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268

死魂曲-黑闇世代 「防禦」

樓主 影之無 zero10162
賴泰雲 17:00 市政廳附近 「防禦」

卡車疾駛在路上,不斷的衝撞成群結隊擋路的闇人,而後方的人們也各自反擊,一路衝向市政廳唯一的出入通道。

而駛來時車上的八人,如今也只剩四人了。

「我快沒子彈了!」賴泰雲替手中的衝鋒槍換上最後一排彈匣。

此時,一顆手榴彈掉落在眾人之間。

「手榴彈!」離車尾最近的軍人撿起手榴彈正要丟出時,面部、頸部先後中彈,手榴彈也掉落車外,在後輪附近爆炸。

「幹!」駕駛員幹罵一聲,一手轉著方向盤,另一手則拿著手槍對窗外射擊。

賴泰雲射完了最後一排子彈,看到了一棟在轉角的建築,四樓窗戶中拿著火箭彈的闇人。

「火箭彈!」賴泰雲指著建築四樓的窗口,隊長槍口轉了過去,數槍便解決了闇人,火箭彈雖然射出,但卡車已開過轉角,所以沒有命中。

「撐著,就快到了!」

數分鐘之後,眾人沿著人工河道旁的道路駛向市政廳,隊長看著市政廳前冒起的黑煙道:「市政廳開戰了嗎?」

此時,一架戰搜直昇機自上方呼嘯而過。

「那個方向…是市政廳嗎?」一名軍人遙望著直昇機說。

「看來這些怪物已經開始進攻了,喂!開快點!」

「是!隊長!」駕駛喊道,加快車速。

數分鐘後,駕駛開啟無線電問:「據點,這裡是物資組6班,請求入場。」

不久,無線電回話:「你們來的真不是時候!河橋現在正在交戰中,小心友軍誤擊,請求准許!」

「隊長!五分鐘後到達!但是那邊在交戰中!」

「了解!你們都聽到了!趕緊整理剩下的裝備,我們待會在進入我軍防線之後就直接支援作戰,阿信你先去停車!」

「收到!」

五分鐘後,卡車上的眾人已能看見河橋的戰況。

為數眾多的闇人拿著槍械及各種能當武器的東西不斷的往橋衝過去,而一旁的悍馬車與雲豹輪甲車也不斷向市政廳的方向開火。

「坐好!我要衝進去!」駕車的阿信喊道,賴泰雲左手壓著著身旁的詩琳壓低身姿避免被擊中。

卡車衝撞人群,在駛進河橋時撞開了一輛四輪已毀的悍馬車,車上的闇人將機槍口轉向卡車輪胎,射爆了右後輪!

「爆胎了!」

卡車免強駛入大門後,阿信下車喊道:「車子掛掉了!」

「大家應戰!」隊長喊道,蹲在卡車邊射擊,賴泰雲說道:「詩琳,我先下車,妳躲在我後面往市政廳跑,知道嗎?」

詩琳點頭,賴泰雲拿起收槍數道:「一…二…三!」

賴泰雲下車之後便對著不斷衝來的闇人群開槍,將彈匣清空時轉頭一看,詩琳已接近市政廳門口,便將注意力轉回大門口。

「我快沒子彈了!」一名在門旁的沙包堆後以T74排用機槍掃射的軍人喊道,他身旁的軍人則以散彈槍攻擊。

「發什麼呆?杵在那幹嘛?」一旁跑過的軍人罵道,舉起步槍直射眼前排山倒海而來的闇人。

大門左邊沙包堆的排用機槍沒有人使用,於是賴泰雲壓低身形跑了過去,就在接近時,矮牆竟被打出了數個彈孔,接著整面矮牆當場崩毀!

一輛雲豹甲車以鏈炮擊毀了矮牆!而雲豹甲車正朝著大門逼近並對著另一個砂包堆射擊,該沙包後方的兩人當場死亡!

「我需要火箭彈!」一名軍人喊道,對著甲車旁的闇人部隊射擊著。

多如過江之鯽的闇人不斷的衝來,而賴泰雲則趴在砂包堆旁以此處放置的步槍攻擊。

但闇人數量太多了,他們已逐漸突破了大門防衛,而後方的牆上還有數輛雲豹甲車及悍馬車!

