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269

死魂曲-黑闇世代 「黑色水路」

樓主 影之無 zero10162
吞華子 17:30 街道 「黑色水路」

「接近了…。」吞華子低頭沉吟著,闇銘千德凝神戒備。

「…姊姊在催我。」吞華子輕笑一聲說:「走吧。」

兩人走向已在前方不遠處的高塔。

衰敗的景象,輕快的腳步,吞華子輕哼著神曲的旋律,像是滿心歡喜的少女一樣,一旁的闇銘千德雖是始終無語,雙眼直盯著她,但卻不曾鬆懈。

忽地,吞華子停下腳步,闇銘千德注意四周動靜,吞華子卻突然問:「為何一直直視著我?」

「二神女殿下恕罪,在下只是…」闇銘千德欲言又止,吞華子轉過身走近他問:「只是…你喜歡我?」

「您身為二神女殿下,我們闇之創造者,怎麼可能不喜歡您呢?」

「我不是說那種喜歡。」吞華子轉過身道:「找個機會,也許…你有成功的可能。」

闇銘千德無言,不知是真的無言,還是因為想法被識破。

吞華子微揚嘴角,才剛踏出一步,殺兵驟至!

數十名屍人禍從兩旁巷道、上方屋頂陽台紛紛殺出!

但,屍人快,吞華子更快!只見雙足挪移,一退十步,轉眼之間,以立身闇銘千德身後!

「真是可憐,沉淪在痛苦歸意之中的亡者。」吞華子細語著:「就讓我給予你們解脫,賜你們重生吧。」

吞華子憐憫無法回歸的亡者,闇銘千德拔出雙刀,緩緩走向屍人群。

「呀啊!!!」眾屍人全數衝向闇銘千德,闇銘千德雙刀交錯,身形瞬動之間,只感輕風徐拂,眾屍人當場身首分離!

「嗯!」闇銘千德迴身出刀,一道黑芒掃出,將從旁接近吞華子的犬屍人腰斬!

被腰斬的犬屍人,上半身飛落在吞華子腳邊,犬屍人抓住了她的腳踝。

吞華子蹲下身,右手撫摸著犬屍人的頭頂。

「二…二神女殿下…」犬屍人做著最後的掙扎,不知是流血還是淚的雙眼盯視著她的二神女殿下。

吞華子摸了摸她的肉角道:「重生吧,思念的亡者。」說畢,犬屍人正式倒下。

吞華子嘆了口氣,站起道:「墮慧兒,你真的不能接受事實嗎?」

「二神女殿下。」闇銘千德收起雙刀說:「可以走了嗎?」

吞華子點點頭,繼續走向高塔。

沒多久,兩人已接近高塔底端附近,但被擋在一道黑色的高牆外。

「沿著牆走,應該會有入口。」

「我看不必了。」吞華子說,手指著腳下的水道蓋說道:「應該就在這下面了,闇銘千德。」

吞華子退開,闇銘千德一刀直劈,水道頂蓋當場一分為二,闇銘千德在補踹一腳,頂蓋掉落在下水道中。

一陣臭氣上衝,讓吞華子臉色稍變,摀著口鼻嫌惡說道:「這麼久了,人類的生活環境還是這麼差嗎?」

闇銘千德問:「二神女殿下,您要走這條路嗎?」

「嗯…。」吞華子說道:「雖然氣味很差,不過入口就在附近,忍一忍吧。」

「那在下先下去了。」說畢,闇銘千德縱身一跳,完美落地,污水濺的四處都是。

「闇銘千德。」吞華子站在水道旁喊道:「要接住我喔!」說畢,吞華子也跳了下去。

闇銘千德站起,雙手一伸,吞華子安全的落在她的雙臂中,或該說他的懷中。

就在闇銘千德要將她放下時,吞華子一看到惡臭的污水,便一臉嫌惡,略為著急的說:「等等,先別放我下來。」

「啊?」闇銘千德雖不明白用意,但還是暫時先抱著她。

「沒必要的髒污,還是不要碰觸的好…闇銘千德。」

「是。」

吞華子微微瞇起雙眼,微笑著問:「你可以就…先暫時這樣抱著我走嗎?」

「我的榮幸,二神女殿下。」說畢,闇銘千德抱著她開始走向黑暗的下水道,他刻意放輕腳步,免得濺起污水沾染吞華子神體。

雖然闇人在黑暗中視線只比人類好一點,但身為闇將,闇銘千德勢力自然不凡,每一步不只輕緩,而且還刻意閃過路上一些脫落的管線、蜘蛛絲之類的雜物,闇銘千德雖不知路怎麼走,但還不至於撞牆。

