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4
GP 268

死魂曲-黑闇世代 『霧影』

樓主 影之無 zero10162
黃佩珊 16:30 鋼材廠 『霧影』

不知跑了多久,一路上遇到了不少闇人,但大多數的闇人們卻都沒有理會自己,只有少數幾個追了過來。

不斷的狂奔,終至氣力不繼,倒在泥濘之中,而後面的闇人正逐漸接近。

顫抖的雙手撐起身子,勉強站起身之後跑到了一旁成捆堆積的鋼筋後,顫抖的無力雙腳讓她再次倒地。

她努力的試圖壓下喘息聲,但在這四周的寧靜之中,任誰都聽的到她的喘息。

拿著長柄鐵槌的闇人突然自一旁閃出,大喊道:「在這裡!」

「不、不要!」黃佩珊站起身轉身就跑,但不到三步就倒了下來。

其餘的闇人紛紛趕來,黃佩珊無力的雙腳完全不聽使喚,求生本能引發的氣力看來已經沒了,但即使如此,她還是利用雙手爬行著。

後方的闇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腳踝,單手舉起了鐵槌。

黃佩珊滾向闇人,藉此絆倒了他,以跪姿爬向眼前的小巷,後方的闇人追了上來,壓制她的四肢之後展開了一頓毒打!

一分鐘後,眾闇人停手,圍著全身是傷,捧著胸腹側躺在地的她。

剛才被絆倒的闇人舉起了鐵鎚,一旁的闇人按住了她的四肢。

「放開…我…求…你…」黃佩珊哭著求饒,做著臨死前的掙扎。

就在鐵槌落下之際,怪異的事情發生了!

一團灰白色的霧氣自黃佩珊胸口湧出,擋下了奪命之鎚!

「唔!?」就在眾闇人訝異之際,霧氣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令眾闇人視線受阻,驚訝之於也鬆開了手,讓黃佩珊趁機逃離!

不知何來的力量,讓她再度站了起來,但就在她跑到一旁的子母垃圾車邊時,氣力再度消失,而霧氣也開始消散了!

黃佩珊情急之下,發現垃圾車沒有上鎖,於是打開車蓋爬進了垃圾車中,並將車蓋拉下。

闇人用手撥散霧氣,發現目標消失之後,持槌的闇人便指揮著跟隨的闇人四處搜尋。

其中,拿著木棍的闇人朝著垃圾車走了過來。

黃佩珊摀住嘴巴,閉上雙眼,進入了幻視狀態,而視界正是外面那名闇人的!

闇人看著沒有完全闔上的隙縫,隙縫中的藍色十字讓她很清楚現在是最關鍵的一刻,她為此屏住了呼吸。

闇人看著隙縫,卻始終沒有動手開蓋,甚至還做出了嫌惡那股氣味的手勢,接著便掉頭走人,她也才終於開始呼吸,但她也察覺到這垃圾車…

真的很臭。

闇人聚集之後都表示找不到,領頭的闇人便說道:「剛才的情況不太對,我去回報,你們留守。」

「為什麼?」拿木棒的闇人問。

「因為我是領隊。」

接著眾闇人便各自散開,拿木棒的則呆呆的杵在那邊,一旁的闇人喊問:「站在那邊幹嘛?」

「沒事啦…」闇人搔搔頭,看了一下垃圾車,接著走向小巷內。

確定沒事之後,黃佩珊才打開車蓋,趴出垃圾車,之後跪在一旁吐了起來,但她還是將聲音壓抑到最低,免的被發現。

但這一吐,讓她發現了自己身處一道小門旁。

她站起身,試了一下門把,沒有鎖,於是她打開門,進入之後隨即將門關上。

但意外的情況來了。

就在門關上那一刻,整個空間隨即陷入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讓她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讓她無力的攤坐在地上。

無力感襲遍全身,讓她在一瞬間失去理智,淚水伴隨著哭泣聲同時出現。

她哭了出來,嚎啕大哭。

明知這可能引來闇人,她卻無法自制。

幸好,長途奔逃與毒打一頓讓她沒有太多的氣力去哭,沒多久就安靜了下來。

「為什麼…」她躺倒在地上嗓泣著。

「為什麼…要讓我遭遇這些事…」她緊握著雙拳,無力的捶打著地面。

她思索著,儘管她不知道答案。

但她知道,她必須想辦法活下去,也許人們到了某個地方。

雖然這些事很痛苦,但還是有令人快樂、歡欣的事會發生,就好比當初遇到陳奕銘一樣,簡直是黑夜中的一盞明燈。

但,他還是跟那變態一樣,意圖侵犯自己。

「你真的…」黃佩珊不願再想,只是靜靜的躺著,稍事休息。

此時,上面傳來了一些怪怪的聲音,似乎是某種東西灑落在鐵皮屋頂上,沙沙聲不斷。

「什麼聲音?」黃佩珊站起,伸手摸了摸四周,左手摸到了類似短棒的東西,她拿過來仔細摸著,摸起來像是…

「手電筒?」她打開,果真是手電筒,她照了照四週,這裡原來是大型機具庫。

她闔上雙眼,已幻視觀察四周。

機具庫中並沒有任何人,所有的闇人都在外面。

她關上手電筒,緩緩打開門,門外一如往常。

以幻視來看,這裡總共有六名闇人。

一人就在剛才的巷道內,兩人守在門口,另外三名則在鋼材囤放區巡邏。

黃佩珊看向圍牆,圍牆頂端以水泥加上了許多玻璃碎片跟尖釘。

「怎麼辦…?」她再次進行幻視,發現了一個巧妙的通道,可以離開這裡。

在鋼材囤放區,有一堆鋼材因堆積過高而倒向牆壁,加上旁邊的圍牆頂端有些損毀,若是順利的話應該過的去!

