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85

死魂曲Σ(SIRENΣ) (三)

樓主 妖風 kit6025
9:15am~10:30am/屍人

早上九時十五分。

手起刀落,屍人的喉嚨被斬破,血就如噴泉般爆發,灑在我的臉上。

無論屍人的血是多麼像人類的血,可是,惡魔就是惡魔,誰人也不可以改變這個事實,就如我多不希望這一切是真實一樣。

倒下的兩隻屍人就像望見神般向我五體投地,手持武士刀的我,宛如鬼武者般降臨在這個人間地獄。

我回過頭來,走向思情和姐姐那裡,並牽住思情那冰冷的手:「已經沒有事了,思情。」

但是思情依然在哭泣:「可是…那些是人吧?那些是人的血,那麼我不就是殺人兇手了嗎?嗚…學長…我該怎樣做…」

我將思情抱入懷裡,眼看地上的左輪和子彈,我知道思情認定自己已殺人了,一個女孩親手殺死一個人,感覺一定很難受吧。

突然,我看見姐姐眼神空洞地道:「那些不是人,是惡魔,不死的流血惡魔。」

「姐姐…」

只見姐姐拾起地上的左輪和子彈,並走近剛才揑住我的屍人的『屍體』旁,一鎗打落那屍人的頭。

至今,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姐姐恐怖的一面。

「很可怕吧?但即使如此,這些惡魔一會兒後就會復活,嘿嘿…」

「姐姐!你倒底發生了甚麼事!」

正當我帶著憤怒、困惑的心情衝向姐姐時,沒想到她竟做了一個我意料不及的舉動—

左輪手鎗的子彈在我左肩旁擦過,雖然沒有直接打中我的手,然而灼熱感依然從被擦傷的血痕處直湧向我的全身的神經線。

姐姐的這一鎗不單打傷我的身體,也令我的心徹底打碎了。

這一個姐姐,已經不是我昔日所認識的那位善良、傻乎乎、很可愛的姐姐了。

「畜‧生!」我挽住思情,沿住小巷往露天停車場的方向跑去。

這一刻,我真的崩潰了。

在我蹣跚地帶住思情逃跑時,我發現連我的家也變得和其他屋一樣殘殘舊舊,我又看見很多人,可是這些都是行屍走肉的惡魔:

屍人。

村民全部都變成可怕的屍人,我知道牠們發現了我倆,牠們都發出不屬於人類的聲音。

沒有辦法了。

我拿出背後的散彈鎗,向一隻在右邊鐵門跑出的屍人開了一鎗,牠立即彈後。

而懷中的思情似乎已平定心情,她看見我那流著血的手,嚇得用手掩住我的傷口,但她躺在我胸口的姿勢反而阻住了我的去路。

「我沒有事,你挽住我便可以了。」我皺著眉頭地道。

「嗯…」思情不安地挽住我「我也沒有事的…只要當成玩打喪屍便可以,不是嗎?」

看著思情用著不想令我擔心的眼神望著我,我真感到有點甜絲絲的。

「我倒是把自己當成金城武,只差我沒有變成鬼武者。」我苦笑著,思情也回報我一個微笑。

只是沒想到這個玩笑,不久後竟在某方面成真了。

一下子衝到露天停車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引來的屍人也越來越多。

我倆躲在一架貨車後,我用貨車作掩護,舉起散彈鎗對步步進迫的屍人們無情地開鎗,整個露天停車場就如一個鎗林彈雨的戰場。

就算前排的屍人都「死」光了,可是仍有不少屍人從容地補上,清掉這批,之前躺下的又會活過來,根本就殺之不盡,何況後面的籃球場內還有一堆屍人,只要牠們衝破那鎖上的門,就真是大家樂了。

正因如此,彈藥耗盡也是早晚的事。

「思情,我還有多少彈藥?」為那拿著菜刀的賣菜婆婆補了一鎗後,又到上彈的時候。

「只有…十四顆…」

「…思情,不要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耶穌了。」開玩笑!又說有危難時神會與我同在的嗎?如果真是有神的,現在就應打救我倆吧?

也許我不應該埋怨神。

我無意中看見籃球場內的屍人正攀著鐵絲網爬出來,真是聰明啊。

同時,我的傷口好死不死竟在這時穩穩刺痛,令我舉不穩我的散彈鎗。

既然如此,我立即背回散彈鎗,帶思情坐在後面的一輛計程車裡,而我則嘗試開車。

成功開啓引擎,我對後座的思情說:「抓穩啊,一會兒可能很好玩。」

只見驚魂甫定的思情立即扣上安全帶,戰戰兢兢地問:「你懂得駕車的嗎?」

我想了一會兒,才說:「我在遊戲機中心玩過一隻尖叫賽車…我想…應該還可以的。」

「為甚麼會叫做『尖叫賽車』呢?」

「因為撞車時裡面的人會不斷尖叫…」我十分認真地道。「坐穩了!」

一大堆屍人從露天停車場跑來,在我要極速奔馳時,我聽到姐姐那把陰森的聲音在唱歌:

「起舞 起舞的女巫
戴住頭冠在起舞,
隨著火焰而起舞…」

嘖!我實在不明白姐姐為甚麼突然有這麼大的變化。

這一首歌我不是不知道,這是一首代表住冥府之門、一首令人心寒的祭歌—

『巫秘抄歌』。

也就是,死魂曲。

在姐姐的歌聲下,我踏盡氣油,漫無目的地離開了這條地獄般的村落。

終了條件完成。

雷 銘 九時五十分。

我把車停在附近的劇院門前,而思情則尾隨著我。

為了安全,我們蹲下再攝取視界,萬般希望不會攝取到屍人的視界,可是,神再一次遠離我。

這裡的屍人比村落更多,大部份都拿著武器,不知為何,有幾隻的視界好像蹲下了,有幾隻的視界則像在高空俯望一樣。

這時我才想起我的傷口,血仍然流著,我整隻手也是紅色的液體,除了血,便是那不停下著的紅雨。

思情扯下了她的衫袖,笨手笨腳地替我包札。看她為如何包扎而煩惱的樣子,我笑了一笑,用力抱緊這個小女孩。

思情顫了一顫,面額紅得像蕃茄一般。

「學長…其實我…」

「別作聲!」雖然思情有事想告訴我,然而我看見有電筒光從我倆頭上劃過,也即是有一隻屍人正接近我們。

戰?不戰?我腦海只有這兩個選擇。

正當我想拔出日本刀時,思情用力按住了我:「不…不要…萬一你有事的話…」

「但是…」

「求你…不要…我才剛找到喜歡的人…我不要…」原來思情早已淚流滿面「學長…其實我也對你…」

聽到思情的說話,我可以肯定我的心已被她牢牢扣住了…

但現實歸現實,屍人越來越近,近的令我也聽得到牠的「呀呀」聲,我一隻手把思情抱緊,另一隻手則握抓一把小刀戒備。

突然,一連寸緊密的鎗聲響起,我可以從鎗聲中得悉這是屬於機關步鎗的聲音。

接著,屍人便倒地不起,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女聲低沉地叫喊:「通通殺掉…通通殺掉…」

我慢慢地俯下透過計程車門的玻璃看看外面的情況,只見一個全副武裝的水手服長髮少女在路中心站著,她慢慢地轉頭望過來,那是一個,比惡魔更可怕的微笑…

十時三十分。

=========
你們的支持是我的動力~~
題外話,有關 "巫秘抄歌" ,歌詞是我翻譯的,所以可能有錯><"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42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