。雖然沒有任何屍人的蹤跡,但是白孺還是抓緊時間努力的去尋找船隻想要離開綠島。劇烈的頭痛讓白孺必須花費許多精力去保持意識。
「這艘船…恩,這艘可以使用,瑟魯!!快點!!」
瑟魯點點頭跳到船上去,白孺也趕緊走上船去,並且拿出柴刀努力的砍著綁著船的繩鎖,突然,白孺聽到一聲尖叫,轉過頭去看,瑟魯有半個身子露在船外,眼看就要掉下船去,白孺趕緊上前去抓住瑟魯,但是卻一個重心不穩,整艘船帆了過來,白孺與瑟魯就這樣一起跌入了大海中。在水裡白孺緊緊抓著瑟魯,並且努力划水朝岸邊游過去。白孺爬上岸上並且拼命的將瑟魯拉上岸,瑟魯的衣物吸了許多水,重量變得非常的重,白孺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拉,終於將瑟魯給拉上岸來。
「你沒事吧,瑟…!!!!!」
這一瞬間,白孺全部明白了。暈眩搖晃的視界,水花聲,瑟魯沒由來的掉出船外,以及莫名加重重量的身軀。在拉起瑟魯的同時,白孺一同拉起了某種東西。那個東西看起來就好像童話故事中的人魚,擁有人類的上半身,以及看起來像是魚類的下半身。不同的是,童話故事中的人魚始終非常美麗,但是眼前的人魚只有說不出的恐怖。如同屍體般慘白的臉孔,臉上留著血淚,一邊發出詭異的笑聲,一邊掙扎著想要將瑟魯給拖入海中。
「放開那個女孩!!!!」
在這麼緊張的時候,白孺不知到為什麼自然的脫口說出這句經典台詞。並且衝向前去,用自己也想不到的神力分開了“人魚“以及瑟魯。一把他們分開,白孺立刻背起瑟魯沒命的跑了起來。這時身後突然傳出一陣陣淒厲的尖叫,轉身一看,“人魚“趴在地上,抬起上半身,張開大口尖叫著。接著響起了更多的尖叫聲,海面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了許多人魚,一同尖叫著。尖叫聲一陣一陣,微妙的擁有一定的韻律以及節奏。
「難不成這是…人魚之歌!!!」
白孺開始浮現一個念頭,想要跳入海底的念頭。海是那麼的誘人,感覺是那麼的涼爽舒適。空氣中充滿的血腥味突然變成的海潮味,,白孺心中的念頭漸漸轉為衝動,似乎不跳入海中白孺就會死亡。白孺開始移動自己的腳步,往海面走過去。
「不行!!」
這兩個自突然傳入白孺耳中,接著白孺就感覺到溫暖的東西蓋住自己的耳朵,人魚之歌也驟然停止。白孺立刻明白,是瑟魯的手摀住了白孺的耳朵。
「謝謝你,瑟魯。抓好囉。」
白孺大聲喊完之後,就邁開步伐開始衝刺。罩在耳朵上的手微微顫抖著,並且越來越用力,好像想把白孺的頭捏碎似的。白孺不顧耳朵來的疼痛,只是賣命的跑著。繞過碼頭另一端,白孺開始往綠島公路的方向跑過去。耳朵上的手開始施力,想要將白孺的頭扭往海面,白孺使勁力氣抵抗,這攘白孺覺得自己的頭快要被扭下來了。從綠島警局的方向跑出許多蜘蛛屍人,蜘蛛屍人全都爭先恐後的跳入大海裡,其中也參雜著穿著警察制服的警察屍人。屍人的數量非常龐大,幾乎佈滿了整個通路,白孺想都沒有想就朝納群屍人裡跑了進去。視界立刻變成血紅,而且是連續不中斷的。儘管如此,沒有任何屍人來攻擊白如以及瑟魯,全部都還是朝大海的方向跑過去。背上的瑟魯不斷掙扎著,加上劇烈連貫的頭痛,白孺好幾次幾乎要拌倒在屍人群中。好不容易白孺跑出碼頭來到大馬路上,摀在耳朵上的雙手突然失去了力道。白孺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大馬路上,瑟魯從白孺的背上滾了下來,趴在一旁喘著氣。白孺想要爬起身子去察看瑟魯的情況,但是混身上下使不出半點力氣,只能向條蟲一樣在地上喘氣掙扎著。
「沒事了…白孺,我們逃出來了…人魚之歌也聽不見了。」
瑟魯已經恢復了平靜,來到白孺的身邊,溫柔的抱著白孺。
「我們…安全了。」
白孺抓著瑟魯的衣服,掙扎的想要爬起身子。
「還沒有…」
「咦…?」
「我們還沒安全!」
白孺無力的抬起手指向碼頭,人魚之歌停止,之前朝海洋跑過去的屍人們現在都紛紛轉過身來,朝白孺兩人的方向奔跑過來。
「快逃…瑟魯…快!」
「那…那你呢?」
「不要管我了…快點逃!!!」
瑟魯沒有聽白孺的話,只是緊緊的抱著白孺。想要強行將他拖離現場。
「沒用的…你搬不動我的…」
白孺微弱的說著,並且掙扎身體,想要甩開瑟魯。瑟魯還是不理會白孺,只是強忍著淚水,努力的拖著白孺。突然,瑟魯停下動作,並且奇異的看著四周。
「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聽到瑟魯這樣說,白孺仔細聆聽,但是沒有聽到什麼。
「瑟魯…快點…」
「聲音…我聽到了聲音!!!」
白孺感到非常的著急,因為屍人距離他們已經非常的接近,在這樣下去瑟魯將會一起被波及到。這個時候,白孺也聽到了聲音。那是微小的轟轟聲,並且越來越大,越來越接近。
「那是什麼!!」
順著瑟魯的手指望過去,白孺看到許多白色的物體穿出地面。物體反射著紅色的月光,看起來像是金屬一樣。物體穿過屍人的身軀,屍人們就這樣活生生的被串了起來。許許多多的白色金屬穿出地面,並且朝白孺兩人蔓延過來。
「小心!」
白孺使出最後的力氣抱緊瑟魯,金屬來到白孺及瑟魯前面突然分開來。就像流水遇到阻礙分開一樣。將兩人圍住,在穿出地面的金屬經過兩人時。拌隨著強烈的颶風。白孺隱約聽到風中有老虎的叫聲,從穿過屍人的金屬上也隱約的可以看到天空中有一支像是白色老虎的物體飛過去。突然,一且都歸於平靜。穿出地面的金屬,颶風,老虎全都在一瞬間消失。只留下滿地趴在地上縮成一團的屍人。
「剛剛那個…是什麼…。」
白孺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接著,白孺聽到了腳步聲。在道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人影。白孺努力的站起身體,想要面對奔跑過來的人影。但是或許是剛剛用力過猛。白孺渾身上下沒有半點力氣,才剛站起來隨即倒了下去。
(可惡…意識漸漸…)
消耗了太多力氣,白孺漸漸的失去了意識,耳朵裡傳來瑟魯陣陣的哭喊聲,接著,在最後失去意識前,白孺聽到了一個非常熟悉的聲音。
「白孺!!!!!!!!!」

9月16日 00時55分25秒 綠島大街上 完

-----------

睡不著只好來打新作品
慣用的筆電爆掉讓我創作速度大幅降低...
原本我想趕在元旦前放出的說...
這篇出現了新型態的人魚屍人
那是因為突然想到好像沒有水中的敵人...
當然,絕對跟我最近在看真珠美人魚沒有半點關係喔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