「那裡…」她走過去,發現左邊剛才的闇人背對著自己。

安靜無聲的走過右邊的轉角,就直接看到囤放區了,而身旁則有一堆油筒可以擋住自己。

她躲在油桶後,進行幻視。

在經過數次觀察之後,地形大致上就是↓

ˍ※________ˍ___        (*=黃佩珊 ×=闇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通路就是左上角處。

右下方的闇人不會移動,但是每隔五秒就會轉一次方向。

而上方的闇人每三秒轉一次方向,在轉向下方的闇人時會走出來往左右看一看,間隔五秒左右,之後就會回到他一開始剛站的位置。

至於最後一名,他會在看起來像→字型的位置來回走動,但盡頭之後停頓三秒再轉回來。

而現在,下方的闇人剛轉向牆壁,對面的闇人則剛走出來看著他,隨後看了一下左右之後轉回之前的位置,對面的闇人則看著左前方。

黃佩珊抓到機會,離開油桶躲在上方夾住闇人的兩堆鋼筋的右方,那裡是個死角。

闇人轉過身,走了出去,她也安靜的走過空隙,闇人並沒有發現她。

她一路走向出口處,在斜堆得鋼筋前停下,進行幻視。

闇人正走過來。

不久之後,走了過去。

她也立刻跑向缺口處。

但她太快了。

踩到積水的聲音讓闇人察覺到後方的動靜,兩人相視而立,訝異的眼神在短暫的瞬間盯視著對方。

「在這裡!」闇人衝上前,黃佩珊趕緊爬上堆積的鋼筋,翻身之後一腳踹開正爬上來的闇人。

後方,其餘闇人紛紛跑來。

黃佩珊轉身跑向缺口,由於注意著闇人的動靜,所以在跳離剛才囤放區時,她沒發現牆壁前面…

是一個大窟窿。

「哇啊!!!」她叫著,墜入黑暗之中,重重的摔在地上。

「呃…」黃佩珊撐起身子,看了一下四周。

灰塵漂浮在灰白的空間,但前後都是無盡的黑暗。

她趕緊爬起身躲到上方缺口邊,以免被闇人看到。

但就在貼到牆壁時,指尖傳來的感覺卻是異常的平滑。

她轉身一看,本應是泥土或地下管線的地底竟然是地下通道,而且通到全是以灰白色的平滑石磚築起。

「是誰在這邊做了這種地道?」黃佩珊納悶,看了一下上方,太高了,她根本連邊都摸不到,所以要從這上去是不可能的了。

通道中應約有微風拂過,看來出口應該不會太遠,但面對未知的黑暗,黃佩珊只有躊躇不前,不斷的在缺口下方觀望著兩方。

因為只有這裡有光。

「怎麼辦…?」

不久之後,她撿起了地上的一個石塊,往空中一丟,落地時卻成了碎塊。

她頹然的放下雙手,低頭嘆息著蹲坐在一旁。

「誰來…救我…」她把頭埋入雙膝之間,忽然間感到一陣涼爽。

不是冰冷陰寒,而是真的會讓人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的那種。

「嗯?」黃佩珊甫抬頭一看,便發覺自己已被霧氣包圍,但接下來,她嚇呆了。

因為在霧中,一個看似老人的臉孔正以閃爍著藍光的雙眼近距離的盯視著她。

「啊!!!」她舉起雙手擋在身前瑟縮著身子,但突然感覺到身體開始變的舒暢,雙眼的視線逐漸模糊了起來,而那感覺也讓她愈來愈舒服,最後睡了下去。

「竟然能在這遇到女王,我太幸運了。」霧中的老者說道,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嗯…」不久之後,黃佩珊醒了,右手撫著頭問:「我睡太久了…大家如何?都還存在嗎?」

「回女王,決戰之後,殘餘的霧魂全都退回霧林等待您的回歸了。」

「好…」黃佩珊站起身,似是思索著什麼,後道:「看來人類在那時並沒有死絕,真是奇特…依她的記憶,看來闇族正在跟人類廝殺的樣子。」

「女王,我們要插手嗎?」

「不。」黃佩珊說道:「我們等著收果就好,現在先回霧林吧,黑色水路能通到嗎?」

「不能,但可以到附近。」

「好,走吧。」

黃佩珊闊步而行,與先前的情況完全不同,舉手投足之間,充滿著領導者威嚴。

「霧魂女王回來了,我們終於可以再造過往的光景了!」霧魂老者說道,感動落淚尾隨在後…

─待續─


這篇...應該符合邏輯才對...(迷:沒關係.不符合的話就想辦法掰吧~)

在稍微簡短的思考了一下之後

我決定把比較好的結局送給另一個女人

佩珊.好好當妳的女王吧

未來可是需要妳的大力演出呢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