「後退!退回市政廳!」其中一名拿著散彈槍的軍人喊道,賴泰雲起身一轉,便看到剛起身的隊長已被開頭的雲豹甲車以車上的機槍射殺!

「隊長!」賴泰雲喊,跑向市政廳,但數名闇人逼的自己必須立刻躲至卡車頭後,他看到了一旁屍體上的兩枚手榴彈。

他立刻取過手榴彈,拉開插栓大喊:「手榴彈!」

連續擲出兩枚,爆破之後,闇人軍雖是死傷慘重,但後方的闇人隨即補上了缺位!

賴泰雲見機跑回市政廳廳門,廳門的防禦工事之後,有起碼二十多人正在防禦。

一名軍人拿著火箭彈起身,卻立刻遭到射殺,賴泰雲拿過火箭彈,一旁的人道:「快發射!」

賴泰雲起身,對著開頭以鏈炮橫掃而來的雲豹甲車發射火箭彈,命中正面,卻被彈到了地面!

「從側面…」剛剛叫他發射的人還沒說完,頭盔已經被打飛出去。

此時,後方的雲豹甲車意外的遭到擊毀!

「是眼鏡蛇嗎?」

一輛配備戰車砲的雲豹甲車自一旁駛出,將砲口轉向前頭的雲豹甲車。

轟的一聲,甲車當場在眾人面前遭到擊毀!

「誰來用機槍!」重機槍旁一名中彈受傷的軍人喊道,丟出了一枚手榴彈。

賴泰雲爬了過來,接過機槍之後抬頭一看。

大群闇人從市政廳前一路延伸至河橋外。

「發呆啊!快射啊!」自後方跑來的軍人罵道,用火箭彈瞄準一輛悍馬車後便直接開火,該悍馬車中彈之後雖無毀壞,但已無法行駛。

賴泰雲瞪大雙眼,猛力的按下扳機。

渾厚槍聲充斥著賴泰雲雙耳,讓他聽不見四周的嘶吼與哀嚎聲,但他知道他怒吼著。

前排的闇人舉槍衝了過來,但都不斷的倒下。

聲音愈來愈模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雙手。

直到他的右肩中彈,痛覺讓他回過神來。

「呃啊!」賴泰雲躺倒在地,左手按著傷處,看到因小腿中彈趴在一旁射擊的軍人身上的手榴彈喊道:「手榴彈給我!」

軍人將手榴彈丟給賴泰雲,賴泰雲拔掉插栓之後便往沙堡外丟出。

此時,軍人似乎發現了什麼,著急的倒抽一口氣喊道:「閃光彈!」

防線後的人全部低下頭閉上雙眼,接著強光一閃!

市政廳前數排闇人當場倒地掙扎!

提醒大家的軍人睜眼,看到了如此的景象之後便喊道:「趁現在!」

眾人爭眼,開始進行反擊。

從上方射出了兩枚火箭彈,一枚落在人群中,另一枚從正上方擊毀了一輛雲豹甲車!

同時,一枚火箭彈向市政廳門直射而來!

「火箭彈!」賴泰雲喊道,但火箭但卻射中了後方離防線稍遠的牆壁。

小腿中彈的軍人正要將另一枚手榴彈的插栓拔出時,一枚手榴彈落在了一旁!

「手榴彈啊!」撿起手榴彈往外一丟,爆殺了一小批的闇人。

射擊時,賴泰雲看到了河橋上向上空升起的線狀煙霧,他知道那是什麼!

「迫擊炮!」

兩發迫擊炮落地,一枚炸毀了門外的騎樓,掉下的碎石向四周噴散,傷及了數人,另一枚則正中沙堡!整個沙堡被毀了大半!

配備戰車砲的雲豹甲車朝著人群開砲,一大群的闇人當場四散,但煙霧之中,兩發火箭彈射出,摧毀了雲豹甲車右側四輪!