「二神女殿下,有岔路。」

「右邊。」吞華子在他的耳邊喃喃的說。

「…喂。」吞華子說:「你想姊姊見到我之後,我會怎樣?」

「恕在下腦智拙劣,我不知道。」闇銘千德回答,但吞華子似乎不太滿意這種制式的回答,說:「說說看嘛,你個人的想法。」

「在下嘛…。」闇銘千德思索了一下後,回答:「如果神女陛下是明智的,我相信陛下她會不計前嫌的接納殿下,再次共創黑闇世界。」

「這聽起來是個完美結局,但如果不是呢?」

「不是的話…」闇銘千德說:「恕在下直言,神女陛下可能會因為舊情而監禁殿下。」

「真是過份。」吞華子說:「竟然這樣說我的姊姊。」

「殿下恕罪。」闇銘千德低頭說,吞華子卻是帶有笑意的說道:「可是有那道理在。」

闇銘千德微微呼了口氣,像是在表示「還好」的樣子時,吞華子卻問:「那,如果後者成真…。」

「你會幫我嗎?」

闇銘千德沒有回答,腳步不曾停過。

這個問題之後,吞華子與闇銘千德兩人陷入沉默,但這沉默並沒有多久,她問:「你不回答?」

「不。」闇銘千德答道:「只是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哼哼。」吞華子輕哼兩聲之後說道:「那就等事情發生在說吧。」語畢,吞華子將頭枕在他的肩上。

兩人的情景,似是情侶、又似兄妹,闇銘千德無言,吞華子安靜休息。

沒多久之後,吞華子說:「等等。」

闇銘千德一手拔刀道:「好強烈的敵意。」

「又是個可憐的亡者。」吞華子問:「你這樣子,可以嗎?」

「我試試。」闇銘千德說,吞華子雙手摟住她的頸子道:「不會妨礙你吧?」

「不會。」闇銘千德回答道:「抓緊就好。」他說,語氣中有著幾分自信。

黑暗之中,一雙腥紅的雙眼在對端盯視著,闇銘千德雖然感受到強烈的敵意,但手中的刀卻是絲毫不動。

不動如山的沉穩,闇銘千德,正在等待敵人攻擊,露出自己的破綻。

「嗚…。」對方似是呻吟、又似啜泣,踐踏污水的聲音迴盪在狹窄惡臭的空間中。

「二神女殿下…。」對方呼喚著吞華子,吞華子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二神女殿下!」對方嘶吼嚎叫著,直直的衝向了兩人!

闇銘千德輕哼一聲,長刀輕揮,一道黑虹分水而出,來犯屍人卻閃過了這一刀!

「救救我們啊!」

對方,是個鼠屍人。

「軀殼對事物的執念,讓被亡者附身的軀體產生了改變了嗎?」吞華子喃喃說道,語氣平淡冷靜道:「結束他的痛苦吧。」

闇銘千德刀立身前,就在黑暗之中,利爪衝出黑暗之時,刀掃、掌斷!

鼠屍人尚不及反應,刀鋒一轉,鼠屍人的視線已陷入無盡黑暗之中。

「…二神女殿下,沒弄髒您吧?」闇銘千德問,吞華子回答他:「沒有,倒是你怎麼不閃開?」

她問,把利爪稍微刺入闇銘千德肉身中的斷掌拔下,丟到了鼠屍人的身體上。

「閃了就有可能會弄髒您。」

吞華子輕笑兩聲,說道:「繼續走吧,快到了。」

接著,一路上並沒有再遇到屍人,倒是碰到幾個崩塌的地點,但就在轉了快十幾個彎之後,吞華子卻在一個水向下流的坡道喊停。

「就是這裡了,在下面。」吞華子說道。

「下去的梯子因為上方的崩塌已經不能用了。」闇銘千德看著被堵住的梯子口說道。

「那就從這滑下去吧。」吞華子說道:「砍開這些東西,從這滑下去。」

語畢,闇銘千德兩刀已過,坡道口的鐵欄杆順著波道滑了下去。

「在下先下去吧。」說畢,闇銘千德彎下腰要放下吞華子,她說:「不用了。」

「嗯?」

「就這樣下去吧,你當我的墊背。」吞華子笑著說道,闇銘千德只說了一句話:「那在下無禮了。」

說畢,闇銘千德將吞華子抱在懷中,在滑下坡道時,讓吞華子躺在自己的身上。

落地之際,闇銘千德順勢站起,吞華子滴水不沾,安然穩坐在他的手臂上。

「前面右邊。」她說,頭向右前方點了點。

闇銘千德言著牆壁走了過去,不久之後,發現了一道外面上了好幾條鐵鍊,完全封死的鐵門。

「就是這裡了,破門吧。」吞華子說,闇銘千德一刀直劈,鐵鍊應聲而斷,封死的鐵門板中央留下了一道深刻貫穿的刀痕。

接連四刀,專砍門邊焊死的部位,門板向後傾倒。

「黑色水路…。」吞華子唸著,左手一揮,黑暗之中,石壁竟浮現出散發微微紅光的古紋。

為了通往天,闇之族耗費心神,無數的黑色石磚,製成了被人類所封印且懼怕的黑色水路。

這是一條黑闇通往天的必經之路。

「姊姊…。」吞華子低聲說著,深邃詭魅的雙眼盯視著黑色水路。

「走吧。」她說道,輕輕嘆口氣,語氣顯得沉重。

兩人,消失在黑暗之中,由紅紋引路。

─待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