「雲豹掛掉了!」

「我沒子彈了!」賴泰雲喊道,一旁的軍人說道:「先換槍管!快過熱了!」

兩人手忙腳亂的換著槍管,而從市政廳內部又跑出了幾十人,其中還有武裝平民。

「彈藥拿…」全身上下滿是彈藥的軍人話還沒說完,頸部中彈,賴泰雲跑了過去喊道:「醫護兵!」

「我們沒有醫護兵!」拿著手槍的軍人說道,賴泰雲直接將彈藥拿走回到機槍處,此時機槍已換好槍管。

「快快快!」換好槍管的軍人喊道,兩枚手榴彈在此時飛入。

「手榴彈!」他喊道,將手榴彈往門外擲出,但另一枚則炸毀了整個沙堡,連重機槍也一起毀了,那軍人的屍體也倒在一旁。

「我跟你們拼了!」一名男人站了起來,拿著排用機槍一邊射擊一邊走了出去,但沒多久就被射殺了。

「閃光彈!」有人喊道,接著三枚閃光彈同時擲出,眾人雖不斷射擊,但雙眼早已閉起。

強光一閃,從市政廳門前至大門之間的所有闇人全都開始掙扎了起來,丟出閃光彈的軍人喊道:「射擊!」

賴泰雲拿起班用機槍對著門外猛烈的掃射,兩旁的人們也紛紛射擊,眾闇人竟開始呈現了敗退的情況!?

二樓。

「讓你們嚐嚐烈酒彈!」一名男人說道,將手中的烈酒彈丟向闇人群,一旁的人們也紛紛丟出。

烈酒彈在闇人聚集之地燃起一片火海,配合兩方人馬的哀號嘶吼,這裡儼然是一個人間煉獄。

「把他們殺回去!」一名手持雙槍的軍人罵道,眾人紛紛附和。

而之前配備戰車砲的雲豹甲車還在,不過駕駛員已經換了。

闇人將砲口轉向市政廳門口。

「幹!戰車砲!」雙槍軍人喊著,雲豹開砲,射中了市政廳門口上方,雖然無人傷亡,卻逼的大家必須蹲下保護自己,防衛火力也在這時下降!

六名拿著防彈盾牌的闇人衝出人群,每個人手上都拿了一串炸藥包!

「自殺炸彈!?」賴泰雲將槍轉向來襲的闇人,但闇人仗著防彈盾牌絲毫不畏懼,直衝門口!

「媽的。」一名軍人拿出手榴彈往地上一丟,喊道:「手榴彈!」

手榴彈爆炸,四名闇人炸彈前撲,手中的炸藥包也同時爆炸,闇人屍骨四散!

另外兩名闇人丟出炸藥包,雙槍軍人竟射爆了其中一個!

但另外一個卻落地爆炸,炸傷了三人!連雙槍軍人也被炸傷了右腳!

「啊!」雙槍軍人倒地,賴泰雲來到他身旁企圖將他往室內拖,但戰車砲又開了一砲!

炮彈擊中後方的櫃檯,飛散的木石等讓不少人受了輕傷,賴泰雲喊道:「誰有火箭彈?」

「手榴彈!」一名軍人丟出手榴彈喊道,眾人已經逼近到門口的闇人又被炸飛了幾名,但面對源源不絕的闇人,眾人握槍的手已開始感到麻痺!

「吃子彈吧!」二樓的人們也開始反擊,在正對著門口的走廊架起排用機槍進行猛烈的掃射,配合兩旁的散彈槍攻勢,一樓的傷兵終於稍微有了喘息的機會,但是不可能會停火的。

此時,一輛雲豹甲車駛向市政廳門口,附近還跟了幾輛悍馬車。

「靠!哪來那麼多雲豹!?」雙槍軍人罵著,換上彈匣射擊並喊:「我快沒子彈了!」

「樓下的!接住火箭彈!」二樓機槍手旁的軍人丟下了兩管火箭彈,賴泰雲拿了其中一管,瞄向雲豹甲車的鏈砲塔。

火箭彈射出,賴泰雲右手肘尖中彈!

「啊!」賴泰雲朝著眼前的闇人丟出火箭彈筒後拿起了班用機槍掃射,火箭彈擊中砲塔,讓該輛雲豹失去了鏈砲的火力,但它仍然前進著!

「掩護我!」一個男人拿著衝鋒槍對門口掃射一陣之後,拿起火箭彈跑到了門旁的牆後。

賴泰雲仔細一看,他身上還有幾枚手榴彈。

男人轉出牆外,火箭彈對準已逼至門前的雲豹,射向了防禦薄弱的側面!

雲豹甲車遭到擊毀,但男人也立刻中彈倒地,臨死前的十秒多丟出了三枚手榴彈,兩枚落在人群中,另一枚則在一輛悍馬車下!

「手榴彈!」二樓的機槍手喊道,手榴彈將遭擊毀的雲豹附近的闇人全部爆殺,悍馬車也遭到損毀!

因為有雲豹甲車擋在門前,所以闇人的攻勢已不如先前猛烈!

「對兩側進行攻擊!」雙槍軍人喊道,所有能動的、手上有武器的,不管有無負傷全都分成了三批,左右主攻、中路掃除殘餘的闇人,人類防線已開始緩緩推進!

就在人們已回到門口時,一名眼鏡男喊道:「撐住!直昇機就要來了!」

「我沒子彈…」賴泰雲看到腳邊的衝鋒槍,便將班用機槍丟掉,撿起衝鋒槍繼續射擊。

此時,一聲轟隆,二樓牆壁被打出了一個大洞!

是一輛配備戰車砲的綠迷彩雲豹開的,它旁邊的兩輛悍馬車也配備了榴彈發射器!

「狙擊手!撂倒悍馬車!」眼鏡男對著無線電喊著,接著兩輛悍馬車的射手都相繼死於狙擊手槍下!

但迫擊炮沒有停止,兩門迫擊炮一門主攻門口,另一門卻主攻二、三樓等上部。

眼鏡男似乎察覺什麼,喊道:「大家準備!直昇機來了!」

螺旋槳轉動的聲音逐漸接近,眾人知道戰事將要結束了!

一架眼鏡蛇直升機由後方飛向市政廳,以地獄火、火箭等飛彈配合機砲快速掃射市政廳前的闇人軍隊,眾多的火箭飛彈在地面宛若一道火牆一般炸開,搭配地獄火更是直接摧毀了在場的所有雲豹甲車與悍馬車!

眼鏡蛇離場之後,兩架戰搜直昇機與一架通用直升機分別出現,各以機槍掃射殘餘的闇人!

「出去吧!」雙槍軍人喊道,免強的站了起來,一旁的人勸他先治療傷勢之後,他說:「還能動的都先出去掃蕩吧,順便把能用的資源拿回來。」

賴泰雲疲憊的走向一旁的走廊喃喃說道:「詩琳…」

「小子,想休息還早的很,先出來找物資吧!」一名拿著散彈槍,從走廊另一端走來的男人說,嘴上還叼著一根菸。

「我要先找到詩琳…」賴泰雲說道,男人抓著他的後領將他轉了個方向之後道:「要找妹待會再找,現在先過來!」

男人似是拎著他一樣把他帶了出去,而所有傷者已紛紛帶往一樓後方。

但,三樓的一間房裡,有人收到了不幸的消息。

「飛鳥,再重複一次!」

「這裡是飛鳥,我們發現有一大批的闇人正在集結,他們看起來似乎像是支有高度紀律的隊伍…是敵機!快迴避…」

最後一個字說完,對端便沒有再傳回任何消息。

「飛鳥請回答!飛鳥請回答!糟了!」

眼鏡男奪門而出,一路狂奔至一樓的中庭,找到了雙槍軍人後邊跑邊喊道:「士官長!大事不好了!」

雙槍軍人示意要他小聲點,但此話已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眼鏡男服起雙槍軍人之後,他說道:「先扶我上去。」

「士官長,什麼大事不好了?」一名倒在一旁的軍人問。

士官長與眼鏡男沒有回話,走向灰暗的走廊…

而外面。

一股焦臭味瀰漫在空氣中,出來找尋的人們全都摀著鼻子在翻找。

但直昇機群毀的太徹底了,以致於這裡能找到能用或還可以用的東西反而不多。

賴泰雲氣喘如牛的搬運著闇人的屍體,此時聽到了她的叫喚。

「泰雲!」

賴泰雲轉身一看,三樓。

詩琳在窗邊對他揮著手微笑著。

他也報以微笑,揮了揮手。

─待續─


看來…對於戰爭場面的描寫,我還不到境界…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